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周末,果果不需要去上课,秦婉儿也不需要去上班所以药膳馆显得格外热闹,一大早就传出果果的优美的歌声:“太阳光金亮亮,果果唱唱,妈妈醒来了,婉儿忙梳妆,仇妍姐姐去刷牙,爸爸做饭最光荣~”

    徐云真想一头撞墙,凭什么周末没事儿也是他做饭,别人做饭就不光荣了?

    不过算了,想想这一屋子都是倾国倾城的软妹子,他这么怜香惜玉的人怎么舍得让她们动手下厨房。

    一旦吃过早饭,忙碌的一天就算正儿八经的开始了,除了果果和秦婉儿一直有出去逛商场的想法,其他人到是都坚守岗位。

    因为不能出去放风,所以果果比较郁闷,现在的生意已经不是当初那种,见惯了大把钞票的果果显然已经不在乎这种小钱了,收银她已经毫无兴趣,居然抱着电脑研究什么金融经济股票之类的东西。

    徐云怀疑这丫头是装的,毕竟那东西他都看不太懂。不过徐云还是很羡慕人家那种有经济头脑的人,动动手指头就能在股市上狂涛骇浪的席卷大笔钱财。比他这厨子可神气多了。

    午刚忙碌过一阵子,几个大小美女全都去楼上休息,只留下徐云一个人在下面看店。

    这时候居然走进一个肤如凝脂静白皙美女,徐云眼前一亮,忍不住看向那美女,高挑的身材,齿如瓠犀,美目眇兮,手持一银色话筒凸显气质,只是胸部发育比起秦婉儿来差了好几条街呢。

    紧随其后一个相貌平平身材平平的男人扛着摄影机走了进来:“高耸,你确定是这一家?”

    “呃……应该是。”白皙美女看着前台的直勾勾盯着自己胸脯的男人,心里多少都有些无语。

    徐云摸摸下巴,咂嘴心道:这当父母的起这个名字是好意,但这美女长得也太让她父母失望了吧,高耸?咋看咋像飞机场哦……一点都不高耸。

    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眼睛就是毒,敏锐的发现了眼睛不老实的徐云:“喂,兄弟,别发呆了,给点反应。”

    “哇塞,你们不会是电视台的吧?!”徐云双手拍案站起,两眼一瞪,刚才还真是看美女看的忘记了自己应该有的反应,扛摄像机的和女主播一起,如果不是东瀛拍动作爱情片的,那肯定就是电视台记者啊。

    记者来他们药膳馆干嘛,这可不是吃饭的时间。

    “请问,秦婉儿是在这个店里做厨师学徒吗?”叫做个高耸的白皙美女安静问道。

    “你说的是打杂的秦婉儿吧?”徐云差点没笑出声,厨师学徒?就凭她?早着呢!

    高耸身上直冒冷汗,臭婉儿跟她说她在这里做厨师学徒啊,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打杂的?

    听到楼下有动静,秦婉儿在楼梯口探出脑袋,一看进来的两人顿时惊了一下:“高耸!你怎么提前来了半小时呀,我还想着一会儿出去迎接你们呢!”

    “呼……还好是没找错地方。”高耸放松了一口气:“我这叫敬业好不好。”

    秦婉儿刚走下楼,徐云就扬着笑脸对秦婉儿道:“秦婉儿,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做我学徒了?你倒是挺会给自己贴金哈哈,好好打杂,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传授你一两手。”

    秦婉儿被徐云说的咬牙切齿,直接上前给了他胸口一拳:“你才是打杂的!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吹牛大王!”徐云豪不示弱。

    “混蛋家伙!”秦婉儿真想杀了他,这家伙居然在好朋友面前揭穿了她,好没面子。

    高耸看到两人打闹,微微一笑:“好了婉儿,是什么都无所谓啊,我来就是主要采访录制药膳馆老板和大厨,你就快点引荐一下吧。”

    听到楼下吵闹,阮清霜和果果早就坐不住了,纷纷走了下来。

    “好漂亮的姐姐。”果果不由惊呼,目光打量了一圈,然后落在高耸胸前,心里自己道:身材应该不是爸爸喜欢的类型。

    阮清霜看看进来的两人,又看看秦婉儿,她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眼熟:“这是?”

    “清霜姐,快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秦婉儿挥挥手让阮清霜赶紧下来:“这是我们河东市电视台的高耸,嘻嘻。”

    电视台的?阮清霜闻言赶紧下来了。

    “哇塞,好酷。”果果忍不住跑到高耸面前:“姐姐,我是不是要上电视了?”

    “当然!”高耸微微一笑,好有灵气惹人喜爱的小丫头。

    阮清霜不好意思道:“我女儿有些调皮,你千万别介意。”

    高耸微微一笑:“当然不会,我好喜欢她呀。”

    “姐姐,你好有品位哦!”果果一脸灿烂道,然后就往楼梯处跑:“一会儿要上电视,我先上去换件衣服……”

    我汗!秦婉儿一头黑线,又不是采访你,丫头你激动什么?

    摄像师现在已经开始拍摄药膳馆环境了,他很惊讶现在还有饭店能这么干净。

    “高耸,这就是我们药膳馆老板娘,阮清霜,你有什么要采访的就直接问她。”秦婉儿介绍过阮清霜之后,脸色就变的很不爽指了指徐云:“那个看着不靠谱的就是大厨。”

    高耸和阮清霜微笑握手,然后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徐云,真不知道如何跟他打招呼。

    “婉儿,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阮清霜现在还一头雾水。

    “嘻嘻,清霜姐,这可是好事。”秦婉儿道:“因为最近我们河东市市民对药膳的热情高涨,所以电视台要找一家药膳馆采访,高耸直接负责这件事情,她是我好朋友,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免费广告的机会呀。”

    一听到采访,阮清霜还真有些措手不及呢:“啊?采访?我不会呀……”

    “别紧张,按我说的做就好。”高耸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微微一笑便让摄影师准备。

    摄影师早就惊了,这是他见过最干净的饭店,地面一尘不染,桌子毫无油渍,就连厨房都亮锃锃的让人叹为观止。

    秦婉儿的这个忙帮的真叫一锦上添花,阮清霜通过单洪宁刚把药膳推广到数家大型酒店饭店,吕峰刚刚在市区开了第家分店……

    现在电视台来采访,这绝对是给他们增加大大的知名度!

    “徐云,你难道不打算换身衣服?一会你做道菜,给你剪辑一下当宣传片呢。”秦婉儿一脸鄙视:“裤衩背心?你还能穿的再少一点吗?”

    “想看?切,哥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徐云走进厨房,直接换上干净的白色厨衣,那绝对是一表人才:“哥是厨师里面长得最帅的,帅哥里面最会做菜的。”

    采访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整个过程果果都没有再下来,显然楼下的人也已经把她给忘记了。

    果果很郁闷,已经换上了那么漂亮的衣服,却没有办法上电视,要是能上电视该多好呀,周一上课的时候就能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仇妍板着脸,全神贯注的盯着果果,她当然不会白痴到让果果抛头露面的地步了,现在还没办法确定那只毒蝎子是不是真的来了,万一果果在电视上被人发现,那就真的是自己找死。

    “就露一小脸也不行?”果果不甘心的咬着手指头。

    “不行。”仇妍的回答完全没有半分犹豫。

    果果只能一屁股乖乖做在沙发上,听着楼下众人高谈阔论。她虽然平日里是调皮一些,可仇妍一旦板起脸,果果还是会很听话的,因为果果清楚仇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原因很简单,因为果果知道仇妍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

    那天晚上的事情果果记得很清楚,她一直埋藏在心底不说,并不代表她就忘了。如果没有仇妍拼上性命把自己带出来,自己早就不知道被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带去什么地方了。

    “我不去了。”果果突然一扫刚才的不开心,懂事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嘛。”

    仇妍心挺有几分不是滋味的感觉:“果果,是姐姐不好,姐姐没能力保护你……”

    果果小大人似的上前拍了拍仇妍的肩膀:“仇妍姐姐,你可别这么说,果果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如果不是姐姐,我现在还不知道会被人抓到哪里去了呢……呼,姐姐,我有点想爷爷了。”

    仇妍心一阵颤抖,凌厉目光突然望向窗外,这一切她一定要替冯千岁讨回来……

    “姐姐你就放心吧。”果果继续道:“我不是认了个野……呃,干爹吗,他可不是吃素的哦,连果果都知道,你不会不知道咯。”

    仇妍听的一愣,这小丫头还真是语不惊死人不罢休啊。

    很快,采访赶在药膳坊下午客人来之前结束了,就算是电视台也无权干涉人家赚钱。秦婉儿极力挽留二人留下吃饭,但两人却坚决不肯,怕耽误药膳馆生意。

    秦婉儿面子上过不去,便上楼拿钱准备请高耸去吃西餐。

    因为客流突然增加,高耸决定顺便拍摄一下药膳馆人流量,但是摄像机却被一个大手给按住了,嗓子粗哑:“拍什么拍?谁准许你拍的!”

    高耸和摄像师都被吓了一跳,这来的一伙人穿着打扮都不像是好人呀。

    “我让他们拍的!”秦婉儿刚好在药膳馆里走出来,狠狠瞪了一眼阻拦高耸的单洪宁。

    单洪宁一看是秦婉儿,马上笑脸堆起:“对不起呀,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二位是秦警官请来的,嘿嘿,拍,拍!用不用我帮忙?”

    这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