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脑子差点都气炸了,王八蛋徐云,你可真是不给我省心!忍一忍又能怎么样?袭警可不是小罪名,齐一山若是咬着这一条,那她除非真的求救陈局才能把他捞出来。

    可是这么点事情就闹到陈局那里去,而且这还是在人家陀山区的地盘,徐云袭警本身还理亏着呢……唉,秦婉儿脑子一团乱麻,这可如何是好。

    “袭警?”徐云一愣,满脸无辜:“我就没碰你们好不好?你们太冤枉人了吧?要不咱们看监控!”

    看着徐云胸有成竹信心满满的样子,秦婉儿瞬间重见光明,原来是那些人胡说八道,她低声对徐云道:“你真没出手吧?”

    徐云却嘿嘿一笑,也在她耳边低声道:“每人一拳而已。”

    啊呀呀!秦婉儿当场没气晕,一拳也是打了呀!

    显然齐一山听到看监控并没有什么表情,倒是捂着肚子在审讯室走出来的太监嗓特别不爽:“齐所长……监……监控坏了……”

    呼!秦婉儿再次松了一口气,她心里清楚,肯定是这些家伙想要对徐云上手段才把监控给关了,哈哈,现在齐一山肯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既然监控坏了,也没办法了。”秦婉儿耸了耸肩膀:“齐所长,监控真的坏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修一下?正好我会一些哦。”

    “不用了,谢谢秦大美女的好心,我的人自己会修,怎么好让客人做这种小事。”齐一山脸色明显难看不少,他狠狠瞪了手下一眼:“你们说他打你了,身上有伤吗?”

    几个挨打的家伙瞬间看到了光明似的,争先恐后道:“有有有!”

    秦婉儿的心再次咯噔沉了下去,这下完蛋了,徐云那拳头有多重她当然略知少许,挨到他拳头的人肯定非青即紫。徐云既然跟她承认了打了这几个人每人一拳,那就免不了留下证据。

    太监嗓率先掀起了自己的衣服,肚子上的剧痛让他们完全肯定会留下大面积的淤青,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白白净净的肚子上连一点微红都看不到,更别说什么青紫了。

    几个人傻眼了,那小子出手那么狠,险些让他们晚上吃过的饭都打的吐出来,居然一点印记都没留下。

    齐一山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这几个混蛋,真是丢尽了自己的脸面!

    秦婉儿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心里也疑惑,但却还是平淡对齐一山道:“齐所长,看来是你的人冤枉我的线人,这样可不好。陈局不是说过吗,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区,但也是一家人,你就别难为我的线人了吧?”

    齐一山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秦大美女,你这是哪的话呀,我怎么可能为难你的线人呢,呵呵,既然事情清楚了,那你们就请便吧,我们所今晚要开一个会议,招待不周请多见谅。”

    “那我就谢谢齐所长了。”秦婉儿微微一笑道。

    徐云却不买账,开门见山道:“你表舅呢?”

    “什么?”齐一山脸上一黑,“朋友,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

    “我说,你表舅金彪呢。”徐云针锋相对,毫不退缩。

    齐一山脸上露出一抹寒意:“朋友,我们陀山区派出所自然会管好我们自己的事情,这一点不需要你操心吧?”

    徐云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但是他是在汇区惹的麻烦,他的人还在弘南区烧了商铺,这些事情你们所了解吗?”

    齐一山见徐云如此不识抬举,多少有些恼羞成怒:“那些我管不着,我也懒得管。但是今天金彪是在我的辖区内出的事故,这件事情就要我来管,轮不到别人插手!”

    见徐云还想说话,秦婉儿拦住了他,徐云不懂,但是警界的规则她了解:“徐云,这里是齐所长的地方,事情当然由齐所长处理。”

    “懂了。”徐云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派出所,南城虎的辆汽车都在门口等着呢,看到秦婉儿把徐云带出来,纷纷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下也能安心回家了。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齐一山勃然大怒:“我要你们一群混蛋都是吃白饭的吗?居然连一个人都审不了,还编造他袭警的借口!编也编好一些!自己给自己弄些伤也行啊!一点伤痕都没有,你怎么好意思说人家袭警?!”

    太监嗓被骂的狗血淋头,小腹依然隐隐作痛:“齐所长,我们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动手打我们了。”

    “那伤呢?!”齐一山听到他还嘴硬,上前一把撕开他的衣服:“给我看……!”

    话说到一半,齐一山的声音嘎然而止,太监嗓肚子上一个拳头大小的淤青赫然在目!其他人也都傻眼了,纷纷掀开自己的衣服,这一掀不要紧,刚才还一个个细皮嫩肉的,现在肚子上全部都有一块淤青!

    这下几个人可惊呆了,这叫什么事儿?!邪门了!

    齐一山也一头雾水,不是没有伤吗?怎么现在又……简直是不可思议,那家伙是魔术师吗?

    “齐所长,我们现在有证据说他袭警了!”太监嗓指着肚子恨恨道。

    齐一山狠狠瞪了他一眼:“现在有证据?刚才干什么了?我都亲口放人走了,然后出尔反尔把人抓回来说他袭警?!哼哼,难道这伤不能是我们自己打的吗?难道他不会反咬我们一口吗!没有视频没有证据什么都是狗屁!”

    “是是是。”太监嗓赶忙低头道。

    “以后审讯都他妈开着摄像!”齐一山气的浑身哆嗦:“给你们权利你们就滥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

    徐云几人回到汇区之后就散了,单洪宁开车把徐云和秦婉儿送回药膳馆,孔忠则是把强子和小飞送回棚户区,吕峰说了声回见就先走了,他要去把步兵那王八蛋找出来问问,这种出卖兄弟的事情都干的出来,他是绝对不会原谅。

    徐云和秦婉儿回到药膳馆已经十二点了。

    “回来了。”仇妍一直在等他们,“那些人被带走了。”

    秦婉儿点点头:“是我给所里打的电话,没有漏网之鱼吧?”

    徐云微微一笑:“你太小看仇妍了吧,有她在,当然不可能有漏网之鱼。”

    仇妍还是那么冷淡的性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起身就走向楼梯:“清霜姐和果果都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嗯,你也早点休息。”徐云对仇妍点点头,然后倒了两杯水,递给秦婉儿一杯:“今天的事你甘心?”

    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当然不甘心!我也听说了,金彪和齐一山有关系,但是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跨区抓人除非是他们所抓不到人的情况下。既然金彪被陀山管辖范围内的派出所抓了,我再要人就是打人家的脸。这事儿就算是到了市局里,没理的也是我。”

    徐云虽然有点不爽,但倒是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儿会怎么样:“那今天我们就算白玩了,只要金彪找个人把包给顶了,你们讲究证据的警察就对他没有任何办法。再说,他还有个表外甥给他撑腰呢。”

    “我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的。”秦婉儿粉拳攥紧,一脸正义,随后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既然你承认你打他们了,为什么他们身上连伤都没有?”

    徐云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一脸让秦婉儿琢磨不透的笑容:“我也不知道呀,可能他们皮糙肉厚,耐打。”

    秦婉儿一脸狐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信不信由你。”徐云打了个哈欠:“我困了,你不困?”

    秦婉儿抬头看表也那么晚了,忍不住伸展了一下疲倦的双臂,后扬着扭了扭那杨柳蛮腰,胸前高耸挺拔更是愈加明显:“废话,谁不困,我都快累死了,这叫什么周末,十八个小时没闲着。”

    “一起睡?嘿嘿。”徐云眯起眼睛偷瞄着秦婉儿那波涛汹涌,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道。

    “你想死?”秦婉儿右眉头颤了一下,面露杀气,目射寒光。

    徐云赶紧闪人:“你想多了吧,我是说时间上!”

    “徐云我杀了你!”

    “嘘~小点声呀,果果睡了。”

    “混蛋,别拿果果做挡箭牌!”

    “……”

    逃脱了秦婉儿的魔掌,徐云简单冲凉之后盘膝而坐在床上,这几天总觉得心境有些若隐若现的小变化,按照以前的经验看来,这是要突破的感觉,什么时候那层瓶颈若有松动的话,就是他即将突破之日。

    虽然这是个好兆头,但也暗藏凶兆,因为师尊曾经也跟徐云说过,能提前感知心境的情况是大吉大凶参半,提前知道要突破可是让人做好突破准备,但这感知也有可能是告诉一个人他到了尽头,也就是再也无法突破。

    最重要的还有一句:心魔压身的人,很有可能意味着心境修炼到了尽头。

    呼,徐云深呼一口气,如果这表示再也无法突破,那自己岂不是永远都不会突破一流高手的瓶颈,永远都无法跨越到超级高手行列?

    “擦,那岂不是这辈子就这吊球样了?”徐云忍不住骂了一声,他这话让那些一辈子都无法突破二流高手瓶颈的家伙情以何堪呐。

    毕竟,这个世界上的超级高手真的是超群绝伦,寥寥可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