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杀气凛然站在徐云面前,对面黑暗的两人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突发情况。

    刚刚得救的马尾辫本以为以他们二人合力,能逃过一劫,但现在却突然杀出一个能挡住青龙的阎罗刺全力一击之人。

    倘若对方是超级高手加一流高手的搭配,那他们两人只有命丧于此一条路,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马尾辫心无尽后悔,她真不应该不听青龙的忠告,现在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把青龙也牵连进来,若是有什么长两短的不测,自己就算死也无法解脱罪孽。

    使匕首的青年心同样震惊,他很清楚能躲开和拦住自己全力一击的人都绝非简单的对手。

    “你现在马上想办法离开河东市。”青年对马尾辫轻声道:“我会尽量拖住他们。”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没想到自己的新搭档第一次出任务就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下午一而再再而的嘱咐她不要贸然行动,等他查出赤蝎的消息之后两人再合力诛杀。

    可谁曾想赤蝎还没找到,就先碰上了另外两个高手,而且实力还各个都如此强劲霸道。

    “你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对手!”马尾辫一口回绝:“要走一起走!”

    仇妍冰冷出声:“你们谁都别想走!”说道紧张,谁能比得上仇妍呢,药膳馆门口莫名其妙出现两个一流高手,鬼知道他们是不是和赤蝎一伙的,巨大的压力下,仇妍只有诛而后快的念头。

    青年和马尾辫纷纷提起紧张的神经,青年手紧握秋水,目光如电扫向仇妍手软剑,轻声惊呼:“龙渊!”

    马尾辫心暗惊,瞪大眼睛看向仇妍,喃喃自语道:“难道,她就是名震地下世界的那个暴力狐尊……”

    “手持龙渊软剑,除了狐尊还能有谁。”青年冷冷道,看来这一战还真要费点心,对方两人,实力稍弱的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暴力狐尊,那一位恐怕更恐怖。

    这紧张的人谁都没想到。

    一声爽笑在徐云口传出:“哈哈哈!不错啊小子,还知道龙渊。”

    青年原本紧张的脸色突然变的极为惊异,下唇都忍不住颤了一下,好熟悉的笑声。

    仇妍秀眉微微蹙起,她疑惑不解的看向徐云,莫非他们认识?可刚才那青年出手毫无半分留情面的意思,就是奔着要命来的。

    马尾辫更是一脸惊诧,那个穿的不修边幅,而且还对自己有猥亵嫌疑的家伙,居然称呼青龙“小子”,这到底是什么关系,她脑子里全都是乱线头,根本找不到任何头绪。

    “看来你终于征服了短刃秋水,现在使得如鱼得水,刚才那一记阎罗刺可还真吓到我了。”徐云咧嘴笑着道:“青龙,你小子进步不小啊。”

    青年的表情从惊异变的喜极而涕,一米八五的硬汉居然眼圈一红,鼻子都抽了起来,声音委屈而怀疑的喊了一声:“老大……?”

    当时徐云听秦婉儿说会有特殊部队的人来处理赤蝎事情,就猜测过有可能会是他们龙怒的人,但他那只是一种期待,根本没想到真的就居然碰到了青龙这家伙。

    徐云微微一笑:“嗯哼,看样子还没忘了我。”

    钱风,代号青龙,龙怒特战队队员,也就是徐云当年的部下。

    “老大,真的是你!?”钱风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步上前,双拳毫不收力的一把抓住徐云的双肩:“我们都想死你了,老大,你怎么会在这?”

    马尾辫眉心拧成了麻花,她听着钱风一口一个老大的喊着,马上明白了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何人了,难道他就是龙怒特战队曾经传说的人物:身兼队长以及药师的龙怒特战队前教官,炎龙——徐云!

    咔嚓!

    原本马尾辫心那个高大威武的幻想形象瞬间破裂,她一直都以为传说的炎龙是个身高尺,强壮如牛的猛男,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身材看上去毫无说服力的家伙。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马尾辫倒抽一口凉气,就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是能运用真气的超级高手,这也怪不得龙怒的人会对他念念不忘了。

    仇妍疑惑的目光一直看着徐云。

    徐云微微一笑:“我朋友,不会伤害果果的。”

    仇妍嗯了一声,点点头,脚尖轻点地面,人影纵身跃至药膳馆二楼窗台,这里都成了他们晚上出入药膳馆的捷径了。

    看着转身离开的仇妍,钱风皱起眉头:“老大,你怎么会跟那么危险的人物住在一起?”

    “说来话长,要不要去找地方喝一杯?”徐云挑了挑眉毛,药膳馆不远处就有一家酒吧。

    “好!”钱风当然不会拒绝,他最向往的日子,就是以前老大带他和银龙出任务,然后人偷懒,一起去酒吧看美女找艳遇的时光。

    徐云对着钱风身后努了努嘴巴:“行呀,混得不错,出门都配上妞儿了?现在那鬼地方的待遇那么好了?”

    钱风一怔,这才想到身后梵双儿,脸上原本的欣喜若狂突然化作一抹苦笑:“老大,她是龙怒的新人,梵双儿。”

    因为梵双儿接替的乃是银龙称号,而银龙便是为徐云而死,所以钱风不敢提起银龙的称号,怕的便是徐云会因此而念起之前失去的兄弟。

    钱风很清楚,徐云会离开龙怒,就是因为无法抚平银龙之死而引发的心魔。每每徐云心魔爆发,都会变得六亲不认,能降服他的只有王逸一人。

    “是银龙吧。”徐云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开口道。

    钱风心一惊,他犹记得上次有人提起银龙的一幕,心魔爆发戾气暴增的徐云差点犯下无法弥补的大错,若不是因为那次的事情,他也不会离开龙怒来到这种地方吧。

    梵双儿眉心并未松动,没有否认:“没错,我便是银龙。”

    徐云轻声一笑,自从和赤蝎一战之后心魔爆发非但没有毁了自己,还帮助自己突破了心境,现在他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那个自己,不会在因银龙的事情而暴怒了。

    “别乱说话!”钱风回头怒斥梵双儿。

    梵双儿一怔,完全不知所以。

    “没关系的。我已经没事儿了。”徐云微微一笑:“走吧,既然是龙怒的人,那肯定不可能不会喝酒吧?一起。”

    梵双儿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个传说的队长跟青龙一个德性,她可受不了喝酒的男人。

    钱风梦想这一天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兴奋全部挂在脸上:“走!老大,我真的是想死你了,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

    “青龙。”梵双儿突然出声提醒一声:“你别忘了我们出来是做什么的!”

    钱风稍有不悦,强词夺理道:“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是老大让我陪他去喝酒,我怎么能不听命令。”

    梵双儿冷哼一声:“钱风,你最好搞清楚什么才是命令!我只知道这次安排我们任务的人是教官影龙!”

    “他算个屁!”钱风呸了一声:“若不是老大离开,哪辈子也轮不到他当龙怒的教官!”

    徐云微微一笑,难道说这都一年了,影龙那家伙还无法服众?

    “我告诉你,梵双儿,不管你是不是新人,龙怒的老大永远都是炎龙,即便是他确实离开了!”钱风意气蓬发:“但是,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别人就没有指挥老子的份儿!”

    梵双儿没想到钱风如此不讲理,脸上气的涨红:“你这是强词夺理!你一口一个老大,但他已经不是龙怒的人了!你没有义务听他的话,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我们是有任务的,不是来度假的!”

    钱风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就算是梵双儿回去写报告能让自己蹲一个月禁闭室,那他也不可能错过跟徐云喝酒的机会,他太好奇老大为什么会在河东市这种地方了。

    他相信任何一个龙怒的兄弟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嘿,钱风必须要和老大干杯的时候合个影,回去馋死那群家伙。

    “你们是为赤蝎来的吧。”徐云看了眼梵双儿,淡淡道:“我跟他交过手了。”

    梵双儿瞬间傻眼,不可思议的看向徐云。

    青龙钱风迅速收起刚才吊儿郎当的神情,皱眉道:“那他人呢?”

    徐云关子一卖:“陪我喝爽了,我就告诉你们。”

    钱风会心一笑:“好!必须陪!”

    “怎么样,为了任务,要不要去?”徐云笑看着认真的梵双儿,语气有些挑衅道:“你虽然继承了银龙的称号,可一点都没继承银龙的张扬不羁,居然那么听话?呵呵,当年银龙那混蛋可是连老子的话都不听。龙怒的人若是没点自己的脾气,那可就真配不上龙怒的称号了。”

    梵双儿一咬牙:“当然去!”

    她可不放心钱风自己跟去,万一这两个酒鬼喝傻了怎么办,她一再跟自己确定,自己是为了得到赤蝎的消息才跟去的,绝对不是为了喝酒。

    在龙怒特战队里,外出任务喝酒是很严重的违纪行为,这一点梵双儿深信不疑。

    然而她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当年定制这条规矩的龙怒特战队教官炎龙,每次都会因为触犯自己制定的这条规定而被关禁闭。

    徐云很遗憾自己离开龙怒之后没有把这规矩给废了,他觉得这么不人性化的规矩肯定会遭后人唾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