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蝎蹲坐在那连根拔起轰然倒地的柳树前,脸色阴沉,刚才他右脚即将能把仇妍射成刺猬的百支蝎尾针全部偏到不知何处。

    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赤蝎心疑惑万千,刚才那一拳内力深厚绝非一般的一流高手,显然在一流高手的层次里已然登峰造极,是一流高手的顶尖高手。

    这时候赤蝎才明白为何仇妍了青鬼的绝掌还能活下来,这时候他才恍然大悟为何苍鹰宫幽他们几人会死的毫无声息,原来这小小河东市的药膳馆里居然隐匿了如此高手。

    显然仇妍的伤能治愈也跟这个人有关联。

    已经做好面对死亡准备的仇妍已经闭上了眼睛,听到柳树巨大倒地声音之后她猛的睁开眼睛,心一凌,徐云果然还是站了出来。

    徐云脚蹬拖鞋赤手空拳站在赤蝎和仇妍两人间,头发上没来得及擦干的水珠滴滴嗒嗒,身上的水渍也很快就把临时套上的沙滩裤给浸湿了,但徐云的目光却很坚定,凛冽的盯着蹲坐在树根处的赤蝎,丝毫没有因为刚才一击得手而放松半分警惕。

    赤蝎突然把衣服上的连体冒在头上拉了下来,月光映的一头暗红发色露出一抹诡异,双目闪过毒辣阴狠之色,显然是被激怒了。

    “赤蝎,这个名字还真是如雷贯耳,五年前杀了西北狼王,震惊地下世界,年前投入青鬼麾下,成为青鬼门下第一高手,地下世界已经有十余名一流高手丧命于你的蝎尾针下,还惹下惊骇全国的越狱案,硬是在警方手里把重犯救出。”徐云冷笑一声,这只毒蝎子的传闻他还是听说过不少。

    蹲坐在地上的赤蝎突然站起身来:“你知道的事情还挺多。”

    显然仇妍对徐云能说出这番话而感到惊讶。

    “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知道的越多,就死的越早……”赤蝎的杀气蕴涵一股恶煞之息,瞬间在体内爆发而出,如万马奔腾之势袭向徐云。

    徐云在几乎同一时间也爆发出了充满戾气的杀意,更如排山倒海般迎向赤蝎那充满煞息的杀气。两人龙骧豹变似乎惊动了天地,一抹乌云盖过原本就微弱的月光,整个药膳馆前陷入黑暗之。

    嗖嗖嗖!

    悄无声息的几道蝎尾针在黑暗夹带凌厉风声直接袭向徐云面门。

    徐云脚下凌波顿起,神鬼莫测的凭借风声躲过赤蝎的暗器,转身对仇妍厉声喊道:“回房间里!”

    以仇妍现在的状况想要再躲开赤蝎急速射出的暗器显然不太可能,全力备战的徐云是没有更多精力去保护仇妍的。

    虽然仇妍也是堂堂地下世界的暴力狐尊,但是以她现在的状态,离开战场是对徐云最大的帮助,留下来只会是徐云的拖油瓶。

    仇妍明白徐云的意思,所以完全没有浪费时间,整个人腾空一跃,直接跳回药膳馆二楼窗台回到室内。

    赤蝎哪肯放过刚才就被自己逼入绝境的仇妍,一挥手,数道寒芒也紧跟仇妍飞向二楼窗台。

    穿好衣服冲出房间的秦婉儿刚好看到仇妍飞身上楼的一幕,她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简直怀疑自己花眼了,秦婉儿快步跑到仇妍身边想要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趴下!”仇妍双脚刚刚落地就按着跑来的秦婉儿趴在地上。

    一阵噼啪声响,二楼走廊的窗户哗一声就粉碎了!可想而知赤蝎手蝎尾针的力道到底有多么大,用针能击碎玻璃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秦婉儿一脸惊诧,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赤蝎,你的对手是我,欺负女人算什么爷们儿?”徐云的声音在窗外传来:“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想完成,就先杀了我。”

    随后赤蝎阴冷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好啊,那就让我见识见识狐尊的靠山到底有多厉害!”

    ……

    秦婉儿瞪大了眼睛对仇妍道:“徐云什么时候下去的?”

    仇妍脸色青白,刚想开口却哇的吐了一口血水。

    “你怎么了!”这下可把秦婉儿给吓坏了,秦婉儿可没见过这阵势。

    仇妍这才感觉到右胸处的刺痛,她心一惊,自己果然还是被蝎尾针直接穿进了体内,看来自己这次是难逃一劫了。

    徐云,剩下的一切就全靠你了……仇妍没有任何可以相信的人,她只希望徐云能撑住,然后带果果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婉儿……”仇妍第一次开口喊出了秦婉儿的名字。

    秦婉儿一怔,还真有些不习惯:“你到底是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

    仇妍抓住秦婉儿的手:“没有用的,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帮我……”

    “你要我干什么你说,能帮你的我一定帮!”秦婉儿点点头,她现在觉得只有送仇妍去医院才算帮她。

    “我房间的抽屉里有个卡包……明天帮我把里面的卡给果果,密码是她的生日……谢谢你……”仇妍越来越虚弱了,浸泡了四十九天毒液的蝎尾针果然毒性非同凡响,很快就侵入了仇妍的心肺。

    秦婉儿眼神瞬间呆滞下来:“你说什么?这……你自己给她不就好了?”

    仇妍第一次露出这种坦然的笑容:“我怕是熬不过明天了,婉儿,请你一定帮我……帮我告诉徐云,照顾好果果……最好带她远走高飞……这里,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守护不住的……”

    秦婉儿真的被吓到了:“你到底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呀,仇妍,你别吓我好不好?你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你别这样吓我呀!不开玩笑行吗,你别骗我了,我胆子很小的。”

    “我没骗你……”仇妍强忍着一口再次涌上来的气血:“答应我!”

    “我答应你什么呀!我不会让你死的!”秦婉儿使劲儿的摇着头,虽然说仇妍一直以来对她都不冷不热,她也一直对仇妍心存顾忌,但是毕竟一起生活了好多天,多少也是有感情的呀。

    仇妍忍不住,哇的又吐了一口鲜血,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开口说话了。

    秦婉儿傻眼了,她疯了一样爬到窗口想要喊徐云帮忙,眼前一幕却让她彻底震惊。

    她一眼就认出和徐云对峙的确实是通缉令上的男人,两人对峙如千军万马之势。

    徐云每次出拳都气势磅礴雷霆万钧,而赤蝎也绝非在徐云之下,两人瞬间互拆了十几招,两拳相击,纷纷后撤出几步!

    呼……呼……徐云依然进来平静自己呼吸,暗调整着自己的经脉气血和心境,和赤蝎交手的过程他一直都是心无旁骛,半分没敢走神,却没想到依然只能算个平手。

    赤蝎一脸惊讶的看眼眼前的人,他并没有轻视徐云,毕竟徐云在他想结束仇妍生命的瞬间将他轰飞,绝对是个一流高手。但是赤蝎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的功力居然比仇妍高出不少,至少他一点便宜都没沾到。

    两人都平静了下来,徐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赤蝎整个人突然俯在地上,右腿后翘,犹如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毒蝎子,他完全让自己进入了攻击状态。徐云很清楚的知道这才是赤蝎的可怕,他右腿发出的蝎尾针的威力在速度和力度方面都要远远高于双手发出的。

    见到赤蝎的这个状态,徐云不敢有半分怠慢,果然不出所料,赤蝎的身体在地上蜷缩一团后突然炸开,密密麻麻犹如暴雨般疯狂射向徐云!

    徐云大惊,这种天罗地网的攻击实在可怕,他身影一闪躲到路边柳树之后,纵然是脚下步伐精妙,依然被几道蝎尾针划破了右臂的肌肤。

    那种非同一般的刺痛让徐云清楚的意识到这蝎尾针的毒性到底有多厉害,这家伙实在是个棘手的货啊!

    赤蝎冷笑一声:“你能逃得过我的银针密布我很吃惊,但我也告诉你,从未有人逃得过我这招暴雨梨花!”

    “赤蝎,这么好听的名字被你拿去用,实在是玷污了吧?”徐云在柳树后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蝎尾针能用!”

    “哈哈哈!”赤蝎仰天长笑一声:“那我就告诉你,蝎尾针细如发丝,我身上带有上亿根,现在只不过才用了九牛一毛而已,想用耗尽我蝎尾针的办法取胜?哈哈哈,简直是白日做梦!”

    上亿根?我擦!你他妈是卖针的吗?!徐云差点就要破口大骂出来,这家伙可真够孙子的!

    徐云倒抽一口凉气,看来自己不多点付出今天就栽到这货手里了,他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人字拖,打架穿这东西实在太吃亏,不跟脚呀。

    赤蝎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颗徐云藏身的柳树,只要徐云出来,他再一次暴雨梨花一定能把他射成刺猬!

    突然两道白光出现,赤蝎右腿毫不犹豫扫射出去,密密麻麻的蝎尾针硬是把两只夹脚拖鞋死死的钉在了树上!

    徐云突然在树顶一跃而下,直接一脚狠狠踹向附在地上的赤蝎,赤蝎大吃一惊迅速翻身躲避,但还是晚了一步,徐云的重脚毫不留情砸在了赤蝎左胸口。

    但与此同时赤蝎也没客气,几道寒芒直接射向徐云面门,徐云迅速侧身闪避,也被赤蝎的重掌击了后心!

    两人再次纷纷后退几步,赤蝎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脓血。

    徐云显然也没占到便宜,虽然强忍,但嘴角依然流出一丝没有忍住涌上来的气血。

    秦婉儿在楼上看的心惊胆颤,双腿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变态战斗,怪不得徐云之前一再跟自己强调不要招惹这个通缉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