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木工活基本结束,药膳馆很快进入到了铺设地面的工程,阮清霜也闲不住,仇妍送果果去上学离开之后,她便喊着徐云去单洪宁的豆捞城看看自己选得厨师怎么样。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阮清霜一直都在单洪宁的豆捞城,药膳受欢迎的程度显然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而且也丝毫不影响单洪宁豆捞的生意,原本夏天吃豆捞的人就少,现在有了药膳,反而更加吸引客人了。

    这一切单洪宁都是美在脸上,喜在心头。

    徐云这两天也没闲着,卖车的十五万他让强子在和汇区相邻的弘南区租下了一家经营不善的快餐店,那地方位置不错,而且也不需要装修,直接换上药膳馆的牌子就能经营。

    阮清霜对此事毫不知情,徐云也没让强子跟阮清霜开口说过,因为强子的一个小弟叫赵鹏,是新东方厨师学校毕业的,徐云就直接让强子带着那赵鹏和小飞去弘南区经营分店。

    那赵鹏人也挺争气,在徐云的指导下,半天就基本能娴熟的记下特别受欢迎的几道药膳的食谱,做出来的味道还不错,至少徐云认可了。

    听说单洪宁豆捞城里搞起了霜姐的祖传药膳,而且还赚了不少钱,吕峰和孔忠也都跃跃欲试,纷纷提出了开连锁店的想法,店面门头他们自己搞定,只是要阮清霜的药膳谱和秘方,他们和单洪宁一样,都只要五五分,赚钱的一半都愿意上交阮清霜和徐云。

    对此徐云自然是非常乐意,不用出钱,坐享其成,徐云一答应下来,他们马上就开始准备了。

    秦婉儿一开始还担心徐云带着阮清霜混**的事情,但是经过她这些日子的观察,并没有发现徐云带着阮清霜做任何违法犯纪的事情。

    相反,以前经常因为工程跟人火拼打群架的吕峰没再闹出过大乱子,沙场那边的孔忠也再没去派出所保释过人,单洪宁更是完全一副生意人的样子,完全没有带着自己的小弟去别家豆捞店里滋事生事。

    因此秦婉儿也没有插手,或许仇妍收服的这个家伙本质并不坏。

    当然,南城虎本质虽然不坏,但也不是善茬子,按照云哥的意思,他们可没少收拾了之前四狼帮和刀斧会的混混,一部分被收服,规规矩矩成了阮清霜麾下的混混,一部分被打的直接离开河东市跑路,当然依然有一部分人恨得咬牙切齿,投奔了其他大混子头目。

    ……

    一周之后,药膳馆终于装修好了,阮清霜和徐云都不是在乎什么良辰吉日的人,所以并没有去找卦师去算,直接决定今天晚上就开业。

    霜姐开业南城虎怎么可能不捧场,而且他们的关系接关系,早有很多有头有脸的人听说了阮清霜的药膳馆。南城虎都服气的大姐开业大吉,自然是门庭若市,花篮什么的都快把隔壁店面的门给堵了,但是隔壁店面老板也不敢吭声说什么,因为来的这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徐云可真没想到南城虎会把事情搞那么大的动静,对此他和阮清霜的态度一样,那就是借机宣传,争取有更多的人能注意到药膳,这样的话就可以考虑下一步的加盟链锁了。

    仇妍对此并不感兴趣,她也不喜欢这种人多嘈杂的环境,但是看到耳目遍布,她心里也少了很大不安,至少这些人都能帮她注意到陌生人的出现,她也已经让南城虎都吩咐了手下小弟,一旦看到发色暗红又满脸髯须的男人,就马上通知她,哪怕是凌晨也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秦婉儿下午下班看到药膳馆的热闹景象差点就自己报警了,这简直就是黑帮大聚会啊,来捧场的一看都不是普通老百姓,光头,纹身,金项链,这些都是**的标志……可这毕竟是清霜姐的药膳馆啊,她还是忍了吧,唉……

    所有人里最开心的就要属果果了,她往那新装修的气派前台一坐,单洪宁马上就摆了一本红色账本,紧跟着自己就掏了一万块钱的彩礼钱,还让小弟把自己定做的一个鹿头挂在门厅左侧,美名其曰:生财有路(鹿)!

    孔忠当然也不能寒颤啊,必须是一万块的彩礼,他送的东西也不赖,一个直径半米的纯铜金蟾,嘴里叼着一个镶嵌金边的大铜钱,往前台一放是相当霸气,相当招财!

    吕峰虽然平日里是个粗人,大姐大开业这事儿上也绝对用心了,彩礼自然必不可少,外送一个身背玉白菜的大象,寓意很明确:吉祥百财!

    除了他们个之外,很多有通过他们有交际的,或者是更远一层关系的,只要是社会人,就没有空手而来的!

    果果在前台收钱收的脸都咧开了花儿,秦婉儿却一直翻白眼,她怎么都觉得这些人的钱都是脏钱。

    听说药膳馆开业,强子让小飞和赵鹏看好分店,自己也匆匆赶了回来,看到重生的药膳馆如此门庭若市,心里也激动的不得了,徐云交给他们打理的药膳馆生意很好,估计很快就能回本的。

    “喂,你等等!”果果眼尖,直接喊住要进去参观的强子。

    强子笑嘻嘻的走到前台,看着果果和秦婉儿道:“果果,秦姐,你们俩在这干嘛呢?”

    果果用笔敲了敲桌子上的上账薄,轻咳一声,伸出粉嫩小手,根胖乎乎的指头轻轻搓了两下:“你说我干嘛呢?”

    强子恍然大悟,赶紧掏出钱包,今天弘南区分店午的五千块营业额还没存起来,直接上账!

    “唉,太少了点吧?”果果显然对此不太满意,伸手指了指南城虎:“人家他们个可都是一万。”

    “果果,你就可怜可怜哥吧。”强子一脸悲剧:“你看我那车,你看人家的……”

    果果摆摆手:“算了算了,唉,亏人家他们还要叫你一声强哥。”

    这边果果才说完话,吕峰就看到了强子,赶紧招手:“强哥来了,哈哈,来来来,这里有熟人,上次帮你处理那车的小步在这里呢!”

    强子一听眼睛就放光了,弘南区药膳馆生意那么火,云哥还一定让他拿成收益,他也该换车了,正好碰到步兵,那就好好跟他聊聊,看看能不能便宜点搞辆有点面子的车来耍。

    徐云对这些人的态度很放开,既然来了就都是朋友,单洪宁把他的个药膳厨师都带来了,小小药膳馆直接开火,一道道美味呈现在众人面前。

    果果不亦乐乎的数着钱,整个药膳馆所有人都开怀大笑,对药膳赞不绝口!

    药膳馆重新开业再战江湖!

    一声略带不屑的轻笑在门口传来,果果机灵的抬起头,盯着眼前这个看上去绝不像是来上彩礼的老女人。

    阮清霜在第六感的引领下往门口看去,顿时眼睛猛睁一下:“翁姨,您怎么来了?”

    “把我好好房子弄成这样,哼哼哼,你还有心情搞这么大的开业活动?”女人看上去五十岁上下,脸上的皮肤有些松弛,但却仍然浓妆艳抹,硕大的水晶耳坠,玲珑的白金项链,手腕上带着翠绿的玉镯子,一身奢侈品牌的服装把她衬托的气势傲人。

    阮清霜脸色难看了一些:“翁姨,不是这样的,因为前段时间店被人砸了,我是迫不得已才重新装修的……”

    被阮清霜称作为翁姨的老女人却一脸平淡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改变我的房子,我就有权利把房子收回来。”

    什么!?收回房子?

    果果两眼一瞪就在前台站了起来,这个包租婆也太坑爹了吧?

    阮清霜继续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

    “呵呵,连地砖都给换了?看样子你真的是把这当你自己的房子了?”翁姨微微一笑:“小阮,不是翁姨不讲道理,我可是按照合同办事,房子我收回,明天你就搬出去吧。”

    阮清霜顿时觉得五雷轰顶一般,搬出去!搬去哪里?

    不等阮清霜再说话,翁姨突然提高了嗓门,对整个屋子里的人吼道:“所有人都给我听清楚!这个房子今天我翁晴收回来了,谁若是碰坏了里面任何东西,那就别怪我翁晴不留情面!”

    翁晴?!

    原本这河东市南二区的百十号人还都说说笑笑呢,却都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像是被磁铁吸过去一般,直接锁定在门口这个上了年纪的风韵老女人身上!

    徐云皱了皱眉头,在厨房里走出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女人又是什么人?

    强子下巴差点就掉到地上了,河东市东部大佬金彪的老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说是来收房子的,他惊讶这门头房的主人居然是翁晴的。

    这个女人可不简单,虽然五十岁了却依然能有魅力管得住金彪,她可以默认同意金彪在外面玩儿女人,但是却绝对不让金彪在外面养半个女人。

    金彪最初是靠丈人家的势力爬上位的,所以对老婆基本言听计从,堂堂东大佬连个小儿都不敢养,和人家怀抱小四、小五的西大佬马平海相比起来,艳福可少多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