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姐,您……怎么了?”单洪宁见阮清霜脸色不好,心疑惑,谨慎问道,他和阮清霜接触的这两次,这大姐头可从未跟他板起过脸。

    阮清霜抬头看了眼单洪宁,想到昨天徐云让她做大姐的那番话,一咬牙道:“单洪宁,你送我去下双语国际学校,我女儿惹了些麻烦。”

    单洪宁一听哪敢二话,马上吩咐阮清霜看上的厨师留下,其他的走人,然后就迅速去后院把车开出来,请阮清霜上车之后马上直奔双语国际学校。

    一路风驰电掣,单洪宁很快把阮清霜送到,这时候距离放学还有十几分钟,阮清霜在学校门口下车,去保安室登记后就直接往苏小冉的办公室走去。

    大姐没发话,单洪宁当然不敢私下离开,把汽车往校门口空地的停车位一扎,然后打开车窗,悠然自得的点了一支烟。

    今天单洪宁也跟着尝了尝阮清霜祖传秘方的药膳,果然是味道很不错,以他多年做饮食业的敏锐嗅觉来看,这东西肯定会在河东掀起一股热潮。

    单洪宁真没想到那天碰到神鬼一般的仇妍之后,自己居然因祸得福,虽然说从之前自己当大哥到现在跟人家混,可这也算跟对人了,至少霜姐和云哥第一天就给了他一条全新的生财之道。

    一想到以后又多了一条赚钱的路子,单洪宁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笑,等明年就把这奥迪Q5给换了,换成大一号的Q……

    几辆开的挺快的汽车突然停在了单洪宁对面的车位上,车上下来几个打扮花哨的青年,一看就是痞子打扮,几人纷纷昂头甩手大摇大摆的走向学校门口。

    单洪宁有些无语,他上学那时候都去初和高校门口敲诈学生的钱,没想到现在这年头的小混混都到小学门口来混了,真是越来越倒退,也怪不得学校附近来了很多等待接学生的家长。

    很快学校打起了下课铃,双语国际学校门口瞬间变成了菜市场似的,放学的学生和接孩子的家长乱成一锅粥,还有些高年级自己坐车或者骑车来上学的也都纷纷涌出学校。

    单洪宁把烟头扔掉踩灭,随时注意着大姐大阮清霜什么时候出来。

    十几分钟之后学校门口的人就少了很多,单洪宁很快便看到了阮清霜和那晚上在他豆捞城吃饭的美女苏老师领着果果走出学校。

    然而不等单洪宁上前去问候,刚才那些穿着花哨的痞子青年就围绕了上前。

    零零散散接学生的家长见状都纷纷快速拉着孩子离开,谁也不希望惹火烧身,谁也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鱼。

    苏小冉心一惊,她很快就认出了这几个花哨青年身后站着的那个穿着得体的男人:“孙浩然的爸爸?!你这是要做什么!”

    那个小胖子的家长哼了一声:“老师,我只是担心我儿子罢了,这个死丫头说她妈妈是黑帮大佬,我只是担心我儿子生命受到威胁,所以不得不这么做!”

    “切,你以为我吓你呢?”果果丝毫不怯场,一看到又是胖子孙浩然的爸爸,她就不爽!

    阮清霜在办公室已经听苏小冉把事情说了,她一把将果果拉到身后,不好意思的对孙浩然的父亲解释道:“小孩子不懂事,希望你不要见怪,如果孩子什么地方做的过分了,我在这里替她道歉。”

    面对温尔雅知书达理的阮清霜,按理说一般正常家长都不会再有什么火气,但这个男人却不是,他反而冷笑一声气焰更嚣张:“黑帮大姐?哼,就你?”

    果果见他瞧不起妈妈当然不愿意,杏眼一瞪:“你说话小心一些!”

    男人冷笑一声,狠狠瞪了眼果果,突然高高扬起了右手:“我不小心又能怎么样?死丫头,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车里的单洪宁见状大呼不好,大姐大和小祖宗在自己眼前被人欺负了,云哥还不要了他的命?!他一关车门就想要冲过去。

    就在那男人的巴掌即将抽在果果粉嫩小脸蛋上的时候,一道魅影闪过,仇妍不知在何处突然出现,一把抓住那男人的手腕,原本夹带厉风挥舞过来的巴掌瞬间动弹不得半分!

    不等那男人发怒,仇妍凌厉起脚,那男人一百多斤的身体直接横飞出去数米开外,摔在地上痛苦哀鸣。

    “滚。”仇妍不希望在学校门口把事情闹大,压制怒火,冷冷蹦出一个字。

    阮清霜和苏小冉都倒抽一口凉气,真没想到仇妍这么厉害……果果得意洋洋的看了那个狼狈的男人一眼,心道一声:儿子蠢蛋爹笨蛋哦。

    几个穿着花哨的青年明显是那男人喊来的帮手,见状先是一愣,然后就怒发冲冠,随即就要对仇妍出手,小痞子才不会顾忌这是不是学校门口呢。

    “都他妈找死是吧!”单洪宁匆匆赶来,对着几个痞子青年就是一声怒斥:“跟谁混的!”

    几个小痞子本来还想发怒,但是很快就认出了单洪宁,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一人颤颤道:“宁哥……怎么是您啊?”

    南城虎的头衔在河东市的南二区绝对不是白来的,小痞子见了绝对闻风丧胆。

    “知道哥是谁?那还不快滚!!”单洪宁一扬巴掌装作要打,几个小痞子赶紧就过去搀扶被那女人踹倒的大哥。

    单洪宁回身一脸担心:“霜姐,妍姐,苏老师,我早知道就在门口等你们了,谁知道这群王八蛋这么不长眼啊,连你们也敢招惹……”

    仇妍没说话,阮清霜和苏小冉可都惊的不得了,果果这个罪魁祸首反而跟没事儿人似的对单洪宁道:“做得不错,我会跟爸爸说的。”

    “哈,谢谢果果!”单洪宁当即大喜,这就意味着他在云哥跟前立功了。

    “叫果果姐。”果果人小鬼大,不乐意的嘟起嘴来。

    单洪宁脸上一黑:“果果姐……”

    我勒个去,这哪里是姐啊,这就是一个小祖宗,惹不起的小祖宗。

    被搀扶起来的男人哪敢再放半个屁,南城虎之一的单洪宁他当然听说过,真想不到这小丫头片子的妈妈还真是大姐大,居然连单洪宁在她跟前都点头哈腰,低眉顺眼。

    而且大姐大身边的保镖也实在恐怖,一个女人居然能轻松一脚把自己踹翻,现在他肋骨剧痛,估计是骨折了吧。

    “回去告诉孙浩然,别在打我的注意。”果果见那几个痞子要把孙浩然的爸爸架走,还不忘上前提醒一句。

    那男人一脸冷汗,干笑两声:“不敢了……真不敢了……”

    单洪宁头一回过来,笑脸就收了起来:“给我滚!”

    几个痞子哪还敢再多说啥话,屁滚尿流的就带着喊他们来站场的老大跑的要多快有多快,钻进车里就往医院去了。

    “呃……这个……”苏小冉一脸惊惑不安,这也太夸张了?清霜姐看上去那么好的一个人,真的是黑帮大姐?

    “苏老师,我有时间再跟你解释。”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唉,身边这群不正常的家伙,搞的自己也跟不正常了似的。

    果果倒是觉得这样挺好,起码回家又有车送了。

    单洪宁当然乐意,开车把人送回药膳馆,他们回到药膳馆的时候正巧赶上吕峰的朋友把瓷砖运过来,而药膳馆原本的瓷砖已经被全部打碎了清理出去。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阮清霜微微一怔,将近百平米的店面,这种牌子的地板砖就算是特价的也要一平米六、十吧?最少也要两万块呀!

    徐云笑的特开心:“这么好的大地砖,一片才二十块钱!”

    “骗谁呀。”果果一瘪嘴:“你以为我不懂吗,这是一线品牌的好不好。”

    吕峰笑了笑:“果果真懂行,这的确是一线品牌的砖,碰巧了,这款砖这个色号的就这么点了,再调货也肯定不是这个色号,正好能够我们用的,所以他就要了个处理价。”

    果果看了眼得意的吕峰,轻咳一声:“叫果果姐。”

    吕峰当即脸一红,他是真叫不出来,但见徐云一脸笑意丝毫没有责怪果果的意思,他心一横:“果……果果姐……”

    “算了算了,那么为难就不要叫了。”果果还不领情呢,小手一挥,直接上楼去了。

    阮清霜用手扇了扇风:“热死了,我去楼上喝点水,吕峰,如果你要喝水的话,楼上有茶叶。”

    “霜姐,您忙,不用管我的事儿!”吕峰一脸的受宠若惊。

    仇妍依然是不发一言,跟着阮清霜一起上楼去了。

    单洪宁一愣,自己午帮霜姐怒斥小痞子的事情居然没人提,哎……

    “怎么样,药膳的事情搞定了?”徐云微微一笑:“宣传力度大一点,赚钱又少不了你的。”

    单洪宁听了赶忙点头:“云哥,那我就先回去了,今天第一天上药膳,我要亲自督促一下,我亲自去做推广!”

    “去吧!”

    吕峰见这也十二点了,跟着道:“云哥,要不然我们也一起去吃饭?”

    “不用了,这里厨房还能用。今天我做饭,你也留下一起吃吧。”徐云淡淡道。

    吕峰一听无比兴奋,云哥留他吃饭呀:“好,云哥,我给你打下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