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一身凛冽杀伐气息站在药膳馆门口,怒瞪余下众人,喝斥一声:“想死,我成全你们!”

    金彪浑身一颤,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小小的药膳馆里居然藏了这么一个高手,步兵给他的消息是徐云很可怕,他一招调虎离山把徐云调走,让赵赖去对付,所以他才敢带上夏磊和刘桦子两人来这里。

    显然他十万块在步兵嘴里买来的消息并不准确。

    金彪心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今天晚上赵赖解决了对方徐云,那他下次还有机会拿下这里,他一咬牙,开口道:“今天我认栽,以后我金彪跟你们南二区井水不犯河水!”

    仇妍懒得跟这种人多说废话:“滚!”

    “哼……”金彪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让你滚,没听到吗?”果果有些不甘心,这个长相蛮横的发福大叔居然如此蛮横,居然想来抢爸爸好不容易便宜买来的房子,果果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

    金彪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会如此咄咄逼人,所以并没有打算理会果果,继续转身向外走去。

    可有人不答应啊,果果让他滚,仇妍自然不会让他走着出去,突然两根筷子在仇妍手射出,直接击金彪双腿腿弯,金彪顿时下身一软,整个人就扑腾一下跪在了地上。

    “滚。”仇妍这个字毫无情感色彩,只是在叙述一个动作而已:“我是让你们滚出去,不是走出去。”

    金彪心一横,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他失算,在一个高手面前栽了他认了,还是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给他机会出去,他决心就算花再多钱也要请来绝世高手干掉他们所有人!

    将近二百斤的金彪肥胖的身躯轰然躺在地上,真就一咬牙滚了出去。

    老大都带头这么做了,里面剩下的人当然也不敢多说什么,不用仇妍动手就都纷纷躺在地上,一使劲儿便滚出了药膳馆,一个接一个,就跟玩儿什么接龙游戏似的。

    ……

    赶回药膳馆的徐云看到这一幕,用脚指头琢磨也知道这是果果出的馊主意,阮清霜不会有这种整人的想法,仇妍也不会这么无趣……

    强子看到滚出药膳馆的金彪,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确保自己没有做梦。

    相继因为不放心回到药膳馆的南城虎也彻底惊呆了,他们原本还担心的不得了,现在想来真是没有必要,仇妍在这里呢,金彪带这么二、十人,连把枪都没有,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走!”金彪起身之后,整个人脸色挂满阴霾,他绝对不会原谅这个羞辱自己的女人,尤其是那个小丫头!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是什么?”徐云微微一笑,径直走向金彪。

    金彪浑身一抖,恶狠狠的看着徐云道:“你是谁?!”

    “徐云。”

    两个字如雷贯耳啊,金彪全身横肉再一次随着话音落下猛一下颤抖,他的目光从怀疑慢慢变成了惊恐。

    赵赖带着一把枪外加二百多个人,居然都没把这个人留在弘南区?这怎么可能!除非这个人不是人,不然的话怎么能逃的出他的设计。

    金彪慌乱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确认一下。

    “不用打了。”徐云一摆手,很不在意的说道:“你的人肯定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你也别着急了,等一会吧,一会儿我们这有名的暴力警花就来了。”

    金彪两眼一瞪:“什么意思。”

    徐云收起刚才吊儿郎当的神情,眼神凛冽,怒形于色,这种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强子受的伤,还有这个人居然想夺走阮清霜刚刚被践踏过一次的心血,这种事情已经有过一次,徐云绝对不准许出现第二次。

    “想知道?”

    个字在徐云嘴里蹦出来,在金彪的耳朵里却听出了地狱传出的感觉。

    “……”金彪多年来的混迹江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人他惹不起,十五年前他做过两年牢,当时那个狱霸身上就有徐云这种气势,据说那个人是混地下世界的高手,所以监狱里没有人敢触碰他的威严,当时金彪看到那人都有些瑟瑟发抖,他没想到如今面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能给他同样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猛茬。

    金彪终于开口了,他甚至连报复的想法都放弃了:“兄弟,你出个价,我有什么地方得罪的,在这里跟你赔罪,我如果再敢有半分窥视河东市南区的想法,我不得好死。”

    徐云没有理会金彪的退步,只说了两个字:“晚了。”

    “操!”已经被仇妍差点杀死的夏磊不服输的站起来,一咬后牙抽出腰间匕首走向徐云:“老子干死……啊!!”

    然而他这话都没说完,就被徐云闪电一脚,毒蛇吐信般击裤裆。

    众人一阵恶寒,好凌厉好狠的一脚,这完全就是冲着断子绝孙去的啊!别说普通人,就算是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的和尚挨这么一脚也得趴下啊。

    “彪哥,你先走。”刘桦子也算是仗义人,明知道不是对手,但还是拦在徐云面前。

    这时候南城虎都已经过来了,单洪宁眉头一皱:“刘桦子,识相的就闪一边去!”

    “桦子,道上兄弟都觉得你是条汉子,只要你肯让开,我吕峰今天替你在云哥面前说情。”吕峰说着看了看徐云:“云哥,我看人还算准。”

    没等徐云开口,刘桦子就骂了:“准个屁!你看人准怎么没看出来卖黑车的步兵是个见钱眼开的孙子?”

    吕峰脸色一黑,原来出卖他们的是步兵,那个狗日的东西!

    徐云二话不说突然出拳,拳头夹着厉风带着层层叠劲直接把刘桦子打出去数米开外,硬是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今天谁说情都没有用,威胁到药膳馆的人,他一个都不原谅。

    “以后我金彪和所有人都跟你混!”金彪见到身边两员战将全部被秒杀放倒,当机立断做出决定:“我南陀区的整条商业街的势力都送给兄弟你,还有静轩区所有娱乐场所,我统统都让给你。”

    徐云不屑哼了一声:“这不是你让给我的,是我自己抢来的。”

    金彪一咬牙:“兄弟,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话听着耳熟。”徐云皱了皱眉头道。

    果果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只是因为阮清霜一直拉着她才没跑出去,听到这里果果忍不住了,冲着药膳馆外道:“爸爸,是死狗帮的那个臭老头说过!”

    徐云哦了一声,笑着对果果感谢道:“嗯嗯,对,我想起来了!果果真厉害,这都记着呢。”

    “那当然。”果果还没得意完,就被阮清霜一把拽进屋里。

    四狼帮的汪顺喜……金彪眼睛闪过一丝不安,汪顺喜公开审理的事情过去还没几天,被判了十年的刑,黑社会,私藏枪支,扰乱民生,仗势欺人各种各种的罪行被扣了一头。

    金彪突然恍然大悟,最开始他就不太相信一个小警察能把四狼帮和刀斧会搞翻船,原来是有高人相助啊!看来他真是太小看南区的人了。

    一辆出租车在二百米开外就停下了,出租车司机看着前面有些忌惮道:“大姐……”

    “谁是你大姐!”秦婉儿青筋一爆,怒斥一声。

    “不好意思啊,小姐……”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秦婉儿真是发飙了,这出租车司机也太不会说话了吧?

    出租车司机脸上一黑:“那个……姑,姑娘行了吧?你就在这里下吧,前面你去的那地方我看有点乱……”

    秦婉儿这才注意到药膳馆前的情况,二话不说直接开门下车就跑了过去!

    司机愣了几秒钟才恍然大悟:“哎,你没给钱啊!”

    秦婉儿哪还有别的心思,一口气就冲到药膳馆前,看到是南城虎他们,怒火烧道:“你们又搞什么鬼呢!”

    人被吓一跳,回头见是秦婉儿才松一口气。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徐云回头咧嘴一笑:“知道这人是谁吗?”

    秦婉儿一愣,虽然他们所不参与东二区的管理,但是金彪这种恶名昭著的人她可是经常会听到,她又怎么会不认识呢:“东大佬,金彪。”

    “哟,知道的还挺多呢。”徐云眉毛一挑,指了指强子的双手:“看到没,这人干的,致人重伤,我们一群目击者。”

    金彪心里一紧,这小子摆明了要给警察一个抓自己的机会!强子的手才不是他弄的,这些狠事儿都是赵赖做。

    秦婉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跟徐云合作了,有了汪顺喜和范南杰的案例,现在徐云给她拿下这么一大混子她还真没感觉到多么的惊讶,居然淡定道:“行,算我欠你一人情,回头想吃什么跟姐说。”

    警局早就想抓金彪这家伙了,只不过金彪实在太狡猾,做事儿都有小弟顶包,一直没拘留审查他的机会,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只有有了证据抓人,那才有审讯的机会,前几天静轩区乐天娱乐城的枪案市局一直怀疑跟他有关系,正好审一下!

    金彪哪是束手就擒的人,只要跑了就能找小弟顶罪!他突然大步冲向自己的奔驰S50,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