秦婉儿的话给仇妍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仇妍便一直不语,青鬼手下的一流高手,华夏S级通缉犯,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那只毒蝎子来的太早了些吧……

    “想什么呢。”徐云端了杯凉开水,在楼上缓缓走下来:“该来的总会来,想多了也没有用。”

    留在楼下的仇妍目光凝视瞭望着远处,山猫能找到他们是因为四狼帮的汪顺喜,如果蝎子真的来了,那他会不会也用同样的方式来寻找她们?

    河东市大小帮派虽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仇妍的目光慢慢变冷,除非把周围的流氓混子全部收为己用,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的避免赤蝎用山猫寻人的办法找到她和果果。

    仇妍很清楚赤蝎和山猫绝对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山猫那种二流小角色偷偷摸来她还能及时发现,若是赤蝎半夜杀来,那她根本不可能及时察觉到。

    想着想着,仇妍的拳头情不自禁的攥紧了,如果不想果果有危险,她必须早做打算。

    “我出去一下。”仇妍缓缓起身。

    徐云咧嘴一笑:“你若想收拾点混子当耳目,不妨找强子帮帮忙,他打架虽然不行,但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我自己就可以。”仇妍并没有接受徐云的提议,她有她的做事方式,带着强子并不方便。

    仇妍起身离开,徐云也轻柔了一下太阳穴,心道:“我擦,能让暴力狐尊都坐立不安的到底是什么人呢,一流高手呀,地下世界当真是太丰富了吧……怪不得冯千岁会被洗牌出局,对手当真是强大的要用夸张来形容了。”

    徐云知道自己问也没用,除非仇妍自己开口说,然而仇妍的性格就是那样,啥也不说,唉,头疼,这里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主儿。

    “爸爸,仇妍姐姐干什么去了?”果果手里拿着五十块钱走下楼来,一脸困惑:“最近我总觉得仇妍姐姐不对劲,爸爸,你是不是给仇妍姐姐脱衣服疗伤的时候偷偷摸人家了?”

    “擦!”徐云刚喝一口水就喷出来,摸个毛,狐尊的尾巴谁敢乱捋?他还没活够呢,不想死那么早。

    果果伸手要把五十块钱递给徐云,但是想了想又收了回来:“爸爸,家里没有洗发水了,妈妈让你想办法搞定。”

    “呃……我这就去。”徐云可没打算能在果果那小财迷手拿出钱,起身到隔壁不远的超市买了洗发水便回来。

    果果已经回到楼上,徐云拿着洗发水直接上楼。

    徐云上楼之后也没多想,顺便就推开了卫生间的房门要把洗发水放进去,他哪曾想卫生间里会有人,浑身只穿了内衣的秦婉儿正在卫生间里的大镜子前左晃右晃的臭美呢。

    “挺性感哈。”徐云干笑一声。

    “……”

    “内衣不合适?”

    “……”

    徐云见秦婉儿没心情理会他,便把洗发水放在台架上,然后坦然自若的转身离开:“以后穿那么少的时候记得关门。”

    “徐云!我杀了你!”秦婉儿一声怒吼,赶紧把外套套在身上:“进卫生间不用敲门的吗!”

    徐云赶紧闪到自己房间关好门:“我哪知道你有那么严重的暴露癖啊,大晚上的在卫生间穿那么少还照镜子,那可是公共区域好不好!”

    秦婉儿显然已经冲出卫生间,阮清霜和果果也闻言在房间走出来,果果一脸好奇道:“婉儿姐姐,你肿么了?爸爸偷看你洗澡了?”

    徐云闻言在房间内喊道:“果果,干爹是那种人吗?就算是看,干爹也光明正大的看呀,又何必偷看秦婉儿,切,身材那么一般。”

    “清霜姐,我们为什么要让一个男人住在这里?多不方便呀!”秦婉儿真想杀了徐云,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我们让他搬走好不好?”

    “秦婉儿,做人要讲究个先来后到,要搬走也是你搬走。”徐云一听便拉开房门。

    果果叹了口气,一脸愁死人的样子:“你们快别吵了,婉儿姐姐,你让爸爸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啦,果果送你的内衣也是他掏的钱嘛,看一眼也是情理之哦。”

    什么逻辑!秦婉儿表情一变:“徐云掏钱?他买的?”

    “嗯啊。”果果点点头。

    “徐云,你是变态吗!”秦婉儿直接暴走了,抬脚就把拖鞋飞了出去:“你怎么会好意思买女人内衣!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用我这件做过什么龌龊的事情!”

    我擦!

    徐云赶紧关门,他可不想被拖鞋拍脸。

    阮清霜苦笑不已:“婉儿,别生气了,徐云也是一片好意。呃,他也送我了。”

    “……”秦婉儿一脸冷汗,心道,他送你是应该的,你女儿管他叫爸爸啊,但这些话她当然不会说出口,阮清霜是什么性格秦婉儿是知道的,说这种话她一定会尴尬的。

    果果拉着秦婉儿回屋,一脸天真:“婉儿姐姐,六千块一套的内衣哦,管他谁送的干嘛。”

    “这话到有些道理……”秦婉儿若有所思点点头,自己还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呢,没想到现在一件内衣就值这么多钱,算了,看着人民币的面子上就放过徐云吧。

    由于明天一早果果就要去学校上学了,所以阮清霜早早的就催促她睡觉,秦婉儿也回了自己房间一头栽倒床上,升官之后会议多,烦都烦死了……

    ……

    仇妍回到药膳馆的时候已经夜深,但她依然毫无困意。

    徐云推门在房间走出,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笑意:“查到什么没有?”

    “没有。”仇妍话语不多。

    “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或许那个高手看不上眼。”徐云眼神露出数到寒芒:“明天要不要跟刀斧会的人打听一下?不知道他们老大是不是能知道点什么。”

    仇妍目光凛冽:“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他们会自己送上门的。”徐云轻笑一声:“果果明天就开学了,你还是送她去学校吧,如果别人去送果果,就算我放心,你也不放心吧?”

    仇妍这才想到这点,她点点头,简洁明了道了一声:“好!”

    “你体内的那股内劲已经消除,不需要我继续施针了。”徐云微微一笑:“大力丸记得一天一颗,吃完之后你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仇妍忍不住想到昨天晚上徐云为救她而看光她身体的事情,心一阵尴尬,点下头便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或许是第一天开学的缘故,所以果果的起床起的特别早,吃过徐云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果果便在阮清霜和仇妍两人的护送下去了学校。

    徐云一个人留在药膳馆,十几分钟之后庞刚便和强子等人来到了,徐云也不跟他们多客套什么,马上开工!

    这边才开工,徐云就看到街角对面的、五个混子钻入一辆黑色桑塔纳里窜了个没影,他心不禁乐了一下,报信的速度还挺快的,看来自己不需要等太久了。

    半小时之后,数辆汽车呼啸停在药膳馆门前,车里哗啦钻出近十个人。

    庞刚向外看去,顿时面色惊慌,大失所措,对强子和小飞等人喊了一声:“跑!你们几个快跑!”

    庞刚很清楚卫伟明来这里的目的,他就是要对自己的工人下手,庞刚不希望再有人受伤,他宁愿自己被打残也不希望别人受伤害!

    而强子等人却没有跑,一个个自信满满的放下手的活儿,随手操起合适的家伙就走了出来。

    有云哥撑腰他们为啥要怕?

    卫伟明一身阿迪达斯穿的人模狗样,他大大咧咧走向前,呸的吐了一口痰:“庞刚,又开工了?是不是想好了,嘿,把两万块钱交了,我就让你舒舒服服的开工,以后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

    庞刚给强子使了好几次眼色,但强子他们依然没有逃走的意思。

    “卫伟明,我没钱,你想做什么冲我来。”没办法,庞刚一咬牙大步踏出药膳馆,只身拦在刀斧会一伙混混流氓前面:“他们不是我的工人,你们别动他们。”

    卫伟明两眼一寒:“姓庞的,我看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杰哥说话你当放屁?上次你在水岸小区装修的时候就没交管理费,当时老子是没时间理你,你还真以为老子弄不了你?”

    庞刚大义凌然的仰起头:“总之他们不是我的人,有什么你就冲我来!”

    “兄弟们!”卫伟明目光阴狠,嘴角露出一丝残笑,一声命令道:“今天在场干活的,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切下根指头来!让庞工看看我们刀斧会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操家伙!”

    此话一出,二十个彪横的汉子纷纷掏出腰力藏着的砍刀和斧头,各个目露凶光!

    强子手心都渗出了汗渍,刚才他还记得云哥在旁边,怎么现在却找不到人影了?!想到这里强子头上就冒冷汗,刀斧会的打手都是一群东北猛虎,下手狠是出了名的!

    “庞刚,你不是不交钱吗?我倒是要看看以后谁还敢跟你干活!”卫伟明冷笑一声,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庞刚堂堂纯爷们居然咬紧牙关,双膝扑腾跪地!

    强子等人纷纷惊诧的说不出话来,小飞更是长大了嘴巴,从小到大他都为自己有个血性的舅舅而感到骄傲……而如今……

    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他们真不是我的人,我求你放过他们!”庞刚几乎是在齿缝里吐出了这么几个字:“我求求你们!”

    卫伟明看到这个自己几次都没啃动的硬骨头居然跪下了,心里瞬间一阵猛爽,仰头狂笑着:“哈哈哈,他们不是你的人?好呀,倘若有人承认是他们的头,我他妈就放过你,哈哈哈,不然我今天就全剁了他们!”

    “谁那么大胆子,敢动老子的人?”

    一个凛冽刺骨的声音在卫伟明身后冷冷响起,卫伟明脊梁骨瞬间透进一股寒意,他迅速转过身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