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秦婉儿直接拽上楼,硬是被拉到秦婉儿房间。

    秦婉儿砰一声关上门,目光紧紧盯着徐云。

    徐云只觉得裤裆一紧:“你要干嘛?我可告诉你,哥可是清纯童子身,你要是有什么邪念,我一定不会顺从你的,大午的楼下还那么多人,你要有啥想法晚上来敲我的门就成……”

    “敲你妹!”秦婉儿狠狠瞪了徐云一眼:“我没功夫听你胡说八道,你少跟我面前瞎扯。”

    “那你找我干啥,什么事儿非要私下说?”徐云摸了摸下巴,一脸想不明白:“你也不需要丰胸啊,找哥有啥私密事儿呀?”

    秦婉儿咬牙切齿道:“我真想把你送回古代去当太监!”

    徐云双腿一夹:“这个就免了吧。”

    “徐云,我问你,你最好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秦婉儿用身体挡住门,一脸认真道:“我警告你,你若是敢说半句假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徐云彻底被秦婉儿给搞蒙了,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地下世界的人?”秦婉儿问话的时候两眼都放光了。

    徐云一怔,这妞儿居然连地下世界的事情都知道了,看来警局里的高层还真重视她哦,不过她突然这么问,肯定是警局出了什么事情吧?如果没有猜错,徐云相信他昨天的预言肯定成为了现实。

    恐怕警局里的人已经意识到赤蝎到底有多么危险了。

    “是不是马平海死了?”徐云没有直接回答秦婉儿的问题,淡淡一笑。

    秦婉儿点点头:“没错,马平海是死了,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初步断定马平海的死跟在逃通缉犯赤蝎有关系。”

    “初步断定?”徐云一笑:“我昨天不就说过吗,不用初步断定,你们现在就可以直接肯定了。马平海肯定是赤蝎杀的。这一点我拿人头保证都没问题。”

    秦婉儿摆手道:“我现在要问你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懒得管马平海是被谁杀的,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地下世界的人!”

    徐云皱了皱眉头道:“你到底是在谁口听来的这个词儿?什么地下世界?我都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你还要跟我装是不是?”秦婉儿哼了一声,举出例子:“你不是地下世界的人,怎么知道对方是赤蝎?连我们警方都没有人知道他这个称号,你是如何知道的?”

    徐云耸了耸肩膀:“那和什么地下世界有什么关系?”

    秦婉儿见徐云嘴硬:“好,你继续装傻,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秦婉儿,你都是听什么人说的这些乱八糟的?”徐云多少都有些担心,这种事情当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可秦婉儿现在是知道的越来越多,她居然连地下世界的事情都敢打听。

    “徐云,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有危险。”秦婉儿不是不知好人心:“现在侦查郝凯的专案组已经取消了,我和这件事情也没有瓜葛了,你完全不用再担心我了,下午我就回所里。我只是好奇,想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专案组取消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或许代表警方已经意识到了对手的危险性,可是,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徐云心升起一丝疑云,昨天赤蝎才被人救走,今天警方就要把事情不了了之,难道说这里面的水那么深吗?

    “你也别再插手这件事情了,领导说了,会让上面调派特殊部队来处理。”秦婉儿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担心:“徐云,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地下世界的人,但我不希望你惹上麻烦。”

    徐云眉心挤成一股:“特殊部队?”

    秦婉儿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特殊部队,但是我听得出来,这次动用的人绝对不是一般普通人。或许是跟你一样变态的家伙……”

    徐云心里一阵澎湃,不会吧,若是真的让自己以前那群兄弟们来处理这件事情就有意思了……

    秦婉儿敏锐的捕捉到了徐云脸上的微弱变化:“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徐云刚才的确有些激动。

    秦婉儿轻叹一声:“罢了,我知道我跟你说什么都没用,但是我想告诉你,既然上面会安排高手相助,我劝你也退出这件事情,我可不希望你也被盯上。”

    徐云咧嘴傻笑一声:“我早就被你们警方盯上了,只是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没任何小辫子可以抓呀。”

    秦婉儿气的牙根直痒:“你个笨蛋到底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知道知道,你放一百个心。”徐云心里跟明镜似的。

    两人上来也有好几分钟了,果果终于好奇的爬上楼猛敲一阵子房门:“婉儿姐姐,你和爸爸在里面做什么呢?果果能进去吗?”

    秦婉儿哪敢说不,反正该说的已经和徐云说了,急忙开门避嫌。

    果果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很是失望的摇摇头,根本就没有她想象的衣衫不整的一幕嘛:“爸爸,我们都把苏老师请来了,你还不去做几个拿手菜?”

    “马上就去,你就等着瞧好吧,干爹一定拿下苏老师的胃。”徐云借机迅速跑下楼去。

    秦婉儿都差点忘记苏小冉来这儿的事儿了,也匆匆下楼去找苏小冉聊天。

    ……

    柳天翼因为没有成功约会女神去吃法国菜,所以心情很不爽,来到河东国际大饭店之后直接把车停在正门间。

    见到老总公子来了,谁敢得罪呀,昨晚上被徐云教训过的那位大堂经理马上就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去:“柳少爷,您来了,您要吃点什么?我给您安排?”

    “吃什么吃!我爸呢?”柳天翼横眉怒瞪,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他柳家的狗而已。

    那大堂经理急忙道:“柳总在顶楼的私人客房休息呢,我这就给您通报一声。”

    “通报什么通报?我是他儿子!我上去还用打招呼?”柳天翼呸了一声。

    “不用,不用,当然不用!”大堂经理急忙道:“嘿嘿,我这脑子就是猪脑子,简直不开窍,真该死!”

    柳天翼哪有功夫听他扯皮,直接就走向电梯,直奔九楼顶层他家的私人客房去了。

    前厅服务生没忍住,向那大堂经理提醒道:“经理,柳总可是吩咐过,今天不论是什么人找他都要通报,若是没经过通报就放人上楼,那你可就……”

    “我可就什么?卷铺盖滚蛋是吧?”大堂经理哼了一声:“你也不用猪脑子想想,我可能卷铺盖滚蛋吗?我是给外人放行了吗?那是柳少爷,以后柳家的接班人!你也不动脑子想想。”

    “是……是,经理教育的是。”

    大堂经理不屑的摇摇头:“我看你这样的才是早晚卷铺盖滚蛋的料。”

    柳天翼乘坐电梯直达顶楼,老爸常年不进家门他早已习惯,反正老妈死的早,他也乐意老爸不回家,那更方便他有事儿没事带女人回家调**玩玩爱。

    酒店顶楼的客房是从不接待外人的,都是柳家人自己住,最左侧那个套房便是柳生的私人客房,他知道那不成器的儿子回国之后就一直迷恋于女色,经常带女人回家,为了避免尴尬,柳生所性就直接不回家,直接住在酒店了。

    今天他吩咐楼下任何人来找他都要通报,是因为他有一个重要的客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砰。

    柳天翼连门都没敲就直接破门而入。

    “你怎么来了?”柳生也是年进五十五的人了,一股独有的威严带着怒意直接压在儿子身上。

    虽然柳天翼早已习惯了老爹这种强势的气势,但依然有些胆怯:“你是我爸,还不准许我来看看你吗?”

    “哼。”柳生轻哼一声,他才不相信这个不孝子有这份心,他自己的儿子什么货色他自己清楚,来找自己就只有两件事,一是缺钱了,二是碰到了自己搞不定的事情。

    “这就是令郎?真是虎父无犬子。”坐在柳生对面的那个十出头,发色暗红的髯须男子淡淡道。

    柳生心感慨万千:“真是让你看笑话了,犬子无能,也是十岁的人了,却一事无成,只能混在一所学校当老师,和你比起来,他实在差的太远了。”

    柳天翼顺着声音看去,想见识见识老爸口这个比自己强很多的家伙到底何方神圣。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真的是吓一跳。

    柳天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老爸对面的这个男子不就是现在满街都张贴着悬赏令的S级通缉犯吗!?老爸怎么跟这种人扯在了一起!这可是全市警方的靶心,现在跟这个家伙牵扯上关系,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柳生没有理会儿子的惊诧,而是打电话到楼下前台,淡淡道:“我说过不论任何人要找我都要通报,为什么柳天翼来没有人通报我?”

    接起电话的大堂经理直接傻眼:“柳总,柳少爷又不是外人……”

    “我说的很清楚,是任何人。”柳生的声音略微有些怒意:“我不喜欢擅自做主的人,现在开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去会计处结账马上滚蛋。”

    虽然这话说的平淡无奇,但听在那大堂经理耳朵里却如同钢钉刺心,根根都扎的他撕心裂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