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很快就在药店回来,果果装作没事儿人似的赶紧把手机里的照片一删,满脸灿烂一蹦一跳的跑向阮清霜:“妈妈,你出门忘了拿手机。”

    “谢谢果果。”阮清霜把手机接过来放在口袋里,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这个小家伙给出卖了。

    徐云心里一阵恶寒啊,他都怀疑果果是不是也这么出卖过自己,好腹黑的小妖孽,真是把人卖了还要让人帮她数钱的那种。

    ……

    仇妍说了声出去转转便走出药膳馆,现在赤蝎出现了,那她更是要小心,仇妍几乎把河东走了一圈,发现最大的改变就是很多显眼的地方都粘贴上了赤蝎的通缉令,这也怪不得秦婉儿会拿通缉令来找徐云和她求助了。

    既然警方都下了这么大的力气,仇妍也直接找来了南城虎,让南城虎把所有的混子都调动起来,只要有人发现赤蝎就第一时间通知她,而且还用秦婉儿的名义保证,如果谁的情报准确,五十万的情报奖金一定给。

    一听这么多钱很多人就眼馋了,单洪宁弱弱问了一声:“妍姐,你说这人我们若是亲手抓住了,那会奖多少钱?”

    仇妍目光凌冷的看了单洪宁一眼:“我怕你没有命花这个钱。警察给的只有情报奖金,没有悬赏令。如果你想要悬赏,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人的脑袋在八位数以上。”

    八位数?我勒个去,上千万啊?!

    仇妍所说的悬赏当然不是警察给出的,警察可没有这么多钱。仇妍所说的悬赏是地下世界公认的煞魂榜,这是一个悬赏通缉榜,能在地下世界混出名头来的才有可能榜上有名。

    榜单是什么人设立,根据什么断定被悬赏人的价值,这些东西仇妍并不知道,她知道的只是自己价值一千百万的脑袋曾经有不少人想要。

    “不想死的就不要打草惊蛇。”仇妍冷冷道:“这个人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南城虎情不自禁咽下一口唾沫,被仇妍说的那人这么恐怖,还真让人觉得发毛呢,就算是有徐云和仇妍撑腰,这人也忍不住有些心惊胆战。

    ……

    秦婉儿接到局里电话,局长陈巍临时把她调派到了专案组,让她配合刑警工作,这无异于又给了秦婉儿压力。陈巍只是一方面认为秦婉儿身后有贵人相助,但秦婉儿却没告诉他,她身后那个贵人拒绝了这件事情。

    自始至终徐云没松口要帮她是有原因的,因为徐云知道警察的破事儿特多,一个个都是事儿妈,只要你答应下来,那秦婉儿的领导肯定会提出各种要求,到时候蛋疼的就是自己了。

    现在徐云不答应,但真碰上那危险的家伙当然也不会坐视不理,毕竟那混蛋来河东的目的可是他干女儿果果,他应该比他们警察更紧张。

    果果虽然也明白最近或许不太平,但她却并不能完全理解大人们的世界,至于那危险有多么危险,她也没有概念,但果果毕竟是经历过冯家被拉下云端的经历,所以心理还是要比一般孩子承受能力强大很多的。

    什么都被蒙在鼓里的阮清霜仍然是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药膳馆上,今天河东电视台就要播放昨日录播药膳馆的节目了,她兴致勃勃的打开电视机。

    有了这次的宣传她相信药膳馆的生意会更好,现在药膳馆除了总店之外,已经开了六家分店,而且诸多酒店、餐馆的菜单上也都出现了药膳,有些是南城虎通过关系推广的,有些是直接看着赚钱就盗版的,可以说药膳一时之间风卷云袭的彻底红透河东市。

    对于盗版的那些家伙徐云也准备好好收拾收拾了,加盟可以,但要给加盟费,但不能挂着阮氏药膳的牌子不给钱,那样就有点对不起祖宗了吧?

    看完了电视台的录播采访之后,阮清霜倒是挺开心的,下午很多客人也都纷纷谈论起了电视台播报的事情,对药膳馆也是赞不绝口。

    仇妍吩咐了南城虎之后就回来了,而秦婉儿因为S级通缉犯的事情要参与一个紧急会议,所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听说秦婉儿参与到那么危险的任务,阮清霜多少有几分担心,可那是婉儿的工作,她又不能不支持,只能替她祈祷千万不要遇到危险。

    ……

    这次警方雷霆出击,很快成立了专案组,满大街张贴的通缉令也让老百姓们多了一些紧张的感觉。

    不过有些人天生都不知道紧张两个字如何写,比如通缉令上的这家伙本人。

    髯须满面的赤蝎笑看着马平海递给他的通缉令,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警察还真是跟狗皮膏药似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追着自己不放,坐了一次飞机就被盯上了,还真是够倒霉的。

    “凯爷,要不,您这段时间就……先回避一下?”马平海满额头都是细汗,他紧张呀!

    堂堂河东市北大佬,被人称之为马书记的马平海什么时候如此低下四过,但在郝凯面前他却跟孙子没什么区别。

    郝凯,人送外号赤蝎,青鬼门下第一高手,在地下世界的名头可绝对不是白来的。一流高手在地下世界那就是强者见了视若珍宝,弱者见了屁滚尿流。

    能在地下世界混出个名堂来的大老板,谁手下不都要有个一流高手助阵。当年的苏杭大枭冯千岁手下便是一流高手暴力狐尊仇妍镇台面。

    现如今也是一样的道理,比如江淮巨擎,人称弥勒佛的魏逸山手下,有外号疯熊的一流高手熊烽。

    人送天子称号的鲁南地区霸主王龙皇手底下更是不乏刽子手苗刀和黑虎罗星这类一流高手。

    这些可都是不弱于暴力狐尊的猛人,当然,那些能把他们纳到麾下的巨枭们更是一个个都不简单,人格魅力绝对是有过人之处,不然是不可能让这些桀骜不驯的一流高手为己所用。

    “马书记,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躲躲藏藏。”赤蝎郝凯显得有些不耐烦,“看样子你是怕受牵连吧?还是,你想赚那五十万呀?”

    通缉令上写的清清楚楚“凡知情不报,包庇或窝藏犯罪嫌疑人的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马平海一听这话脸都变色了:“不敢不敢,凯爷,我可不敢这么想,我就是担心您万一被警察发现了,我……我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的。”

    “死在我手里的警察反正已经也不少了。”赤蝎郝凯目露一抹寒光:“我也不在乎再杀几个,河东市的警察若是找死,那我只能成全他们,你说是不是?”

    马平海这一头冷汗,他也是个无恶不作的人,当年城乡区搞拆迁的时候,他是主动请缨,拆迁钉子户被他直接直接打残打废的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了,动刀动枪也是不眨眼的主。

    可就是这么一个猛人也不敢说随随便便就杀警察啊,他再无恶不作也只能说是一个恶人,而他面前坐着的赤蝎郝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是是是……”马平海倒抽一口寒气,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狠人就盯上他了呢。

    几天前赤蝎郝凯找到马平海的别墅,当时马平海不在家,郝凯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睡了马平海包养的两个小妞儿,用马平海的私人按摩浴缸泡澡,吃吃喝喝更是随便,马平海珍藏在酒柜的一瓶极具收藏价值的白酒也被他给开封了……

    马平海很震惊居然有人敢随便乱闯入自己家,当然是勃然大怒,当时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这个敢在自己家里胡作非为的人。

    结果是情理之的事情,马平海身边最得力能打的打手全部重伤入院,堂堂北大佬几乎就是全军覆没,马平海也彻底认栽,直接在家里供养起了这个祖宗。

    赤蝎郝凯的要求很简单,他给了马平海两张照片,只要他能找到照片上的人,那他自然会离开。

    对此马平海也是敢怒不敢言,河东市虽然不大,但也是几百万人口!茫茫人海去找两个人,谈何容易?况且自己手下大部分都住院了,他总不能自己一个人找吧?

    后来马平海也想开了,反正这祖宗也不着急,他慢慢找,好吃好喝好女人的供养着他,他到是也没什么大脾气。

    但今天一出门马平海就傻了,到处都是家里这祖宗的通缉令,这时候马平海才知道这个人居然是全国S级通缉要犯郝凯,这可把马平海给吓傻了。

    窝藏这种通缉犯那可比窝藏一万个小偷的罪都重啊!就这一点也足够他心惊胆战个五天了,现在这祖宗又送不走,若真有警察来他这里调查被杀了,那他马平海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现在马平海只能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祈祷没有人知道这个危险人物就在自己这里。为此马平海甚至还不惜重金找到了那个那天送郝凯到自己家别墅的出租车司机,直接拿他家人威胁,临走又摔了二十万的封口费。

    但这些都是临时性的,马平海知道,想要后顾无忧,那就必须尽早让这祖宗离开自己家,让他离开自己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到照片上的人!

    一直都不太想欠给东大佬金彪和西大佬武磊人情的马平海最终决定,打电话找他们帮忙。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