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阮清霜还是跟仇妍一起洗澡对徐云来说都是个梦想,阮清霜给果果洗过澡之后,果果就直接被仇妍带进房间强迫睡觉去,怕尴尬的阮清霜也急忙回房了,但最终果果还是为了听故事跑回了阮清霜的房间。

    虽然仇妍心里有些担心,但想想还是算了,或许果果在阮清霜身旁才能找到那种安详,因为这个女人真的跟果果母亲的性格好像好像。

    徐云安静的在床上完成了呼吸吐纳,然后把浴缸放满了热水,除了按摩之外这可是全身放松最好的办法了。大战即将来袭,不可能说一点都不紧张。

    毕竟徐云从未独立对付过这种一流高手,以前和兄弟们一起出的任务虽然比这还危险,但毕竟是团队作战,总有个照应,现在一个人面对还真有些棘手。

    热水让徐云浑身都进入放松状态,他很清楚扑空的赤蝎一定会嗅到他们的味道,找到他们是早晚的事情,以仇妍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是赤蝎的对手,就算再棘手,这事儿他也要硬抗下来。

    关上灯,全身放松的徐云舒舒服服的闭上眼睛,管他呢,反正自己一项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云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刚放松下来的神经被突然绷紧,但很快他就听到了熟悉的轻叹声……是秦婉儿回来了。

    没想到一个赤蝎就能让自己神经兮兮的,徐云无奈苦笑,看来是离开那里的日子太久了,好久没有闻过危险的味道,如今都觉得有些陌生了。

    秦婉儿和特别小组的人连夜审讯了马平海,马平海死活咬定自己和通缉犯郝凯没有关系,领导马上做出决定,武警特警连夜包围了马平海在九岩山的别墅,但是却完全没有发现郝凯的影子。

    因为没有抓到通缉犯也没有证据,马平海心里乐的,嚷嚷着没证据就放人,他还反咬一口要告秦婉儿冤枉他。见事情这样,局里也只能让秦婉儿先回家。

    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也只能把马平海给放了,毕竟马平海是市里比较有头有脸的人,背有街道书记的头衔,若是真的冤枉了他,也会对社会照成不必要的影响,所以陈巍才决定放人。

    秦婉儿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回来药膳坊,已经凌晨一点了,她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唉……心情郁闷,泡个澡吧,秦婉儿知道郁闷也没用,倒不如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努力。

    徐云躺在浴缸里,浴缸的水都已经凉了,他耐心的等着秦婉儿快点去睡觉,然后自己也能出浴了。

    但秦婉儿并没能如其所愿,居然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走了进来。

    躲在浴帘后面浴缸里的徐云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关灯了……或者刚才自己就应该出点声音?呃,现在出声是不是也不晚?

    就在徐云琢磨着要不要给秦婉儿点提示,秦婉儿就啪一声打开灯,然后轻轻关上门。

    透过浴帘,徐云隐隐约约看到了秦婉儿的婀娜身影,她轻声哼着因为爱情,直接脱掉了上衣……徐云原本这下彻底无声了,他知道若是秦婉儿现在发现他,肯定会宰了他。

    随即秦婉儿又脱掉了裤子……虽然徐云只能透过浴帘看到隐约的身影,但是依然被这画面刺激的血脉喷张,小心脏腾腾的跳啊。

    秦婉儿,你洗个脸刷个牙至于脱衣服吗?!徐云非常无语。

    等等!徐云突然恍然大悟,正常人洗脸刷牙当然不会脱衣服,难道秦婉儿不仅仅是要洗脸刷牙?!

    “哗——!”

    浴帘被人在外面一把拉开。

    我勒个擦!原来她是要洗澡呀!徐云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秦婉儿一身光洁坦荡荡的站在浴缸前,睁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盯着浴缸内同样光洁坦荡荡的徐云。

    秦婉儿严重怀疑自己因为这几天劳累而产生了幻觉,但是……她不想信自己会幻觉出这么一副画面呀!

    “嗨。”徐云一脸人畜无害笑容的打了个招呼:“我刚才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了……呃,你若洗澡的话,我让给你……”

    秦婉儿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一把拿过浴巾裹在自己身上,眼睛一闭,歇斯底里的声音就要喊出来了。

    然而就在秦婉儿喊出声的前一个瞬间,外面突然传来房门声,然后便是仇妍的一声怒斥:“谁!”

    一身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在走廊窗口处响起。

    秦婉儿一下就愣住了,满脸迷茫和惊恐之色。

    徐云当即皱起眉头:坏了!肯定是秦婉儿把赤蝎招来了……

    ……

    赤蝎确实是跟着秦婉儿找到了这个地方,他接了马平海电话的第一时间就是到河东国际饭店抓人,但他到的时候已经人走茶凉。

    还在现场的金彪谨慎问了一声他是不是来找马平海的,结果赤蝎直接一手险些把金彪给掐死,他只问了一句:“人去哪了。”

    金彪被强烈的死亡恐怖彻底击垮,忙说马平海被警察抓走了。

    赤蝎毫不犹豫直接追到公安局,他很清楚调查自己的事情一定有专案组,所以马平海一定在公安局里的专案组被审讯。他不在乎马平海是不是会出卖他,他只让马平海告诉他那个女人和小孩在哪。

    显然赤蝎并没有追上他们,但他一直隐匿在公安局附近,很快他就看到很多特警刑警集合之后出发而去,那时候赤蝎就知道这些人是去马平海家里抓自己了。

    这些事情赤蝎都不在乎,他只知道警察抓不到人早晚要把马平海放出来,他只要在马平海嘴里得到那个女人和孩子的消息就可以处死这个出卖他的家伙。

    赤蝎果然没有白等,秦婉儿出来的时候,门卫上值班的警员随口问了一句:“秦警官,马平海真是包庇通缉犯的人吗?”

    “没有证据。”秦婉儿无奈的笑了笑便转身打车离开。

    这一切都听在赤蝎的耳,但是赤蝎并没有轻举妄动,他只是在秦婉儿上车的一瞬间把一张暗红色的定位芯片弹入了那辆出租车。

    十几分钟之后马平海便失魂落魄的走出警局,满脸都是死里逃生的表情。原本马平海以为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他还没来得及打辆车就被人捂住嘴巴直接拖到了警局后的树林。

    马平海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赤蝎,哆哆嗦嗦叫了一声:“凯爷……”

    “你让我去饭店找你,你怎么自己跑到警局来喝茶了?”赤蝎一脸淡定的笑容。

    “凯爷!我什么都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说!”马平海紧张道:“你让我找的人我找到了!但是她们身边有警察,我给你打电话被发现了,所以才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赤蝎微微一笑:“我让你找的人跟警察在一起?”

    “对,一个女警察,姓秦!”马平海急忙到:“就是她把我带来的,害我不能看住那两个人,她刚离开警局,只要找到她就找到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

    马平海马上想起了刚才在警局门口听到的对话,打车离开的秦婉儿迅速映入他的脑海:“你说的那个女警察是不是穿了便装,蓝色牛仔裤和奶白色的T恤?身材还很火辣的样子,嘿嘿……”

    “对对,就是她!”马平海脸上总算是露出兴奋的笑容,他以为只要帮眼前的人找到他要找的人,自己就可以解脱了。

    赤蝎的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

    马平海彻底松了一口气:“凯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看,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是不是……”

    赤蝎点点头:“嗯,我不会再去你家了。”

    太好了!马平海领悟了什么叫做拨云见日的感觉,他总算脱离了苦海,再也不用受人控制了。

    “既然你没什么用了,那就死吧。”

    赤蝎的脸上平静轻松的笑容突然变的凛冽阴狠,不等马平海享受这种美好的感觉,他突然起身单手掐住了马平海的脖颈,马平海瞬间无法呼吸,满眼惊慌失色,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什么都做了还要死!

    咔嚓……

    骨断的声音在马平海脖颈处响起,他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人真的好脆弱。”赤蝎满脸悲痛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伪装,他似乎真的在为马平海的死而感到悲伤似的:“如果不是你打电话被人偷听到,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抓到了我要找的人,所以你必须死。”

    解决了马平海之后,赤蝎甚至连尸体都懒得处理,直接就转身离开,反正他身上也不止一条命案,也已经被全国通缉,所以他根本不在乎再多背一条命案。

    就算警察知道人是他杀的又怎么样?反正赤蝎已经决定今晚上找到狐尊和冯家小公主之后就直接连夜回苏杭,河东这地方他待够了,没什么意思,还满大街贴满了自己的通缉令,出门都要穿连帽衣的他真的很不爽。

    走出树林之后赤蝎便在口袋拿出一个手机似的东西,很快定位了刚才那辆出租车的位置,随即一抹银光闪过,以赤蝎的速度要追上一辆出租车并不算太难。

    所以在秦婉儿回到药膳馆之后,赤蝎也出现在了药膳馆的楼下。

    赤蝎冷笑一声,心感慨道:“这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藏身之处,不愧是仇妍,怪不得冯千岁如此器重你,老大也如此想得到你的加入。”

    就在赤蝎起身跃入药膳馆二楼走廊窗台的瞬间,仇妍也毫不犹豫在房间冲了出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