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钟之前,徐云和秦婉儿终于赶到了东郊这处别墅区。

    这地方当年开发就是为有钱人准备的,只开发了十栋,住着的都是河东市真正的有钱人和有权人。当然,有权人不会自己住的,都是儿女享福而已。

    所以这里的物业管理也是最高等级的,保卫人员清一色退伍兵,而且还都是身手不错的那种,绝对没有一些保安公司的那种杂牌军。

    徐云刚到小区门口就被拦住了。

    “不好意思,请给我看一下你的出入证。”这里的保安明显素质不错,毕竟是给有钱人看门,不会轻易做出那种狗眼看人低的行为。

    保安拦住徐云的车,只是因为这个小区还从未出入过五十万以下的汽车呢,顶配的奥迪A6在这小区都是拿不出面儿的车,S级奔驰和系的宝马也只能算是一般货色。00万以上的车都出现过呢。

    “这个可以吗?”秦婉儿随手掏出警察身份的证件,直接亮给保安看:“警察办案,希望你配合执法。”

    “是!”这保安是军人出身,所以很配合的敬礼放行,还非常积极道:“如果需要我们保安部帮忙,请警官尽管吩咐,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我们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秦婉儿见徐云没有任何表情,便婉言相拒:“不用了,谢谢。”

    徐云这才开口:“你只需要告诉我们,那辆挂着河A6开头号牌的黑色大切诺基在哪就好。”

    保安微微一怔,有印象:“刚才我确实看到了,车主是小区业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十八号别墅吧,里面进去第排。”

    “你确定?”秦婉儿详问道。

    保安一怔,他确实有那么个印象,但是他没刻意去记,所以也不敢说那种保证的话。

    “他不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徐云淡淡道,对保安道了声谢谢就开车进去。

    “万一错了呢?”秦婉儿无奈,“我可是没有搜查证,若是找错了门,别人可以告我们非法入侵民宅的。”

    徐云不以为然:“我相信一个退伍兵的意识是不会错的,而且就算错了也无所谓,反正华夏不是美国,居民没有权利直接开枪打死入侵私宅的人。”

    秦婉儿虽然万般无奈,但也只能任凭徐云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保安不放心,等两人开车进去半小时之后,最终也还是赶了过来,当然,这都是后话。

    徐云停车之后,手里不知何时就多了一根铁丝,他轻松的越过别墅院墙,娴熟的用一根铁丝将别墅的防盗门勾开,当秦婉儿费劲的爬进别墅院墙的时候,徐云已经破门而入了。

    “你以前是做江洋大盗的吧?”秦婉儿惊讶道:“喂,这里没有人,我们别这样好不好,万一找错了人家,我们真的就是违法了。”

    徐云冷静的分析之后找到车库入室的那道门,迅速一把打开,果然,那辆黑色的大切诺基就停在车库。

    秦婉儿这下直接闭口不言了,迅速掏出身上的配枪,神情也迅速的紧张了起来。

    “哐。”徐云直接把那门关上。

    “你能不能小点声!”秦婉儿瞬间紧张道,万一犯罪嫌疑人在楼上听到了可怎么办呀!

    徐云却并不这么认为:“人肯定没在室内,若是在的话,刚才你进来的说话声就足以让他发觉了。”徐云入室之后就去感受了一下,完全找不到人的气息。

    “那人会在哪?”秦婉儿不禁惊讶。

    突然地面隐约传来一些极为微弱的震动,这种震动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但徐云知道,声波可以造成这种微弱的震动。比如说,有人在你耳边大喊,你的耳膜会震的嗡鸣一样。

    徐云知道,这种微弱的震动,是人在完全封闭的地方怒吼照成的。

    “这里有密室。”徐云突然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秦婉儿瞳孔都放大了一圈,这不是再玩儿侦探游戏吧?别墅密室?怎么听起来都像是那种变态杀人狂主演的电影似的……

    徐云打开客厅的灯,仔细的看向地面,显然,别墅是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虽然灰尘并不明显,但是却足以让徐云用肉眼分辨的出来。

    沿着被擦抹过的那道印迹,徐云很快就在厨房内间的储物室里看到了一道厚重的暗门。

    这恐怕就是地下密室的入口了。

    一想到苏小冉已经可能在里面惨遭毒手,徐云瞬间爆发一股杀气,突然一脚就狠狠踹在了这道厚重的铁门上。铁门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撞击力,直接脱离门框,硬是砸在了地下室内的地面上。

    跟在徐云身后的秦婉儿差点惊的叫出声来,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真的有这种密室的存在。

    “徐云!”苏小冉喜极而涕的声音直接撕破昏暗的空间冲上来。

    柳天翼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闯入的这个混蛋,他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找得到这个地方!就算他找得到,他又是如何进来的呢?!

    “小冉!你真的在这里?!”秦婉儿听到呼唤急忙催促徐云下去。

    苏小冉听到闺蜜的呼唤更是精神彻底崩溃:“婉儿,快救我!救救我!”

    徐云和苏小冉走下地下室,柳天翼的神经直接绷紧,他迅速拿起那把刚才用来剪断捆绑苏小冉绳子的剪刀顶在苏小冉的脖子上。

    “你们别过来!你们再敢往前一步的话,我就杀了她!”柳天翼的心疼早已扭曲变形,再他绑架苏小冉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丧失了人性。

    秦婉儿迅速端起手枪:“放下你手里的剪刀!我是警察,你已经没有可逃之路了,我奉劝你最好束手就擒!”

    柳天翼目露凶光,秦婉儿的话根本没有起到半分作用,反而激发了柳天翼的怒意:“我数到!你若是不放下你手里的枪,我就刺破她肚子!一!二!”

    “等一下!”秦婉儿怒斥一声:“那我们做个交易!你把人放了,我放你走!”

    “你以为我会相信警察的话?”柳天翼仰头长笑几声:“宁愿相信母猪上树,我也不会相信警察的嘴!嘿嘿,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开枪打你身边这个男人!”

    秦婉儿和苏小冉都纷纷怔住了。

    柳天翼所有的心理不平衡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造成的,他怒瞪着徐云,对秦婉儿道:“我让你开枪打这个男人!打他的腿!如果你不打他,我就用剪刀扎她的腿!”

    这个选择让秦婉儿直接陷入了慌乱,她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

    “不要!”秦婉儿和苏小冉同时尖叫道,秦婉儿是不要心理扭曲的柳天翼对苏小冉下手,苏小冉是不要秦婉儿对徐云开枪。

    柳天翼扬起剪刀,冷笑着开始数数:“一!”

    “不可以……”秦婉儿端着的手枪还是发抖,因为柳天翼整个人都躲在苏小冉身后,她根本不敢向柳天翼开枪。

    “二!”

    秦婉儿的脑子彻底空白了,她无法选择,让她对徐云开枪她做不到,但眼睁睁看着苏小冉被刺,她也做不到。

    苏小冉咬牙做好了忍受剧痛的准备,她宁愿自己被伤害,也绝不希望秦婉儿会为了自己去开枪打徐云的。两人脑海都一片空白,静静等待着柳天翼念出最后一个数字。

    “。”

    但这个声音显然不是柳天翼的。

    徐云在柳天翼开口的一瞬间,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柳天翼面前,不等柳天翼吃惊,手的剪刀就已经被徐云夺在手。

    当徐云念出“”这个数字之后,柳天翼就感觉到了大腿迎面骨上的一阵剧痛!

    他低头一看,徐云居然硬生生把剪刀刺了进去!蕴涵了徐云真气的剪刀直接撕裂柳天翼的大腿肌肉,硬是扎在了他的骨头上,骨裂的痛苦让柳天翼完全无法忍受。

    “嗷——!!”

    柳天翼痛苦倒地,徐云没有半分犹豫的跟上一脚,硬是将柳天翼踹出五米开外,直接撞翻了地下室存放的一些白酒,地下室里顿时酒香四溢。

    秦婉儿迅速上前把捆住苏小冉的绳索解开,苏小冉瞬间有了重获天日的感觉,紧紧抱着秦婉儿哭了起来。

    这次徐云出手了没留情,蕴涵真气的一脚直接把柳天翼踹了个荤八素,整个身体里的器官都搅在了一起似的。就这一脚,柳天翼就直接昏死,再没半分气息。

    “剩下的就交给警方处理吧。”秦婉儿不希望徐云动用私刑,最终还是开口了。

    徐云点点头:“可这里是东区,东区所的齐一山是个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

    秦婉儿淡淡一笑:“他表舅金彪不是已经拜在清霜姐门下了吗,我也担心齐一山徇私舞弊,所以我希望你让金彪也出面一下,嘱咐嘱咐他这个外甥。”

    “呃……这想法不错。”徐云点头道:“没看出来,你还挺聪明的。”

    徐云把人拖出别墅之后,门口的保安也正好赶来,都不用他报警,保安就已经直接报警了,但秦婉儿还是亲自说了一句。陀山区所长齐一山一听是秦婉儿,直接没用东郊分所的人,亲自就带人来处理了。

    徐云也没闲着,让单洪宁联系了金彪,告诉金彪去陀山区派出所等着,徐云有事儿吩咐他,金彪哪敢有什么二话,那天他们怎么对马平海的他记得很清楚,现在马平海还莫名其妙的死了,所以金彪直接开车就去了。

    因为马平海的死还未查出真正凶手,所以金彪一直都怀疑是那个叫仇妍的女人做的。

    【ps:晚上有加更,谢谢兄弟们捧场~记得鲜花拿来~贵宾留下~如有凹凸,尽数掏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