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点刻,一辆墨绿色的纯越野车突然驶入警局大院,门口值班的门卫根本拦都拦不住,汽车漂亮的一个侧甩直接停在警局办公大楼的门口。

    个门卫迅速跑向这辆突然闯入的汽车,纷纷皱起眉头,想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两个进门不打招呼的人。

    “喂喂喂,干嘛都那么剑拔弩张的,一家人。”驾驶座上跳下一个青年,一米八五的个头,健硕的身材,墨绿色的紧身T恤把那两快硕大的胸肌勒的非常明显,他一脸淡笑,丝毫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

    随后副驾驶座也走下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马尾辫,目如秋水,同样简洁的穿着,挺拔双峰足以傲视群模的那种。女孩身上的气质如此高贵优雅,让个门卫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们是什么人?”年长些的门卫看得出来端睿,这两个年轻人绝对不是那种来找麻烦的,看这装扮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们找陈局长,他在哪?”年轻女孩直来直去,完全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的意思。

    门卫怔了一下:“你们找陈局可以,但是必须先登记,身份证呢?还有,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什么部门的,这里是警局,不是你们家后院,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壮硕的青年微微一笑:“看样子你们领导果真是守口如瓶呢,呵呵……”

    “我们是什么人你无权过问。”年轻女孩脸上略带严肃:“陈局长办公室在几楼?”

    “姑娘,你不要咄咄逼人!”毕竟是警局的门卫,这可不是一般地方的保安:“你们若是再不配合,也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青年急忙摇手解释:“别,别别。千万别动手,我们可是客人。”

    “客人也要登记!除了市委书记,你还是第一个进门不减速停车打招呼的呢!”门卫面露不悦,他今天算是跟这两人死扛上了。

    年轻漂亮的马尾辫女孩脸色一冷,心不爽,这里的人可真是不懂变通,有些机密的事情是不能乱说的。

    青年无奈只能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陈局长,您应该接到过我们过来河东市警局的通知吧?”

    ……

    马上就晚上八点了,陈巍依然没有离开警局,他把赤蝎在河东市的事情回报之后,上面给了他明确的回复,既然对方已经穷凶极恶,那他就千万不要乱来,上面会安排两个人今晚就赶到河东市警局,让他接待一下,并且把情况说一下。

    陈巍一直在等,虽然心早已焦躁,但他依然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等待。

    突然手机响起,陈巍看到号码并无显示,不得不皱起眉头接听电话:“哪位。”

    很多诈骗电话都是这种无号码的电话,陈巍倒是想听听什么人敢骗他堂堂警局一把手。

    “陈局长,您应该接到过我们过来河东市警局的通知吧?”电话里的人正是楼下那个青年,只是陈巍还不知道而已。

    陈巍心一阵舒缓,终于来了:“不知道贵客现在何处,我马上派人去接。”

    “我们就在你警局楼下,只是门外同志太过于认真,我们实在进不去。”青年淡淡笑道:“若是你们有规矩必须进门登记,那我只能说不好意思,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

    陈巍顿时明白了此人来电的意图马上亲自下楼迎接。

    门卫处的人怎么都没想到陈局会亲自下来接人,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贵客的贵客,毕竟陈局亲自迎接的人很少,都是正厅级以上的干部呀。

    “不好意思,一点误会,我没有给下面的人说也是为了……”陈巍笑了笑,替自己的人辩护道,只是没把话说明白,他的意思对面两人了解,知道他是为了保密。

    青年淡淡一笑:“我懂。那咱们上楼去谈吧?”

    “两位理解就好。”陈巍淡淡一笑,示意让个门卫上的人离开,随后他很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个年轻女孩。

    上面给他的消息是安排两个人来秘密完成对S级通缉犯赤蝎的抓捕,可陈巍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何会有一个人是女的。那个青年看上去倒是体魄健硕,有几分高手的意思,可是一个女的……

    青年似乎看出了陈巍的心思:“陈局长,上面的安排您还不信任?”

    陈巍微微一怔,面露尴尬:“没有,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呵呵,没什么,两位楼上请。”

    一男一女两人跟在陈巍身后走上了楼,陈巍心疑虑依然不减,毕竟赤蝎是多么穷凶极恶的人他很清楚,他怎么也搞不明白上面为何会安排一个女孩来做这件事情。

    作为河东市警局的一把手,他自然是心不安,若是上面安排的人在自己的地界上出了事情就麻烦了。

    人进入局长办公室,陈巍关好门,并且拉上了窗帘,然后又很有地主之谊的给两人分别倒了茶水。陈巍很清楚,上面说安排的人绝没那么简单,虽然他不知道这一男一女来自哪个神秘部队,但他可以肯定,既然称得上是秘密部队的,至少也是少校级别的。

    “陈局长,您不用跟我们客气。”青年直接开口打断忙碌的陈巍:“我们来这里找你不是喝茶的,是希望在你口得知一些有用的情报。”

    陈巍闻言也便坐了下来:“嗯,我一定知无不言……只是,两位如何称呼?”

    青年微微一笑:“你可以叫我青龙,叫她银龙。”

    陈巍怔了一下,秘密组织就是秘密组织,连名称都是代号:“青龙,银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能力,但相信我,赤蝎绝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

    “你应该没有机会跟他正面交手吧,又怎么会知道赤蝎的实力?”代号银龙的马尾辫轻描淡写道:“如果我是赤蝎,绝不会放过跟我任何正面交手的警察。”

    陈巍点点头:“我的确没有正面跟他交手,但是我却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普通犯罪分子。”

    青年喝了一口茶,他知道陈局长是要讲些什么,便洗耳恭听。

    “或许我说了你们不相信,河东市汇区派出所有一个女警,她是我们河东警界多年来能连续立下奇功的唯一一人。”陈巍道:“一个女生能独自挑翻了两个黑势力团伙,而且还击毙了一个A级通缉犯,苍鹰宫幽。”

    听到这里,青年和马尾辫纷纷抬了下头,眼神狐疑的看向陈巍。一个女警察,若是有能力挑翻两个黑势力团火,他们并不吃惊,但是说她击毙苍鹰那种地下世界的二流高手就太不可思议了。

    陈巍轻笑一声:“当然,我也不相信我手下能有这种奇才,所以我就做了一些调查。”

    青年开口道:“莫非她背后有人相助?”

    “对。”陈巍没有否认:“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却可以肯定她没有这个能力,必然有贵人相助。”

    这的确是有意思的地方,青年和马尾辫四目相对,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城市居然还隐匿着高手。

    “我曾经想过借助那个人的力量对付赤蝎,我以为我手下的女警会在那人的帮助下拿下赤蝎。但是很可惜,这么多天我没有拿到答案,我担心那个人恐怕不是赤蝎的对手。”陈巍道:“所以,即便是我没有和赤蝎正面相对,我也一样可以肯定他是个穷凶极恶的人。”

    青年点点头:“陈局长,的确是这样,幸好你们没有人跟赤蝎正面相对。”

    马尾辫眉头紧蹙,她好奇到底会有什么样的高手隐匿在河东市,藏在这里有什么意图呢,又或者说,那个神秘的高手没有对赤蝎出手,是因为他和赤蝎是一伙的?

    一切可疑的地方马尾辫都没有放过:“陈局长,你能告诉我你手下的那个女警住在什么地方吗?我想知道她平日都和哪些人接触。”

    “这个我调查过,她没有单独住,她住在汇区一家最出名的药膳馆,好像是她一个姐姐的店。”陈巍道:“不过,店里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马尾辫点点头,心却不以为然,因为真正的可疑人物是不会露出可疑马脚的,尤其对方是高手。

    “银龙,你最好不要过多去想任务之外的事情。”青年似乎看出了马尾辫的心思,低声提醒了一声。

    马尾辫没有理会青年的质问,扭头看向其他地方。

    “对于赤蝎我现在可以说是一筹莫展,刚刚确定了保庇赤蝎的人,紧跟着赤蝎就杀掉了他。”陈巍叹了一口气:“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陈局,时间不早了,我们也不打扰了。”青年站起身:“既然任务交给了我们,希望你们警方就别再插手了,我不希望会有无辜的人因此丧命。”

    陈巍眉心拧成一股:“难道你们不需要我们警力支援和配合吗?”

    “你们只会添麻烦。”马尾辫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直接否认。

    青年无奈的笑了笑:“如果我们需要,我会在第一时间联系你的,谢谢陈局长的好意。我们告辞了。”

    “那,我去给二位安排住宿!”陈巍急忙道,这毕竟是上面安排的人,接待方面他怎么也要做好一些呀。

    “不用客气。我们自己可以解决。”青年起身便和马尾辫转身离开,陈巍急忙追出去,但依然没能挽留住两个人。

    【ps:鲜花!小仙急求支持!再次先拜谢了!多投点鲜花就当送小仙的生日礼物吧,小仙厚颜无耻的索要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