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彪一脸怒气站在那摔倒的大堂经理跟前,脸色青黑:“老子让你好好招待我的贵宾,你他妈在这里给我装逼赶人?活腻了?”

    被金彪一巴掌抽的荤八素的大堂经理傻眼了,他哪知道金彪要请的人居然是这么个其貌不扬的小人物?而且当时金彪跟他说是一男一女,没说是五个人啊!他至始至终就没想过这人会是金彪贵客。

    但是这些话他也不敢说,只能强忍着脸上的剧痛在地上爬起来,一脸歉意万分抱歉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狗眼看人低,我不知道几位是彪哥的贵客,我该死!”

    金彪用余光看了眼徐云,见他脸上还没有解气的样子,紧跟着就是一脚踹过去!硬是把这大堂经理给踹的飞出去好几米,吓得几个女服务员腿都软了。

    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上来劝住,国际大酒店里工作的人都知道金彪,这可是连他们老板都不愿意招惹的人。

    “行了。”徐云知道金彪在等自己发话,这点教训应该够了。

    金彪呸了一声,对那被他爆踹一脚的大堂经理道:“回头我就跟你们老板说,你他妈也别干了!连这么点识人的屁事儿都做不好,还当经理?滚!”

    那被打的大堂经理连忙求饶:“彪哥,彪哥行行好,这事儿我认错了,我道歉,我该死!求彪哥给我一条路走,给我一口饭吃……别……别让老板开除我!”

    金彪才懒得理会别人有没有饭吃有没有工作:“晚了!现在就滚!”

    “差不多就可以了!”阮清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就是心软,见不得别人被逼得连条退路都没有。

    金彪一愣,看着这个性格软弱却突然爆发的女人,居然不知不觉多了一份佩服。

    原本徐云是不打算理会这个大堂经理一类人的死活,可阮清霜都发话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金彪,既然霜姐都开口了,你也别做太过分了。”

    金彪一愣,虽然他不知道为何徐云会屈居于这个叫阮清霜的女人之下,但他还是照做了:“今天看在霜姐面子上不跟你计较,算你走运!”

    “谢谢!谢谢彪哥!谢谢霜姐!谢谢!谢谢!”这大堂经理差点就要磕头了,他害怕的不只是被开除,他还害怕老板知道自己得罪金彪,恐怕自己以后在河东都混不下去了。

    几人经过这人身边的时候,徐云淡淡说了一句:“顾客就是上帝,身为服务行业的人好好理解理解这话,以后少狗眼看人低。既然敢来你们店,就算是捡垃圾的老人买一个馒头,你也要笑脸相迎,这是基本职业素养。”

    当金彪带着几人彻底消逝在这个大堂经理视野之后,他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金彪,我把你打成这样,你不会是要鸿门宴报仇吧?”徐云终于对金彪开口了。

    金彪急忙道:“兄弟可别这么说,我这个人豁达,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做哥哥的那天烧了你一家店,今天一定好好赔礼道歉!”

    “金彪,你别以为仗着你表外甥就能胡作非为。”秦婉儿冷冷道。

    说实话,金彪真没想到徐云会把警察带来,但他面子上却依然平静:“秦警官,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那么针锋相对,呵呵,以后用得到我金彪的地方直接吩咐!”

    秦婉儿一扭头,心道一声:谁跟你是一家人!

    “金彪,我既然敢来,就说明我明白你的意思。”徐云微微一笑:“不过,你要是耍什么花招,我可没耐心陪你玩。”

    “兄弟,你看你说的,我今天就是做东道歉,顺便牵线搭桥,北面的马平海和西面的武磊都想认识认识南二区巾帼不让须眉的霜姐。”金彪嘴上说的天花乱坠:“我能请的动诸位,真是脸上有光啊。”

    徐云轻哼一声,口气有些不屑道:“一会儿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都别兜弯子,霜姐不喜欢。”

    金彪嘴角微微抽搐,心虽然不爽,但还是忍住了,韩信能忍胯下之辱,他金彪今天就是要学会忍耐。

    河东国际大饭店绝对不是那种有名无实的饭点,这里从装修上就是金碧辉煌,最豪华的包间更是奢华的让人叹为观止。

    水晶吊灯闪亮如星,实木地板富贵华丽。庞大的红木餐桌和红木椅子更是价值不菲……

    马平海和武磊正在房间抽烟,见到金彪带人出现,也纷纷起身相迎,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对方居然拖家带口的来了五个人……

    徐云让阮清霜第一个走进房间,阮清霜见到陌生人之后只是微笑一下,并没说话。

    徐云是第二个走进房间,他迅速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两人,两个能独霸一方的**头目果然不简单,跟金彪的张扬跋扈不一样,这两人一个显得城府深厚老谋深算,一个显得低调谦虚比较谨慎。

    紧跟在徐云身后,仇妍和果果走了进来。

    徐云马上察觉到了那个看上去老谋深算的家伙脸上徒然变色,眼睛瞳孔都瞬间变大了一圈。

    看来这位就是马平海了。

    而且,徐云还基本可以断定了他为何看到仇妍和果果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显然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或许赤蝎来到河东市找到的触角就是这个人。

    因为徐云相信那个出租车司机冯伟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肯定不可能骗他,所以他才敢断定赤蝎肯定是跟马平海有关系。

    马平海额头显然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他的紧张和兴奋全部深藏在内心,但是细节上的微妙变化还是出卖了这个有些城府的老狐狸。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河东**头目的大聚会。”秦婉儿最后一个走进来,看到金彪除外的两位之后,忍不住冷冷道了一声:“看来我今天还真是不应该来。”

    秦婉儿的名声早已在汇区传遍整个河东市了,马平海和武磊都见过她在报纸上的照片,也听闻过她铲除南区**势力的传闻,没想到今天会在这样一个场合见面。

    这一下也解开了马平海和武磊对南二区一个女人能在**一步登天的疑惑,原来背后不只是有高人相助,还有警方的人撑腰呀。

    “来都来了,就好好吃饭吧。”果果才没那么多心思,拉着秦婉儿就大摇大摆的往里面走。

    马平海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果果,脸上的表情变化微弱而丰富。反正徐云看在眼里是觉得非常精彩。

    “不准备介绍一下吗?”徐云开口道。

    金彪也没含糊,手掌摊开面相阮清霜,对马平海和武磊道:“你们现在算是看见真人了吧,这可就是南区传说的霜姐,呵呵,可是比我们厉害多了,短短十几天就一统了南部的汇区和弘南区呀!”

    马平海和武磊纷纷道了一声:“霜姐,幸会,幸会!”

    其实两人心里并不服,觉得若是他们要也能有警察护着,肯定不会输给一个女人。当年他们当上一方大佬的路程可是非常艰辛的,一点都不容易。

    “这位是马平海,咱河东市北区的这个。”金彪一边介绍一边伸出大拇指头,又指了指武磊:“别看武磊年轻,在西区也是响当当的第一号人物。”

    金彪把这两人拉出来,就是要让阮清霜和徐云他们知道:这河东市的**可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了的,群雄割据的格局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还是安分一点呆在南区。

    阮清霜哪见过这阵势,她接触到的流氓混子也就是南城虎那个级别的,现在见到的却都是各据一方的大头目,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如何开口。

    “年轻可比不上霜姐,呵呵……”武磊干笑两声,面前这个女人不过也就二十六、的样子,真看不出来她有什么魅力镇得住河东市南。

    不管怎么样,武磊决定临时应变,谁的势头更猛一些,他就直接站到谁那一边,对于他来说做墙头草不丢人,不被吞并才是王道,而且武磊肯定金彪和马平海两人肯定也各怀鬼胎,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马平海的却有些稍稍走神,他的注意力基本完全没有放在阮清霜的身上,目光神游,时不时看向果果和仇妍,每次这时候他眼都会闪现兴奋的光芒。

    这怎么能让马平海不大快人心,原本他给金彪和武磊看照片,但是金彪却看都不看就扔掉,现在却直接把人给他送上门来,只要他给住在自己家里那个爷一个通知,到时候金彪肯定也会跟着倒霉……

    原本马平海因金彪不看照片就扔掉的事情,想途倒伐到阮清霜这一番,联合南北合力直接拉拢武磊,然后方灭掉金彪。看来他的方法用不到了,只要那个猛人一出手,南区和东区都将群龙无首,到时候就是他跟武磊双分天下了,说不定那猛人为表感谢还能帮他一把,武磊肯定不是对手,这样他就能一统河东了!

    历史上还没有人能独霸河东**,想到自己说不定能完成这壮举,马平海忍不住心暗笑了起来。

    只是马平海所有的微弱表情变化,都没逃得过徐云的眼睛,徐云把马平海一切反映都尽数看在了眼里。当然,发觉这人不对劲儿的不只是徐云,还有仇妍,每次马平海的目光落到她和果果身上的时候她都觉得不自在。

    现在仇妍脑子里只有一个可怕想法,不管自己的感觉到底对不对,她都不打算让马平海活过今天晚上,仇妍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人留着很危险,必须杀。

    随后金彪把人逐一介绍,也把马平海和武磊两人的身份告诉了众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