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风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忍不住疑惑道:“老大,那孙子嗑药你是怎么抗住的?”

    徐云的实力,龙怒的人都很清楚,一流高手九阶顶峰高手。但即便是九阶顶峰,也怕是难以抵挡禁药下催生的超级高手。

    “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他呢,若不是他逼我心魔爆发,或许我还无法突破心境呢。”徐云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轻碰了下钱风手的酒杯,示意他陪他一起喝,他可不太喜欢独饮。

    钱风心一颤,手一抖,差点都把酒杯给摔了。

    心境突破了?!

    我擦!这消息简直就把钱风惊的差点吐血!

    不愧是老大!钱风还记得当年宗师境的师尊都说过,徐云或许这辈子都无法突破心境了。没想到他才离开龙怒短短一年的时间,就突破了心境到达了超级高手的境界!

    要知道,钱风他这一年苦练才不过提升了两个阶级而已。

    “老大,你没跟我开玩笑吧?”钱风咽下口唾沫,“我怎么觉得自己跟做梦似的,我没喝多呀?”

    徐云微微一笑:“的确,当时师尊确实是给我的心境修炼判了‘死刑’,可能我这个人运气太好。原本心魔爆发是要走火入魔,却没想到误打误撞突破了心境。”

    钱风现在是无与伦比的激动,他嘴里不停嘀嘀咕咕着:“太好了太好了,若是让师尊知道你突破了,他一定会让你回来的!”

    “我不会回去了。”徐云夹两块冰扔进酒杯晃了晃:“至于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跟师尊提起了。”

    “为什么?!”钱风一怔。

    徐云没有隐瞒:“我离开龙怒不仅仅是因为心魔无法消除,还有其他原因,所以,即便是我现在已经可以自控,也依然不会再回去了。”

    钱风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徐云决定的事情,他是不可能说服的:“老大,既然你突破了心境,赤蝎应该不是你的对手吧?”

    “药物提升心境等级毕竟是虚伪的,所以赤蝎虽然可以一时之间让自己的能力达到超级高手的境界,但却并没有真正的真气。”徐云淡淡道:“虽然我重伤了他,但却因为一时疏忽而让人把他救走了。”

    钱风一怔:“什么人能在你眼皮下把人救走?难道也是超级高手?”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我想应该不是,若是真的超级高手,恐怕不会只是救人而不出手了。”徐云想到这地方也有些头疼:“仇妍了赤蝎的蝎尾针,我当时只顾着帮她解毒,所以才给了那人救走赤蝎的机会。”

    钱风听了微微一怔:“老大,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跟地下世界的人搅在一起?”

    ……

    去卫生间一顿大吐之后,梵双儿终于舒服了下来,她真是想不明白,那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喝,又辛辣又冲,她使劲儿的漱着口,噗!

    “嗯……唔……”

    等梵双儿漱干净口,她才注意到了旁边的声音,恍然大悟的她这才看到,一对穿着潮爆了的男女居然无所顾忌的在卫生间内激情相拥,而且还疯狂的接吻。

    那男人一头粉色头发,毫不在意身边有人,对怀长发齐臀裙女孩上下其手,甚至都把那原本就够暴露的裙子直接撩起来了。

    几个出入卫生间的时尚女孩见了这一幕也只是一笑而过,甚至还有吹着口哨帮他们增加调剂的。

    这种混乱的场面属于酒吧化的一部分,这些晚上彻底脱离灵魂伦理枷锁的**,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们只是一味的追求所谓的刺激和爽点,才不会去理会什么廉耻之心。

    从小就在部队长大的梵双儿哪见过这阵势,她这都是第一次来酒吧,平时也就在电影里见过而已。

    “伤风败俗。”梵双儿厌恶的吐出几个字。

    原本还激情四射的一男一女突然停了下来,那个女人甚至都不顾忌自己被撩起来的短裙,鄙夷的瞅了梵双儿一眼:“操,立什么清纯牌坊装玉女呢?”

    那黄毛男添了添嘴唇,色眼迷迷的盯着梵双儿,这酒吧里什么样的绿茶婊他都见识过,眼前这个还真是第一次见呢,一身穿着丝毫没有夜店女的味道,但是骨子里的那股劲儿却要比那些一身骚劲儿的绿茶婊有味儿多了。

    对这个女人的出言不逊,梵双儿拳头一攥,转身就走,她强忍了下来,不想节外生枝惹出乱子。

    “站住。”黄毛男嘿嘿笑道:“性子那么烈,第一次来这里吧?”

    “切,看这穿的也知道是个雏儿,雏儿还这么烈,也不怕遭人轮了。”这绿茶婊一边把自己的齐臀裙拉下去,一边嘲弄道。

    黄毛男微微一笑:“老子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嘿嘿。”

    对于这些话,梵双儿全部都硬生生把火气压下去,继续想要离开。

    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想准备就这么放过她,就在梵双儿就要走出去的瞬间,黄毛男居然在身后一把抓了过来。

    梵双儿的警觉性当然要比普通人高出几倍,就在黄毛的手即将抓住她的一刹那,梵双儿直接侧身躲过,一记凌厉的正踹,直接踢黄毛的面门。

    黄毛嗷的惨叫一声后飞出去,啪的砸在那个惊声尖叫的女人身上。

    至始至终梵双儿都没说一句话,踢完了人便径直走出去,她还要听赤蝎的消息呢。

    梵双儿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钱风问及关于这个龙怒前任老大为何会跟地下世界的人搅在一起,也忍不住插了一嘴:“对,为什么暴力狐尊仇妍也在那家药膳馆。”

    徐云看了眼呕吐回来的梵双儿,敷衍道:“谈恋爱不行吗?”

    “哐!”钱风直接一头撞在桌子上,开什么玩笑,前龙怒特战队教官炎龙,居然和地下世界里名震四方的暴力狐尊谈恋爱,说出去谁敢相信?!

    梵双儿眯起眼睛:“原来你离开龙怒之后就加入了地下世界的组织,赤蝎来这里,肯定和你有关系吧?你们不会是一伙的吧?”

    “仇妍之前虽然是地下世界的人,但现在已经从良了。”徐云耸了耸肩膀,“就算赤蝎来这里的目的是仇妍,那也不能说明我就跟赤蝎有关系。”

    钱风瞪了梵双儿一眼:“你缺心眼吧?老大若是和他一伙的,早就要了你的命了。而且赤蝎已经被老大重伤了,他当然不可能和老大有关系。”

    梵双儿的眉毛挑了一下:“骗人的吧?”

    “我有必要骗你吗?”徐云无语。

    “那赤蝎他人呢?”梵双儿继续问道。

    徐云摇摇头:“或许已经走了,也或许还藏在这里某个地方,但是我可以保证,他不会轻易在露面了,你们找不到的,所以,你们继续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回去吧。”

    “你凭什么认定我们找不到?”梵双儿不服气。

    徐云微微一笑:“在河东市,我的耳目可不比警方少。”

    “吹牛。”梵双儿不相信。

    徐云继续道:“而且即便是你们找到他,以你们两个的实力,也抓不到他。”

    梵双儿一瞪眼:“我不信。”

    钱风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了,或许他们留下也毫无意义,如果真的是这样,倒不如早一点回去把事情写报告说清楚。

    “就是这臭娘们儿!!”

    突然一怔暴怒的斥骂打断了梵双儿和徐云的争辩。

    二十多个纹龙画虎的人迅速包围了人,各个满身怒气,杀气腾腾。

    被梵双儿一脚踢翻的黄毛捂着青肿的嘴巴,指着梵双儿道:“哥,就是这臭娘们踢的我!”

    “操!也不看看这他妈是谁的场子,敢动手打我弟弟!”为首的大汉光着上身,一条过江龙纹在身上,显得凶恶无比。

    钱风轻轻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只要这群混蛋敢出手,他就一定教会他们“死”字是怎么写的。

    “火气太怒了吧?”徐云微微一笑,直接起身走到众人面前。

    刚才还一身怒气的大汉突然一怔,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沙滩裤和夹脚拖鞋的青年,眼神一阵恍惚:“你……你是谁?”

    徐云轻描淡写道:“徐云,就是那边不远处药膳馆的,跟霜姐混的。”

    刚才还怒气冲天的大汉瞬间就萎靡了:“啊?原来是云哥呀!兄弟知错了,您多见谅。云哥,我是跟峰哥混的,我不知道这两位是您的朋友,我……嘿嘿,云哥,您大人有大量。”

    二十多人瞬间傻眼,跟看神仙似的看着徐云,这可是重量级的大人物呀。

    徐云一摆手:“没事儿,误会而已,去吧。”

    二十多人在大汉的训斥下迅速撤了,那黄毛被狠狠抽了好几个耳光。为首大汉把人闪了之后,还让人又送来了酒水果盘,还把账给结了。

    徐云笑看着梵双儿:“现在你应该相信我说的了吧,河东到处都是我的人,我都找不到赤蝎,更何况是你们?”

    钱风苦笑一声:“我打死都没想到陈局长说的那个能一统河东地下世界的神秘人居然是老大你。那我们明天就回去。”

    “不是吧?”梵双儿一怔,瞪眼看着钱风。

    钱风很认真的命令道:“我记得出来之前上面说过,我的命令,你必须服从。”

    梵双儿本想反对,但她感到钱风说这话的认真和威严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或许她真的还太嫩,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棘手的事变。

    徐云微微一笑:“既然要走,那今晚就不醉不归。”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