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不知发生何事的保安队长正好遛弯回来,见有车在出入口还开那么快,自己的手下居然还放行,马上开怒,直接骂了手下保安一顿。

    那保安也委屈,赶紧解释。

    不解释不要紧,一解释之后保安队长更生气:“你看他证件了吗?!”

    “没有。”

    “万一他妈是假的,这责任谁负?不光要走了包,还开走了车啊!”保安队长为自己队上有如此一奇葩而感到无语,这年头小偷冒充警察偷东西的事可不是没发生过。

    ……

    徐云幸亏溜的早,他就怕碰上那种叫真的人,他还不知道目的地,所以只能按着监控上那辆汽车拐弯的方向离开,到路口的时候,毫无思绪的徐云只能靠自己的直觉去猜测方向。

    幸好秦婉儿的调查速度够及时,很快就调出一路的监控摄像,毕竟苏小冉是她朋友,她自然也很担心。

    “根据排查确定那辆汽车驶入了东郊一处僻静的别墅区,大约十多户私人别墅,这个就没办法确定了。”秦婉儿语气急迫道:“你马上来所里接我,我和你一起去,不用担心超速违章被拍照,我会给交警部门解释情况的。”

    徐云也没含糊,直接答应了秦婉儿,这时候他可不会嫌弃她是拖油瓶,去那种别墅区硬闯,倒不如带一个警察更加方便一些。

    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排查,而不会遭致别墅小区里那些物业管理或者保安的白眼看,而且去秦婉儿所在的汇区派出所也不需要绕路。

    脚下油门一紧,钢炮之称的小车漂亮的冲了出去,反正秦婉儿会以协助警方办案的解释洗脱超速违章,徐云也没必要磨磨唧唧,早一分钟赶到,苏小冉就早一分钟脱离危险。

    徐云五分钟之后来到汇区派出所,秦婉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徐云到来,她迅速进车,不等屁股坐稳,徐云就已经把油门踩的猛冲了出去。

    秦婉儿相信徐云的车技,完全是因为上次他开着神龙富康去追奔驰的事件,能用那种车追上奔驰,直接开到爆缸,这家伙简直是职业赛车手了。

    徐云一路飞驰,秦婉儿怕打扰他,便没有问他为会做出这种判断。

    平均毎小时一百五六十迈的速度果然非同小可,秦婉儿紧张的心都快要提出来了。

    ……

    柳天翼将苏小冉带回家之后,迅速将其反绑在一把椅子上,他并没有急于动手怎样,倒了一杯威士忌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待苏小冉的苏醒。

    在女人昏迷的时候去征服,根本满足不了柳天翼的心态,若是谈论起偶像,他欣赏陈老师那种让妞儿主动送上门来拍照留念的,鄙视李什么瑞那种靠药来迷翻之后乱拱的。

    柳天翼不想做后者,所以他在等待,虽然他的本质上已经是后者那种不是男人的废物行为了。

    “……”苏小冉在昏迷一小时之后终于恢复了意思,她微弱的张开眼睛,茫然看向四周,心疑惑:“这是哪?”

    突然,身后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给了苏小冉足够的惊吓:“小冉,你醒了?不要怕,这是我家。”

    柳天翼的声音让苏小冉脊骨里冒出一阵寒意,她脑子里迅速升起逃离的想法,但是她刚要挣扎,却感觉手腕一阵勒疼,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反绑在了一把椅子上,从手到脚,全部被捆的结结实实,根本就无法挣扎半分。

    “救命啊——!!”苏小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呼救:“有没有人!救命啊!”

    柳天翼看着挣扎惊慌的苏小冉,脸上的笑容开始扭曲,苏小冉的惊叫让他有种自己成了李小瑞的感觉,那种羞耻感让他感觉到偶像陈老师正拿着摄像机取笑他。

    “喊吧!大声喊啊!你就算喊破了嗓子也不可能有人来救你!”柳天翼畸形的心态已经逐步成型:“我告诉你,这里是所有房间都有很好的隔音处理,别说你喊,就算开枪外面都听不到声音!而且即便是外面有人听到,也绝对不会有人多管闲事。”

    苏小冉神情紧张的看着周围一切,阴暗的灯光,让她看不清楚周围到底有什么。

    “这里是我家的地下密室,嘿嘿,除了我,没有人会到这个地方!”柳天翼声音显得极为阴险:“小冉,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柳老师,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是犯法!”苏小冉紧张道,地下密室,只是想想这名字就够她发抖的了。

    柳天翼冷笑一声:“犯法?那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太爱你了,我犯法也是为了爱情,再说了,这地方没有人知道,我就算把你囚禁在这一百年,也不会有人知道!”

    苏小冉心一凉,囚禁?这个词无比刺耳的钻入自己的耳膜,她看过新闻报道的一些国外变态会把人囚禁起来以供玩乐,她只是想想都觉得那些人好可悲,没有自由的人生有多可怕,她想都不敢想。

    而现在柳天翼居然说要囚禁自己!

    “你不可以这样,柳老师,你放开我!”苏小冉开始不顾自己手腕强烈的勒痛而挣扎起来。

    柳天翼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嘿嘿嘿嘿,哈哈哈!”

    苏小冉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恐怖感,她完全不敢想象现在发生的一切,如果自己真的会被囚禁于此,然后度过暗无天日的余生,那对她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这样!”苏小冉的挣扎变成了哀求。

    柳天翼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想要一个人屈服自己,就必须让她知道什么叫恐惧,当一个人恐惧的心态被无限激发出来之后,任何要求都会答应。

    “小冉,我也不希望这样,如果我囚禁了你,你的家人一定会到处找你,我会觉得心里不安,我只有把他们也都统统送到另一个世界,心灵才能得到安慰。”柳天翼走到苏小冉面前,微笑轻声道:“你觉得呢?”

    苏小冉的脑犹如五雷电击,瞬间一片漆黑,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柳天翼的心态会畸形到这个地步,居然威胁到了她家人的生命:“不要……不要……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内心受到巨大恐慌冲击之后,苏小冉精神开始变得恍惚,口呢喃不停的说着不要。

    柳天翼冷笑着蹲在苏小冉的面前:“当然,这一切都是你可以改变的,小冉,做我女朋友,我怎么可能囚禁我的女朋友呢?我怎么可能对我女朋友的家人下手呢?你说呢?”

    “不要……我不要……不要逼我,我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的家人……”苏小冉最终还是没有松口。

    柳天翼心口一闷,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配不上她!为何苏小冉会一而再再而的拒绝自己,就连现在逼到绝境,她居然还会拒绝自己!

    要钱,他有!河东市没有再比他家富裕的人了!

    要相貌?他也有!相貌遗传母亲的柳天翼称得上是英俊潇洒,而且常年活动在健身房,他的体形也保持的非常完好。

    “我到底什么地方配不上你?”柳天翼近乎咆哮着喊道。

    苏小冉惊惊颤颤着,她除了求饶,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要说点什么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可能!我要一辈子囚禁你!这辈子你会永远都生活在这间地下室里,永远!你没听错!”柳天翼嘶吼着:“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家人!”

    “救命——!!”苏小冉几乎歇斯底里,但她却只能感受那种声音被墙壁彻底吸收掉的无奈。

    柳天翼丧心病狂道:“喊吧!喊吧!等你喊累了,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被囚禁的滋味!”

    苏小冉杏眼怒瞪:“我绝不会让你得逞!就算是死,也不会!”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若是让她屈服,她宁愿选择死。

    “哈哈哈,来,小冉,喝点水,不然就没有力气喊了。”柳天翼拿过一瓶矿泉水打开,抵到苏小冉嘴边。

    苏小冉一扭头,绝食禁水,、五天就足以让人死亡,逃不掉的话,她宁愿选择死。

    柳天翼目露寒光:“你以为你不吃不喝,一死了之就可以了?哼,我告诉你,苏小冉,我既然敢绑架你,我就敢囚禁你的家人!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明天倒霉的就是你最亲近的人!”

    “不要!”苏小冉近乎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

    柳天翼的嘴角露出胜利的笑容:“那就乖乖听我的,把水喝了,嘿嘿,我不但喜欢你的人,还喜欢你银铃般的声音,你若嗓子哑了,我会心疼的。快,喝了它,喝了水我就不会对你的家人下手。”

    苏小冉再也忍不住屈辱的泪水,一边喝下柳天翼递过来的矿泉水,一边不停地流着眼泪。

    “哐——轰!”

    地下室的铁门突然被强大的冲击力打开,直接摔到台阶下,重重砸在地面上。

    柳天翼手一抖,整瓶水都洒落在地,整个人惊慌失措的向门口看去,苏小冉瞬间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那种激动和澎湃是无法形容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