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拿着通缉令看了半天,然后淡淡道:“陈局,您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没错。”陈巍点头道,然后笑着对秦婉儿道:“小秦,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吗?”

    看着陈巍略显严肃的表情,秦婉儿还真有些茫然:“既然通缉令都派发出来,全民都有举报的权利,那应该是我们所有人民警察都应该知道这件事情,陈局提前告诉我,是要我回所里通知一下大家吧?”

    陈巍微微一笑:“刚才我在来的路上就让人通知过了,一会儿我会让小李把这个通缉犯的照片传真过去。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告诉你,是因为有其他的原因。”

    秦婉儿蹙眉疑惑:“什么原因?”

    陈巍指了指沙发对秦婉儿道:“坐吧,喝水的话自己接,饮水机厨里有纸杯。”

    “不用了陈局。”秦婉儿坐下道。

    陈巍这才开口:“还记得你之前当场击毙的那个A级通缉犯宫幽吗?”

    秦婉儿点点头:“记得。”

    “或许有些话我不应该说,但是我现在必须要说,小秦,我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什么武警特警刑警部门我都待过。”陈巍非常认真道:“我没有办法相信以你的能力可以击毙一个全国A级通缉犯。”

    秦婉儿听了这话,心里多少有点心虚,表情上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的确,那天晚上若不是因为有徐云和仇妍两人,她肯定不敢开枪,也不会有机会开枪。

    陈巍很敏锐的捕捉到了秦婉儿表情上的变化:“呵呵,所以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有什么世外高人在偷偷帮你。这是好事情,我是真希望所有人都能在危机的时刻出手帮我们一把,毕竟现在有些犯罪嫌疑人实在不简单。”

    “陈局,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秦婉儿点点头:“你是希望……让我去找能帮助到我们的人,对吗?”

    陈巍依然保持平淡的微笑:“是啊,如果你愿意帮我的话,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做。这个郝凯真的不是寻常人,812越狱案你应该记得,这个人太恐怖了。”

    那么大的案子秦婉儿当然记得,犯罪嫌疑人去苏杭市看管重案要犯监狱助人越狱,杀害两名狱警,并且抢夺枪支,一名一直追踪他的刑警半途突然失踪,半年后断定死亡,最后郝凯被武警大队包围在一家小旅馆,他突围的时候徒手杀死了名特警战士。

    一个人短短的时间内杀了六个人,而且全部都是公安警界的人,这种恶劣性质的案件实在罕见。最终犯罪嫌疑人挟持人质逃离,之后便很难再寻觅到他的身影。

    经过半年的时间才调查出这个人的这些资料,但也只是知道他叫郝凯,是某个神秘组织的人。其他的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原本销声匿迹的郝凯现在突然再次进入警方视线全因为某位苏杭飞河东航班上旅客的举报。

    那次特大案件死掉的名特警之一,就是这名举报者的亲人,举报者只是说就是看着像,但又不敢确定,因为知道犯罪嫌疑人非常恐怖,所以在飞机上也没敢说什么。

    经过这一周的确定,警方已经可以基本肯定那个出现在飞机上的人的确是郝凯本人。

    见秦婉儿一直没说话,陈巍又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总觉得你身边有贵人相助。呵呵,四狼帮和刀斧会一直都是汇区最让人头疼的两个黑帮社团,你能除掉他们恐怕也有那贵人的功劳吧?”

    “陈局,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到一个做警察的义务。”秦婉儿并没有直接承认徐云的存在:“不论用什么方法,只要我能为治安出一份力,我就绝对不会吝啬,不论我有没有贵人相助。”

    陈巍非常欣慰,但也有些担心道:“小秦,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

    “您说。”

    陈巍表情一脸严肃:“如果是你自己碰上这个人,可千万不要跟他正面相对!他真的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恐怖。”

    秦婉儿毕竟是有性格的人,她怎么会那么早就应下这种要求:“陈局,如果我碰上他,一定会动脑子的,我不会傻到跟他发生正面冲突。”

    “不行!”陈巍一口就拒绝了:“当年因为追查他被杀死的刑警可是我们全国有名的模范警察蒋智同志,连他都没能逃过郝凯的毒手,你根本就不可能占到半分便宜。”

    蒋智,连续两年的全国刑警综合大赛的冠军选手……就那么惨遭毒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找到他的尸体。就凭这一点,便能说明缉拿郝凯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秦婉儿见陈巍如此严肃,也认真的点点头:“我懂了,陈局,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陈巍嗯了一声:“去吧,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以身涉险。”

    秦婉儿笑了笑便拿着那张通缉令走出局长办公室,她脑子里有些混乱,原来陈局一早就知道自己那些功劳背后有人帮忙,只是一直都没有说罢了。

    而如今他希望得到帮助,所以才不得已说出来。

    秦婉儿打了辆车便回药膳馆去了,半路上她才猛的想起来自己来局里找陈巍是要状告齐一山勾结黑帮团伙的啊。因为陈局说这事儿,她都把那事儿给忘了。

    现在想想没说也好,现在有如此重要的犯罪嫌疑人进入河东市,想必陈局长也一定是身心疲惫了,现在再跟他说那些事情只会让他头疼。

    竟然如此,那就想办法把这个郝凯给抓了,这样陈局就能有时间去整顿那些领导干部们的作风问题了,尤其是齐一山这类涉嫌和黑社会挂钩的,一定要严查。

    抓郝凯?秦婉儿还是太嫩了一些。

    她回到药膳馆的时候正好碰上客流高峰,刚一进门就被果果安排去帮着仇妍端菜上菜了,因为徐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阮清霜一直在后厨帮忙呢。

    通缉犯的事情秦婉儿也只能丢到一边,先把店里的客人打发了再说,每天在这里白吃白住,再不出点力气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哦。

    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徐云愣是忙的连口水都没喝,可算是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几个人全都累的坐在椅子上不想动了。

    徐云把做好的饭菜端出来:“开饭。”

    还是果果有胃口,一午的营业款都快破两万了,她自然吃嘛嘛香,还即兴背诗一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餐,粒粒皆辛苦。”

    “果果好棒哦。”秦婉儿拍手道:“真厉害,我小时候可没你这么厉害。”

    果果神情得意,却一摆小手道:“讨厌啦,就算你这么说人家,人家也不会得意的啦。”

    徐云和阮清霜彻底无语:“可是你明明就很得意呀……”

    “妈妈……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昨晚上说的梦话捅出来?”果果威胁道。

    阮清霜神情一愣:“我说什么了?”

    “真的要我说?你说……”果果恰腰道,然后表情**的眯起眼睛:“啊,徐云,不要!不要啊!”

    “……”徐云身后一阵彻骨寒风……我擦,这是啥意思?!

    阮清霜脸上迅速绯红,她可不记得自己昨天做梦了呀!怎么会喊出徐云的名字,而且她说的“不要”到底是什么意思?

    仇妍依然安静吃饭,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秦婉儿半天才想明白,当场笑到喷饭,果果刚才的表情要多**有多**,简直就是绘声绘色呀。把阮清霜那种娇羞的表**拒还羞的神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果果,你觉得妈妈说不要是什么意思呀?”秦婉儿故意使坏,引起话题。

    阮清霜瞪了她一眼:“婉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徐云继续闷头吃饭不敢吭声。

    果果摸了摸下巴,煞有其事道:“我觉得吧,女人说不要就是相反的意思,就是想要。”

    徐云脑子里忍不住联想到一幅画面,阮清霜衣不蔽体的对自己道:啊,徐云,我要,我还要……

    “噗——!”

    这一口差点没把徐云给呛死,徐云发誓这辈子都不能再跟在果果的思想去想事情,很容易让自己走火入魔的!

    因为有了果果,一顿饭还是那么轻松开心的结束,为了逃避尴尬,阮清霜收拾了桌子就跑去厨房刷碗,并且不让任何人插手帮忙。果果刚才实在把她弄得太囧了一些。

    仇妍准备带果果上楼休息,徐云也琢磨着去前台趴着补上一觉。

    这时候秦婉儿拿出了那张通缉令,直接拍在桌子上:“通缉令下来了,那个S级的全国通缉犯已经确定在我们河东市隐匿了。”

    这一句话让徐云再无半点睡意,他的第一反映就是看向正要带果果上楼的仇妍。

    仇妍果然浑身一颤就停住了脚步,她轻拍了一下果果道:“果果先上去,我一会儿就上去。”

    果果吃饱喝足只想睡觉,她哪会去关心什么通缉犯,便独自扭着上二楼午睡去了。

    仇妍走回来,步子很慢,她只看了一眼那张通缉令,眼神就流露出丝丝寒芒,她依然没有说话,转身上楼去找果果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