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和仇妍全部惊诧的看着在车上走下来的徐云,她们很想听徐云解释一下为何打电话把秦婉儿叫走,而现在却是他自己一个人回来。

    徐云却没有跟她们说什么,而是一拍南城虎的肩膀:“这几天把刀斧会和四狼帮散了的人都收收,告诉他们这里是他们不能惹的地方。”

    “是。”单洪宁第一个点头答应,徐云原本在他心里就神秘,今日一见他出手更是彻底被折服,而且徐云一个小细节更是打动了他,徐云把他们个出的两万块办会员卡的钱还给了他们,够仗义,不欺人。

    孔忠看了眼仇妍,这个在他心里犹如死神的女人看向徐云的目光居然有一丝尊崇神色,这就足以让他搞清楚自己应该站的立场了:“云哥,那我们现在……”

    “回去吧。”徐云一摆手。

    吕峰看了看装修才刚刚开始的药膳馆,对徐云道:“哥,我手底下有不少工人,明天我就让他们来,这活儿包在我身上,绝对做的漂漂亮亮的。”

    徐云微微一笑:“我已经让庞刚做了,怎么好半途换人,但是给我找几个手熟的工人我不介意。”

    “那感情好,我这一天打钉枪打的手都酸。”小强嘿嘿笑着道。

    “明天见到我之前,把这车的事情处理了。”徐云最后吩咐了小强:“行,都散了吧。”

    徐云发令,强子等人自然是散伙了,看到强子直接把范南杰的车都开来了,吕峰对强子的态度也转变了好多,毕竟这是徐云眼前的大红人啊。

    “强哥,咱兄弟几个找地方喝点?”吕峰提议道。

    单洪宁一听也围了上来:“是啊强哥,以后弟兄们在一起时间长着呢,咱们也加深一下感情啊。”

    “今天就算了,还有云哥吩咐的事情我要做呢。”强子有些飘飘然,以前这些大茬对自己这种小混混都不用正眼瞧,现在却是点头哈腰,爽啊!

    孔忠一把搂住强子的膀子,一脸灿烂笑容:“强哥,这么不给我们哥仨面子啊?走走走,咱去海鲜大排档,我一兄弟的店,不醉不归!”

    “我真有事儿,云哥吩咐的事儿我不能耽误啊。”说实话,强子挺想去的,想想南城虎会给自己敬酒他就飘飘然,但徐云让他卖车的事情他可不敢耽搁啊。

    “不就是车的事吗,强哥,你要是放心兄弟,一会儿我就打一电话,让我一个往外省贩黑车的哥们过来,价格绝对比你找谁都高!”吕峰拍着胸脯道。

    强子一怔,脸色略带疑惑:“真的?”

    “他赚谁的钱也不敢赚强哥你和云哥的钱啊!”单洪宁爽笑一声:“走!喝酒去!”

    ……

    药膳馆的二楼,徐云也没闲着,他好不容易才给阮清霜解释明白了那几个人是什么情况。

    阮清霜这时候才算是懂了,徐云真的是要她做那些混子的大姐大……我的神,这个世界疯了吧?

    “我的妈妈是大佬……呃,果果决定了,老师布置作的话,我就写这个。”果果好崇拜的看着阮清霜:“妈妈,你就当了呗,要是学校同学知道我妈妈是**大姐,看谁敢跟我横。”

    徐云一脸微笑的看着果果:“今天吃饭的时候没跟苏老师说我坏话吧?”

    “没有呀,苏老师还问你呢,说你怎么不去。”果果两眼忽闪了一下:“爸爸,我看得出来,苏老师好像对你很感兴趣的样子,你要是能拿下的话果果没意见,这样我在学校就有人罩着了。”

    仇妍起身淡淡道:“果果,早点去睡觉吧。”然后自己便转身回屋。

    “给你们二人世界。”果果很懂事的也回房间去了。

    阮清霜这才缓缓抬起头,一脸疑云对徐云道:“徐云,你刚才没给我开玩笑吧?”

    “没有啊。”徐云说的倒是轻松。

    “我怎么可能做的了**大姐,你……你这不是难为我吗,徐云,而且我不想让自己跟**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阮清霜说着说着整个人都有些焦躁了:“我只是想平平淡淡卖些药膳,本本分分的做好我自己的生意,我不想当那种被人唾弃臭名昭著的人!”

    徐云早就知道阮清霜会是这个反映,以她这种柔软的性子来说,让她做**大姐大实在是乱搭。可徐云却觉得这种乱搭说不定还真是一件好事儿。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徐云淡淡道:“我记得很清楚,虽然你一直在忍,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流泪。那些人欺负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委屈?”

    阮清霜没有说话,她清晰的记得认识徐云的那天。

    吕宝带着四狼帮的混混来要钱,那么多人围观却没有一个人敢帮自己说句公道话,若不是徐云出手,她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是自己她也忍了,可是她还带着果果。

    “但是今天谁还敢对你这样?”徐云继续道:“强子说了,单洪宁,孔忠,吕峰,没有一个是善茬,有他们给你保驾护航,还有谁敢欺负你?我让你做老大,并没让你欺负别人,只是希望以后别再有那些臭鱼烂虾的骚扰。”

    虽然徐云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但是阮清霜依然没办法接受自己做**大姐的现实:“可是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话呀。”

    “你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你不希望他们为非作歹,那就告诉他们都老老实实趴着。”徐云微微一笑,他知道阮清霜心里不再那么抵触了:“说不定你可以试着改变这些混混。”

    “我?”阮清霜吓了一声,徐云是再跟自己开什么玩笑,她改变那些混混?国际玩笑吧。

    徐云点点头:“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阮清霜依然把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应付得了那些混混,我……我不可能……”

    “那不是还有我吗?”徐云给了阮清霜一个安静的微笑,阮清霜心升起涟漪,看着徐云安静的微笑和镇定的眼神儿,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自信。

    “我真的可以吗?”阮清霜深呼吸道。

    徐云微微一笑:“当然,我相信你。”

    阮清霜咬了咬水嫩的朱唇,看的徐云心神荡漾的,她又有些为难道:“可是我能带他们做什么?我怎么改变他们?”

    “单洪宁有豆捞城,吕峰有个建筑队,孔忠开沙场,这都是正经事儿。”徐云道:“咱这祖传的药膳不比他们那些发展潜力大?开分店,搞加盟,进军酒店,你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听到徐云这些话,阮清霜被震惊的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能把祖传的药膳做成加盟,开起分店,这都是阮清霜的梦想,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梦想,只是会偶尔想来觉得可笑的梦想。

    而这些在徐云嘴里说出来确实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

    这些梦想都真的可以实现吗?阮清霜不敢相信,她盯着徐云,翻滚的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不被人觉得可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去实现的。”徐云微微一笑。

    阮清霜差点眼圈一红就要流泪了。

    一辆警车停在楼下路边,秦婉儿走下车,警车再次离去。

    “某人回来了。”徐云笑了笑:“霜姐,我困了,我先回屋睡觉了。”

    阮清霜脑子里早被徐云勾起的梦想给充满了,机械的点了点头,她真的要做那些流氓混混的大姐大吗?这个问题或许会困扰她好多天吧。

    秦婉儿回来直接上楼,看到客厅只有阮清霜:“清霜姐,徐云呢?”

    “徐云,他刚还在呢,呃……好像是去睡觉了。”阮清霜看着身心疲惫的秦婉儿:“他打电话把你喊出去,怎么你回来那么晚?”

    秦婉儿看了眼徐云的房门:“今天我们所破获了目前以来全市最大的一个组织色*情活动的场所,是徐云给我的消息,他先回来了,我把那些参与情*色交易的人都带回所里才回来的。”

    “徐云?”阮清霜满脸写满了搞不懂。

    秦婉儿耸了耸肩膀:“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先去洗澡了,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所里,今天晚上就已经开始突击审讯了。”

    阮清霜一听便赶忙道:“那你早点去睡觉,明天早上要不要我早起帮你做些吃的?”

    “霜姐,不要这么客气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秦婉儿有些时候还是非常小女孩的。

    ……

    近日来河东市**上接二连发生了大哥栽跟头的事情,让很多人都坐立不安,汇区和弘南区是河东市南二区,接二连有大流氓被连根拔起,让南区道上掀起波澜。

    大帮会已经覆灭了两个,唯一剩下的雄英社自然有些心惊胆颤,但是苏艳青那个女人一向都是做事低调,看到这种状况马上就偃旗息鼓,自己买了张去东南亚的机票飞走渡假去。

    这么大的声响波及到的可不只是河东市南,市东,市西,市北的其他几个区域也都嗅到了味道,谁也摸不准情况,各个都担心这是打黑热浪卷起来的前奏,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热带雨林的查封,河东市的数家洗浴心也都打上了停业装修的旗号,不乏有一江春水和金都龙浴这类超大型的洗浴场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