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自始至终都没看向乱斗的两人,从那个厚脸皮的男人对徐云宣战的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死定了,徐云现在的恐怖实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晚仇妍发觉徐云能运用真气帮自己逼毒的一刻,心里就已经彻底惊诧了,她并不知道徐云是因为和赤蝎一战才突破了心境,还以为他一直就是个隐匿势力的超级高手。

    果果把手半块披萨全数塞进嘴里,有些不满的摇摇头,显然没有看爽,那废材完全不是老爸对手,居然开始还叫嚣的那么张狂,根本就是不自量力的白痴嘛。

    苏小冉可没他们那么淡定,看着死狗一般的柳天翼,心一阵唏嘘:“这……这可怎么办?”

    “老板。”徐云扭头看了看这家自助餐厅的老板:“我帮你证明,他说过他双倍赔偿你的损失。刷卡之后记得通知他家人来‘收尸’。”

    哎呀妈呀,自助餐厅老板一听腿都软了,这咋还闹出人命来了?

    徐云摆摆手,轻松笑道:“开玩笑嘛,别那么紧张。”

    餐厅老板哪敢相信眼前这家伙,但他又不敢报警,只能等着这个凶兽一样的家伙离开才行,反正他觉得店里有监控,跑不了他们。

    想到这里,那老板忍不住往摄像头处瞄过去,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知道何时,每个摄像头上都插了一根筷子!根本就是毁灭性的损坏呀。

    “苏老师,我吃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走?”果果擦擦嘴巴,这家伙倒是知道什么时候该溜。

    苏小冉哪还有什么食欲,现在她就是想知道如何处理柳天翼的事情:“他这样,我们要不要送医院?”

    “走吧苏老师,他死不了。”仇妍也站起身来:“对于这种人,是不需要同情的。”

    即便如此苏小冉依然心里慌乱,果果才不管那么多,直接拉着她就往外走。

    徐云愣了半天才道:“不是喊我来吃饭的吗?我这才到,你们就走?我可一口东西都没吃呢。”

    “这里都被你们搞成这样子了还怎么吃。”果果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算了,爸爸,你就回去吧,说不定妈妈在家里给你留着饭呢。”

    “……”徐云是真败了,果果根本就没打算喊他来吃饭,就是让他来教育一下那厚脸皮的家伙罢了,唉,上当了。

    仇妍显然还没原谅徐云早上丢下果果一个人在学校出去的事情,所以徐云也不愿意去碰那个钉子,出了自助餐厅之后就和人道别。

    现在药膳馆正忙着,开饭起码要一小时之后,所以徐云也不着急回去,一路上溜达着往回走,这个时间美女还真不少,大部分都是都市白领午休出来吃饭,看的徐云蠢蠢欲动的。

    徐云突然停下脚步,他脸色显然紧了起来,耳朵极力的辨别着什么似的,虽然路上非常嘈杂,但徐云还是辨别出了那阵熟悉的发动机声,他迅速回身往传来声音的地方跑去,但最终那声音还是渐行渐远的消逝了。

    难道是错觉?

    徐云的脑子乱糟糟的,不,不可能是幻觉……他脑海里浮现一个人,午在药膳馆里吃饭的马尾辫,他现在很想再见到她,问问她到底是什么人。

    药膳馆为什么会突然成为众目共视的地方,绝对跟赤蝎脱不了关系。徐云真后悔当日没有直接痛下杀手以绝后患,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局面了。

    迅速折返回药膳馆之后,阮清霜他们才刚刚忙完,徐云终于赶上了这顿饭,阮清霜很想问徐云今天食欲怎么那么好,刚吃过自助还能吃。

    单佳豪整顿饭都没说话,见众人吃好之后,马上收拾桌子去刷碗,真把阮清霜给惊到了,这还是昨天那个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少爷吗?简直就是一只小乖猫。

    吕怡也没闲着,擦桌子收拾椅子的,梁山是个粗人大汉,这种活儿自然不会做,直接拉了两把椅子就躺下睡觉了,做了一午的菜,的确是累了。

    “霜姐,你也上去休息吧,下面有我呢。”徐云坐进前台的椅子上,泡了杯清茶,他突然看到一张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宣传单,推出的各种药膳完全就跟药膳馆一模一样。

    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他真的是有必要去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搞的鬼,把药膳的秘方给偷卖出去。

    ……

    被徐云暴揍一顿的柳天翼终于在半小时之后恢复了体力,虽然走捷径,但毕竟也是打通了筋脉的高手,还不至于因为一些拳脚照成的皮外伤而进医院。

    徐云教训他并未真的出力,根本没有动用真气和内力,若是真打,怕是柳天翼一拳也受不住。

    餐厅老板正苦着如何处理呢,却见这重伤者突然站起来,直接吓了一大跳。

    柳天翼两眼目露残光,打死他也没料想到对方居然也是高手,幸亏之前自己没有碰他,不然的话就真的死定了。

    这件事情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现在他身后有一流高手撑腰,又怎么会怕呢?这口恶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原本想在苏小冉面前出风头,却不料风头没出,还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你,你还好吧?”餐厅老板小心翼翼的向前问道。

    柳天翼不耐烦的一摆手:“赔多少钱说,别他妈在我面前墨迹!”

    餐厅老板没想到他还是个不赖账的人,也顾不上什么计算了,一边把钱包奉送道柳天翼面前,一边道:“二……二十万?”

    柳天翼二话不说掏出一张金卡就刷给了店老板,然后迅速转身离开,开车直接去找自己的师父了。

    当衣衫不整的柳天翼站在他老子柳生和师父赤蝎面前的时候,柳生险些就把茶喷出来了,明明已经成为高手的儿子,怎么会被人修理的如此悲惨!?

    赤蝎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河东这种小城市难道还有其他高手?这让他很诧异,毕竟现在能做到初窥门径的人都不会甘心留在这种小城市,都挤破了头去大都市打拼天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柳生一脸震惊道:“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

    “一个王八蛋跟我抢女人,爸,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柳天翼愤愤不平道。

    柳生闻言勃然大怒:“女人,女人,你脑子里每天除了女人还想没想些别的东西!为了女人居然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柳天翼一听也怒了:“爸,我不管,那个女人我看上了!我就要她,这辈子我还就非她不娶了!我这次是真爱,你必须要让我得到她!”

    “你!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柳生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居然养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不孝子。

    柳天翼一脸倔强,毫无服软的意思。

    赤蝎好奇的开口:“天翼,你是说,和你抢女人的那个家伙把你打成这样了?”

    “对!”柳天翼一听赤蝎开口,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师父,你必须帮我,那个人肯定是高手,一出手我就知道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赤蝎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因为柳天翼这种通过捷径跨入高手行列的人是高手最低级的那类,他们的能力只能在普通人眼里让人咋舌,在高手,他们连看都不够看的。

    “师父,你一定要帮我啊。”柳天翼咬牙切齿的道。

    赤蝎淡淡笑了笑:“女人的事情当然要自己解决,我出手就没有意义了。”

    柳天翼心一阵失落:“可是我打不过他啊。”

    赤蝎脸上写满阴险的表情:“一定要打吗?避其锋芒,趁他不再的时候直接把你想要的女人带走。霸王硬上弓你难道也不会?等生米煮成熟米饭,那时候再告诉对手,这是对对手最好的惩罚。”

    柳天翼脸色一阵青红皂白:“师父,你是让我强……”

    “对。”赤蝎不等柳天翼说完就开口打断:“男人想成事,必须不择手段。不是我不帮你,但我不可能一辈子帮你,我要教你如何做事。这叫做无毒不丈夫。”

    柳天翼仍然有些无法接受强迫苏小冉的事情,毕竟他对苏小冉不像是对以前其他那些女人那般:“万一她誓死不从怎么办?万一她告我呢?她不是那种女孩,不会那么轻易屈服的。”

    赤蝎冷笑一声:“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抓住她最想守护的人了,人在威胁下,什么都会顺从,如果你拿她的家人做筹码呢?你还相信她敢反抗吗?天翼,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再说了吧?”

    柳天翼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脸振奋道:“师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普通人是无力承受高手的压力的,只要你在她面前展现出你的力量,告诉她,若是她反抗的话,她全家会是怎么样的下场……嘿嘿,我保证她会顺从的像一只小猫。”赤蝎双目闪过寒光。

    柳生虽然并不支持赤蝎这么教育他这原本就不争气的儿子,但是碍于赤蝎的实力,他也没再开口。

    柳天翼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阴冷,一个人学好很难,但学坏只需要一瞬间。更何况他原本就不是思想品德及格的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