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苏小冉自然担当起了送两人回药膳馆的责任,路上苏小冉果断提出了每天接送果果的建议,以及让徐云每天都能充当陪驾要求,徐云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抵达药膳馆之后徐云邀请苏小冉留下,苏小冉哪好意思继续蹭饭,不等阮清霜出来就赶紧跑了。

    回到药膳馆之后,果果意味深长的感慨一句:“没想到苏老师会主动出击。”

    “出击什么?”阮清霜被她那认真的小样儿搞的啼笑皆非:“你又琢磨什么呢?”

    果果摸着下巴,继续自言自语着:“看来女孩子的确是喜欢长的坏坏的男生,怪不得爸爸这么受欢迎,婉儿姐姐也喜欢,苏老师也喜欢,妈妈,你这下真的要小心咯。”

    阮清霜无语,这小家伙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果果,你能不能不要乱给我扣帽子?”秦婉儿气呼呼道:“我喜欢长得坏坏的男生,但不喜欢长坏了的男生!很明显,你爸就是长坏了的那一类!”

    果果切了一声,不以为然:“越是急着辩解,心里就越是有鬼。”

    果果说话那么听,徐云当然不会阻止她继续分析,只是较有兴致的看着药膳馆来的新服务生,问阮清霜:“霜姐,这是你刚招的?”

    “她是吕峰的堂妹,吕怡,是吕峰让她来这里锻炼一下。”阮清霜笑了笑:“厨房里还有个孔忠介绍来的大厨,你认识。”

    认识?徐云一愣,他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厨子呀。

    “云哥。”梁山在后厨钻了出来,咧嘴对徐云一笑:“还记得我不,我是山子。”

    “你?”徐云直接惊呆:“你会做菜?不是被派来砸我招牌的敌方卧底吧?”

    阮清霜掩嘴轻笑,最开始她也怀疑山子的手艺,但是他做了几道菜之后阮清霜就惊讶了,这家伙的厨艺绝不是吹的,跟徐云不相上下,都有一套自己去除药膳药味的手段。

    梁山傻笑几声:“云哥,我家小时候开过饭店,我五岁就会掂大勺,六岁自创一道菜名叫‘香死狗’的饭店招牌菜,岁的时候几乎啥鲁菜都会做,八岁的时候又接触了川菜、粤菜、湘菜……”

    “停,别报简历了,我信了。”徐云抬手让他打住,有厨师是好事儿,至少解脱了他:“霜姐既然要你,就说明你有两下子,好好干。”

    “嗯!”梁山使劲儿点点头,做厨师可比他开黑车要稳定的多,也不用整天躲交警了。

    徐云随后又想到什么:“对了山子,你让你妹妹也来店里打工吧,反正我们缺人。”

    梁山一怔:“真的?”

    “你看我向开玩笑吗?”徐云道。

    “云哥,大恩不言谢。”梁山抱拳道。

    果果好奇的看着新来的大厨,突然鼻子一嗅:“糊了。”

    梁山大惊,急忙赶回厨房。

    徐云微微一笑:“霜姐,没想到我一天不在,店里就多了这么多帮手。呵呵,孔忠介绍了厨师,吕峰引荐了服务员,这种事儿怎么能少的了单洪宁呢,他没给带个人来?”

    “带了。”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他把他亲弟弟送来打杂,只是那个小子不配合,被山子骂走了,还说下午来报复呢。单洪宁管不了他,说随我们教育,只要不打死,怎么都成。”

    徐云对此表示无语,就连单洪宁在这店里都要服服帖帖,他弟弟居然还敢叫嚣着找麻烦,看来还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家伙:“那我就帮他教育教育。”

    “爸爸,记得收学费。”果果这时候都不忘记收钱。

    正说着呢,一个学生装扮的高生推门而入,不论他如何努力装出一脸凶残和霸气,也无法遮挡住内心的稚气和心虚:“老板呢!”

    “干嘛?”徐云不耐烦的白了这学痞一眼。

    学痞一愣,盯着徐云,怒睁双目道:“谁是厨师!我们豪哥要会会他!”

    徐云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你们豪哥要会会我?那怎么不直接带着你们杀进来?”

    “我们豪哥是看着他亲哥的面子上才不愿意扰了这药膳馆的生意,你现在就跟我出去!”学痞极力想露出自身霸气,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没展现出来。

    一些吃饭的客人不禁纷纷皱起眉头,轻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梁山在后厨站出来,刚要开口,就见徐云挥挥手示意他进去好好做菜。

    “行,那我跟你出去会会你们豪哥。”徐云现在是无事一身轻,有那么一得力的厨子,自己可就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那学痞一听就迅速开门跑了出去,估计现在心跳加速的厉害呢。

    秦婉儿撇了徐云一眼:“使劲儿点打,这群混蛋小子不好好学习,那就让他们吃点苦头。”

    “成。”徐云一笑作罢。

    “呃……那怎么说也是单洪宁的弟弟,还是尽量别太过分了吧?”阮清霜有些忧虑,徐云手重,这点她清楚。

    徐云淡淡道:“如果不是单洪宁的弟弟,我才懒得管呢。”

    说完徐云就大步走出去,特有范儿,果果再次感慨:“真不愧是我老爸,这才叫男人味儿,怪不得女人都喜欢他呢……”

    “咳!果果,你别那么主观的把我拉进去好不好?”秦婉儿翻白眼道。

    “婉儿姐姐,心没鬼干嘛还要极力否认?”果果煞有其事道:“我看你是陷的最深的一个。”

    秦婉儿嘴上说不过果果,只能动手:“我看你是屁屁最痒的一个……”

    “妈妈救命!”

    ……

    徐云走出药膳馆,路边上站着、八个叼着烟玩儿手机的高生,见到徐云出来,一个个都不服气的样子,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直接围了过来。

    “谁是豪哥?”徐云皱了皱眉头:“找我什么事儿。”

    “你是谁!我找的是他们厨子!”单佳豪在人群后走了过来,嘴里叼着烟道:“不想惹麻烦就滚远一点。”

    徐云突然人影一闪,直接绕过那、八个学痞的包,欺身到了单佳豪面前,单佳豪脸色一变,他只觉得一阵风扫过自己,嘴里的烟就没有了。而这一切他连看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新厨师做菜呢,有事儿找我。”徐云把手的半支香烟丢掉:“你哥没教你别叼着烟跟人说话吗?这点礼貌都没有,还出来混个屁?”

    单佳豪心一惊:“你就是徐云吧?”

    “哟,知道的不少呢。”徐云没否认。

    单佳豪第一次看到这个连老哥都佩服的男人,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就这么个家伙怎么可能是能让他亲哥心服口服的男人:“你少装了,你怎么可能是徐云。我劝你少给自己惹麻烦,再不滚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个不客气?”徐云挑衅的看了看面前这混球。

    单佳豪突然一声令下:“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兄弟可都不是好惹的人!给我打!”

    、八个学痞都是跟单佳豪混的,原因很简单,单佳豪的哥哥是河东鼎鼎有名的南城虎之一。所以跟着单佳豪混更有面子,也更觉得和社会青年接轨。

    豪哥一声令下,所有人自然是一个比一个积极,都想小露两手。

    突然一个人重重摔倒之后,所有人就都傻眼了!他们的腰带都不知在何时被人给弄坏了,不动不要紧,一动起来裤子就都往下退,冲的最厉害的那家伙就是被自己裤子绊倒狠狠摔在地上的。

    徐云冷笑一声,突然把手里的、八个腰带扣都扔在地上:“连裤子都看不住的人,还想跟我玩儿?”

    “混蛋!”单佳豪勃然大怒,直接就要动手。

    徐云毫无惧色:“你也一样。”

    听到这话单佳豪才突然觉得自己裤裆一松,急忙提住自己的裤子。

    “你哥让你来打杂你不乐意?”徐云扬眉问道。

    单佳豪一瞪眼:“老子当然不乐意!”

    “啪——!”

    一个大嘴巴子抽的单佳豪天旋地转,他哪知道面前这人会突然出手,而且这巴掌也太重了,差点把自己的大牙都给抽下来,这王八蛋也太狠了吧?

    “乐意不?”徐云再问一声。

    “不!”单佳豪这辈子哪吃过这样的气,当然一口回绝。

    徐云二话不说,抬手又一大嘴巴!这一巴掌更狠,单佳豪只觉得天昏地暗,满眼金星!单佳豪挨了两巴掌,愣是没看到徐云何时出手,心里瞬间慌了半截。

    这时候那群掉裤子的学痞们都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看到豪哥被人打的毫无招架之力,也瞬间傻眼了,这架还有的打吗?

    徐云突然转过身,瞬间一股寒意惊涛骇浪般袭向以单佳豪为首的、八个学痞,这几个家伙脑门一凉,差点就尿裤子里,硬是被徐云一股气势给压迫的双腿发抖。

    他们对徐云从开始看不起到现在的畏惧恐慌,整个过程就因为一股气势。虽然这群家伙不想承认,但是最终却不得不承认他们完全被对方一个人给吓住了,发自心底的恐惧感才最让人胆寒。

    “这杂工当不当?”徐云再一次问向单佳豪。

    单佳豪终于知道眼前这个绝非冒牌徐云了,怪不得连哥哥都甘心拜在他的麾下,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只需要气势就能战胜对手的人存在呀……

    “当……!”单佳豪说出这话就意味着彻底的屈服,谁能知道这个未来顶起单家大旗的家伙居然是洗菜打杂开始的。

    “滚去干活。”徐云摆摆手道,回头怒瞪单佳豪的小弟们:“还不散了?”

    连当大哥的单佳豪都乖乖去打杂了,小弟们当然迅速滚蛋。

    【ps:今天第一更,只求兄弟们把手里的鲜花都掏出来!新书期还剩下不到四周,这四周里鲜花多么重要我就不再强调了,《妖孽兵王》真的真的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小仙真的需要大家一起来顶一下,码字不容易,兄弟们看完若是觉得还有点意思,就投下鲜花,收藏一下,顺道一顶或者签个到什么的,都是举手之劳而已,但对小仙却意义非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