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冉起了个大早就来了药膳馆,而且还买了六份精致早点,这倒是解放了徐云和阮清霜两人煎蛋热牛奶的活儿。

    仇妍默认了徐云继续担当护送果果去学校的工作,徐云自然是抱着果果就上车。

    他这个陪练教练当的可非常轻松,苏小冉原本的悟性就不差,方向感也可以,所以昨天徐云讲了那么点理论之后她驾驶技术要比前一天娴熟了非常多。

    “苏老师,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只是理论就能理解。”徐云忍不住夸赞道,他昨晚上被秦婉儿搞的没睡好,说完之后便打了个哈欠。

    果果自己坐在汽车后排,乌黑双眼溜溜转着,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再想些什么。

    苏小冉是个仔细的人,见徐云犯困,便关心了一声:“是不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

    “嗯。”徐云无奈的叹息道:“都是被秦婉儿害的。”

    “啊?她怎么了?”苏小冉记得秦婉儿高就是夜猫子,经常看书看到很晚也不困的那种。

    不等徐云开口,果果就抢先回答了:“我知道我知道!苏老师,婉儿姐姐昨天晚上找爸爸去学东西呢。”

    原本徐云一听果果开口,直接被惊出一身冷汗,谁知道她会不会乱说话,幸好果果说的比较委婉,徐云才算是松一口气。

    “看来婉儿还是那么爱学习。”苏小冉微微一笑,随口就好奇的问了一句:“学什么呢?”

    一阵不祥的预感在徐云背后冒起,他的毛孔瞬间张开,整个人都感到一阵寒意。

    果然,果果没有让徐云“失望”,她毫无顾忌的蹦出个字:“打手枪。”

    车内一阵死寂,苏小冉的表情从好奇转变为惊奇,然后又变成了惊叹,最后绯红开始在耳根处爬起,一点一点往脸颊上蔓延而去……

    这话题也太敏感了吧,苏小冉完全无法接受,而且果果说的那么轻松自然,直接让她无法直视自己脑海的画面。

    徐云瞬间有种开门跳车的冲动,被苏老师误解,真不如死在这车水马龙算了。

    果果毫不在意两个大人的反映,继续道:“唉,也不知道婉儿姐姐在警校都学了些什么,连最简单的手枪都没学会,若是给她冲锋枪,她岂不是更不会打。”

    小祖宗,你终于算是给干爹洗白了!徐云顿时感觉拨云见日,一瞬间清新空气扑鼻而来。

    苏小冉恍然大悟,她瞬间为自己刚才想歪了的念头而感到羞耻,实在太丢人了!自己居然误解了一个孩子的话,还在这里脸红羞涩,真是丢人,她可不希望徐云看到自己的糗态。

    “果果,今天上课老师要让你读作哦,你准备好了吗?”苏小冉急忙转移话题。

    “嗯,当然准备好了。”果果信心满满道。

    苏小冉还真挺好奇这小家伙会写出什么样子的章:“能先给老师说说吗?”

    果果一脸神秘:“不行不行,上课你就知道了。”

    若是苏小冉现在能知道她写了一篇《我的妈妈是大佬》,肯定会断了她上台演讲的念头!

    由于今天苏小冉要代课,所以徐云没了继续给她讲述驾驶理论的机会。苏小冉把车钥匙给了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提车的时候4S店说要送脚垫,但是当时没有,他们昨天给我打电话让我今天去,可我现在没时间,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下你?”

    “成,小事儿。”徐云反正也闲的无聊,果果在学校他一点都不担心,他没有仇妍那么小心谨慎。

    苏小冉带着果果去了教室,徐云便直接开车离开,前往开发区的汽车4S店集区。就在他前脚开车离开,后面就跟上了一辆车牌挂了迷彩布的奥迪。

    二十多分钟后徐云就到了开发区,到了目的地,徐云迅速找客服要了脚垫,就在徐云刚出来的时候,那辆跟了他一路,并且一直在路边监视他的挡牌奥迪突然掉头离开了。

    徐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若是那车里的人来找自己麻烦他到不怕,就怕这种,万一那人只是确定他离开而对果果不利呢?

    迫不得已徐云马上给仇妍打了电话,把现在的发生的状况告诉了仇妍。

    仇妍自然异常生气:“我说过不让你随便离开!果果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不等徐云解释仇妍就挂了电话,徐云也没敢大意,迅速上车直接就追了出去。

    然而那辆奥迪似乎早有准备,徐云一路回来的路上看到好几辆同样的汽车,但是却都没有遮挡号牌,这时候徐云才肯定了那辆车肯定已经拆下迷彩布混迹在路上了,他根本不可能找到。

    徐云赶回学校的时候仇妍已经在了,好在果果在学校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可到底是什么人再跟踪自己呢,这一点让徐云百思不得其解。只跟踪,又不动手,不像是一般人所为。莫非是政府部门的人?

    徐云一愣,想到了一些可能性,或许真的是警局的人。警局的情报是多方面的,虽然徐云确定了药膳馆附近并没有天网工程的民政摄像头,但他依然相信警察有能力怀疑到赤蝎出现过药膳馆这地方。

    “你回去吧。”仇妍见果果没发生任何意外,火气也就没那么大了。

    徐云知道她这性子绝对不是自己倔的过的,现在就算自己说破嘴皮告诉她,他不会再离开,那仇妍也不可能放心他在这里。

    得了,反正谁在都一样,毕竟仇妍体内早已没有了蝎毒,两日的调息足够她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果果就交给你了。”徐云清楚多说无益,直接去办公室把车钥匙还给苏小冉,然后就返回药膳馆。

    药膳馆有了梁山的加入,体力活重活之类的阮清霜就再也不用亲自动手了。亏了南城虎有心,知道给他们介绍帮手来。

    阮清霜见徐云回来也没多心,她还是习惯仇妍去送果果,虽然说苏老师来接果果她很感谢,但心里多少有点泛酸的感觉,总之是怪怪的。

    徐云看着吕怡擦桌子,梁山拖地,不由得感慨一声:“店里有人手就是不一样。”

    以前这些活儿都是他兼职干啊,没办法,谁让他不舍得阮清霜一个人受累呢。

    “单佳豪没来。”阮清霜道:“我打电话问过单洪宁了,他说他弟弟一早就找不到人了,可能是因为觉得打杂的活丢人,所以就跑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他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单佳豪昨天不还死皮赖脸的要跟自己混吗,怎么可能今天一早就找不到人了。

    我擦,那货不会真傻到跑着去药店买枸杞子吧?

    呵呵,想到这里徐云到是宽心了,那小子若真的能坚持下来也是个可雕之才。做人不怕没本事,怕就怕没毅力,有志者事竟成。

    “不管他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徐云咧嘴微笑道:“今天哥也客串一下服务员,哈哈,山子,厨房可就彻底交给你了。”

    “云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梁山很有把握道。

    上午的清闲延续到了十一点左右,陆陆续续的客人开始出现,徐云便和吕怡两人忙碌了起来。阮清霜坐在前台轻松收钱,她真没想到药膳馆居然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子。

    徐云第一天当服务员就收获不菲,刚过午十二点的时候店里就来了一个女孩,一米的身条,一身紧身干练的装扮让整个人都显得凹凸有致,玲珑清秀的脸蛋加上高高扎起的马尾辫,让整个人显得纯如白雪。

    童颜配曲线,绝对的少男杀手。

    “请问,这里便是汇区第一药膳馆吗?”马尾辫的微笑非常甜美,甜的连阮清霜都叹为观止。

    徐云当然不会放过为这么女神的一妹子服务,迅速上前道:“没错,应该说这里是河东市第一药膳馆,美女,你恐怕不是本地人吧?本地人都知道。”

    马尾辫依然还是那副笑容:“我第一次吃药膳,推荐一下吧,不要太贵哦。”

    徐云指了个靠窗的位置,示意她坐下:“美女来吃八折优惠。”

    这话音才落,几个药膳馆的熟客就开起了玩笑:“老板娘,你看你家徐老板,看见美女就打折,我们这些老顾客怎么没有折扣啊?”

    “那今天就是折扣日,大家都八折。”阮清霜笑了笑,大方道。

    幸亏果果没在这里,不然肯定疯了,所有人八折?以及现在药膳馆的收入来计算,那可是要亏损好几千呀!

    徐云对后厨的梁山喊道:“山子,给这位美女来个香芹豉椒溜鳝段,老鸭蒸山药,另外送一道龙骨冬瓜瑶柱汤。”

    美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样,没办法,徐云就是想送,他就是莫名其妙觉得这个马尾辫女孩身上有种亲切感,说不上来是什么亲切感,但他保证不是处于下半身的思考才对这姑娘如此上心。

    “谢谢。”马尾辫微微一笑,心道这里的服务还真是挺不错呀,没想到陈所长说的那个女警司会住在这种地方,应该还挺有意思的。

    马尾辫透过玻璃看向药膳馆对面广场的风景,真没想到河东市这地方还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好选择。

    这时候突然她手机响起,是青龙的来电,马尾辫没有犹豫接起电话:“什么事?…………我在汇区,吃过饭就过去。”

    说完之后,干脆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