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车队队长算是长见识了,他十年前就玩儿自行车,在自行车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参加过几次全国大赛,虽然没获得什么名次,但见过不少高手。

    然而面对这次的抢车贼,他发誓他见过的那些高手如果和这人比赛,绝对只有被这人甩出好几条街的份儿,就刚才他目测的那速度,简直就是把这里当作是环法的下坡赛道啊!

    突然一个限速六十公里的牌子出现在车队长眼,他更是差点惊掉了下巴,刚才那车子骑的比时速六十公里汽车都快……日,那家伙是人吗?

    ……

    金彪看到那辆神龙富康爆缸之后心情畅快的不得了,心冷笑,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先不管赵赖是不是被抓了,也不管夏磊和刘桦子能不能跑得了,至少他出来就能想办法捞他们。

    金彪已经打算好了,明天找人把事儿一扛,自己买张机票直接飞到外省去躲几天,回来之后他照样是河东市的东大佬,他照样能耀武扬威横着走路。

    砰,砰,砰。

    车窗突然传来下敲击声,金彪瞬间两眼就瞪成了牛铃铛,他的车可是行进的!难道见鬼了?!他猛的扭头看向车窗外,一个人居然呲牙咧嘴的瞪着自己呢。

    徐云一手抓着金彪奔驰汽车的后视镜耳朵,一手抓着自行车,对着车内的金彪一瞪眼,骂一声:“跑你妹啊!老子蹬车子蹬的腿都不会打弯了!”

    再厉害的人也有吓破胆的时候,金彪这一下就彻底让徐云给惊掉了魂儿!

    金彪心一横,既然你这么咄咄逼人也别怪我心黑手辣,他就不相信用车还撞不死徐云,金彪想着,手里方向盘突然一转就挤向了徐云,徐云心一惊,但很快做出正确反应,他突然丢弃自行车跃上金彪的奔驰车顶!

    自行车摔倒在地,被金彪的奔驰直接碾压过去,彻底报废。

    公路上其他车辆里的人都纷纷吓了一跳,真够骇人啊,这事儿要是说出去,肯定绝对没有人相信。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追上一奔驰,奔驰拼死一撞,紧要关头那人还能弃车跳上车顶!

    众人无不惊呼,这尼玛比速度与激情还激情啊,是拍科幻片呢吗?闪电侠?钢铁侠?我擦,难道是国产版的钢蛋侠?

    徐云抱紧了车顶,心一阵恼怒,擦!想撞死老子,你还差点事儿。

    徐云突然扬起拳头,哐当一声就砸在了汽车天窗上,硕大的拳头夹着一股内力直接蹦裂天窗玻璃,没等着金彪回神儿,无数玻璃如同冰雹一般砸落在车内。徐云直接把天窗掏烂,身体一缩就钻进了车内,直接坐落在副驾驶座上。

    金彪原本就要吓破的胆子再一次被提到嗓子眼儿,惊讶的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想杀老子?你还嫩了点!”徐云才不管金彪现在一百多迈的时速,直接挥拳就砸在金彪脸上,鲜血横流!

    金彪嗷的一声,手方向瞬间凌乱,公路上其他行驶的汽车都纷纷减速甚至停车避让,就见金彪的黑色奔驰疯了一般撞向左侧的护栏,又被巨大的反弹力弹回撞在右侧的护栏……

    车内也是晃来晃去,但徐云却依然没有停止拳头,跟着又是一击重拳砸在金彪脸上,这一拳过去那可是血肉模糊。

    慌乱和剧痛的金彪脚下踩的油门更紧了,汽车突然哐当一头撞在一辆想要超车离开危险的本田雅阁车尾上,汽车闷响一声熄了火,巨大的惯性让车内两人直接冲破车窗摔了出来!

    幸亏徐云早就做好了防护准备,迅速抱起双臂蜷腿护住自己身体直接用背撞击挡风玻璃,身体飞出后徐云迅速尽量缩紧身体撞在那辆本田雅阁上,所以他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金彪就惨了点,摔了个荤八素,一脸血水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只能证明自己还没死掉。他脸上的血当然都是徐云拳头打的,破碎的车窗玻璃并没有棱面,并不会划伤人。

    雅阁的司机暴跳如雷的跳下车,刚要破口大骂“傻弊有这么开车的吗”就傻眼了,躺在地上的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大佬金彪,雅阁司机直接闭嘴,这事儿算自己倒霉碰上黑社会寻仇,他赶紧上车就跑了。

    徐云站起来,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金彪,心里火大,猛一脚踹在他身上:“继续给老子跑啊?起来啊。”

    一身肥膘的金彪被踹一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好重的脚,就跟鞭子抽上去似的。

    路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多车都不敢再走,眼前那个躺在地上悲惨的胖子居然是东大佬金彪,这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一阵唏嘘。

    更多人好奇又惊讶的目光投射在徐云身上,这个人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正好出警准备返回派出所的警车碰到这一幕,四个警员直接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儿!”一个上些岁数的警察怒斥一声,当他低头看到地上的金彪之后就目瞪口呆了,其他个年轻一些的更是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徐云见到警察之后心有些不爽,知道有麻烦了就想开溜,但是一切都晚了,几个警察纷纷围住了他。

    “把他带走!”年警察眼一瞪,一个年轻警察就掏出了手铐直接走向徐云,二话不说把徐云双手往身后一扭,咔的就上了铐子。

    徐云没想多争辩什么,这事儿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反正有秦婉儿,他到也不担心自己会在派出所吃什么亏。

    徐云被带上警车,那年警察让另外两人也把金彪架了起来。

    缓过气来的金彪咳的一声吐了口血水,瞪眼看着身边的警察。徐云非但没有看到金彪脸上有什么恐惧之色,反而还有些笑意。

    “我受伤了,我要去医院。”金彪冷冷道:“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们齐所长打个电话?”

    在汇区金彪怕被抓,但是在陀山区他就不害怕了,陀山区派出所所长齐一山是他老婆翁晴大表姐家的孩子,按照辈分还要叫他一声表舅呢。

    这关系陀山区派出所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是,一定要去医院。”年警察微微一笑:“我现在就给齐所长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

    年警察说着就拨通了电话,电话刚接通的时候金彪便蛮横的一把夺过手机:“一山,我是你表舅,我惹上点麻烦……”

    警车里的徐云两眼一阵寒光闪过,若不是因为他要顾忌秦婉儿的身份,早就跟这几个警察翻脸了!

    这陀山区显然没有徐云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本是抓住了金彪的徐云却被带到了派出所,而真正应该被逮捕的金彪却在那个年警察的护送下去了医院就医。

    ……

    南城虎开车带着秦婉儿和强子、小飞在药膳馆追出去之后,一路狂奔也没看到半个车影子,他们哪敢想金彪和徐云会开那么快啊。

    “该死,他肯定往陀山区跑了!”吕峰骂了一声,怒砸方向盘。

    秦婉儿一声令下:“那就去陀山区追!”

    虽然吕峰心里没底儿,毕竟到陀山区就不是自己地盘了,但是秦婉儿发话了他也不敢不从,只能按照领导指示上了快速路。后面的单洪宁和孔忠一看那路线心里也有底儿了,这是要直接去人家地盘了。

    两人咽下一口唾沫,跟着吧,今天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们也要去啊,总不能让云哥一个人战斗吧。

    辆车上了快速干道,一路按部就班的追赶着,秦婉儿相信自己的直觉,也相信徐云是绝对不可能放过金彪。既然徐云都不放弃,那她这个做警察的当然也绝对不能放弃。

    秦婉儿凭着敏锐的直觉带着人终于来到了刚才的事故现场,金彪的汽车还没被拖走。

    “你好,我是警察,我想问一下你知道车里的人去哪了吗?”秦婉儿掏出证件给一个拖车交警看了看。

    交警见秦婉儿是个美女,当然乐意回答:“你好你好,具体我们也没看到,出事的是两个人,车主受伤进了医院,另外一个年轻人好像是惹事的,已经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

    秦婉儿秀眉微蹙,他们口那个年轻人一定是徐云,不过徐云怎么就变成了惹事的了?

    “秦警官。”单洪宁有些犯愁道:“你肯定认识陀山区派出所的所长吧。”

    秦婉儿点点头:“齐一山吗?局里开会的时候见过。”

    “齐一山的妈妈跟翁晴是表姐妹,他好像是叫金彪一声表舅。”单洪宁深呼一口气,显得有些担心。

    孔忠现在一时半会也笑不出来了,脸色凝重道:“那云哥岂不是……”

    “坏了,云哥肯定有麻烦。”吕峰转身把目光转移到了秦婉儿的身上:“秦警官,这怎么办?”

    秦婉儿当机立断:“当然是去陀山派出所要人!”

    其实秦婉儿很清楚徐云是不可能吃亏的,他那么老老实实的任凭陀山区派出所的人把他带走,一定是碍于她的身份,不希望给她惹上麻烦。不然的话,以徐云的性格怎么可能任凭他们把他带走呢。

    这时候能出面恐怕也只有秦婉儿自己了,秦婉儿深呼一口气,今天就算是给齐一山翻脸,她也要把徐云给要出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