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听的清清楚楚。

    马平海一口一个凯爷叫的比亲爹都亲,电话的心内容只有一个,就是他找到了照片上的人,女人和小孩都找到了。而且还下了保证,一定给他拖住场子,等待他前来。

    北胛区到市区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以一个高手的实力赶过来需要不了多少时间。

    徐云多少都会有些担心,若是他自己到无所谓,自己早晚都要面对赤蝎,不如今天就做个了结,但是今天他身边有太多顾虑,果果和阮清霜甚至秦婉儿在一流高手的面前毫无战斗力可言。

    身体并未完全恢复的仇妍或许只能勉强自保,想要保护人也几乎不可能。

    虽然徐云并未和赤蝎交过手,但是根据之前他便知道的事情来分析,赤蝎绝对是一个站在一流高手巅峰的家伙,他到底有没有突破也是未知的事情,万一赤蝎已经突破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那徐云也毫无胜算。

    徐云很清楚,现在必须让所有人离开,以赤蝎的行事作风,他不会顾忌会不会伤到无辜,万一真的在这里闹起来,徐云也担心会搞出太多冤魂。

    这该死的马平海!

    徐云重新回来,纵然现在情况万分火急,但他依然面如平湖:“吃好了没有?”

    “就差一点。”果果舔舔嘴唇道。

    徐云微微一笑,让果果继续吃,吃饱了咱再走也不迟。

    马平海挂了电话之后也回来,他的神情显然是比刚才要兴奋很多,有种极力克制的神采飞扬隐藏着。

    “呵呵,马书记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徐云微微一笑,心里有了打算,这人要先让秦婉儿给收拾了,以免以后惹麻烦:“说出来给大家开心一下吧。”

    马平海微微一怔,露出一脸牵强的微笑:“呵呵,我能有幸跟徐兄弟和霜姐共同吃饭,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徐云哦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刚才偷偷跟人通话,说你见到照片上的女人和小孩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仇妍脸上突然泛起寒冷的杀伐之息,从一开始第六感就告诉她这个人不对劲儿,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异常。一听到照片上的女人和小孩,仇妍瞬间就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马平海脸上哗然变色,他没想到自己跑去外面洗手间里的通话都被偷听了!

    徐云冷笑一声:“马书记,难道你不准备好好跟我解释解释吗?”

    所有人都听的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徐云在跟马平海讲什么。果果突然感到仇妍的杀气,急忙把盘子往前一推,对阮清霜道了一声:“妈妈,我吃饱了。”

    突然寒光闪现,仇妍手软剑龙渊直接劈下,硕大的桌面直接一分为二,轰的一声直接倒塌,什么盘子碗筷全都摔了一地。这剑气甚至连地板都被撕裂了一条缝隙。

    阮清霜和秦婉儿不明白仇妍为何突然发飙,赶紧抱起果果走到徐云身后。阮清霜心紧张的不得了,还以为这就是电影里演的**火拼呢。而秦婉儿隐约意识到仇妍的异常反映跟徐云对马平海的质问有关。

    武磊直接傻眼了,差点瘫坐在地上,他总算明白为何金彪都要做出让步了,这女人简直不是人,这么大的桌子他就算用斧头也一下劈不烂啊,用软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金彪早就知道仇妍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表现的并没有武磊那么惊诧,可是他不明白为何好好一顿饭就惹得他们发飙了,这势头可不妙啊……马平海到底搞了什么鬼!

    仇妍身上的杀伐之气毫不掩饰,全部袭向马平海。

    马平海被揭穿,刚才的确是差点被仇妍这一下吓破了胆子,但是慌张之后,他很快想到自己靠山的势力:“哼,我到要看看等凯爷来了你们还怎么嚣张!老子在地下世界是有靠山的!”

    “凯爷?”徐云微微一怔:“呵呵,你是说那个全国S级的通缉犯郝凯吗?怪不得警察找不到人,原来人被你藏起来了,呵呵,秦婉儿,你现在有线索了,保庇罪也不小吧?”

    秦婉儿原本是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想跟着参合他们的事情,但是一听徐云这话瞬间就提起了精神。

    “哼!你们知道郝凯是什么人吗!你们以为以你们这点本事能抓到他吗!”马平海横了起来,他见识过地下世界猛人的实力,所以才胸有成竹的样子。

    徐云不以为然冷笑一声,走到马平海耳边低声对他道:“地下世界鼎鼎大名的赤蝎我当然知道,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马平海浑身打了一个冷颤,难道这家伙也是地下世界里的人?

    秦婉儿呸了一声:“今天姑奶奶要不抓你就不姓秦!”

    “威胁到果果的人必须死!”仇妍眼突然露出一抹寒光,不等秦婉儿有所反应,她直接欺身向前,龙渊软剑如秋水般的剑身闪过众人视线,直接冲着马平海的心口就刺了下去!

    马平海怎么都没想到他们敢当着警察的面杀人,当场就面如死灰!金彪和武磊彻底懵了,这么多年他们什么没见过,但只这种阵势还真是第一次见!

    阮清霜心里一慌急忙捂住了果果的眼睛,而秦婉儿能做的只有厉声制止:“不要!”

    秦婉儿是警察,即便对方是包庇全国通缉犯的人,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犹豫不决之间,秦婉儿已经掏出了身上的配枪!如果仇妍敢当场杀人,她也决不姑息!

    然而仇妍刺出的软剑在即将刺入马平海心口窝的瞬间被徐云一脚踢开,马平海也被徐云直接单手拽到身后,彻底吓傻了的马平海犹如木偶人一般呆住了。

    “你别阻止我!”仇妍横剑对徐云怒斥一声。

    徐云不禁皱起眉头,他很清楚仇妍现在对任何会威胁到她和果果生命安全的人都决不姑息,只想除掉以绝后患。

    若是秦婉儿不在场他说不定也不会制止仇妍对一个败类下手,毕竟徐云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秦婉儿已经掏枪了!

    徐云了解秦婉儿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准许动用私刑的,如果仇妍今天杀了马平海,那这事儿就算没完了,结果只能是两种,要么仇妍被秦婉儿逮捕,要么秦婉儿被仇妍杀掉,两人绝对都不会让步的。

    马平海的命今天不能让仇妍处理,徐云的头脑还是非常清晰的。

    “仇妍,你的对手可不是这个人。”徐云的脸上也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玩世不恭和嘻嘻哈哈,冷峻的神情让仇妍感觉到一丝严肃。

    但仇妍毕竟不甘心,因为马平海把她和果果的身份暴露了,她和果果随时都会遭到赤蝎的攻击!若不杀掉马平海,难以卸掉仇妍心怒火。

    “仇妍,这个人我们警察会处理的!你把武器收起来!”秦婉儿也是够紧张的,仇妍在她意识里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看到秦婉儿的手枪,仇妍冷笑一声:“我的事情不用你们警察插手!”

    “你!”秦婉儿一咬嘴唇,真是气死她了!

    “仇妍,你可以不相信警察,但你至少相信我,相信我说的,这个人交给秦婉儿处理,她绝对不会让他逍遥法外。”徐云是唯一冷静的人:“马平海已经把我们在这里的消息告诉了赤蝎,这里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地方,我希望你能为大局考虑。”

    果果搞不懂大人的世界,但是她很清楚,仇妍所做一切只是为了她,而徐云所做一切是为了大家:“仇妍姐姐,我们听爸爸的好不好?”

    仇妍终于在果果开口之后收回了浑身凌厉的杀伐气息。

    “现在就走。”徐云马上做出决定。

    秦婉儿却又突然不肯了,她瞪着徐云问道:“你刚才的意思是说,那个人一会就要来到这里吗?”

    “秦婉儿,我只说一遍,那个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徐云当然知道秦婉儿的心思,她想守株待兔,直接借机逮捕通缉犯。

    可是她的想法太天真了,就算是一百个她也不可能威胁到赤蝎。

    “我马上调派人手,这是机会,我不会放过的!”秦婉儿有自己的坚持,她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徐云不得不临时做出决定,他突然身影一闪来到秦婉儿身前,不等秦婉儿反映过来,一记手刀砍在秦婉儿脖颈上,秦婉儿两眼一黑,嘴里含糊不清说出几个字就昏迷过去:“混蛋徐云……”

    说服一个执法无私,胸大无脑又没有什么社会阅历的正义女警,可比说服仇妍这种冷艳杀手要困难的多,徐云深知这一点,所以根本就没犹豫便打晕了秦婉儿。

    徐云直接把秦婉儿扛在肩膀上,然后指了指马平海对仇妍道:“带上他。”

    仇妍毫不犹豫一脚踢晕了马平海,拖死狗一样的把人拖在手。

    阮清霜虽然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该走了,毫不犹豫抱着果果大步踏出房间。仇妍紧跟在后走了出去。

    徐云离开之前,转头看了看惊呆了的金彪和武磊:“我们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了?现在两条路,一是跟着霜姐混,另一条路就是跟马平海一样。”

    金彪和武磊那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徐云和仇妍压倒性的战斗力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抗衡的能力,只能认了。

    “还有,不想死的就早点离开。”徐云说完便直接扛着秦婉儿迅速撤离河东国际饭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