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这个背心裤衩外加夹脚拖鞋的家伙坐在苏小冉身边,就已经让柳天翼非常不爽了,这家伙现在居然还敢开口讽刺自己?简直可笑!

    柳天翼上下打量着徐云,他发誓他一根鞋带都比他全身上下的价值都贵不知道多少倍。就凭他,有什么资格坐在苏小冉的旁边,柳天翼对徐云脸上可没有什么高雅的微笑:“你谁啊?我跟小冉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苏小冉脸色微微一变,柳天翼是年轻老师最有背景的一个,而且据传言他家可不只是有一点点钱的那种,他的车就、四辆,便宜的也都价值五、六十万。

    因此柳天翼在学校老师也比较张扬无畏,大部分老师也都碍于他的背景对他高看一眼,所以他整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感觉。

    苏小冉绝对是河东国际双语学校的校花,全市都数得上的美女老师。

    柳天翼自然觉得他们郎“财”女貌,天生一对,因此就没停止过对苏小冉的追求。只不过苏小冉的回应比较明显,就是她不喜欢柳天翼这一类型的高富帅,她不是那种天天幻想嫁入豪门的女孩,也不是那种为了奢侈品就随便献身的女孩。

    徐云被柳天翼呛了一句并没有说话,霜姐出门就嘱咐果果别在学校给苏老师惹麻烦,若是他忍不住给这装逼货一巴掌,那给苏老师找麻烦的就不是妖孽女儿,而是妖孽爹了。

    柳天翼见徐云没有任何还口的意思,哼的冷笑一声,心道:就他妈是个废物,还想跟老子抢女人?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内心险恶的柳天翼表面上可温柔死个人:“小冉,我就是想以朋友和同事的身份教你开车,真没别的意思。”

    苏小冉已经懒得再强调要他叫自己苏老师:“柳老师,我谢谢你的好意,你也看到了,我有教练了。就不需要麻烦你了。”

    “他?”柳天翼不屑的看向徐云:“他算哪门子的教练?动动嘴皮子能说出个什么?看见前车后保险杠上沿,车距大约为一米?这些死板的东西有什么用?”

    苏小冉却并不认同柳天翼的话:“我觉得有用就可以,这是我选择的学习方式。”

    说完,苏小冉对徐云道:“徐教练,你可以继续讲了,我会认真记笔记的。”

    徐云无所谓:“成,那我继续,呃……左后视镜看到后轮盖罩间相对地面就是车尾位置……”

    “你讲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柳天翼直接打断徐云的话,毫不客气的问道:“你有车吗?”

    徐云老实回答:“没有。”

    柳天翼听了一脸鄙视:“你连车都没有,你凭什么教小冉开车?你开过车吗?开过保时捷吗?开过奔驰吗?开过宝马吗?”

    “没有。”徐云摇摇头。

    柳天翼真怀疑这家伙怎么能厚颜无耻的回答自己,继续咄咄逼问道:“那你听说过什么是法拉利,什么是玛莎拉蒂吗?见过宾利慕尚吗?见过劳斯莱斯幻影吗?”

    “这倒是听说过,只是没见过。”徐云依然老实回答。

    柳天翼切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这种土鳖肯定没见过,柳天翼得意洋洋道:“我告诉你,我开过的车比你认识的车都多!你凭什么教小冉开车?你开过什么车?”

    徐云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开过轻型坦克,开过步兵装甲车,开过水陆两栖运输车,也开过红外激光侦查雷达车,这些算不?”

    苏小冉瞪大眼睛看着徐云,这家伙再说笑呢吗?那些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开的了的。

    柳天翼愣了好一阵子才突然爆发出嚣张大笑:“哈哈哈哈!你当我们是白痴吗?你开过坦克?哈哈哈!我还开过飞机呢!”

    “哦?飞机也算?那我开过枭龙轻型战斗机,开过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还有预警机。”徐云掰着手指头数着,好像就这么几种,他又不是飞行员,可没那么多上天的机会。

    “你把我当傻子吗?”柳天翼已经听不进去了:“谁会相信你所说的这些东西?哼!”

    徐云耸了耸肩膀:“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又没非要你相信,你自己问我的。”

    “小冉,这种人说的话你也相信?”柳天翼完全把徐云当作一个神经病白痴,正常人绝对不会吹这种牛,完全是纯扯淡。

    苏小冉脸上有些难看,她语气严肃了起来:“柳老师,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不送了。”

    柳天翼眼下的肌肉明显跳了一下,他显然对苏小冉的这种选择而感到愤怒:“不会我说了这么多,你依然还是觉得这家伙更懂车吧?恐怕他连开车都不会!你看他这身打扮也不像是买得起车的人吧?”

    苏小冉厉声道:“如果你没有亲眼所见就不要妄加断定!”

    柳天翼见苏小冉如此对自己厉声喝斥,心一惊,他狠狠瞪了徐云一眼:“小子,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彼此彼此。”徐云懒得去想这家伙的威胁,对于那个救走赤蝎之人带来的威胁,这个高富帅老师的威胁完全就是个屁。

    “哼!”柳天翼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一股丈之火迅速冒上了头顶。

    苏小冉忍不住秀眉蹙起,她多少都有些担心,毕竟柳天翼是个很有背景家里又很有钱的家伙,徐云那么不给他面子,她有些担心他会对徐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等到柳天翼离开之后,苏小冉忍不住面露担心之色:“徐云,不好意思,柳老师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你替他道歉。”

    徐云摇摇头:“你用不着替他道歉,看得出来你也并不喜欢他,估计他经常纠缠你吧?苏老师,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跟我说,我最看不惯恬不知耻的男人。”

    苏小冉微微苦笑道:“到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我确实并不喜欢那种类型的男人,太过于仰仗家里的关系,总是一副傲气和神气,而这份傲气却并非靠自己得来,所以我不喜欢。”

    “那就直接跟他说。”徐云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可不能强求。”

    苏小冉点点头:“我倒是说过,但是……”

    “但是他还是死皮白赖的纠缠你吧?我就知道肯定会这样,长得到是人模狗样人五人六,没想到还是个厚脸皮的家伙。”徐云给出的评价可真够直白的。

    “呃,他到也没怎么样,就是一直说要从朋友做起,唉,但在别人面前他却总是喊我喊的那么亲切,搞不清楚状况的人都以为我跟他怎么样了。”苏小冉头疼的就是这件事情:“现在好多老师都在说我已经傍上的豪门之类的话,我又没有办法解释。”

    徐云点点头,表示自己非常理解,那家伙的手段已经算的上是高明,就是意图制造烟雾,让众多同事都认为两人之间有什么,然后经过风言风语的一传播,到时候苏小冉不同意也要同意,早晚都是顺水推舟的事儿。

    这种手段的高明之处便是生情于无形,即便苏小冉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会让其他人认为她是端着,装的。若是苏小冉最终坚持没有跟对方在一起,那众人也不会认为苏小冉多坚贞,肯定会以为她把自己端的太高,然后被柳天翼腻歪了,抛弃了。

    “要不我替你跟他聊聊?”徐云笑了笑,那种人就是仗着家庭情况好,从小到大被人宠坏了,真狠揍他一顿他一准儿就改了。

    苏小冉急忙摆摆手:“不用了,真的不用,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那成,你还继续听不?”徐云指了指苏小冉记录的笔记。

    苏小冉使劲儿点点头:“那当然了!对了,刚才你说你开过坦克,开过飞机,真的还是假的?”

    徐云眯眼笑了笑,万一她打破沙锅问到底,自己可不知道如何解释,便直接摇了摇头:“我又不是舒克、贝塔,去哪开什么飞机坦克啊,胡扯而已。”

    苏小冉期待的表情显然有些失落,她刚才可真信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的话很可信,她刚才都怀疑他是华夏部队里传说的那种全能战士呢。

    不过,话说回来,全能战士怎么可能这么年轻跑出来做厨子?苏小冉为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感到非常可笑。

    讲课继续,徐云说的绘声绘色,苏小冉听的津津有味,除了大课间的时候果果来这里胡搅蛮缠了一翻,大部分时间还是过的挺和谐。

    终于放学了,果果再次直奔苏小冉办公室,号称“抓奸”。

    苏小冉一上午学了很多驾校没有讲到过的知识,所以非常感谢:“为表谢意,我午请你们吃饭吧?果果好不好?”

    果果一脸狐疑,眼睛溜溜的转动着,心道这发展也忒迅速了吧?老爸一上午就把苏老师给拿下了?老爸不愧是泡妞高手呀。

    “早上是你开车送我们来,应该是我和果果谢谢你。”徐云淡淡笑道:“应该是我们请你。”

    果果小大人似的摆摆手:“行啦行啦,你们就别客套了,咱们直接回药膳馆吃饭不就得了?苏老师,难道你就不想尝尝我爸爸的手艺?”

    苏小冉听了忍不住点点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徐云:“可以吗?”

    “走着!”徐云当然乐意。

    “我开车,嘻嘻,果果,苏老师可不是早上的马路杀手了,你爸爸教会我好多东西哦。”苏小冉得意道。

    果果一脸困惑:“难道苏老师早上在车里被老爸摸了大腿,就什么都学会了?”

    苏小冉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徐云直接恨不得用头撞墙!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