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扛着肩膀上翘臀挺胸的长腿妞儿绝对惹人眼球,他来到停车场的时候阮清霜几人已经到了,徐云打开后备箱,仇妍直接把昏死过去的马平海扔了进去。

    “你开车,先送我和秦婉儿去趟公安局。”徐云一边把车钥匙递给仇妍,一边把被自己敲昏的秦婉儿塞进汽车后座。

    仇妍怔了一下,她知道赤蝎或许很快就到了,其实她挺希望现在和徐云联手,说不定能有取胜的机会。

    徐云看的出来仇妍的心思:“如果让赤蝎在这里撒野,会死人的。”

    最终仇妍还是选择了放弃,上车直接发动汽车走人。这辆奥迪驶出河东国际大饭店西门,和一个穿着黑色连帽上衣的男子擦肩而过……

    秦婉儿很快把徐云送到河东市公安局,一路的颠簸下秦婉儿也清醒过来。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发飙:“徐云!你个混蛋要怎样!你这么做和包庇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吗?”

    徐云一指车窗外的公安局大门:“你现在就可以进去说我包庇通缉犯,直接把我抓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今天你们出动警力去河东国际大饭店抓人,就一定会有无辜的人受牵连!秦婉儿,你是警察,你应该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到第一位。”

    “……”秦婉儿被徐云说的无话反驳。

    “婉儿姐姐,果果支持爸爸。”果果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她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阮清霜摸摸果果的脸蛋儿,她从未想过自己身边会发生这么多让她不敢相信的大事情,她承认自己心很慌张,但是有果果和徐云他们,她就觉得特别心安。

    徐云打开车门:“马平海就在后备箱。”

    阮清霜一脸认真道:“徐云,我相信你,你做事有你的道理。你跟我一起把马平海押进去。”

    “我会让他自己乖乖进去。”徐云点点头笑了笑,然后对仇妍道:“你们先回去。”

    仇妍什么也没说,等徐云和秦婉儿下车把马平海在后备箱拎出来之后,她直接开车离开,仇妍一点也不喜欢警察的味道。

    马平海早就在后面被颠的醒来,被拎出来之后,他大口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的情况后才傻眼了。

    “你们要干什么!”马平海惊慌道。

    “马平海,少在这里装蒜了。”徐云冷笑一声:“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秦婉儿去里面把事情交代清楚,要么,我给你上点私刑。”

    马平海声音颤抖:“徐云,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

    “哥做事从不后悔!”徐云直接起脚就是一记猛踹,直接把马平海踢得滚出去好几米:“老子今天倒要看看谁后悔。”

    马平海被踢出去起身就想跑,然而他才爬起来,徐云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随着一记势大力沉的巴掌,马平海整个人腾空飞起转了个圈,又重重摔在地上。

    徐云冷笑一声:“老子今天就告诉你谁才是管杀不管埋的恶人。”

    “哎……哎呦……”马平海痛苦**,连滚带爬的跑向秦婉儿身边:“杀人了!你是警察,你听见了,他要杀我!”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完全没事儿人似的:“我听见什么了?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听见。”

    马平海一愣,这什么意思?

    秦婉儿径直走向局里,根本没有半点理会身后事情的意思。

    徐云目露寒光,突然一阵真真切切的杀气直接袭向马平海:“对于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警察也懒得保护。”

    马平海浑身彻骨的打了一个冷颤,那种透彻心肺的恐惧感油然而升,无处不在的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突然马平海疯了一样向公安局内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我知道通缉犯郝凯的事情!我说!我什么都说!”

    几个值班警员闻言冲了出来,秦婉儿上前解释了几句,几个人迅速把马平海给铐上了。

    徐云不喜欢跟警察打交道,剩下的事情他就管不着了,那只毒蝎子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恐怕扑空之后也会另行隐匿了吧。

    秦婉儿恐怕要连夜审讯,徐云没有继续等她,直接返回药膳馆。

    徐云回来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何异常,强子和南城虎都在店里呢,见到徐云回来纷纷上前询问他仇妍怎么了,一身寒意,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得他们几个人连话都没敢说。

    “我也不知道。”徐云一耸肩膀:“行了,你们都回去吧。哦,对了,以后东区的金彪和西区的武磊都跟霜姐混了,至于北边的马平海嘛……嗯,估计他窝藏那么重要的通缉犯,怎么也要吃两年牢饭。”

    “……”众人皆惊。

    单洪宁打死也不敢想,这一顿饭吃完就把金彪和武磊都给拿下了?

    “哥,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强子也听不太明白。

    徐云懒得跟他们解释:“走吧走吧,打烊了!你们要是影响了妍姐的休息,我可保不住你们。”

    几个人一想到仇妍那冷若冰霜的样子,就忍不住浑身冒冷汗,赶紧起身离开。

    徐云关好店门之后才上楼去了,仇妍正坐房内陪着果果写作业呢,果果今天出奇的安静,乖的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本人。

    阮清霜见徐云回来,给他倒了杯水,开口问道:“徐云,我觉得仇妍今天有些不太对劲儿。”

    “嗯。”徐云点点头,淡淡的笑了笑:“这样吧,晚上你让她跟果果一个房间。”

    阮清霜愣了一下:“我怕果果会不乖。”

    “果果在她面前可比在你面前乖。”徐云心里明白,仇妍的反常是因为她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如今只能寸步不离的在果果身旁才会有安全感。或许冯千岁压在她身上的担子太重了一些。

    “那只能这样了。”阮清霜还有点不舍得,她都习惯了果果每天晚上闹着要听故事的调皮样子了。

    徐云见阮清霜精神有些不太好,便问道:“是不是还不舒服?要不我再帮你按摩下?”

    阮清霜脸上一红:“不用了,我没事儿了。”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徐云微微一笑:“到我房间吧,正好我有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阮清霜点点头,也对徐云道:“我也有事情跟你说。”

    两人到房间关了门,徐云先开口:“我们要说的可能是同一件事吧?”

    “药膳?”阮清霜秀眉蹙起。

    “嗯。”徐云点点头:“河东国际饭店为何会有你的药膳食谱,我记得没有跟他们有什么合作吧?”

    阮清霜也很是疑惑道:“是呀,之前单洪宁想过跟他们合作,但是他们老板拒绝了。”

    徐云苦笑一声:“看来他是想创自己的药膳,只不过也太山寨了……看来是有我们的厨师把药膳食谱传出去了。”

    阮清霜到也并不介意:“传出去就传出去吧,这也算发扬光大了。”

    “这可不行。”徐云一口否定:“发扬光大没问题,但是合作不肯做,背地里却玩儿这种见不得人的小手段就有些恶心了。”

    “那你要怎么样?”阮清霜一愣。

    “霜姐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徐云微微一笑道。

    果果似乎写完了作业,兴奋的哼歌跑出来,对徐云房间道:“妈妈,今天晚上我去婉儿姐姐房间,嘻嘻,你让爸爸陪你睡吧。”

    阮清霜脸上一红,急忙跑来开开门,看着果果一脸红润道:“果果,又胡说八道。”

    果果看到阮清霜之后非常惊讶,然后特别无奈的叹口气,瞅了眼房间里坐着的徐云:“爸爸,不是吧……你真是弱爆了,妈妈都进去那么久了,连衣衫都没不整的迹象,你让我怎么教你嘛,男人要主动一些。”

    看着果果一脸正儿八经的样子,阮清霜实在败了!这家伙到底是要闹哪样呀。

    徐云真想跳楼死了算了,他这么风华绝代的正经青年愣是被果果说成没用的废物男人,弱爆了有木有?

    “妈妈我们去洗澡吧。”果果毫无压力道:“我不喜欢跟仇妍姐姐一起洗澡,她不让我玩儿小黄鸭。”

    阮清霜无奈的点点头:“好了好了,妈妈陪你去,洗干净马上去睡觉,听见没有?”

    “嗯。”果果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石化的徐云:“爸爸,一起洗呗?如果你让果果玩小黄鸭的话,那就可以一起洗,不然的话你就跟仇妍姐姐一起洗吧。”

    徐云还能说啥?羡慕呗果果呗,想跟谁洗澡就跟谁洗澡……擦,徐云发誓,如果阮清霜和仇妍两人有一个愿意跟他一起洗澡,他可以一辈子泡澡不玩儿小黄鸭,下辈子不玩儿都可以……

    “乱说。”原本都回屋的仇妍直接出来一指头弹在果果脑门!她觉得有必要教训教训这家伙了,不然的话,她以后会经常躺着枪。

    “嘶……”果果疼的直咧嘴:“不说就不说吗,人家也是好心,一个人洗澡万一滑倒了肿么办,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嘛……”

    “还说?”仇妍再次扬起手。

    果果抱着脑袋赶紧跑进浴室了,阮清霜无奈的先去拿换洗的衣服,仇妍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徐云虽然一脸认同,但他却不敢说,人家果果说的没错,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还能互相搓搓背不是?怎么她们俩就不愿意跟他一起洗澡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