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怒特战队,华夏神龙部队的尖刀部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身怀绝技,他们的身份隐秘,无人知晓,他们有什么背景也无人知晓,甚至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来自何处。

    能被选入神龙部队的每一个人都根骨奇高,悟性非常好,加上从小便有实力恐怖超级高手进行指导,所以都各个身手不凡。

    能在神龙部队进入龙怒特战队的,更是佼佼者的佼佼者,徐云很小的时候就突破了二流高手境界,所以他成了龙怒特战队里最年轻的队员,十八岁突破一流高手境界之后,他更是在宗师境高手王逸的指点下,仅用了一年时间便成为了一流高手九阶顶峰的高手,并且破格提拔为龙怒的队长。

    同一年,龙怒上任教官因身体原因离任,统领神龙部队的将王逸便直接提升徐云做龙怒的教官,虽然徐云年纪不大,在龙怒特战队里却算得上是“老人”,而且他实力摆在那里,也没有人不服。

    接下来的几年里,徐云带领下的龙怒特战队接受了大大小小上百次的棘手任务,每次都能凯旋,更激发了队员的尊崇。而且徐云精通药理医术,队上受过重伤的人几乎都是被他亲手在鬼门关拉回来的。这更是无比坚固的巩固了徐云在龙怒特战队的身份。

    因为各种劳苦功高,徐云成为了神龙部队里最年轻的少将,他的龙怒特战队也毫无争议的变成了神龙部队最锋利的利刃!

    若不是那次任务被警方高层出卖导致被围困,若不是因为银龙为保护徐云而丧命,若不是徐云因此暴怒而击杀了明令禁止击杀的人……或许他现在还不至于来到河东市这个小地方。

    龙怒的所有人都以为徐云只是单纯为休养生息而离开,却并不知道徐云是因为那件事情被踢出了龙怒特战队。

    徐云只记得懂事儿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已经在那个地方了,从小到大,他面对的就是永无止休的训练和任务。

    所以,当徐云在尊师王逸口得知他必须要离开的时候,他没有争辩,或许离开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为自己活着了。

    只不过徐云没想到的是,离开之后他居然犯贱的无比怀念那个地方。

    离开之后徐云才发现自己被利用出卖之后还要面对这种结果,也有一段心灰意冷的时候,若不是念在强大的心境,恐怕他早就受不了压力自我毁灭了。

    徐云没有想到,不知不觉自己居然已经离开龙怒那么久了。

    ……

    灯光绚丽音乐激情却人声嘈杂的酒吧里,钱风点了两瓶芝华士,什么也不兑就倒了杯,神情期待的对徐云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

    徐云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端起酒杯转移话题:“大家都还好吧。”

    钱风点点头,表情稍微有些纠结,但最终还是选择告诉徐云:“嗯……还好……就是,黑龙在单人任务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徐云眉心拧成了一股结,黑龙的实力绝对在一流高手阶以上,怎么会轻易受伤呢:“谁伤了他。”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还无法说话。”钱风怕徐云担心,马上又解释道:“但是已经可以肯定没有生命危险了。”

    梵双儿只是安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她还真是不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还有那些醉意熏熏男人的眼神儿,简直就想要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似的。

    徐云大口灌进整杯的威士忌,声音变得凛冽寒冷:“什么任务?既然知道任务危险,为何不多安排几个人去……影龙安排的吗?”

    钱风点点头,虽然他不待见影龙,但还是解释了:“这也不怪他,谁也没想到黑龙会栽。”

    梵双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前段时间苏杭地下世界掀起了很大的震荡,黑龙是被安排去查探的,谁也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几乎要死掉。医生说他能坚持回来就已经是奇迹了,所以要恢复精神,恐怕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苏杭地下世界的震荡……徐云的眼闪过一抹寒光,难道是因为冯千岁的事情?

    说道苏杭地下世界,就不得不提到冯千岁,他是那里的霸主,也是这次苏杭地下世界纷争里损失最重的人。难道说黑龙也跟这件事情扯上了关系?

    “根据现在的猜测,我们怀疑这件事情跟青鬼有关。”钱风说着,皱起了眉头,现在这个事情对他们龙怒来说,是机密的机密,但他面对徐云没什么机密可言,因为他心里的徐云依然是龙怒的队长教官。

    梵双儿秀眉微蹙,低声道:“青龙,这件事情不能乱说。”

    钱风切了一声:“老大又不是外人。”

    徐云淡淡一笑,他已经推算的差不多了:“所以你们才会主动要求来调查赤蝎吧?”

    “对。”钱风点点头:“因为赤蝎是青鬼门下第一高手,在这个时候他没留在苏杭,而跑到河东市,我们很诧异。其实在上面接到河东市警局求助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申请过前来调查此事了。”

    这一点,徐云已经猜测到了。

    “青龙。”梵双儿有些不悦。

    钱风翻了个白眼,这哪是带一个搭档呀,简直就是带了个妈!

    “按理说,赤蝎的确不应该来河东。”徐云微微一笑,他并没有把果果的事情说出来,虽然他相信钱风不会乱说话,但是他却无法保证梵双儿这个新人不会把事情捅到影龙那里。

    毕竟影龙那家伙做事太规矩,一点不会变通,搞不好真敢下令让人来把果果带走。

    若真是有那么一天就难堪了。

    “但是,能见到暴力狐尊,似乎就能把事情解释清楚了。”钱风淡淡道。

    徐云微微一笑,谁都知道仇妍是苏杭巨枭冯千岁手下大将,这一点毋庸置疑。

    “炎龙,你怎么会跟暴力狐尊搅在一起?”梵双儿一直都还忍着这个问题呢,在她眼里,徐云再怎么说也是龙怒出去的人,即便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人,那也不可以跟地下世界的人搅在一起啊。

    钱风瞪了梵双儿一眼:“那名字是你能乱叫的吗?女娃,老大带我们拼死拼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我当然知道。”梵双儿正气凛然道:“我在龙怒备选队的时候就听说过炎龙的事情,但不是亲眼所见,谁知道是不是以讹传讹夸大了事实呢。”

    “你!”钱风啪一声把酒杯拍在桌子上,他见不得别人对徐云不敬,当场就要翻脸,若不是因为梵双儿是个女的,他早就一巴掌抽过去。

    徐云倒是轻松的很:“哈哈哈,好一个以讹传讹,用的挺恰当的。”

    “老大,你别在意,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懂事,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育她。”钱风说完还狠瞪了梵双儿一眼。

    梵双儿一点都不服气:“别废话了,我跟你来不是为了喝酒,我就是想知道,你在什么地方见过赤蝎,你说你和他交过手是真的吗?”

    徐云指了指桌子上的那杯威士忌:“我已经不是龙怒的人了,所以我没有义务告诉你。我今天若是喝的开心了,或许还能透露一点,你若能干了这杯酒,我说不定会挺开心。”

    钱风幸灾乐祸的看着梵双儿,一点都没有站在她立场这边的意思:“喝呗,为了任务。银龙,你可别给我们龙怒的人丢脸。”

    梵双儿狠狠瞪了钱风一眼:“你替我喝!”

    “他的另算。”徐云淡淡道。

    “好!喝就喝!”梵双儿深呼一口气,一把端起桌子上的酒杯,浓烈的味道呛的让她几乎都张不开嘴,毕竟她是真的没喝过酒,根本享不了毫无勾兑的威士忌。

    不过,即便如此,为了得到任务线索的梵双儿还是一口气把整杯酒灌了下去!

    啪!喝干之后,梵双儿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拍,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钱风不禁感慨道:“行呀你,深藏不漏啊,看不出来还挺能喝的,我还真不应该小瞧你这个搭档呢,不错不错,以后出来喝酒一定带着你。”

    梵双儿强忍着那股烧热瞪了钱风一眼,然后对徐云道:“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好。”徐云从来都是说话算话:“我碰到赤蝎是……”

    “等等!”梵双儿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嘴巴,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冲向卫生间,不胜酒力就是不胜酒力,一杯就足以让她胃里翻滚一会儿了。

    钱风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

    “青龙。”徐云没有笑,在梵双儿离开之后,他反而严肃了起来:“我给你的忠告是马上离开,你不是赤蝎的对手,而她就更不可能。”

    钱风脸上笑容也瞬间变成了严肃:“老大,赤蝎的实力我们有过调查,他的实力应该和我没有太大的差距。如果我有银龙相助,拿下他应该不是问题。”

    徐云眼神冰寒冷酷:“问题不是这个,而是他身上有禁药阴阳丸。”

    钱风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你是说……那种吃了能使人的实力迅速提升一个等级的禁药?!”

    “没错。”

    徐云肯定的回答直接让钱风陷入无助,若是赤蝎吃了禁药,绝非他和银龙的对手。

    【ps:依然跪求各种支持,鲜花点击收藏和各种票票砸来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