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山区派出所今晚非常热闹,齐一山没想到表舅金彪会来这里。

    原本他还在想如何处理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却没想到表舅居然很卑谦的走到徐云和秦婉儿面前打招呼:“云哥,秦警官,你们到东郊办案就该给我说一声,我肯定全力以赴帮忙。”

    “我怕你帮罪犯。”徐云没好气道:“金彪,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你和齐所长什么关系我清楚,这个案子我可不希望齐所长舞弊你那样来舞弊此人。”

    齐一山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秦婉儿看着都觉得好笑,没在理会他们,直接带着受惊的苏小冉去做笔录了。

    金彪脸皮厚,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若不是那次一山帮我们化解误会,我也不可能结识云哥不是?呵呵,霜姐近日如何,贱内还说有时间想去看看她呢。”

    看着表舅毕恭毕敬的样子,齐一山还真以为自己撞鬼了呢:“表舅,这是什么情况?!”

    “一山,以后对云哥客气点。”金彪道:“河东市早晚都是云哥的天下,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齐一山倒抽一口凉气,一直都独霸一方的表舅居然也会被人收服?!这个徐云还真的是不简单的人啊。

    那天跟徐云有摩擦的几个民警闻言也不敢说什么了,他们其实一直对徐云心有余悸,那次徐云的一拳足足让他们到现在还难受呢。

    虽然齐一山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见表舅都亲自来了,心也肯定了这个徐云的能耐。

    等苏小冉讲述了事情发生的一切之后,在秦婉儿的要求下,他们便先离开了。

    看着徐云开车离开,齐一山开口了:“表舅,这家伙真那么不简单?”

    “当然。”金彪心服点头,然后道:“走,带我去看看是什么人敢惹那尊佛,真是不怕死啊。”

    然而金彪看到被抓的人是柳天翼之后,险些就崩溃了:“怎么会是他!?”

    金彪和柳生是有交情的,五年前柳生进河东市,金彪是想直接灭了他,但是柳生却用强悍的实力压制了金彪,金彪知道他是过江猛龙之后,两人就打成了朋友协议,柳生不影响金彪的生意,金彪也不妨碍柳生赚钱。

    五年之后,两人从萍水相逢也算升级到君子之交了。

    现在看到柳生的儿子被徐云打成这个样子,金彪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表舅,这人如何处理?卖给徐云一个面子,重罚?”齐一山皱眉道,这家伙看着面熟。

    “重罚?你知道他是谁吗!”金彪冷笑一声:“这事情你想办法处理,这人你给我送车上,他可是柳生的儿子。你罚他,不想活了吗!”

    齐一山一怔,怪不得那么面熟,还真和他老子长得一个样:“秦婉儿和那徐云也太目无人了,连柳生的儿子也敢碰。”

    金彪深呼一口气:“这些人我们一个也得罪不起,一山,你想想办法把事情趟浑,我会找人把事儿扛了。”

    齐一山点点头,金彪的面子他还是必须要给的。

    “我先把这小子送回去,这里的事情就托付给你了。”金彪趟这趟浑水当然是有自己的目的,柳生对他来说一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知道此人和他们河东市几大实力绝非一个等级层次的人,如今南区势力姓徐的小子搞了柳生的儿子,他或许可以借机引发一次斗争。

    如果徐云真的连柳生都能击垮,那金彪就决定老老实实再也不出头,若是柳生胜了,他这救命之恩也算不小功劳,以后便可以在河东市继续作威作福。

    当然,最好的结局就是两败俱伤,真到了那一步,整个河东市还是他金彪的地盘。

    ……

    徐云开车带着秦婉儿和苏小冉返回苏小冉居住的裕朋小区,再到门口的时候,那个被保安队长骂了一顿的保安迅速跳了出来,对着徐云就是一声怒斥:“你说你是警察,你的证件呢!万一你是小偷我怎么办!”

    不等徐云解释,秦婉儿放下后车窗,狠狠瞪了一眼,把证件拿出来:“看到了?小偷还能回来?”

    苏小冉因为过渡惊吓还在瑟瑟发抖,所以秦婉儿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现在有人来废话自然很容易让她反感。

    “呃……不好意思啊警官……我这人脑子不好使。”这保安顿时无语,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苏小冉和秦婉儿一样,是晋南市出生长大的,这个小区的房子是苏小冉姥姥家里的老房子,因为家里已经没有了老人,所以她来到河东市国际双语学校工作,便自己住在了这里。

    徐云和秦婉儿把苏小冉送回家之后,苏小冉才算是刚刚走出那一阵阴影,她对徐云和秦婉儿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听说了事情经过之后,她更是把徐云直接当作救命恩人来看待了。

    徐云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八点了,他给阮清霜打了个电话,告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阮清霜也终于算是放下心来,果果得知苏老师出事了,也顾不得什么书包作业了,还嘱咐徐云好好安慰一下苏老师呢。

    “饿了吧?”徐云反正是饿了,晚上还没吃东西呢:“要不要我出去买点。”

    秦婉儿肚子非常配合的轱辘一声,她也小脸一红:“这还用问吗,这都几点了,我都快要饿死了。”

    “想吃什么?”徐云淡淡笑道。

    “小冉,别客气。”秦婉儿大方道:“想吃什么直接说,让他出去买。”

    苏小冉当然不好意思:“应该是我请你们吃饭,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你们来我家就是我的客人。”

    秦婉儿气的翻了个白眼:“跟我还那么客气,真把我当外人。今天特殊情况,他请一顿又死不了人。”

    “苏老师,你就别客气了,让秦婉儿陪你说会话,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来解决。”徐云道。

    “那多不好意思……”苏小冉依然觉得这样不好。

    秦婉儿不再废话:“我要吃海鲜至尊披萨,法式炬蜗牛、凤尾虾……”

    “行了,你甭说了,我知道了。”徐云再让她说,她直接就把必胜客的菜单背出来了:“苏老师,她说的这些你都喜欢吃吧?没意见吧?”

    苏小冉微微一笑:“嗯,没意见。”

    秦婉儿不耐烦的摆摆手:“废什么话呀,我点的东西都是她高时候最爱吃的,当时每个月我们都要去大吃一顿呢。”

    只要有想吃的就好办,徐云迅速去买回来食物,然后陪着两大美女吃了顿丰盛的晚餐,反正店里有的,徐云几乎是买了一个遍,吃东西绝对是可以让人忘掉不愉快事情的一大捷径。

    很快就晚上十一点了,苏小冉的精神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回去吧,今天晚上我留下来陪她。”秦婉儿对徐云下了逐客令:“这么晚了,药膳馆估计也关门了,回去的时候别吵到果果,不然她肯定会问东问西的。”

    徐云早就打算走了,只是每次他想开口的时候,苏小冉都又是倒茶又是削水果的,搞得他彻底没有了离开的想法,多好客的主人啊,走了多不给人家面子。

    “都这么晚了,不然留下一起吃夜宵吧?”苏小冉果然再次开口挽留。

    秦婉儿一口灭了她的好意:“咳!夜宵就免了,在留下去,就该直接留下一起睡觉了。”

    苏小冉被秦婉儿说了个大红脸,也就不再跟徐云多客气。

    徐云留下吃夜宵的梦也被秦婉儿熄灭,只能乖乖离开。

    天气入秋,夜风也开始渐凉,徐云一路直接走回药膳馆,琢磨着自己也该去买两件衣服了,再过几天若还穿裤衩,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不知不觉的,徐云终于来到药膳馆外。

    他刚要开门,就感到了一股凛冽的气息。

    “谁。”徐云回过身,望向对面路灯下的那个身影,气息虽然凛冽,却没有杀意,所以徐云可以肯定对方绝非赤蝎。

    毕竟赤蝎已经知道徐云突破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绝对不会冒然出手的。

    灯光下,那个人影曲线玲珑,婀娜多姿:“我还以为你察觉了什么,已经离开了呢。”

    徐云迅速辨认出声音,正是那个会用紫电穿云暗器手法的马尾辫:“我的确是察觉到了什么,但还不至于离开,你是什么人?”

    凭借对气息的敏锐感知,徐云基本可以确定马尾辫绝非赤蝎或者暴力狐尊一类人,她身上并没有那种地下世界高手的老练气息,虽然气势凌人,却多少有股稚气夹在间。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还是说说你吧。”马尾辫淡淡道:“你不是普通人吧,为何要隐匿在小小药膳馆,你到底有什么意图?”

    “管你妹事儿呀?典型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徐云心这么想的,嘴上只道:“一定要有意图吗?”

    马尾辫气势凌人道:“当然!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动机的!你的动机是什么!”

    徐云苦笑,他的动机?他就是因为这里的老板娘漂亮,这里的服务员冷艳,这里的美女各个羞花闭月,他觉得在这里混,他幸福,他骄傲。

    可是,徐云若是这么说,站在对面的马尾辫会相信吗?

    “想知道?”徐云轻声一笑:“呵,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