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的越野车还是那么横冲直撞的离开警局,门卫处的人纷纷起身敬礼……

    汽车很快消逝在陈巍的视线,说句实话,陈巍真有些不相信那么两个年轻人能把赤蝎的事情解决。可这些疑虑他又不能向上面反映,心纠结绝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上面安排的两个人到底可信吗?

    “嘿,陈局长好像并不信任我们。”青年开车直奔来之前就预定好的一家连锁宾馆:“今晚上你好好休息,我先转转河东市,听说这地方历史年代悠久,美女也多。”

    马尾辫没有理会青年,直接下车前往宾馆前台登记,青年见她无趣别开车迅速离开,他心里可够憋屈的,原本都是和兄弟一起出来执行任务,这是第一次带一个女人出门,真是不方便。

    别看他心里郁闷的不得了,但是其他人可都羡慕死了,他们的特队第一次来了女孩,他们能不觉得新鲜吗?

    马尾辫女孩长相甜美静,气质特别好,浑身有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绝对是任何男人看到都想要占为己有的那类邻家清纯小妹妹。

    前台登记之后,马尾辫便直接走向电梯,电梯门打开,马尾辫从容走进去,突然两个喝多了的男人也匆匆在后面赶过来,一把挡住即将关闭的电梯门走了进来。

    “呼……嗝!”这两个男人一身酒气,一个脑门光亮戴着金项链,一个光了上身露着纹身,两人注意到电梯里的马尾辫女孩,忍不住把目光盯了上去。

    马尾辫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讨厌男人这种毫不掩饰意图的目光。

    突然,戴金项链的光头先开口了:“妹子,你是来这里‘上钟’的吧?”

    马尾辫根本没有理会光头的意思,目视前方,视他为无物。

    “哟,挺有脾气。”纹身男嘿嘿一笑:“妹妹,哥哥们没有恶意,你若是来‘上钟’的,倒不如直接跟我们哥俩儿玩一玩,多少钱你开价,绝对不比他们低。”

    这两人是直接把马尾辫当作是那种出来做皮肉生意的女孩了。

    马尾辫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节外生枝。

    “妹子,哥哥房间有好东西,比市面上一般的都纯……嘿嘿,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玩?保证你爽。”戴金链的光头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意思。

    马尾辫脸色一变:“你们溜冰*毒?”

    纹身男嘿嘿一笑:“别说的那么直白好不好,想玩儿玩嘛妹妹?一起呗。”

    “好。”马尾辫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一下戴金链子的光头和纹龙画虎的青年纷纷一愣,他们一开始就琢磨着随便调戏调戏,没想过这么极品的妹妹会答应他们的要求。

    开始他们的确想过她是出来卖的,但后来想想这么极品的,又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可能仅仅是被什么富贵人包养出来消遣的,于是紧紧是想调戏调戏而已。

    现在马尾辫突然一口答应,两人多少都有些吃惊。

    惊讶过后便是狂喜!原来气质这么好,长得那么清纯的妹妹居然还是瘾君子呢,这下光头和纹身男直接就忍不住了,说着就要往马尾辫身上靠。

    马尾辫后撤一步,警惕道:“这里是电梯,有监控。”

    两人虽然心急火燎,但还是忍耐住了,只要这妞儿跟他们进了房间,弄点冰一溜,这活儿就算办了!现在这两人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如何处置面前这小妞的一幕。

    很快电梯来到楼上客房,纹身男迫不及待的一边掏出房卡一边跑过去,光头男一边淫笑一边指引着马尾辫来他们房间。

    马尾辫在光头男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的客房,光头男迅速把门关好。

    纹身男在口袋掏出一包冰*毒晃了晃,然后指了指客房角落里的一个玻璃材质的冰壶,上面插着管,貌似很专业的样子:“妹妹,尝一尝,哥哥保证你今生难忘。”

    “哼。”马尾辫突然目露寒光,刚才一副邻家女的气质一扫而空,浑身散发一抹凛冽的寒意。

    在马尾辫身后的光头绝对是个裤裆当家的货色,关好房间门就要扑向马尾辫。

    突然一阵厉风扫过,马尾辫迅如电光的鞭腿夹着劲风,硬生生将那一百六十斤的光头踢翻!光头一脑袋撞在墙上,原本就喝酒喝的迷迷糊糊,现在更是撞的天旋地转了。

    “操!”纹身男见状怒骂一声。

    马尾辫二话不说,一抹人影闪过,纹身男甚至都没看清楚这柔弱女孩如何出招,那坚硬的膝盖就气压山河般狠狠磕在了他的下巴上!一阵剧痛让纹身男眼前一黑,双脚完全站立不稳。

    在纹身男倒地的瞬间,马尾辫突然扬起的脚跟风行电击的狠狠砸在纹身男的面门,纹身男连惊叫的机会都没有就昏死过去。

    回过神儿来的光头瞬间清醒,他知道来者不善,没想到这弱女子如此生猛,他顾不得什么兄弟情分,赶紧想要夺门而出,但他刚开开门,身后就传来一阵厉风,紧跟着他便后心招,整个人狠狠推开门撞在走廊的墙面上。

    光头想喊,后脑勺就被马尾辫狠狠用肘击,硬是半个字也没哼出来就瘫坐在了地上。

    看似柔弱的邻家妹妹,出手居然雷厉风行,如此凌厉……轻轻松松在半分钟之内就解决了两个社会混子。看来这位某特队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队员绝非花瓶呀。

    马尾辫拍拍手,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她才懒得报警,因为她知道有人看到之后自然会那么做。而她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上次任务结束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赶到河东市,明天她还要去拜访一下秦婉儿所在的药膳馆,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

    开着越野车的青年穿行在河东市的大街小巷,他很难理解赤蝎那种一流高手为何会到河东市这个小城市。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觉得只要能知道赤蝎的目的,这事儿做起来就简单多了。

    可这个目的是什么呢?青年脑一团乱麻,他真心希望自己也能有老大的头脑呀……突然想到老大,青年的神情有些萎靡,也不知道老大现在怎么样了,离开他们那么久,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他们。

    青年突然停车在一家酒吧前,算了,还是喝酒吧。反正他是不准备回去,毕竟那个新来的妞儿他实在琢磨不透,还是分开行动比较好。

    虽然赤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一流高手,但是青年觉得他两人合力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他和银龙都是一流高手,虽然没达到巅峰境界,但若是两人联手,也绝对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对付的。

    ……

    药膳馆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梁山和吕怡纷纷下班回家,阮清霜早已不是最初那个手头没钱的小老板了,工资定的还可以,梁山是技术活,工资高一些,吕怡和单佳豪虽然不是技术活,但阮清霜也承诺做得好,月底有奖金。

    单佳豪一直磨蹭到梁山他们离开还不走。

    阮清霜疑问:“你哥来接你?”

    “他才不会管我。”单佳豪摇摇头,然后期待的看向徐云:“云哥,你能教我两招吗,下午你给我那两个大嘴巴,我都没看见你出手,我知道你肯定是那种隐匿都市的高人。”

    徐云翻了个白眼:“就我这一米五的个头还高人?”

    “人家说小隐于野,大隐于市。你肯定是高人。”单佳豪一口肯定。

    “你小说看多了吧,不想挨打就抓紧滚蛋。”徐云不耐烦的摆摆手,这家伙可比他哥脸皮厚实多了。

    单佳豪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我一定拜师拜到你同意收下我为止。”

    徐云笑了一声:“行啊,想拜师是吧,每天上班第一件事情,跑步到市区的德明大药房买二两枸杞子回来。能坚持住再跟我提条件。”

    “好!师父的吩咐徒儿一定做到!”单佳豪一脸兴奋,在他看来徐云这是答应他了。

    徐云无语,他就是随便敷衍一句,这家伙要真跑那就是犯傻,药膳馆到那药房有十多公里,一个来回就接近十公里,马拉松全程才四十多公里……

    等到仇妍巡查四周回来之后,药膳馆一如既往的打烊关门。

    突破了心境的徐云终于明白了师尊为何一直要他打坐吐纳了,他能突破心境绝非单纯的因为遭遇强敌心魔爆发,因为一直以来的打坐吐纳让他的心境比往日更加磐固,所以心魔爆发之时没有对他的心境造成任何压迫和损伤,这才导致了他心魔爆发反而得利的结果。

    若不是因为多日来的打坐吐纳,这次心魔爆发别说让他突破心境跨入超级高手的境界了,说不定都直接能要了他的命。

    这是银龙死后,徐云第次心魔爆发,也是唯一没有入魔的一次。

    想到银龙,徐云的心里又多了分凄凉,也不知道有没有新人能顶替银龙的位置……

    砰砰砰。

    声敲门声之后,秦婉儿突然开门溜了进来。

    “我擦,你干嘛?”只穿了一条小裤叉的徐云心大惊,这更半夜进来一女的,真是担心自己的贞操呀!

    【ps:施主施主行行好~给个花屁*股也!小仙不容易,只求看完更的童鞋给力点下顶~投下花~没收藏的一定记得收藏一下哦~ 突出,明天白天上午**点,下午两点,晚上**点还会持续更新,希望追读的大大们一定不要错过,精彩剧情才刚刚拉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