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药膳馆的生意日期走向成熟,强子的第二分店和南区虎各自的分店都逐步走向正轨,阮清霜对厨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各分店厨子的手艺也越来越好。

    当小弟的每天看着霜姐和云哥亲自动手忙碌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决定给药膳馆总店招些人手,午饭过后就都在药膳馆集合了。

    阮清霜得知众人来意之后也恍然大悟,她一直就想着要招人,但是后来有了徐云,紧跟着有了仇妍以及秦婉儿的帮忙,加上药膳馆全新开业之后她心里一直还澎湃着,招人的事儿就抛之脑后了。

    现在被几人提起来才突然想到这茬儿,招聘的事儿依然是阮清霜最大的问题,看着徐云每天那么辛苦,阮清霜多少都有些心疼。

    孔忠突然把一个五大粗的汉子推到阮清霜面前:“霜姐,别看这家伙长得五大粗,但厨艺可不是假的。我琢磨着反正云哥也认识他,倒不如让他来店里帮忙。”

    “霜姐好,我叫梁山,你叫我山子就成。上次因为点误会还被云哥打过。”五大粗的汉子一咧嘴,这不就是那次在孔忠沙场里找麻烦的家伙吗!

    阮清霜瞪大眼睛,一点都不相信这家伙是个做厨师的料。

    自从上次沙场里犯了错,梁山就因为愧疚每天都到孔忠沙场里出大力干活,终于孔忠也原谅了他,在孔忠药膳馆开业的时候,便带山子去尝了尝,结果山子说他也会,然后按照阮清霜的祖传配方做了之后果然味道不错。

    孔忠这才想到把他推荐给霜姐和云哥,这样就不用云哥每天都亲自下厨了。

    “霜姐,你放心,我可不敢随便就给你带人。”孔忠保证道:“他的手艺比我那分店里厨子的手艺都好。”

    梁山身上完全没有那天那股子蛮横劲儿,一身忠厚之感:“霜姐,晚上你可以试试我,达不到要求的话我马上走,绝无怨言。”

    人家都这么说了,阮清霜还能怎么办,只好答应:“那你就留下试试吧。”

    你方唱罢我登场,吕峰把一看上去面带羞涩的女孩推给阮清霜:“霜姐,这是我小叔家的堂妹,吕怡,刚大学毕业,考公务员没考上一直在家闲着,她性格太封闭,就想让她锻炼锻炼,但是她在我店里我又不舍得使唤她干活,今天我就把人托付给你了,工资我开就成!”

    阮清霜对面前这个略带羞涩,完全没什么社会阅历的女孩挺有好感,因为她很像当初独自来到河东市的自己:“人我要了,工资当然是我给开,把她交给我就放心吧。”

    “霜姐,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吕峰他们几人现在并不畏惧阮清霜,知道这个大姐大是个讲道理的人,他们是心甘情愿当小弟,而且对这个一向温柔的大姐大非常敬重。

    单洪宁最后出场,一脚把一个看上去十、八左右的小子用脚踢到众人面前:“你们介绍给霜姐的都是有技术的,我只说是麻烦霜姐帮我教育教育这小王八蛋了,我亲弟单佳豪,家里管不了他,我也管不了他,霜姐,我让他来给你打杂,他若不听话,随你处置!”

    “我他妈才不干这种脏活!”单佳豪可没那么配合。

    阮清霜皱了皱眉头,单洪宁这可不是给自己找帮手,这就是给自己找了一麻烦:“你确定我可以随便处置?”

    “必须处置!”单洪宁一脚把那想跑的家伙踢回去,怒瞪一眼:“小犊子,这不是老子的店,你在霜姐这里给老子安分一点!你自己说不想上学的,那就给老子好好打工!”

    看样子他还真是对这个青春期的弟弟非常头疼。

    阮清霜当大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是熏陶也熏出了几分范儿,她对梁山道:“山子,这个家伙以后就交给你了,后厨帮你打杂,单洪宁的话你也听到了,随我处置,我现在交给你,也随你处置。”

    单佳豪一听有点恼怒:“你们当老子是货呀?老子说不做就不做!”

    梁山硕大的手掌突然劈头盖脸的抓过来,直接捏在了单佳豪的脸上,在手背上暴起的青筋可以看出这家伙绝对用力够狠:“小子,收起你的少爷病,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可没你哥那么好脾气。”

    “孙子!”单佳豪整个脸被捏的生疼,嗷嗷大叫着:“你他妈放开我!老子让你好看……啊……你放开!你知道我有多少兄弟吗!”

    单洪宁无语,虽然也心疼弟弟,但更多的是觉得丢人,这王八犊子实在不省心,刚念到高就不读了,非说要混社会,每天跟一群学痞不学无术,到处惹是生非,以为这就是混社会。

    混社会并不是指的没事儿找事儿瞎啷当,混社会那也是要能混出钱来!当年单洪宁混社会,家里给他的钱他成就了今天的豆捞城,但这次家里给单佳豪的钱却被他挥霍一空。

    梁山看了看单洪宁,毕竟是人家弟弟,他也下不去手,若是这家伙不是单洪宁的弟弟,他早一拳给打出屎来了。别看梁山没什么名头,那是因为他在监狱过的时间太久,真打起来,他的实力和兄弟还真不见的就比南城虎弱。

    “霜姐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单洪宁一咬牙,这犊子不打不成材。

    这边话音刚落,梁山就一拳头勾在了单佳豪的肚子上,直接把那小子打的肠子都差点吐出来,然后开门把人往门外面一扔:“有种下午就把我给干倒,不然就老老实实给我打杂!”

    单佳豪被狠狠摔在地上,一脸憋屈,恨得咬牙切齿:“好!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单洪宁知道他弟弟那一群学痞闹不出什么大事儿,所以也懒得理他,一脸尴尬对阮清霜道:“霜姐,给你添麻烦了……”

    阮清霜到觉得无所谓:“那我也谢谢你们能这么有心,有时间让徐云请你们喝酒。”

    “哈哈,还是我们请云哥吧。”南城虎挺高兴,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然后便纷纷告辞。

    ……

    徐云又在双语国际学校待了一下午,还好能充当一下教练,苏小冉没课,两人便直接在停车处实践,徐云指挥苏小冉如何观察,苏小冉把徐云上午所讲的东西全部温习一遍,虽然说理论不可能让她成为马路高手,但是却让她知道了很多情况如何处理。

    柳天翼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还赖在苏小冉的身边,终于无法抵御心嫉火,一脚油门把汽车停在了两人的面前。

    这次见面,柳天翼没有再顾及什么绅士形象,他一步上前就抓起徐云衣服:“小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最好离小冉远一点,马上就滚,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柳天翼!你要干什么!”苏小冉心一惊,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柳天翼会突然出现发疯。

    徐云淡淡一笑,无奈的笑了笑:“把手拿开。”

    “我不拿开你又能怎么样?”柳天翼横眉怒瞪道。

    就见徐云轻轻挥手一扣,柳天翼抓着徐云的手就完全放开了,苏小冉都没看清楚徐云出手,柳天翼就被反压制服,她很惊讶徐云到底做了什么?

    “啊——!你放开我!”柳天翼手腕被徐云反扣,稍有挣扎便会传来刺骨的疼痛:“混蛋!你弄疼我了!”

    徐云轻描淡写的制服柳天翼,又轻描淡写的放开了他:“我说过让你把手拿开,是你自己不肯。”

    柳天翼狠狠的瞪了徐云一眼:“好,你有种!”

    柳天翼空有一身在健身房锻炼的好身材,却不折不扣是个打架上的软蛋,从小到大他都没跟谁打过架,总有人会给他摆平。

    原本柳天翼去找他老爸,就是为了让老爸派人来教训一下这个跟自己抢女人的混蛋。但却没想到老爸居然拉拢了赤蝎,而且赤蝎还答应明天帮他打通经脉,让他成为一个真正初窥门径的高手。

    所以柳天翼才没有提起有人跟自己抢女人的事情,因为明天自己就能成为高手了,到时候即可轻松解决情敌,在苏小冉面前树立伟大的形象……

    “小子,有本事明天跟我决斗,谁输了谁就退出!”柳天翼心里算盘打的啪啪响:“谁赢了,谁就得到小冉!”

    苏小冉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当自己是什么?感情这种东西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感情不是货物,讲究的是两情相悦!

    徐云没有理会柳天翼的宣战:“我没工夫跟你玩,你最好别再纠缠苏老师,我也最后一次警告你。”

    “你不敢跟我决斗!”柳天翼逼问道。

    徐云回瞪他一眼:“想打?那来吧,现在就动手吧。”

    柳天翼后撤一步,紧张道:“我说了明天,今天我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

    “随便。”徐云还真受不了这种磨磨唧唧的家伙。

    柳天翼看了看苏小冉:“小冉,我一定会给你证明我才是真正的男人!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苏小冉脸色沉下来,严肃道:“柳老师,如果你还纠缠我,恐怕我们之间连朋友同事也做不成了,再见。”

    哼!柳天翼重重的哼了一声,狠狠瞪了眼徐云才离开。他可没想过做朋友,他也不想信男女之间的友情,他要的不是朋友,是情人!他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