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不会影响到你们谈论什么大事情吧?”秦婉儿冷笑一声,河东市**上个最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欢聚一堂,这到底是给清霜姐摆了一桌什么宴,他们到底安了什么心。

    金彪急忙道:“当然不会,当然不会!秦警官,我听我外甥一山说过,说你是巾帼不让须眉,是陈局眼里的大红人,哈哈,你可要多帮我那个不争气的外甥多美言几句呀。”

    “我们也都听说过你的事迹,秦警官的能力实在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武磊深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今天他是要把低调做足,管他们是不是真有能耐,他都决定完全收起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态度,弯下腰来伺候着,毕竟现在谁都不敢保证河东市接下来姓什么。

    秦婉儿哼了一声,她可不会接受这种**大混子的夸赞,冷冷的对金彪道:“金彪,你别以为有齐一山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金彪心里虽是恨的牙根都痒了,但还是一脸笑容:“不敢不敢,秦警官,以后大家都是一路上的朋友,过去的事情咱就谁也别提了吧。”

    秦婉儿差点就想破口大骂姑奶奶才不跟你们是一路上的!但是想到阮清霜和徐云竟然会来这里,还是忍了下来,但是她心里却非常不是滋味。

    该死的徐云,居然把清霜姐带上这么一条路,开始秦婉儿还以为他们就是新鲜新鲜,为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找药膳馆的麻烦而小打小闹,却不料现在清霜姐居然直接奔着南区**龙头的位置就去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身为警察该如何是好?岂不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婉儿姐姐才不跟你们一路。”果果突然开口了,一句话把秦婉儿撇清了关系:“喂,我们是来吃饭的,胖子,你不去问问什么时候上菜?”

    秦婉儿原本都内心纠结挣扎了,被果果这一闹,心里舒服多了。

    金彪嘴角抽搐,这丫头说话可真没大没小,居然叫自己胖子?!

    “金胖子,我来这里可不是跟你闲扯的,我们饿了,你抓紧点。”徐云这做干爹的自然是要支持闺女。

    马平海和武磊都冒了一身冷汗,河东市道上混的没几个敢不给金彪面子的,就算是有心不合的也会面子上叫声彪哥以表对他的一点敬意。

    金胖子这称呼可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听到,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金彪这种暴脾气的人居然能忍得住,还能挂一抹笑脸说:“好,好,好,咱马上吃饭!”

    “可以上菜了!”金彪一回头就便恢复了平日威严神色,对门外服务员喊道。

    河东前的酒店果然效率不一般,金彪发话之后不到分钟,一队服务员就直接上菜了,花样繁多,每道菜放下之后服务员都会爆出菜名。

    “虫草无花果煲、丝瓜猪肝溜瘦肉、淮山莲子猪尾汤、花椒乌骨鸡、海米黄花木耳羹、芫荽炒牛肉、百合溜鸡片、冰糖猪蹄、玫瑰红枣枸杞膏、冰糖莲子炖燕窝、杞菊排骨……”

    这一道道美味端上来,多么熟悉的名称啊!

    药膳,而且全部都跟药膳坊的一模一样的!

    徐云皱了皱眉头,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单洪宁提起过想跟河东国际大酒店合作的事情,但是后来说河东国际大酒店的老板看不上,所以阮氏药膳并未入驻河东国际大酒店。

    为何谈崩了的生意,现在会在这里出现?

    果果忍不住夹起一块芫荽炒牛肉,一边吃一边惊讶着:“嗯?怎么跟我们家味道差不多呢?”

    徐云根本不需要尝就看得出来,配料都一样,这完全就是按照阮清霜的祖传药膳配方食谱做出来的药膳。

    尼玛!山寨!

    “呵呵,我知道霜姐是做药膳生意的,所以我才点了这里新推出的药膳宴。”金彪并没看出来阮清霜和徐云脸上的疑虑,继续道:“请,尝尝味道如何。”

    秦婉儿也没打算跟他们个混子头客气,直接把杞菊排骨转到自己面前,先给果果夹了两块,又给阮清霜夹了两块,转头看到果果把两快排骨转夹给仇妍之后,她又给果果夹了两快,然后自己也夹两块放在盘子里,一盘只有十块的杞菊排骨只剩下两块,秦婉儿直接转到徐云面前。

    这道菜是他们自己吃饭的时候徐云经常做的,也是备受好评的一道。

    徐云也没含糊,直接把剩下都放入自己盘子,根本没有给那人留一块的意思。

    五个人如同美食家似的开始品味,似乎都在寻找这味道跟徐云所做味道的不一样。阮清霜品尝之后惊奇发现,除了火候上略次于徐云,这道菜做的非常完美,配料绝对分毫不差,完全自己祖传药膳的味道。

    他们并没有和河东国际大酒店合作,而他们居然就搞到了自己的祖传配方,肯定有人泄漏了。

    不过徐云却并没有动什么声色,现在不是跟酒店理论这件事情的时候,等该处理的处理好,他自然会安排人调查这件事情。

    终于,金彪起身开始倒酒,没有人拒绝,但是也没有人会去喝,倒满了酒之后,金彪才开口。

    “霜姐,我们今天请你来,只是有件事情想要问问。”金彪说话的时候极为谨慎。

    武磊虽然不知道阮清霜什么势力,但是见金彪都如此紧张,也不得不提起心来,一脸认真的看着阮清霜。

    “问我?”阮清霜一愣。

    马平海却在这时候显得有些并不在意了,他突然起身抱歉道:“我去下洗手间,呵呵,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对于马平海的这一举动金彪和武磊都略显惊讶,这才说道正题他就离开,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金彪和武磊都清楚马平海是做人做事油滑的老油条,现在离开绝度是禁忌啊。

    但马平海并没有理会金彪的轻咳和武磊的眼神儿,毅然决然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金彪脸上有些尴尬,他不自然的看了看阮清霜,但是却没有在阮清霜脸上看出半分喜或怒的神情,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神态,根本对马平海的离开显得毫不在意。

    这一瞬间金彪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他怕了,因为他完全看不懂阮清霜内心世界。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阮清霜身边能留得住徐云和仇妍这种超级厉害的高手,原来她自身就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啊!

    其实阮清霜根本没有在意马平海做什么,原因很简单,她根本就没打算想什么。不是金彪看不透她,而是她就没有想什么能让金彪去揣摩的事情。

    “我也肚子有点不舒服。”徐云一皱眉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山寨的东西就是不能吃,没授权,吃起来不习惯。”

    仇妍听得出来徐云的意思,而秦婉儿和果果却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徐云再说什么。

    突然走了两人,金彪脸上当然无光,但他还是厚着脸皮坚持下来:“呵呵,霜姐,我们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扩张势力的想法?”

    阮清霜一脸茫然,她这个河东市南区大姐头可真不太懂道上的事情,完全被金彪说懵了。

    金彪和武磊看到阮清霜充满疑惑的表情,顿时心里被人攥了一下似的,甚至都屏住了呼吸。两人也瞬间打成了不用言语也能形成的默契,如果阮清霜说有打算,那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把矛头指向突然离开的马平海。

    秦婉儿很是无语,她当然清楚阮清霜根本就不是当**大姐的那块材料。但是她作为警察当然清楚这些大混子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些什么。

    见阮清霜实在说不上来,秦婉儿无奈开口:“你们把心放肚子里就行,清霜姐是不会扩张的。但你们也给我听清楚了,别让我抓住你们的小辫子……清霜姐不动你们,并不代表我们警察不动你们。”

    一听秦婉儿这话,金彪和武磊顿时放下了心一块巨石,对付警察他们早就熟门熟路,他们怕的不是警察,而是阮清霜这种比警察更可怕的异军突起。

    毕竟这年头混社会的被警察掀了还有条活路,但是被同道上的人端了,那绝对是死路一条。混的越大的人,摔下来的时候就摔的越很。

    “秦警官,我们都是守法公民,呵呵,咱做的都是正儿八经的买卖。”武磊笑着起身,然后拿起茶水壶给众人倒水,因为服务员都被阮清霜请出去了,她不习惯身后有人伺候的感觉。

    秦婉儿不屑武磊的马屁,向门口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徐云不会是掉进去了吧?还没来?”

    “呃……”果果无语,“婉儿姐姐,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说这么恶心的事情?”

    原本还没人觉得秦婉儿这话有什么,也被果果说的吃不下饭了,不过果果到不觉得有什么依然吃的不少,这里同样的药膳要比自己家店里贵二十倍,她当然不能浪费了。

    徐云出去可不是上厕所,他只是想知道马平海出去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马平海也的确没让徐云失望,躲进卫生间之后就拨通了一个电话:“凯爷,您让我找的人我找到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