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呗?”果果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那话具有多大的杀伤力,自己大摇大摆的走了,却不知徐云和苏小冉有多尴尬。

    徐云冤枉呀,我擦,哥发誓就摸了一点肉都没有的膝盖!

    人来到教师职工停车位的时候,柳天翼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他想请苏小冉吃饭,好好跟苏小冉聊一聊,不要接触刚才那种不不四的人。

    但让柳天翼没想到的是,刚才那个不不四的人居然还带个小学生,死皮赖脸的跟着苏小冉来了,看着阵势是要跟苏小冉一起走!

    “小冉,你这是要去哪?”柳天翼一开口,眉头就已经皱了起来,但他依然坚持道:“我听说新开的那家巴黎风情餐厅里的法国菜非常正宗,就预定了双人餐,我想请你一起去。”

    苏小冉也懒得再跟他强调叫她苏老师,她指了指果果:“这是我学生,我要跟我学生去做家庭访问,不好意思,只能谢绝你的好意了。”

    柳天翼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小冉,我是诚心实意想请你吃饭,就是以及朋友的身份请你吃饭,你若不答应就太不给面子了吧?”

    “你难道没听苏老师说要去我家做访问吗?”果果一本正经的看着柳天翼:“不好意思,你的邀请晚了一些。”

    显然果果已经把这个高富帅老师列入了老爸情敌的行列里,她绝对不准许苏老师身边出现任何她不喜欢的家伙。果果明显并不喜欢这个高富帅老师,因为他整个人浑身都透着一股虚荣和虚伪。

    柳天翼用余光看到了瞄向自己的苏小冉,所以他一脸笑容道:“小美女,你若是能说服苏老师,那柳老师就带你和苏老师一起去,法国大餐很美味,而且还有好吃的甜点。”

    在柳天翼看来,一个小孩子不可能经得住美食的诱惑,若是真跟去了,给她要快蛋糕一边吃去便是。

    可人家果果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法国菜?切,她可是去过巴黎塞纳河岬角的银塔餐厅的人。

    “没兴趣,姐早就吃腻那些东西了。”果果一摆手,毫不给面子。

    苏小冉心有些偷笑,但表面却依然平静的对果果道:“没想到果果还真是个小美食家呢。”

    柳天翼眉头彻底皱起:“小冉,做家访不都是晚上吗,午这时候哪有做家访的?即便你是要去做家访,那也要吃了饭再去吧?”

    “你就别操心了,苏老师到我家肯定饿不着。”果果都不耐烦了,这人可真墨迹。

    徐云也懒得再听,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想要坐进去。

    “你干什么!谁让你上车的?你没听到要去家访吗!你跟着什么意思?”柳天翼一肚子邪火都发泄到了徐云身上,他现在完全是把徐云当作那种私人陪驾的教练了。

    徐云懒得理他,直接坐进去。

    果果瞥了眼这个对老爸大吼大叫的家伙,心里非常不爽:“苏老师,我们干嘛要跟他浪费时间?我都饿了。”

    “嗯,上车。”苏小冉摸摸果果脸蛋,转身对柳天翼道:“不好意思柳老师,那是我的学生家长,我就是要到他家家访。再见。”

    柳天翼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那家伙是学生家长?!那么年轻的人女儿都上小学了?扯吧!骗鬼呢!

    该死的!柳天翼心升起一股强烈的嫉妒火焰,他追求苏小冉那么多天,苏小冉对他都是不冷不热的,但她对那个穿了一身地摊货的家伙却不是这种感觉。

    柳天翼真想问问苏小冉是不是瞎了眼睛。

    眼看着苏小冉开着那辆新买的红色高尔夫开出学校,柳天翼一股火气涌上心头,这口气他绝对不会咽下!河东市敢跟他抢女人的人还没出生呢!

    柳天翼的老子可是柳生,河东市地下世界真正的霸主,身边高手如云,那些平日里看着趾高气昂的区大佬,在他老子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屁而已。

    他若想要教训一个人,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心不甘的柳天翼一咬牙,直接开车前往河东国际大饭店,这是他柳家麾下的产业,这段时间老爸都一直住在那里。

    ……

    比起徐云有滋有味的一个早上,秦婉儿就忙碌多了,一大早刚到警局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会儿就得到了马平海死亡的消息。

    专案组的所有人迅速赶到案发现场,谁都没有想到凶手居然敢在距离警局不足百米的公园树林动手杀人,凶手肯定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

    秦婉儿脑子里嗡了一声,马上想到徐云跟她说过的话“赤蝎想要杀马平海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如果我猜测的没错,马平海一定已经死在了警局附近。”

    难道真的跟徐云猜测的一样,马平海是被那个家伙杀掉的?

    “受害人是因颈椎扭断而导致枢神经系统断裂,使得受害人立即瘫痪并窒息,凶手绝对不是第一次作案。”来到现场的警医一脸严肃,终于开口了:“人的颈椎一般来说都很坚固,没有经过训练或者没有一定力量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凶手绝非普通人。”

    因为凶杀案距离警局如此近,所以事情影响非常恶劣,局长陈巍也亲自来到了现场。

    听了分析之后,陈巍一脸严肃,他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一个人:“难道是因为他进了警局,所以凶手认为他出卖了他,所以才会下手如此凶残。”

    负责赤蝎专案组的组长,刑警大队长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局,你的意思是,杀害马平海的是……”

    “嗯,现在最大的嫌疑人便是郝凯。”陈巍的眉心拧起一股,好棘手的案子呀,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警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碰到如此危险的人物。

    即便是陈巍做好了一切准备,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穷凶极恶到这种地步,甚至会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秦婉儿心里一直憋着呢,她真想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陈局,让陈局放弃侦探,因为警方根本不是这人的对手,想要对付那种犯罪分子,肯定要安排特殊的特战队员才行。

    可是徐云说过希望让她不要把事情捅到警方这边,并且让她相信他。秦婉儿当然相信徐云,因为那个恶人已经是徐云的手下败将,真正让秦婉儿担心的是对方似乎是团伙性质,如果同时出现那么、五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恐怕河东市所有警力出动也不是对手吧?

    “难道这就是S级通缉犯吗,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疯子……”终于有专案组的人忍受不住压力和恐惧了。

    陈巍看着在场成员脸上的惊慌失色,自然理解他们为何会有这种反应,他不是那种专横霸道的恶领导:“如果现在你们有谁怕了可以退出,我保证不会处罚他或者降职,毕竟对手不是我们想象的可怕,郝凯专案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随时可能存在生命的危险,这一点我希望你们清楚。”

    一番话下来,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了,这么现实恐怖的事情的确难以让人接受。

    秦婉儿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更能理解陈局这句话的沉重,因为她亲眼见识过对方到底有多么厉害和危险,连仇妍那么强悍的人都险些在那家伙手丧命。

    “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家庭,我们有我们年老的父母等着我们孝敬,有部分同事还有自己的孩子。”陈巍继续道:“我们谁都不是一个独立的人,我们在这个社会上都不是为自己而活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如果不能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我希望还是主动离开,因为我不想看到我属下的家庭会因为某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而……”

    一个哽咽之后陈巍就没能再继续说下去。

    “陈局,你没事吧?”秦婉儿紧张道。

    陈巍摇了摇头。

    终于,第一个无法忍受压力的人站了出来,他也不希望这样,但是他要对得起自己不到一岁的女儿:“陈局,对不起,我的家庭实在无法离开我。”

    “我理解。”陈巍笑着点点头,一个刚做父亲不到一年的年轻人,说不怕死那是不可能。他这种选择也是想要更好的承担起另外一份责任。

    紧随其后又有人站了出来:“陈局,我也退出,对手太可怕,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无法继续承受下去。”

    陈巍依然是带着笑容点点头:“呵呵,是呀,我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我的心里承受能力都有些难以坚持下去了,理解理解!”

    很快就有四五个人都选择了退出。

    “你们这样逃避只会助涨犯罪份子的嚣张气焰!”秦婉儿突然怒斥一声,她确实没办法接受看着那么多同事一个一个的退出!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了。

    陈巍仍然淡定的微笑着道:“小秦,你还没有结婚吧,有男朋友了吗?”

    “陈局,我不会退出的。”秦婉儿没有正面回答陈巍的问题,直接把答案扔在了陈巍的面前:“我只知道我是人民警察,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逃避问题!”

    陈巍并不认同秦婉儿的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仰望天空,意味深长道:“警察也是人,警察也有感情……警察也有自己的家人,古人的话的确有道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