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刚刚放进口袋的那盒红塔山又拿了出来,再次弹出半个烟屁股递到出租车司机冯伟面前。

    这次冯伟没有再接过烟,他左眼角明显跳动了一下:“我不明白你再说些什么,你找错人了吧?”

    徐云收回烟:“哥们儿,我是爽快人,我也希望你是爽快人。你应该明白,我不是警察,所以我做事没有那么多规矩和原则。”

    威胁?

    冯伟狠狠瞪着眼前这个穿沙滩裤叉和夹脚拖鞋却开得起奥迪的小青年:“我说你认错人了!你不要再烦我,这所有楼上都是我们村的人,你若不想惹麻烦的话就早点离开。”

    “你肯定不敢对警察说这话。”徐云微微一笑:“我就问你一句,那个通缉犯在机场打了你的车之后,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你告诉我,我马上走,而且我保证不会说是你跟我说的,你放心。”

    冯伟突然发飙怒斥:“我他妈跟你说过我不知道什么通缉犯!我也没去机场拉过客人!滚!”

    徐云完全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我知道,你怕你说了会没命。而且你只要咬死不承认,那就不会背上窝藏犯罪分子的罪名,所以你怎么都不肯说。”

    冯伟怒气冲冲的看着徐云:“你是警察派来的吧?我说过很多次我不知道!你们就别再番五次的烦我了!”

    “我说了,我不是警察,所以我做事没有那么多规矩和原则。”徐云话音落下,直接一记鞭腿就夹带着厉风抽了过去!

    冯伟肚子上狠狠挨了一脚,整个人险些跪倒在地!

    徐云一脸地痞无赖的神情:“你不说,我就打到你说。”

    “我跟你拼了!”冯伟一肚子邪火突然就爆发了,整个人直接在地上弹了起来,榔头大的拳头直接迎面砸向徐云。

    徐云只是微微侧身就闪过了拳头,跟着顺势提膝,狠狠给了冯伟肚子一下!冯伟哇一声就趴在地上,巨大的绞痛让他难以忍受,这个不起眼的青年看似柔弱的身体居然蕴涵了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冯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因为那个通缉犯打过自己的车,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安宁日子过了,不是北大佬马平海来威胁,就是警察前来调查……他的承受能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徐云依然站在原地:“你还是不肯说吗?”

    “……”冯伟咬紧后牙,他相信他只要坚持住,这件事情一定会过去了,只要熬过去,这件事情就能风平浪静了!

    徐云突然又出手了,脚尖狠狠勾在冯伟下巴,一百五十多斤的壮年硬是被徐云踢的飞起两米多高!紧跟着那蕴涵巨大爆发力的拳头硬生生轰在冯伟身上,直接把人砸出去五米开外。

    一直都认为自己身体素质不错的冯伟已经彻底爬不起来了。

    有些闲来无事的邻居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惊呆,毕竟是农村拆迁安置小区,闲在家里的以农村妇女为主,看到这种事情也没几个真敢上来说的,有个别热心的也只能慌忙去村委喊人。

    徐云心虽然觉得挺对不起这个出租车司机的,但是徐云也是迫不得已,他真的想不到其他办法了,能让冯伟开口就只有这么一个狠招。

    当一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你如果想在他嘴里把这件能让他生命收到威胁的事情掏出来,就只有一个办法,让他知道如果他不说,他只会死的更快!

    虽然这个方法是残忍了一些,但徐云还是坚持这么做了,因为早一天抓住赤蝎,所有人都早一天脱离威胁,这些人里也包括这个收到生命威胁的出租车司机。

    徐云毕竟也会怀疑赤蝎因为担心这个出租车司机会说出他的行踪而杀人灭口,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出租车司机好。

    男人嘛,就应该狠一些,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全力去执行。

    “想好了就告诉我。”徐云不急不慢的走到冯伟身边,缓缓蹲下身来:“我已经说过两次了,我不是警察,我做事没有原则和规矩,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会杀了你。”

    声音平淡无奇,毫无音调,但却包涵了巨大的威慑力。

    “我会杀了你”几个字钻入冯伟耳朵,浑身颤抖的肌肉无法掩饰他心的畏惧。

    徐云继续开口道:“我要找那个人,是因为我跟他有仇,你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就是在帮我,我不会对帮我的人不利。但如果你不告诉我,就是在帮他,帮他的人,就是我的仇人。我的仇人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之后,徐云一根手指按在冯伟面前的地面上,突然发力,噗的一声,直接用肉手穿透了地面上的青石板,整根没入!

    简直是骇人听闻,若不是全身散架一样的剧痛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做梦,他怎么都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冯伟声音抽搐了两声,整个人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极限了。终于,他最终没有抵御得住徐云带给他的生命威胁。

    “他……打车,找……找……马平海!”

    马平海?好熟悉的名字呀。

    徐云恍然大悟,今天单洪宁找他,说金彪要设宴相邀他们吃饭,其提到过西大佬武磊和北大佬马平海这两个人。

    原来如此……

    “就是他!打人的就是他!”突然一个妇女尖锐的嗓门喊着。

    村委的人和一群大老爷们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农具杀气腾腾在远处跑来,徐云心里一惊,我擦!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看这样子不打死他不罢休。

    没那么多时间考虑了,徐云对冯伟歉意十足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迅速钻入那辆奥迪A6里赶紧逃。

    但村民绝对不是好惹的,已经有人拿着锄头就砸了上来,徐云只听到哐当的声音,也没敢停车,迅速逃离了这个危险的回迁社区房。

    回去的路上徐云就拨通了单洪宁的电话。

    “云哥,那事怎么办?那来报信的孙子还在我这等着给回话呢,要不然我拒了他?”单洪宁道:“反正咱们已经和金彪撕破脸了,也没必要给他面子了。”

    徐云淡淡笑了笑:“不,答应他,就说晚上霜姐和我一定会去。”

    单洪宁被徐云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嗯,我这就告诉他们,只是,云哥……咱何必要给金彪脸呢?”

    “我可不是为了去见他。”徐云说完这模棱两可的话就挂了电话。

    单洪宁只能自己告诉自己云哥这叫高深莫测,自己当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了。反正云哥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云哥都敢独闯陀山区暴揍金彪,料想那金彪也不敢整什么幺蛾子!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么个道理,现在南区的混子已经不是当年那种别人口的软柿子了。单洪宁现在绝对有胆色敢在任何时候跟任何地方的混子们群挑!

    有霜姐坐镇,有云哥和妍姐两员大将,就算被抓派出所还有秦警官捞人,这就是绝对的无敌组合。

    ……

    徐云开车回到药膳馆的时候果果都放学了,看到徐云甚是潇洒的走下车,果果一脸鄙视:“爸爸,是不是开车去泡妞了?强子哥哥可是说你出去两个小时了。”

    徐云嘿嘿一笑,把车钥匙扔给强子,捏了捏果果的小脸蛋:“没有我乖女儿的命令,我当然不会做那种劳民伤财的事情,你让我泡谁我才泡谁。”

    “我让你泡妈妈,毫无进展?我默认你可以泡婉儿姐姐,也毫无进展吧?我还帮你泡苏老师,你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果果一脸失望的神情:“唉,真给你女儿丢人。难道你是准备要泡仇妍姐姐吗?”

    砰!

    仇妍一个弹指弹在果果脑门。

    “嘶!”果果疼得呲牙咧嘴,看看仇妍那严肃的表情也没敢再乱说话。

    “写作业去。”仇妍是这里阮清霜之外第二个能镇得住果果的人了。

    果果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的上楼写作业去了。

    强子突然大叫一声:“云哥!你开车去哪了?!这……这!这怎么回事儿呀?这后门是谁砸的?!好大一个坑啊!我……哎呦,我……我的新车啊!”

    徐云这才想到逃离回迁小区的时候那哐的一声闷响,原来是有人拿东西砸了车。

    “呃,这个……”徐云看看一脸委屈的强子,嘿嘿笑道:“别那么小气啊,不就是一个小坑,不留意是看不出来的,哈哈哈,反正开起来一点异样都没有,车挺不错,你赚大了。”

    强子撇嘴指着那拳头大的坑:“这也叫看不出来?妍姐,你评评理啊!”

    仇妍回头瞅了一眼,冷言嗯了一声:“看不出来。”说完直接扭头上楼了。

    徐云大大咧咧拍拍强子的肩膀:“看吧看吧,我们俩都看不出来,这说明是你眼睛的问题。”

    “你们太欺负人了……”强子一脸黑线。

    阮清霜正好下楼,徐云便不再理会强子:“今天晚上不营业了,你跟我去个饭局。”

    “饭局?”阮清霜一愣:“跟谁的呀?”

    “呃,你不认识。”徐云耸耸肩膀,微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