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洪宁火急火燎的,徐云身影刚出现在楼梯处他就等不及了:“云哥,你快点,急事儿啊!”

    “来了,来了!”徐云一边喊一边冲下楼:“急啥,什么大事儿啊?”

    “哥,今天金彪的小弟去我那边找我,让我给您带话。”单洪宁迫不及待道:“他说晚上他做东,要在咱河东最大的河东国际大酒店款待霜姐跟你,而且北大佬马平海和西大佬武磊都会到场!”

    徐云摸了摸下巴,那老狐狸刚被他打了,就要请他吃饭?这鸿门宴摆的也太明显了一些吧。

    难道金彪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的能力,告诉自己就算他犯了事儿也没有人敢抓他?如果这么肤浅,金彪也肯定当不了整个东部的大佬,这显然不可能。

    而且还有北部和西部的两方龙头都参加,这事儿似乎有些蹊跷了。

    “云哥,我觉得他们是想巴结咱南区。”单洪宁道:“金彪,马平海,武磊,这个人分别是东、北、西个地方的龙头大佬,现在请您跟霜姐,那显然就是想让南区龙头确定下来。”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想让霜姐当河东南部的大佬?”

    “嗯!”单洪宁点点头。

    徐云却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到觉得不然,呵呵,现在南二区谁敢对霜姐不敬?”

    “谁要是敢,我第一个剁了他!”单洪宁怒表忠心。

    “这样事情就比较明显了,既然霜姐已经是我们南二区的领军人了,就轮不到他们个指手画脚的了。”徐云冷笑一声,他想明白了:“金彪只是怕我们会扩张地盘对他下手,然后联合其西、北两个大佬给我们施加一下压力罢了。”

    单洪宁这才恍然大悟,云哥说的有道理。金彪那老狐狸果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顿饭摆明了就是鸿门宴,个人定然是想在饭局上把话挑明,想让河东**势力继续平衡发展,说白了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徐云有越界的想法,那他们个必然联手。

    “云哥,那我们去还是不去?”单洪宁拿不准注意了。

    徐云也没急着下定论,去还是不去对他来说无所谓,反正他也没把那个人放在眼里:“下午再说吧,急着做决定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太随意。”

    单洪宁点点头,他知道云哥这叫高深莫测:“我这就让那人告诉金彪等着云哥通知。”

    “对了,仇妍安排给你们的事情你们都做了吧?”徐云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单洪宁一愣:“云哥,你是说通缉令上那个人的事儿吧?”

    徐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哥,我也不满您,我们知道你和妍姐是想帮秦警官立功,但是这个通缉犯兄弟们实在有些不敢招惹。”单洪宁皱了皱眉头:“虽然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谁也怕有命拿钱没命花,警察不会白给五十万,到时候肯定媒体宣传塑造典型,谁要是拿了这五十万绝对就是出头鸟。”

    徐云心里笑了笑,这家伙说的还真都是实在的真心话。

    单洪宁继续道:“您想啊,这么个凶神恶煞杀了六个警察战士的家伙能是好惹的吗?他那次越狱去救的也是个全国通缉犯,他身边朋友肯定都不是好惹的,谁都害怕被报复呀。”

    “我正要跟你们说这事情呢,你们不用帮忙找了。”徐云道:“这事儿也不是我们能参合的起的,警察又不发给我们钱,我们没必要那么卖命。”

    一听徐云这么说,单洪宁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本是仇妍的吩咐,他们也不敢不听啊。

    “成,那我这就告诉孔忠和吕峰他们去。”

    单洪宁离开药膳馆之后也是午饭的时间了,午只有他和阮清霜两人,肯定又是要忙的够呛,这活儿看来是真要雇人做了,不然早晚累死。

    毕竟现在药膳生意风生水起,就算阮清霜他们什么都不做,一个月其他渠道的收入也是不小的一笔,就单洪宁那豆捞城跟他们五五分成一个月就有五六万呢。

    午快要忙完的时候秦婉儿却突然回来了,她二话不说就把徐云拉到了楼上。幸亏楼下也没几个客人了,阮清霜最多就是忙着收拾一下桌子。

    “什么重大消息那么着急?”徐云有些诧异。

    秦婉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喝了杯水才开始说:“好多天前刑警队就介入调查了,根据有力证据,现在基本可以确认,犯罪嫌疑人在河东机场出来之后,拦了一辆车牌号为河H20156的捷运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出租车开往了河东北郊九岩山附近。”

    徐云对自己的判断力也是相当自豪,他还真是没看错刑警的侦查能力,这么快就有了线索:“那就把那出租车司机传进来问问呗。”

    “这就是问题关键。”秦婉儿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出租车司机只是说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用了所有办法他也没说出犯罪嫌疑人到底是要去哪。”

    “然后呢?”徐云淡淡问道。

    秦婉儿叹了口气:“毕竟有五十万的举报赏金,我们觉得那个司机或许真的不记得了,又或者犯罪嫌疑人上车之后没露脸,总之……这线索只能到这里,我们只知道犯罪嫌疑人现在很有可能隐藏在九岩山上。”

    “行,我知道了。”徐云笑了笑:“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地址你知道吗。”

    秦婉儿拿出一个纸条递给徐云:“早知道你会问,给你。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说谎,谁不想赚五十万。”

    徐云只是接过纸条记住了上面的地址,没有回答秦婉儿的话,单洪宁那句话在徐云耳朵里响起:“虽然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谁也怕有命拿钱没命花,警察不会白给五十万,到时候肯定媒体宣传塑造典型,谁要是拿了这五十万绝对就是出头鸟。”

    就因为这句话,徐云非但不觉得这出租车司机不是不记得赤蝎了,反而是记的很清楚,他就是因为怕自己有钱没命花才一口咬死什么都不记得了。

    徐云抬头道:“吃了没?”

    “呃……跟着刑警队的人就吃了碗泡面。”秦婉儿不爽道。

    “走,下楼一起吃。”徐云耸耸肩膀:“我和霜姐也正好没吃呢。”

    人随便吃了些东西之后秦婉儿就走了,自从她加入到这个案子之后可真是忙的一整天都顾头不顾尾。阮清霜因为身体不舒服早早的去楼上房间休息了。

    徐云打电话把在家养伤的强子喊来看店,不成想强子又开来一辆几乎全新的奥迪A6。

    “哪弄的?”徐云真怀疑这小子哪来的钱。

    强子咧嘴一乐:“吕峰把步兵那小子教训了一顿,这是那小子赔我的新车。哈哈,怎么样啊云哥,咱也混上四个圈了!”

    徐云无语:“什么手续都没有的黑车有什么好炫耀的。拿钥匙来,我出去有事儿正好用用。”

    强子把车钥匙交给徐云:“哥,什么事儿啊,我跟你一起去。”

    “让你来是看店的,别吵到楼上霜姐休息,知道了不?”徐云白了强子一眼:“你跟我去?那我让你来干嘛的?”

    “嘿嘿,知道,了解了!”强子傻笑两声。

    徐云开上那辆崭新的奥迪A6一脚油门就向秦婉儿纸条上写的北胛区那个地址奔去,能不能找到赤蝎,必须先找到那个知道他来这里第一站目的地的出租车司机。

    汇区到北胛区算是直接贯穿河东市南到北,一百十多公里的路程对于快车手徐云来说无非就是一个多小时而已,但毕竟徐云对河东的城市路线还不算熟悉,到了北胛区更是不清楚,打听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了地址上的地方。

    这是北胛区一处农村拆迁安置房,地方也算有些偏,徐云能找到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原本徐云还以为要等几个小时才能等到他要找的人,但却没想到他刚找到这地方,一辆挂着河H20156车牌的出租车就驶入进来。

    徐云毫不犹豫直接跟上。

    出租车停在第排楼前,车内下来一个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哥们儿。”徐云停车喊了一声。

    那出租车司机一愣,先是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徐云这辆奥迪的车牌,然后才把目光转移到徐云的身上。

    这时候徐云已经走下了车,一脸满不在意的表情道:“车牌是假的,你记了也没用。”

    出租车司机脸上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你是谁?”

    “我找你打听点事儿,不用那么紧张吧。”徐云说着把强子落在车里一盒红塔山拆开,很随意的扔给出租车司机一根:“我叫徐云,你呢?”

    “冯伟。”出租车司机接过烟,没跟徐云多客气就自己点上了,但神情依然紧张:“我们好像不认识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徐云把烟塞进口袋,微微一笑:“一点小事儿,呵呵,警察没问出来的那事。”

    冯伟突然脸上变色,夹着香烟的手指头非常明显抖动了一下,刚刚点燃的一支烟直接掉落在地上。这一切徐云都看在眼里,如果这个出租车司机什么都不知道,那又为何如此紧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