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果果就看到了药膳馆外歪倒的两株大树,顿时忍不住惊呼一声,直接把几乎一夜未眠的徐云给吓懵了,徐云跑出去发现没啥大事儿才算是松一口气。

    “妈妈,昨天刮大风了?”果果一脸疑惑的问道。

    阮清霜也是一脸惊讶,她摇了摇头,没听到昨晚上起风啊?

    “那总不能是光头强来这里伐木了吧?”果果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莫非果果又做梦了?”

    阮清霜昨晚上隐约听到一些声音,但完全没有在意,由于药膳馆白天过于忙碌,所以阮清霜这段时间晚上入睡都是非常快,睡眠也非常沉。

    果果则是因为昨晚上睡的有些晚,所以困到了极限,才导致外面那么大的声音也没吵醒她。

    徐云真是佩服果果的想象力:“没有刮风也没有光头强。”

    “那我打电话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阮清霜微微一笑:“仇妍还没起床吗,果果该去上课了。”

    “呃。”徐云一怔,看了看仇妍的房间。

    仇妍几乎同一时刻在房间走了出来,她的脸色比昨晚的惨白好了很多,看样子万毒膏配合徐云的真气逼毒还是非常有效的。

    显然昨天的事情让仇妍不知道如何面对徐云,她也没想到一出门就和徐云对上了眼,瞬间觉得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昨天徐云直接撕破了她的衣服,而且还亲手给她上药,仇妍有些被蝎尾针划破的地方都是女孩子家比较隐秘的地方,被徐云那样看光摸光当然会觉得难为情。

    就算仇妍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暴力狐尊,说到底也是女儿身啊。

    “啊~啊~”秦婉儿张大嘴巴打着哈欠在仇妍身后出现,昨晚一宿没睡好,牢骚了一句:“累死了,一晚上都没睡好。”

    果果瞪大眼睛看着仇妍,突然小手捂住嘴巴,惊讶的看向秦婉儿:“难道……你们搞蕾丝边?”

    仇妍差点被气到翻白眼,徐云噗一声就笑了出声。

    “你才是蕾丝边!”秦婉儿直接过去扭起果果的耳朵:“小东西,你若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削你。”

    “不敢啦,婉儿姐姐我错了。”果果赶紧求饶道。

    阮清霜一脸困惑的看了看徐云;“什么是蕾丝边?”

    “呃……”徐云一脸黑线:“应该是和好基友是一个道理吧?”

    “解释你妹呀!都把清霜姐给教坏了!”秦婉儿回头怒瞪徐云,无意间看到墙上时钟,又捏了捏果果粉嫩的小脸蛋:“小东西,等我下班回来再收拾你!”

    仇妍虽然基本恢复了,但身体还是稍微有些虚弱,她昨天已经听秦婉儿说了赤蝎被救走的事情,稍有尴尬道:“徐云,今天你帮我去送果果吧。”

    “好。”徐云答应的干净痛快,他知道仇妍一定清楚她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许她还需要些时间调理,毕竟昨天她是被赤蝎这种一流高手所伤,万一路上遇到什么情况很难保证果果的安全。

    “嘿,爸爸,这可是你勾引苏老师的好机会。”果果眉毛很有含义的挑了挑。

    阮清霜瞪眼道:“你在学校乖乖学习,别给苏老师惹麻烦。”

    果果吐了吐舌头:“妈妈吃啥醋哦,干脆结婚呗。”

    阮清霜彻底无语。

    “走!上学去。”徐云直接一把抱起果果就下楼:“可惜干爹的车废了,不然就不用挤公车了。”

    果果干笑两声,心道:幸亏那辆富康废掉了,坐那车出去肯定又要丢人了……

    河东市国际双语学校可是江山省最著名的学校了,去送学生的家长起码也开辆凯美瑞呀,哪有开那种淘汰已久神龙富康的。

    各就各位,阮清霜和仇妍留在药膳馆,秦婉儿直奔警局,徐云单手环抱着果果直接上公交车就离开。

    人若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徐云也算第一次送果果去学校,先不说这公交车上又热又挤让人崩溃,而且还嘣一声撂在半路了。

    司机下车看了看便回来道:“这车起不来了,咱都下去吧,我给公司打电话让下一辆来这里接一下,等个十几分钟的事儿。”

    顿时满车的乘客怨声载道。

    “我擦,不会吧?”徐云皱了皱眉头,若是在这里等十几分钟果果可就迟到了。

    看着一车沮丧的人都开始下车,果果大眼一眨:“爸爸,咱也下吧。打个车呗?”

    “听你的。”徐云也只能这样了,他总不能抱着果果玩儿百米狂飙吧。

    早高峰都是上下班的人,这公交车一坏,打车的人也挤成了团。只要是空车往路边一停,那绝对是蜂拥而上的阵势。

    虽然每次徐云都能凭借优异的身体素质挤开那些抠脚大汉,但总是在开门的时候出现一个个可怜的妹子对他道:“帅哥,帮帮忙好不好?让我先打吧,我公司有急事。”

    徐云虽算不上什么绅士,那也不好意思跟那些穿着高跟鞋和齐臀裙的白领小姑娘抢车呀,反正觉得自己下一辆一定能抢到,所以也就让了。

    可这一让就让了四、五个妹子,别说那些每次抢不过徐云的抠脚大汉无语了,就连果果都无语了。

    “爸爸,你若是再怜香惜玉的话,恐怕我可就真迟到了。”果果被徐云抱在怀里,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小手一摊。

    徐云咧嘴一笑:“嘿,下辆一定是我们的。”

    结果……

    “帅哥,人家若迟到的话,公司就会开除人家的……”

    我擦,这么漂亮的妹子刚才怎么没早点跟自己说?!

    算了,好人做到底吧,徐云的立场再次垮台。

    果果一脸黑线,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让爸爸送她,若是仇妍姐姐来,连车都不用拦,肯定有那些抠脚大叔们抢先拦下后对她们说:美女,要不你先走?

    就在果果做好了迟到心理准备的时候,一辆红色的高尔夫漂亮的停在两人面前。

    徐云眉头一皱,心道莫非是赤蝎一伙的要绑架他们?

    车窗落下,一张秀美漂亮的脸蛋带着硕大的蛤蟆镜,微微一笑露出一拍洁白整洁的牙齿:“怎么是你们?”

    “苏老师!”果果顿时喜出望外:“刚才公车坏了,我爸爸拦住的出租车都让给其她美女姐姐了,呃,苏老师,我们可不可以……”

    “上车!”苏小冉纤细白皙的美手一挥。

    哎,这下终于是不会迟到了,果果总算松了一口气。

    徐云也没客气,直接拉开后门把果果塞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苏老师,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苏小冉微微一笑:“千万别跟我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其实苏小冉对徐云挺有好感的,因为她在秦婉儿口听到过阮清霜和果果的事情,徐云一个长相也挺英俊的青年能在她们困难的时候伸手帮一把,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拥有的美德。

    即便是后来果果说她这爸爸肯定是觊觎妈妈的美貌才这么做,但苏小冉却仍然觉得,一个人能为不相识的人出手得罪当时恶名昭著的四狼帮,都是一件非常有勇气的行为。

    男人的勇气是吸引女人的巨大武器,当然,这种勇气可不是那种所谓的脾气大,而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顾忌得罪恶势力的霸气。

    苏小冉驾车离开,路边那几个一直再跟徐云抢出租的抠脚大汉心好一阵羡慕嫉妒恨。

    果果在车上嘿嘿偷笑,被老师亲自带着去学校,那可是相当有面子,最好下车的时候能碰到同学小伙伴们。

    但果果没得意多久,就因苏小冉的一脚急刹车而拍在了前排座椅上。

    “呃……那个,不好意思,我刚拿驾照没多久,汽车昨天才上的牌子,今天算是我第一次上路。”苏小冉一脸愧疚道,刚才前面的车因为红灯刹车,脑子因为徐云有些走神的苏小冉反映有些慢,所以才把刹车踩的那么重。

    果果后背直冒冷汗,怪不得之前没见苏小冉开车去过学校:“苏老师,你不会是马路杀手吧……”

    苏小冉不好意思的笑了:“嘿嘿,我开慢点,应该没事儿吧。”

    果果一翻白眼,完蛋了,这下肯定迟到了:“爸爸,你去副驾驶座好不好?”

    “嗯。”徐云也没含糊,他可不希望第一次送果果上学就迟到,直接在路上就开门下车,迅速钻入副驾驶座,对苏小冉道:“放心大胆的开。”

    苏小冉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有些紧张,或许是自己一直觉得好奇的男人突然坐的距离自己太近了的缘故吧。

    徐云极力让自己的笑容更加具有雄性的魅力,苏小冉虽然漂亮没有阮清霜精致,身材没有秦婉儿霸气,气质也没有仇妍高贵,但她在综合方面却绝不弱于人,而且那种亲切感实在让人难以抵御,不愧是小学老师。

    两人四目相对,居然还谁都没有首先撤回目光。

    “咳!”果果终于咳了一声,这俩人还真是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苏老师,绿灯了哦。”

    苏小冉这才猛然回过神儿来,脸上都不知不觉的泛起了红晕。

    果果又提醒了一下徐云:“爸爸,我让你去前面可是为了让你保证我的安全,你可别只顾着看苏老师哦……”

    被一个孩子说,徐云多少都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不过这绝对不是妨碍他看美女的理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