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无语,直接气的翻了个白眼,迅速扭过头去:“你别装出一副被侮辱的样子好不好?穿上衣服!”

    徐云这有点不明白了,大晚上跑他房间,不让他脱衣服,却让他穿衣服?这还有天理吗?难不成是怕在这里会被人听到,要出去……

    不等徐云幻想完,秦婉儿威胁的声音就传来了:“穿上你的衣服,别让我说第次。”

    呃,徐云乖乖把沙滩裤套上:“要跟哥出去约会么?首先说明哥没车了,车震是没那条件……”

    “你信不信我阉了你?”秦婉儿咬牙切齿道,徐云这混蛋简直让她崩溃:“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徐云相当无语,正经人这个时间都上床睡觉了:“行了,你也别面壁了,我穿好了。”

    秦婉儿这才一脸娇怒的回过头来。

    “又不是没看过……”徐云小声嘀咕道,自己那天洗澡可是被她看光光了。

    秦婉儿狠狠道:“徐云我警告你,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快点翻片儿忘了,不然的话小心我哪天手枪走火!”

    “成成成,谁也不说了。”徐云急忙道,反正他眼睛也没吃亏:“你说正事儿吧,大半夜找我想干点啥啊?”

    秦婉儿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徐云面前,今天晚上单佳豪嚷嚷着要拜徐云为师,直接激发了秦婉儿的念头,她突然觉得自己必须在徐云手里多多少少学点本事。

    为什么说必须,因为她毕竟是警察,以后少不了跟各种犯罪分子打交道,普通混混她到不惧,但是若碰上那种称得上是高手级别的恶人,那她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现在秦婉儿必须要让自己能面对那些真正的恶人,所以她也要让自己进步,警校里学的那些脚猫的功夫对付小混混还可以,但真的碰上恶人根本不够用的。

    “今天开始,你就负责把我锻炼成一个高手。”秦婉儿下定了决心,开口道:“你不能拒绝,我可不是单洪宁他弟弟那种小屁孩,你别想敷衍我,我绝对不会每天跑几十公里路去给你买枸杞子。”

    徐云没想到秦婉儿居然也会有这种想法,耸肩拒绝:“入我门下就有规矩,若不能坚持买一个月的枸杞子,我就不可能教你。”

    秦婉儿咄咄相逼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教还是不教?”

    “不教。”徐云摇摇头:“我又不是搞补习班的,你们说报名就报名。”

    突然秦婉儿解开了自己衬衣领口的两粒扣子:“徐云,你最好想清楚,你到底教我还是不教我!”

    徐云两眼一亮,他承认自己的确是被秦婉儿给惊到了,秦婉儿身材原本就是惊为天人,现在还那么魅惑的解开两粒纽扣,真要命啊,若非徐云仗着自己有几分定力,估计鼻血都喷出来了。

    这年头的姑娘真有魄力,为学技术竟然如此大方利索!这徒弟必须收呀,徐云可绝非那种美女入怀都能经得住考验的神仙,这样的美女徒弟,他肯定有多少就收多少。

    徐云一个“教”字还没喊出来,秦婉儿就发话了:“想好了吗?”

    “想好了,嘿嘿,你都以身相许了,我再不答应就太不识抬举了。”徐云极力控制着不要自己的鼻血喷出:“啥时候开始?”

    “以身相许?你做梦吧!”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你若不答应,我就喊非礼。”

    我去!威胁啊?!徐云还以为自己撞上桃花运了,不成想居然是桃花劫。她这一嗓子下去,那还不把果果她们都给吵醒了,到时候那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打死也说不清楚了。

    秦婉儿一边说一边解开第个纽扣,衣服往后一退,香肩外漏,真叫一个妙不可言哦:“我数到。”

    徐云咽下一口唾沫。

    “一!”

    “我教!”徐云知道自己现在是别无选择,恐怕比起相信自己是清白的,更多人会选择相信秦婉儿没这么无聊。

    秦婉儿眼里终于露出胜利的目光,衣服也迅速穿好,现在学点手艺真不容易,肉都露了那么多……

    “那你告诉我,你想学什么?”徐云一脸苦逼像。

    “你会什么就教我什么。”秦婉儿来者不拒呀,反正她知道自己不论是拳脚刀剑或者枪械,应该都不如徐云:“最好能快速制敌的,你平时用的招数都行。”

    徐云无语,他用的那都是最简单的军体拳演变的,要懂得临敌变通的技巧,而且技能想要达到巅峰只是练还不行,只有打通全身脉络的一流高手才能做到,所以秦婉儿想达到那一步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但现在这一步,徐云若是不教她点什么,恐怕她是不会离开吧:“快速制敌最好的武器就是手枪,这个比什么都好使。”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她依然觉得徐云是敷衍她:“这个我会,不用你教。”

    “那可不一定。”徐云摇摇头,把手机往秦婉儿手里一扔:“如果现在你拿着枪,我是犯罪分子,你如何瞄准射击?”

    秦婉儿双手端平,把手手机佯装是手枪,直接瞄准徐云:“这样足够击毙你。”

    “错。”徐云摇摇头,把秦婉儿手手机拿过来,单手持在手,双脚成八字站立:“手枪射击通常是单手悬臂举枪,缩小枪身晃动、增强据枪稳定性,这是准确射击的基础。你双手抱枪是因为你稳定性不够,不自信的表现。”

    这话一下就击了秦婉儿的要害,她的确习惯于双手持枪,因为她总觉得那样可以让手腕尽量减少抖动。

    秦婉儿解释道:“那是因为我怕我力量不足,枪身不稳。”

    徐云摇头道:“持枪稳固的关键取决于用力是否平衡,而不在于臂力大小。玩儿手枪要理解站、握、挺、伸、转五个关键点。”

    这些东西秦婉儿在警校可没学过:“你为什么会射击?在哪里学的?”

    “呃,射击场里啊。”徐云道:“你若是想学,就按照我说的做。”

    秦婉儿突然转身走出徐云房间,一分钟之后她就真把自己的枪取来了,枪是空的,没有子弹,但秦婉儿依然还是推上了保险。她既然选择相信徐云,那就决定好好学一学。

    “很认真嘛,不错。”徐云淡淡笑了笑:“握枪时手要均匀用力,枪柄卡在虎口内,放松食指,手腕及大臂要挺直,以大臂带动小臂。”

    秦婉儿按照徐云所说做好,这些步骤在警校到也学过。

    “胳膊要放松,但不能弯曲。”徐云走到秦婉儿身边指导:“射击不需要挺胸,你挺那么高干嘛……”

    “徐云……”秦婉儿身上传来一阵杀气。

    “呃……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先天性的……”徐云颤颤道。

    两人在房间练习,完全没有听到果果起床去卫生间的声音。当果果打着哈欠在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完全被徐云房间的声音给吸引了。

    “双腿分开,再分开一点……哎呦,不用分那么大,和肩膀平齐……”

    “这样好了吗?可以射了吗?”

    果果两眼一瞪,这还真是出大事儿了,想不到老爸真的和婉儿姐姐搞到一起去了!想到这里果果也顾不上什么少儿不宜了,一把推开了徐云的房间。

    徐云和秦婉儿还真被吓了一跳。

    果果一脸茫然,原本还兴奋着自己会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却不料两人居然站出奇怪的姿势:“爸爸,婉儿姐姐,你俩再搞什么?”

    “呼……”秦婉儿一见是果果,长舒一口气:“没什么呀,婉儿姐姐在这里有些事情要让他教我,果果乖,去睡觉吧。”

    “嘿嘿,她拜师学艺呢。”徐云一脸正经:“干爹绝对没做出任何对不起你妈妈的事情。”

    果果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婉儿姐姐,你到底在让爸爸教你什么?”

    “姐姐让你爸教我打手枪。”秦婉儿说完之后,显然觉得口误了什么,脸色微红的怔了一下。

    徐云也冒出一身冷汗,我去,难道不能说的委婉一点?

    还好果果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根本听不出来话里无意的其他意思,还点点头对秦婉儿道:“婉儿姐姐好好学哦,学会了教果果。我去睡觉了哦。”

    “嗯嗯!”秦婉儿急忙道,这年头学点东西可真不容易。

    看着果果一扭一扭的离开,徐云不得不下逐客令:“秦婉儿同学,以后咱白天学行不行?大半夜的容易起误会,幸亏果果不懂事,要是霜姐来问,你也说我教你打手枪呢?”

    “滚,去死!”秦婉儿完全没有尊敬老师的意思,狠狠瞪了徐云一眼:“都怪你,谁让你教我这个,明天我要学拳脚!睡觉!”

    看着秦婉儿气呼呼离开,徐云可真够无辜的,我擦,我得罪谁了我?大半夜不睡觉辛辛苦苦传教授业的,最后得到的居然是一句“去死!”

    得了,反正他也没打算秦婉儿能像阮清霜那样温柔的给自己一个感激之吻,她没给自己一脚撩阴腿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徐云从来都是知足者长乐,睡觉,明天一早还有任务呢。

    【ps:今天是小仙生日,看到《妖孽兵王》还在新书榜第一位,非常欣慰,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礼物,都是兄弟们的支持,《妖孽兵王》才有今天的成绩,拜谢所有投花点击收藏的朋友,没有你们就没有小仙今天嗨皮的心情。还希望大家能多点一下‘顶’,笔仙非常需要诸位的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