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徐云不让他们到场,今天南城虎就借口吃饭来捧场了,当然只有他们个,其他小弟若都来了,肯定把药膳馆挤爆了。

    “你们来干毛?”徐云看了人一眼,秦婉儿要出去请客,没有打杂的了:“正好,过来一个给我洗菜的。其他也别闲着了,招呼客人去啊!”

    本是来吃饭的人一脸黑线,他仨也不动动脑子,到霜姐和云哥店里来,能有他们个吃饭的份儿吗?就连小祖宗果果都要帮着收钱,他们只有打杂的命。

    药膳馆的生意依旧火爆,客流多的让吕峰脑袋都大了,要是他开家分店也能有这么好的生意就爽大了。人毕竟也都熟悉了药膳馆的流程,干起事儿来一点不含糊,利索的很。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弯月高挂的时候,客人也五五都走空了,如火如荼的药膳馆终于恢复了平静。南城虎也不容易,累的半死不活,徐云觉得人苦劳不少,就留下人在店里一起吃饭。

    “你们难道都闲的蛋疼来我这打杂?”饭桌上,徐云很不理解的问道。

    吕峰不会撒谎,老脸一红:“其实我们是担心……担……嘿,没啥!”

    果果耳朵灵的很:“担心什么?”

    “哈哈哈,什么担心啊,果果姐听错了吧?”单洪宁打断话题,他们估算着金彪今天一定会来惹麻烦,然而到现在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真的失算了,既然金彪没来,那他们也没必要跟徐云说了。

    孔忠咧嘴一笑:“我们就是想蹭顿云哥做的饭。”

    人少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的仇妍突然对人开口:“你们安插那么多人都在药膳馆附近,到底是想做什么?”

    那些人怎么可能逃得过仇妍的眼睛,因为有危险人物入市的消息,药膳馆周边的任何风吹草动仇妍都观察的清清楚楚,南城虎一下带来了二百多号人,怎么可能不会被仇妍发现呢。

    这个消息仇妍一个小时之前就跟徐云说过,只是徐云忙的和鸟似的,哪有功夫搭理人。现在闲下来了,自然要问下这个家伙脑子里琢磨什么呢。

    “云哥,可能是我们有点小心过分了。”吕峰憋不住话,尴尬道:“我们带人来确实是害怕出事儿……”

    徐云看了吕峰一眼:“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们担心金彪会报复。”吕峰心一颤:“哥,你不了解金彪那货……你,你一百块钱买了翁晴房子的事儿我们听说了。我们也知道云哥你不是一般人,可金彪那家伙也是个狠茬,河东市五年前的大事儿有一半都是他闹出来的。”

    单洪宁解释到:“云哥,我们就是怕金彪报复你讹他老婆房子的事情。”

    “买卖房子,你情我愿的事儿,擦!老子又不是没给她钱!”徐云才不在乎。

    “爸爸,这房子你一百块钱买的?”果果一脸惊异的看着徐云。

    徐云点点头:“嗯啊,怎么样,干爹是不是很会过日子?”

    “我出两倍,卖给我好不好?”果果一脸灿烂笑看着徐云:“你要是不答应呢,我可不敢保证我会给妈妈吹什么枕边风哦,到时候你能不能娶到妈妈就另说了……”

    呃……这小东西出招也太狠了吧?

    阮清霜无语,夹起一块清炖的鳝鱼块就塞进果果嘴里:“吃饭的时候别说话,果果是不是不记得妈妈怎么教育你的了?”

    不过,就冲果果这话,徐云这房子也要直接拱手相让给自己的宝贝干闺女:“爸爸明天就过户给你怎么样?”

    “爸爸能有这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果果嘿嘿一笑:“爸爸,既然你那么够意思,那我也肯定仗义,我们第一次见面说的话,我一定算数。”

    徐云当然记得认识果果的时候,这小鬼跟自己要了两百块钱,一百见面礼,一百雇佣费……

    南城虎见徐云毫不在乎金彪是什么人物的样子,心里也算是没辙了,罢了罢了,反正云哥不是他们这种一般二般的人,碰上什么事儿都镇定的让人咂舌。

    徐云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一看是小飞打来的,接起就问:“什么事儿?”

    “哥!强……强哥被人废了,我们的店……被人放火了……我……”小飞毕竟年纪小,刚经历过的事情似乎把他吓傻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徐云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你在哪?”

    小飞一边屈一边道:“我……我就在店里,强哥被人钉了双手……哥,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我马上就到。”徐云说完挂掉手机,直接起身对南城虎道:“带上你们的兄弟,马上跟我去弘南区强子那个分店。”

    人看到徐云凝重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二话不说都起身掏出手机开始联络兄弟们。

    徐云一刻钟也没耽误,到楼上拿了车钥匙,又在自己背包里取出两个小瓶子,下楼后开着那辆神龙富康就直奔弘南区,听小飞的声音他就知道强子肯定被人伤的不轻。

    整个过程阮清霜和果果都没敢开口问,因为她们看得出来徐云现在心里绝对火大的很。

    原本残旧不堪的神龙富康在徐云手里开出了法拉利的味道,漂移甩尾在路上杀出一抹惊艳,让那些开着宝马奔驰的人情何以堪呐。

    徐云赶到弘南区药膳馆分店,门口强子那辆新买的帕萨特直接被砸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徐云直接踹门而入,店里明显被人放过火,很多地方都有熏黑的痕迹,显然是被及时扑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云哥!”小飞看到徐云直接都要哭出来了,虽然自己也是被打的鼻青脸肿,却毫不在意:“那群王八蛋把强哥钉厨房里了!”

    徐云哪还顾得上外面的乱八糟,大步走进厨房,强子两手分别被两把尖锐的水果刀穿透,直接钉在菜板上,场景惨不忍睹。

    强子半张脸都被揍的肿成了馒头,看到徐云居然还咧嘴笑了声:“哥,你来了……”

    不管是谁做的,但他确实激怒了徐云,徐云虽然心怒火已经烧起,但依然镇定对小飞道:“出门往左五百米的地方有一个诊所,去买两瓶双氧水,两卷纱布,止疼片也拿一盒!”

    “是!”小飞直接扭头就飞奔出去。

    “你忍着点。”徐云在口袋里掏出自己带来的两个小瓶子,打开一瓶把里面药粉撒在强子双手被刀穿透的位置,这种药粉可以迅速止血。

    强子被这药粉刺激的眼球都差点瞪出来,不过这种刺激性的疼痛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拔刀的时候肯定有二次伤害,是男人就忍着点。”徐云随手抓起一把筷子,直接横在强子嘴边:“咬紧了!”

    咔一口!强子连眉头都没皱!是男人就他妈咬紧了!强子已经不是半个月前的小混混,他自从跟了徐云,就发誓要向云哥一样,当个纯爷们!

    徐云深呼一口气,虽然拔刀这种事情以前在任务没少帮兄弟做过,但是那些人都是变态级别的,一般冷兵器导致的伤口直接用或者仙鹤草之类草药嚼嚼涂抹上就能马上恢复战斗力。

    显然强子可不是那些猛人,强子就是一个普通人,他必须尽量减少对他的二次伤害。

    当徐云的手抓在刀柄的时候,强子额头上就已经渗出了汗珠,他一闭眼,只是紧紧咬住筷子!心道一声:来吧!老子要是喊一声疼就不是带把儿的爷们!

    徐云似乎听到了强子的心声似的,突然发力,闪电一般将强子左手上的水果刀抽了出来!强子两眼一黑,嘴里咔嚓一声,一口气在心口憋了半分钟才松出来。

    “还能坚持得住吧。”徐云看着那满是血迹的尖刀,眼投射出丝丝寒光,他要以牙还牙……

    强子咬着筷子不能说话,只是虚脱的点点头。徐云也不含糊,按部就班,又拔出强子右手上的尖刀。

    这下强子总算是彻底放松了,他一松口,嘴里的十几双筷子被咬断了、八双,却还咧嘴一笑,蹦出一字:“爽……”

    徐云不忍再敲他脑袋:“我看你还是被人玩儿的不够狠!”

    强子当然知道徐云这是气话,又咧嘴笑了笑,他现在是真不想说话,被凑成这样子,嘴巴张开都挺费劲儿的,现在连笑都几乎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了。

    小飞买好了东西跑了进来,徐云让小飞用双氧水给强子清洗伤口,然后拿出另外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种黑色药膏。

    “这个东西对伤口治愈有奇效,但是会留下稍许印记。”徐云看了眼强子,“要不要用一下试试?”

    强子用尽全身力气点点头,勉强开口道:“哥,我又不是娘们,不怕手黑,用……”

    若是强子知道这黑乎乎的天香膏在黑市能卖到位数的价格,他打死也不舍得用啊!如果说九转还魂丹是治疗内伤的超级灵丹,那天香膏就是治疗外伤的超级妙药。

    黑乎乎的天香膏把强子双手反正两面的伤口全部涂抹一层,强子顿时就感到一阵清爽的感觉,刚才那药粉带来的刺激疼痛也消逝的差不多了,当然说一点不痛是假的,毕竟双手被穿透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