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回来的时候万分警惕下的仇妍已经醒来了,紧跟着那几乎没有声音的脚步落地才是让仇妍惊起的原因。赤蝎的出现徐云一点都没听到,恐怕也是因为面前光洁如雪的秦婉儿分了心。

    “呵呵,没想到事情过去那么久了,狐尊还能这么尽心尽责。”赤蝎微微一笑,淡淡道:“我真羡慕冯千岁能有你做帮手。”

    仇妍怒斥前方黑暗那个赤蝎隐约的身影,虽然她今晚就确定赤蝎早晚会找到这里,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么快!

    赤蝎继续道:“谁都没想到你了绝掌还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青鬼老大现在对你是情有独钟,只要你肯归顺,我相信他不会为难你。你杀了宫幽人的事情我们也绝对不会追究。”

    “你做梦!”仇妍全身紧绷,她的目光一丝都不敢轻易离开赤蝎,即便是同归于尽,她也绝对不会退让半步。

    赤蝎虽然面色轻松,但身体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他很清楚即便仇妍受了伤,但依然还是一流高手:“狐尊,我该说的都说了,如果你不识抬举,也就别怪我赤蝎不留情面。”

    仇妍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话音刚落,仇妍手出现一抹银光,软剑龙渊如同爆射的箭矢直击赤蝎面门!赤蝎早已准备好仇妍的攻击,他突然后跳,直接踏在走廊窗台,阴冷的笑了一声便突然向后翻出,整个人轻盈落地。

    赤蝎刚落地,仇妍也已经在窗户跃了出来,她不想跟赤蝎在房间动手,她怕伤及旁人。

    “狐尊,你确定要动手?”赤蝎冷冷笑着,刚才仇妍闪电一击的确给了他一些震惊,毕竟青鬼亲口说过她了绝掌,为什么她还能有如此快的动作?

    仇妍的伤已经在徐云九转还魂丹的照顾下好了很多,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清楚,虽然不能说痊愈,但最少恢复了九成的功力。

    “冯千岁的账我会慢慢跟你们算。”仇妍的身体内磅礴杀气突然爆发,前几日宫幽那几只小虾来的时候她根本无法发力,而现在不同了。

    赤蝎心一怔,这哪里像是一个了绝掌的人?怪不得那个家伙会栽在这里!

    软剑龙渊在夜色若隐若现,蕴涵了仇妍凛冽杀气的龙渊也变的寒气逼人,仇妍的身上如同披上了一层恶魔的外衣。这才是地下世界一流高手的势力!

    “哼。”赤蝎收起笑脸,一双寒眸极为凌厉,如光如电:“既然你那么不配合,那我也就没办法了……”

    两个一流高手突然出手,气势犹如黄河之水天上瀑下!

    仇妍手软剑好似银蛇出洞,招招刺向赤蝎要害,剑芒留下的印记犹如抽象派的画作。赤蝎灵敏的躲避,虽然看似惊险,但却没有一剑刺。

    突然赤蝎腾空后翻出去,双手突然展臂,两道寒芒直接在手飞出!仇妍脸色一惊,连忙后撤数步,手龙渊软剑格挡在身前。赤蝎的暗器直接击仇妍剑身,啪的一声迸出电光火花。

    仇妍脸色一变,是蝎尾针!

    这是赤蝎在地下世界成名的暗器,经过四十九天的喂毒才能使得毒液彻底浸透毒针,这种毒针的毒性非同小可,粘上皮肤就能让人生不如死,被刺破肌肤更是足以毙命,倘若被毒针刺入身体就基本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狐尊,既然你不识抬举,我也没必要跟你客气下去。”赤蝎声音阴冷,犹如地狱里传来:“你真以为青鬼看上了你的能力,我就不敢杀你吗?”

    虽然刚才交手短暂,但仇妍很清楚自己绝非赤蝎对手,她刚才已经竭尽全力了,却无法伤到赤蝎半分,而赤蝎随手甩出了两根蝎尾针就直接逼退了自己的全力进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仇妍在想如何才能克制赤蝎喂有剧毒的蝎尾针时,赤蝎突然发动了全面的攻击!他可怕之处便是他的右腿,这才是真正发动蝎尾针的地方!

    赤蝎腾空跃起,伴随着几道寒芒飞出,整个人也泰山压顶一般扑下来!

    仇妍心暗惊,迅速舞动手龙渊,数道电光闪现,清脆凌乱的钢铁碰撞之声让她不知道自己用剑挡住了多少根蝎尾针,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法拦阻的毒针擦着仇妍耳边凛冽而过!

    心急之下仇妍迅速左侧一步闪避其余没有被自己挡住的蝎尾针。她很清楚以自己的能力,恐怕即便痊愈也很难保证躲过所有蝎尾针的攻击!这种毒针实在太细小,速度实在太快!

    面对蝎尾针这种危险的暗器这可如何是好!

    突然仇妍左肩传来剧痛!只顾着躲避蝎尾针的她被赤蝎蕴涵内力的右掌击,整个人岔了一口气息,迅速后撤几步,经脉有些错乱的仇妍口一甜,涌上一口气血。

    “哼哼……”赤蝎得意的笑声响起:“所有人都知道我赤蝎的蝎尾针阴毒无比,被击的人非死即伤,但是都忽略了我赤蝎其他的功夫吧?哈哈哈,狐尊,其实我的掌法拳法也并不弱。”

    仇妍的确没有想到以暗器见长的赤蝎会有如此凌厉掌法,心暗自后悔,但现在一切都晚了。她硬撑下去绝对挡不住赤蝎二十招。

    “但是你现在知道也没用了,因为你马上就会变成一个死人!”赤蝎突然再次欺身逼来,拳掌夹杂风声直接袭向仇妍面门。

    仇妍强压下一口气血,连连后撤避让,手软剑龙渊也迅速挥舞,虽然处于下风但仇妍仍然没有放弃攻击。

    但赤蝎的攻势却犹如潮水一般越来越猛烈,每次赤蝎右脚抬起都会伴随着数道蝎尾针飞出,仇妍最终只剩下应接不暇的躲避,却仍然有毒针擦破了她的肌肤。

    这时候仇妍已经没有功夫去想自己的生死,她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但她在乎果果的命运……

    轰——!为躲毒针,仇妍胸口再一掌,整个急速后退,脚印在地上画出一道暗痕。仇妍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去,一旦自己倒地就会变成赤蝎的针靶,她直接会被蝎尾针射成骰子!

    仇妍脑海只闪过一个念头:徐云!!!你到底在做什么!?!

    仇妍近乎是用尽全力再次躲过十几只蝎尾针,紧跟着身体又一拳,她手一松,龙渊软剑直接哐当落地!这次她真的撑不住了,一口气血涌上心头直接吐出。

    习武之人都明白,一旦无法压住这口气血,便将会一败涂地。

    仇妍的身体已经被蝎尾针划破了不知道多少道伤痕,毒气也已经开始侵入身体,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非常人所能做到,终于仇妍腿下一软,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了。

    赤蝎冷笑一声:“原来暴力狐尊不过如此,哼,看你在地下世界也算一号人物,今天我就给你个痛快……”

    说着,赤蝎突然腾空跃起,整个人翻腾一周,突然高举右腿一声喝道:“银针密布!”

    仇妍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她很清楚赤蝎这一招下来自己会被蝎尾毒针直接穿成骰子。死就死了,仇妍只希望果果能躲过这次浩劫:徐云,我相信你……

    ……

    徐云光溜溜的愣在浴池,看着刚才跟自己“撞衫”,裹上了浴巾的秦婉儿,一头冷汗:“能把衣服给我吗?”

    秦婉儿眼神杀气腾腾:“……”

    “呃,只给我裤子也成。”徐云再次试探道。

    “……”秦婉儿依然瞪着徐云。

    “内裤总成吧?”徐云都快哭了,他总不能光着起身吧?

    秦婉儿咬牙切齿道:“徐云,你个变态!我……我绝对饶不了你!”

    “咱这事儿能明天再算账吗?”徐云无语道:“外面有‘客’到,而且是你现在做梦都想抓到的那个通缉犯。”

    什么?!秦婉儿刚才还恨的不得了的眼神儿顿时恍了一下。

    徐云一脸认真道:“我发誓,绝对没猜错。”

    那人为什么会来这里找仇妍的麻烦?秦婉儿脸上写满了疑问,而且徐云为何如此肯定?

    “那个,你先给我裤子好不好?”徐云再次提出要求:“要是你不愿意给,就别一直盯着人家看成不?人家也会害羞啊。”

    我呸!你当是姑奶奶愿意看你吗!?秦婉儿险些吐血,赶紧扭过头去,该死的徐云!不管怎么样秦婉儿也决定回去穿了衣服看看外面来的到底是何人!

    不管是不是那S级的通缉犯,秦婉儿也绝不会放过这种大半夜偷溜进人家家里的贼!而且她也想借这次机会弄明白仇妍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那么多仇家。

    秦婉儿前脚走出去,徐云马上就帅哥出浴,他已经没时间擦身体了,直接拿过裤子套在身上就冲了出去。赤蝎有多危险徐云很清楚,重伤还未痊愈的仇妍有多危险他也很清楚。

    就在赤蝎一招银针密布即将袭向仇妍的瞬间,徐云闪电般跃出窗台,拳头狭着一股凛冽寒气鹰撮霆击的砸在了赤蝎的右腿上!

    轰——!

    赤蝎被轰出去数米开外,身体重重撞在了路边粗壮的柳树上,一人都难以环抱的粗壮柳树轰然而倒!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