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做事自然不会让人说出什么不好,既然送了那马尾辫美女客人一道汤,也去厨房给几个熟客端盘老醋花生之类的小肴送上。

    “徐老板,你可别做太过分啊,小心老板娘让你跪搓板。”这个李叔是药膳馆常客,所以偶尔会开些徐云和阮清霜的玩笑,两人知道他没什么恶意,也不计较。

    徐云大手一挥:“我家老板娘才没那么小心眼。”

    很快山子就做好了徐云点给那马尾美女的两道招牌菜,吕怡见徐云在跟几个客人聊天,便去厨房端了两道招牌菜送去马尾辫那里。

    马尾辫安静的等待送上的美味,她手指突然轻抖一下,纸巾搓成的纸球化作肉眼极难辨别的白光飞了出去……

    吕怡已经要把菜端到客人桌前了,却突然感觉膝盖处突然麻了一下,瞬间失去力量,整个人重心失去平衡,呀的尖叫一声就要摔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徐云一个箭步突然冲来,左手一把揽住即将摔倒的吕怡,右手嗖一下端住扔出去的香芹豉椒溜鳝段迅速放在桌上,然后一招海底捞月以迅雷不及下载之势,硬是把险些摔落在地的老鸭蒸山药给端住了!

    “呼!”徐云长舒一口气,把老鸭蒸山药放在马尾辫桌面上的同时也让吕怡平稳的站好了。

    吕怡惊出一身汗,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她到不怕摔了盘子,毕竟阮清霜温柔的性情她知道,她只是怕万一弄脏了客人的衣服就麻烦了。

    “行了,没事了,去忙吧。”徐云安抚了下受惊的吕怡。

    吕怡点点头,腼腆的离开,去把那道汤也端来了。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徐云抱歉的对马尾辫道:“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做事没什么经验,呵呵,实在不好意思。”

    马尾辫淡淡笑了笑:“没关系。”

    “这顿饭免单,以表歉意。”徐云大方道。

    “你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马尾辫一脸笑容仰头看着徐云。

    徐云一怔,估计是这马尾辫美女嫌他话多:“不用了,你吃,我先去忙。”

    马尾辫看着徐云离开的背景,脸上的笑容也从从容变得可疑,她夹起一块山药放在嘴里,味道果然不一样,的确非常美味。

    马尾辫一边品尝美食一边思考,刚才那个服务员站不稳完全是因为她弹出的那个小纸球。她来药膳馆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美食,她还想知道陈局长口的那个女警司身边到底隐藏了什么高手。

    因为马尾辫怀疑店里最低调和最安静的女服务员,所以她才对她下手,但显然她不是。

    而那个油嘴滑舌的“徐老板”到显得有几分可疑了,能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保护人,还没让菜盘摔坏的人,若不是搞杂技的,就一定是个高手了。

    徐云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走进后厨,走进后厨之后,他张开手心,手心里有一个纸巾搓成的小纸球,纸球很硬,绝非常理之的力度可以挤压成型的。

    这是他刚才接住那盘老鸭蒸山药的时候无意看到的,所以就随手捡了起来。

    看来吕怡那一摔绝不是因为她自己不小心,而已有人暗做了手脚。

    紧紧凭借一个花椒粒大小的纸球就能击人膝盖麻穴,这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就算是一流高手也未必都能做到。

    因为这是紫电穿云的暗器手法!!

    这种暗器手法绝非一般人能学得到,徐云如此清楚是因为他只学过一种暗器手法,便是这紫电穿云的暗器手法。

    那个马尾辫到底是何人?徐云心忍不住泛起团团疑云。

    “云哥,想什么呢?”梁山突然打断徐云的思绪:“十号桌的菜好了,人家都催了好几次了。”

    徐云回过神儿来,淡淡一笑:“知道了知道了。”

    上菜的途,徐云再次经过马尾辫的桌边,他清楚的看到马尾辫桌上那张撕掉一角的纸巾。没错,刚才用紫电穿云这种手法弹出纸球的一定就是这个看上去极度清纯的马尾辫妹子。

    这么年轻的女孩就能有一流高手的境界可绝非凡人啊。

    徐云默不作声把菜端到十号桌,虽然他已清楚马尾辫的身份,但并未揭穿,因为她会选择用纸球,就说明她不想伤人,她到底想做什么徐云并不清楚。

    这时候马尾辫突然放下筷子起身走向了阮清霜。

    徐云眼睛微微眯起,呼吸突然放慢下来,甚至停止,只要马尾辫有任何反常的行为,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制服。毕竟已经突破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徐云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他早就过了初窥门径的个阶段,成为了真正的高手的高手。

    “多少钱?”马尾辫的表现并没有任何的反常,她很自然的掏出钱包找钱。

    阮清霜往徐云这边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刚才不小心吓到你了,这顿就免了吧。”

    马尾辫也对阮清霜微微一笑:“还是算了,我没有吃东西不花钱的习惯。谢谢。”说完,马尾辫掏出一百块放在桌子上:“我想这些应该够了。”

    “用不了那么多。”阮清霜急忙道。

    马尾辫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不用找了,谢谢你让我吃到了这么好吃的药膳。”

    徐云已经走了过来:“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有多要客人钱的习惯。五十块就够了。”

    “我晚上还会来吃,先预付,这样可以了吧?”马尾辫轻声道。

    徐云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气凛然的笑容:“不好意思,我们没有这个预定的功能,而且也不欢迎浪费食物的客人。”

    说着,徐云指了指马尾辫的桌子,两盘菜剩了很多,汤也只是喝了小半碗而已。

    马尾辫没有继续跟徐云针锋相对,她直接转身离开。

    “徐云,你怎么回事儿?”阮清霜觉得徐云有些不对劲儿,开始他对这个马尾辫女孩挺客气的,怎么突然说话却带刺带针的。

    徐云意识到阮清霜还在,便干笑两声:“没什么,就是觉得这种大小姐不知道爱惜食物,吃那么几口就不吃了,太浪费了,也不知道打包。”

    “或许她并不喜欢吃药膳。”阮清霜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她也不喜欢浪费食物的客人,但是这种人很难杜绝。好在来她这里的人并不是特别浪费,真正浪费的是那些贪官污吏,粮食浪费最大的地方就是搞招待的酒席。

    徐云当然不是为浪费的那些菜而生气,比起那些一顿饭几万块,一瓶酒几万块的贪官而言,这点算不上什么。

    这时候单佳豪突然推门而入,当他进入药膳馆的瞬间,整个人就像是瘫掉了一样。

    阮清霜大吃一惊,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来了呢?

    “呼……呼……水……”单佳豪喉咙冒烟,说话都沙哑不堪。

    吕怡急忙倒了杯水给他端过去,这小子也不客气,端起来就咕咚咕咚直接全部灌进肚子,喝完之后第一句话还是要喝水,连续杯水喝掉之后才算舒服了似的。

    “你这是学人家夸父追日呢?”徐云皱着眉头问道:“看看这都几点了,不用干活是吧?”

    单佳豪表情委屈,扬起手一包枸杞子:“云哥,是你说让我每天跑去区的德明药店买枸杞子的呀,你说我坚持下来你就收我为徒的!”

    “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说你把月亮射下来我才收你为徒,你也干?”徐云无语。

    “射月亮那是我做不到的,我当然不做。但是这个我可以做到。”单佳豪认真道。

    徐云指了指墙上的表:“看见没,药膳馆每天早上十点半就要准备营业,但你十二点半才会来,你是勤杂工,这个点儿来就等于没来,我要你来上班可不只是要你买枸杞子的。”

    单佳豪居然没翻脸也没急:“云哥,我懂!我明天一定九点半买好枸杞子来到药膳馆干活!”

    我擦,徐云无语,这货还真那么拼命呢。

    “好啊,你若是能做到我也不拦你。”徐云懒得管他:“九点半来洗菜切菜备料,还要扫地拖地擦桌子,做打杂的,眼里就要有活。”

    单佳豪把枸杞子往徐云手里一塞,二话不说直接就卷起袖子进了厨房,似乎刚才的疲倦一扫而空了似的。

    阮清霜都有些不忍心了:“徐云,是不是有些过了?”

    徐云淡淡一笑:“这个年纪的孩子做事都这样,天的热度,过不几天他就会撂挑子的。放心吧,死不了人。”

    突然手机响了,徐云赶紧接听。

    是果果打来电话说不回来吃饭了,苏老师请她和仇妍姐姐去吃自助餐,买个人的自助劵可以送一位免费,所以果果问徐云要不要来。

    原本徐云没打算去,但阮清霜却让他去,反正店里也不缺人手。

    但即便如此徐云还是没打算去面对仇妍,毕竟上午他离开那一会儿造成了稍许的恐慌,估计仇妍现在还没原谅他呢,但徐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小冉,好巧呀,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呵呵,这位美女是你朋友吗?难道不准备给我介绍一下?”

    这个声音,这个称呼,显然是那个叫柳什么的猥琐男教师。

    【ps:真心不好意思,昨天生日喝了点,结果承诺的晚上这一更忘记更新就睡了……汗,说声非常抱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