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都上楼准备写作业的果果跟一阵风似的冲了下来:“那我呢!?爸爸,你可不能只带妈妈不带果果,那叫偏心!那天看的照片还想不想看呀?”

    擦,这筹码也太有诱惑性了吧!

    “嗯嗯,当然想看!”徐云最喜欢的就是他跟果果之间的小秘密了。

    蒙在鼓里的阮清霜一头雾水:“什么照片?”

    “我知道。”仇妍也走了下来,一句话把徐云和果果都惊出一身冷汗,仇妍平时不爱八卦呀,怎么突然换了性格呢?

    但是仇妍话音一转:“不想让我说,就带我一起去。”

    堂堂暴力狐尊可不是为了一顿饭,她只是担心果果罢了,毕竟已经确定赤蝎进入河东市,她一分钟都不想跟果果分开。

    “当然没问题!”果果一边擦着额头冷汗,一边赶紧答应下来,还给徐云使劲儿使眼神儿。

    徐云还能有什么办法呀,只能答应啊!这事儿要是穿帮了,阮清霜肯定会把他和果果爷俩儿扫地出门,想到要和果果露宿街头他就冒冷汗。

    露宿街头不可怕,可怕的是要和果果一起……

    “你们说什么呢?”阮清霜一挥手,懒得理会他们:“你们若是那么愿意去,那你们去,我不去了,我自己在店里忙,让强子给我打下手。”

    强子指了指还抱着纱布的双手:“霜姐,我这……还是伤员呢。”

    徐云笑了笑,抓起强子的手给阮清霜看了看:“这还是重伤员呢,他连端盘子都难吧?等弘南区分店重装好恐怕他手都好不了。”

    现在药膳馆的装修工作全都交给了小飞的舅舅庞刚,所有分店跟总店统一风格,很有大连锁发展的趋势。

    “那,等婉儿回来给我帮忙。”阮清霜不太喜欢去不认识的人宴请的饭局,总觉得那样特拘束。

    徐云苦笑一声:“她最近自己都忙的晕头转向,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呢。”

    这边徐云才说完,药膳馆门口秦婉儿却非常不给面子的下班回来了。

    “哈哈,婉儿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他们晚上出去吃饭,今天店里你帮我。”阮清霜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秦婉儿摇摇头,看了眼徐云:“去哪吃饭,带上我……我实在不想动了……”

    “妈妈,今天就打烊休息一天嘛,跟果果一起去吃大餐,我们都一起去。”果果当家作主了:“就这么定了。”

    徐云都有点头疼,原本就是带着阮清霜去谈判,顺便试试能不能在马平海嘴里得到点消息,现在到好,直接成家庭大聚会了,拖家带口的……

    罢了罢了,徐云什么都认了,拖家带口又怎么样,他料金彪他们几人也不敢说什么。

    “果果,开饭店是不能随便关门的,会影响生意。”阮清霜道:“如果客人来到发现你毫无征兆就停业,几次下来就对我们药膳馆没信心了,懂吗?”

    “这好办。”果果直接把活儿安排给强子:“强子哥哥,你给单洪宁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带个厨师过来,自己也别闲着,来这里打打杂,你手有伤就负责收钱,记清楚账,我回来可是要对账的。”

    强子一脸哭丧样儿,受个伤我容易吗,都这样了还要干活呢。

    徐云对这个安排也非常满意,直接拍板了:“就这么定了。走,咱们出发!呃……对了强子,把车钥匙给我,我还要用一下。”

    “哥……你路上慢点……”强子一看到自己崭新的奥迪车身上的坑就觉得心疼,虽然这车一分钱没花,没证件也没牌照,但那也是他的宝贝啊。

    徐云不耐烦的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小气样儿吧,给单洪宁他们打电话借个厨师,今天晚上店里就交给你们了。”

    强子点头应了下来。

    徐云一行五人正好一辆车,直接奔往市区的河东国际大酒店,他倒是要看看金彪能耍出什么花招,也要看看马平海是否真的是赤蝎来到河东市之后的触角。

    刚到国际大酒店果果就感慨万千:“很久没到这么大的地方吃过饭了,嗯哼,感觉不错。”

    “你以前来过这种地方?”阮清霜惊诧的看着果果,这种规模的大酒店她是没进去过,就看那门口LED广告显示牌上打出来的一行行字迹也知道这地方有多黑:本店推出特价经济家庭聚会餐十人标准单间:988元……

    特价经济家庭聚会餐还要这么个价格!疯了吧?!

    应该说是来吃的人傻了吧?

    “到底是谁请客啊,那么大手笔?”秦婉儿也忍不住开口问了。

    “金彪。”徐云微微一笑,淡淡道。

    秦婉儿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什么?他安的什么心!我还没找他麻烦,他倒是敢……”

    “婉儿,今天我们就是来吃饭的,有什么账以后再算,而且你现在也没时间理会金彪的事情。”徐云把秦婉儿即将爆发的怒气压制下去:“他今天这顿饭安的什么心,咱们只能到了之后才能知道。”

    秦婉儿怒气依然没能平息,若不是因为通缉犯的这事,她早就要好好跟齐一山和金彪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理论理论。

    “既来之则安之。”果果到是看得开,“鸿门宴也无所谓,就算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那我们不是还有爸爸变身当项伯和樊哙吗。”

    哟,这丫头还真是想得开,秦婉儿还真有点自愧不如:“好,既然果果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陪你们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仇妍什么都没说,她并没有嗅察到这里有什么危险存在,她跟来也不是因为喜欢这种饭局,就仅仅是因为她知道果果既然想来,她又没有说服她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的能耐,只能跟着来。这样她才能放心。

    阮清霜这才知道请客的是那个找他们麻烦的大混子:“我……我们为什么要跟黑帮头目吃饭?”

    徐云笑而不语,秦婉儿一脸无奈,仇妍还是一言不发。

    “唉,妈妈,你还没搞明白?”果果耸了耸肩膀:“你也是黑帮头目啊。”

    阮清霜两眼一瞪,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现在身份的改变。

    秦婉儿对这件事情并不支持,但是碍于各方面的原因,她也没开口说什么。

    得知徐云答应赴宴之后,金彪直接就来国际大酒店侯着了,因为进入南区势力雄起的原因,马平海和武磊也没耽误,都早一步到了金彪预定的房间。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金彪就亲自在到酒店大堂里面的休息区侯着了,坐在那红木沙发上抽了两支烟,摆手对大堂经理说:“我先眯一会儿,今天我请了贵客,一男一女,一会儿来了马上叫我。”

    “是是是,彪哥,什么贵客您亲自在下面等?”大堂经理低眉顺眼道,他做这行的当然懂得察言观色,他知道金彪是什么身份地位,说话自然小心翼翼。

    “这事儿也是你能问的?”金彪白了他一眼,便闭眼休息。

    那大堂经理仍然微笑着点头哈腰离开,直接在大厅门口迎接,心幻想金彪亲自迎接的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金彪直接眯眼睡了,直到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喊道自己名字才猛的醒过来。

    ……

    徐云带着大一小四名美女潇洒的走向国际大酒店的大堂,旋转门打开,徐云迈着大步直接跨进去。

    “等一下。”一个大堂经理打扮的领班男人直接拦在了徐云的面前,这大堂经理一脸疑惑的打量着徐云这不着边际的打扮,又看了看徐云身后那一个个都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皱了皱眉头,心道一声:这他妈什么世道?难道那么好的白菜都被眼前这怎么看也不靠谱的家伙给拱了?

    徐云楞了一下:“干啥?”

    “不好意思,你是来干什么的?”大堂经理皱眉问道。

    “有人请哥吃饭啊。”徐云无语,我总不是来打麻将的吧?

    大堂经理完全不想信:“你?朋友,我们这里是有档次的地方,你这种打扮实在不好意思,我没办法让你进去。”

    果果无语的用手捂住脸,唉,老爸这也实在是太给自己丢人了吧?

    徐云瞅了一眼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嘴角挂起一抹微笑:“我穿这样就不能来吃饭了?谁规定的?”

    “我规定的。”大堂经理见眼前这人穿着也能肯定他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而且这人面孔又陌生,显然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他才不怕得罪这种小人物。

    徐云耸耸肩膀,回头一脸无可奈何的对众位美女道:“看来这饭今天是吃不成了,咱回吧。”

    对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徐云没什么好说的,他只要走出这门给单洪宁说一声,单洪宁一旦把这事儿传达到金彪耳,这个大堂经理的好日子肯定就完蛋了。

    阮清霜巴不得走呢,总算松一口气,秦婉儿却有些不爽,丢人呀!仇妍摸摸转身,她什么都不在乎。

    “你知道是谁请我爸爸来的吗?”果果可不吃这一套,小手一恰腰:“你别门缝里看人,虽然我爸爸穿的有点寒颤,但你可得罪不起。”

    大堂经理见这小女娃如此嚣张,冷笑一声:“好啊,你告诉我,谁请你们吃饭?”

    “金彪!”果果可是人精,她知道这种地头蛇老流氓的名头一定够响,说出来肯定有用。

    那大堂经理现实一愣,然后又觉得搞笑,然后眉头皱起又有些心惊胆战……

    “马勒个把子!”突然一声怒斥带着耳光直接把这大堂经理给抽的一个踉跄摔出去好几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