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膳馆门前十辆款式各异的汽车停放的井井有序,金彪大步走下自己的黑色奔驰S50,一脸神态自若看向这间门头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婆的眼光,五年前买这个地方才花了不到五十万,现在就算有人给百万他也不卖啊。

    翁晴早就跟金彪说过,这个地方就是他们未来把势力扩张到河东市南区的心点,去年以每年两万的便宜租金租赁给阮清霜,就是因为翁晴看上了阮清霜性格软弱,可以方便她在任何时候把这房子收回。

    然而金彪怎么也没料想到,原本翁晴跟自己说过的软弱女人居然一跃成为河东市南区的领导者,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童话故事,完全不可信。

    金彪不是出入社会的鲁莽青年,他当然不会傻到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杀到河东市南区,如果他是这种人,恐怕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挂掉了。

    昨天晚上金彪就找人联系到了搞黑车贩卖的步兵,因为他知道这个家伙路子广,而且跟南城虎里吕峰的关系不错,最重要的他是个爱财如命的人,所以金彪只需要十万块钱就能买来他嘴里的消息。

    碰巧因为强子卖车买车的事情,步兵跟吕峰的关系就更近了,所以他很清楚这边的情况,开始步兵还有些顾忌,但后来因为实在是没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最终把知道的事情都抖给了金彪。

    所以说金彪此行是知己知彼,势在必得!他声东击西让赵赖带了二百多人把弘南区分店砸了,为的就是引蛇出洞,等到对手的人带着所有人赶去之后,他真正的目的地就已经完成变成了一个空壳子。

    虽然弘南区跟汇区相隔不远,但是开车赶回来最快也要将近二十分钟,再说了他还安排了赖直接在那里把人盯住,他相信带着枪的赖必然不是南城虎敢惹的。

    所以金彪才能如此悠闲的站在药膳馆门口点上一支烟,身后十个人都是自己身边最能打的,有东省来的夏磊一帮华北猛虎,也有长江另一边过来的刘桦子一群江南恶龙。

    “彪哥,咱还不动手?”夏磊性子急躁,早已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心了。

    金彪抽着烟微微笑着:“急什么,以后河东市南区早晚都是我们的天下,到时候我让武来这里,你们可是要好好帮他一把。”

    刘桦子脸上带着一股阴毒:“彪哥,打了少爷的那小子是不是也在这。”

    “走了。”金彪微微一笑:“这点你们就放心吧,那小子落在赖手里就是一个死字,赖身上带着枪呢。今天这事儿只有他做最合适。”

    说完,金彪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冷笑,斩草要除根,他就是要赵赖一枪嘣了那个混蛋,哪怕赖出去躲两年,他也绝对不能忍受儿子差点被人打死的这口恶气。

    夏磊吐了一口唾沫:“河东现在查枪查的那么紧急,敢开枪的也就只有赖哥一个人了,彪哥,你还真是够信任赖哥的,你什么时候对我们也跟对他一样?”

    “哈哈哈,赖十五岁就跟我混,二十年了。”金彪神情有些得意:“这可是你们比不了的。”

    “彪哥,动手吧。”刘桦子淡淡道:“赖哥那边应该也处理完了。”

    金彪点点头,对众人道:“都听好了,谁也别毁了里面的东西,这是老子的房子,现在药膳这东西既然在河东市这么流行,也算一条财路,房子收回来,买卖也是我们的了。”

    药膳馆里的人并没有意思到危险的存在,仇妍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调理气血脉络,阮清霜正在指导果果写作业,秦婉儿出去请电视台的高耸吃饭,结果被高耸带到家里去做客,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因为还有人没回来,所以阮清霜并没有锁门。

    夏磊首当其冲推门而入,扯开嗓子就吼了一声:“人呢!”

    这一下可把果果吓一大跳,若不是因为云爸爸没在店里,果果早就下去跟那人翻脸了,大晚上的叫的跟抢劫的似的,多惊心动魄啊。

    阮清霜赶紧跑下楼,看到对方气势汹汹,心多少有些发毛:“我们已经打烊了,如果要吃饭的话,明天早点来。”

    看到这么有姿有味的美女老板,金彪还真挺惊讶呢,之前听翁晴和儿子说过租房子的是个美女,只是没想到这么美,美的他都想偷腥了。

    夏磊也挺是惊诧的,这么漂亮的妞儿,自己还真不舍得动手,不舍得吓唬了。

    “你是老板?”刘桦子这阴人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冷道一声:“河东市南区就是你统一的?”

    阮清霜半天才闷过弯子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是……是我。”

    “我是翁晴的男人。”金彪淡淡开口:“你应该知道我来的意思了吧。”

    阮清霜心里一阵慌乱,徐云还真是找了大麻烦,对方一看就是万金爆发的大户,而且怎么看都比之前那些混子厉害多了,就说这身边的人,那一个个也都比南城虎看上去凶悍。

    “你们要做什么……房子,我们已经买了……”阮清霜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金彪两眼露出寒光:“一百块钱也叫买房子?那叫敲诈勒索。”

    听到声音的果果走下了楼,一听这坏蛋的话心里就不爽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愿意卖的我们才买的,凭什么说我们是敲诈勒索。”

    “好一个铁齿铜牙的小丫头,想跟我耍赖?”金彪看到楼下走下个丫头,心里毫无升起任何怜惜:“那我今天就是要把房子要回来,你不给也要给,你能怎么样?”

    果果听了很是生气,爸爸刚成了有房有车的高富帅,这人就想要把房子收回去,简直可恶至极:“你这才叫敲诈勒索!”

    “那又怎么样?”金彪冷冷道:“把她们都带走!我倒要看看谁能奈我金彪如何!”

    “是!”刘桦子和夏磊两人顿时目露凶光。

    阮清霜还没缓过神来就被人一把架住了胳膊:“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夏磊冷笑一声:“我们彪哥今天晚上要做新郎!哈哈哈!”

    见过大风大浪的果果当即就使出全身力气向楼上喊去:“仇妍姐姐!救命啊!”

    静心打坐的仇妍刚刚全身心都投入在调理筋脉上,绝对两耳不闻窗外事,然而果果的叫声直接穿过她的神经,仇妍两眼突然睁开,想都没想就起身破门而出!

    仇妍几乎是翻越跳下了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一把抱起果果放在身后,怒斥一声:“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哟!

    突然又冒出一美妞,金彪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了呢,这种级别的美女一下碰上俩,他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这么大的艳遇呢,今天晚上可真是有艳福了。

    “哈哈哈,彪哥,这艳福也太大了,要不要我和刘桦子帮你享受一个?”夏磊看到仇妍这种古典美女两眼都放光了,他就喜好这一口。

    金彪哼了一声,脸色神情掩饰不住有些得意:“你以为彪哥老了吗?哈哈哈,我可是宝刀未老啊。”

    仇妍闻言怒斥一声:“淫秽之徒!”

    话音刚落,夏磊和刘桦子双手突然一阵剧痛!直接放开了抓住的阮清霜。阮清霜心惊胆颤的赶快跑到了仇妍的身边,她跑过来之后抱起果果,这才注意到了仇妍手多了一把犹如秋水的软剑!

    金彪也不禁皱眉暗惊,这女人什么时候手多了武器,他根本就没看清楚怎么一回事儿呢。

    “操!骚蹄子!”夏磊手上被划了几道血淋淋的刀口,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老子今天若不扒光了你游行,老子就跟你姓!”

    说罢夏磊就要动手,但他哪能是仇妍对手!寒光闪过,两个刀刃划成的十字就印在了夏磊的脸上!夏磊满脸巨痛,惨叫一声,他用手一抓巨痛的双颊,那血瞬间染红了两手!

    仇妍闪电一记鞭腿就把夏磊踹飞出药膳馆,浑身散发凌厉杀伐之息,厉声喝道:“滚!”

    以前打架一个人能砍八个的夏磊居然在对方一个女人面前连两招都撑不住,硬是被一女人起脚给踹飞,简直让金彪瞠目结舌。

    刘桦子心冒出一阵寒意,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滚出去。”仇妍凌冷的声音对金彪一伙人发出最后的警告。

    金彪哪能忍得住一个女人敢对自己喝道四的,就算他的确被仇妍的身手吓到了,依然是一声怒吼:“上!都给我上!今天谁抓住这女人就给自己拿去爽了!”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实美色之下也必有勇夫。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纷纷扑向仇妍。

    仇妍是什么人?就算在地下世界说出来都足够骇人的暴力狐尊啊!地下世界惹了狐尊的就没几个能活下来的,虽然在这个台面上的社会仇妍不会随便杀人,但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一个照面就横飞出去八个人,而这些人也都是被摔出去的同时才感到了疼痛,他们不是被消掉了耳朵就是被割掉了手指,没有一个身上不掉块肉的。

    仇妍是个爱干净的人,所以那些人被踢出去之后,才会发现身上“零件”掉了下来,有的耳朵被消掉,有的鼻子被割下,有的嘴唇成了四瓣,有的手指头找不到了……

    一时之间金彪的人都傻掉了,心不禁打个冷颤,这女人简直就是魔鬼!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