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冉昨天虽然惊吓过度,但秦婉儿这个对心理学稍有研究的闺蜜,一晚上足以帮她彻底调整好心情。因为果果的书包还在车上,苏小冉一早起来便决定依然去接果果上学。

    所以当苏小冉和秦婉儿一早来到药膳馆的时候,正好赶到煎蛋出锅,牛奶也热好了,众人坐下一起美美的吃早餐。

    秦婉儿也不知道徐云怎么跟清霜姐解释昨天的事情,所以自己也闭口没提,阮清霜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只要她看到人都没事儿,那就放心了,至于昨天发生了什么,她觉得没必要再揭一次伤疤。

    果果虽然有时候口无遮拦,但现在心里可不踏实,昨天没做作业,虽然说有特殊情况,但恐怕也难逃被其他布置了作业的老师教训呀。

    “果果,昨天特殊情况,所以,你没写作业的事情老师会帮你跟其他老师解释。”苏小冉似乎看出了果果的紧张心情。

    “真的?”果果一怔,她忽闪着大眼睛,感激的都要抹泪了:“苏老师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师,果果都爱死你了,我要是个男人,非你不娶了!”

    小东西一番话惹得众人咯咯直笑。

    提起男人,秦婉儿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的确,这个店里唯一的男人呢?

    “清霜姐,徐云呢?”秦婉儿四处看了看,怪不得今天她觉得店里阴盛阳衰怪怪的。

    “他在楼上休息呢。”阮清霜小口吃着煎蛋,说完喝了口热牛奶。

    一大早睡觉?这还真不像他的作风,秦婉儿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奇怪。

    “昨天晚上爸爸夜不归宿。”果果直接坦白:“他在酒吧过了一夜,早上回来身上的酒气还挺大呢,我估计他昨天真的是去泡妞了。”

    阮清霜瞪了果果一眼:“小孩子别乱说话,快点喝掉牛奶去学校。”

    果果不服气:“谁乱说话啦,我明明看到他肩膀上有根长头发呢。”

    徐云在楼上房间里听的真真切切,直接冒出一身冷汗,他低头一看,果果所言不虚。估计是昨天和梵双儿打斗纠缠的时候留下的吧。

    擦!若是凭此来断定哥泡妞了,那哥岂不是冤枉大了。

    好在果果刚喝掉最后一口牛奶还想仔细讲解的时候,被仇妍一把拎起来就往外走去。苏小冉见状也跟了出去,既然来了,当然是要带果果一起去学校,只是她真不太习惯仇妍在车上的感觉。

    秦婉儿昨晚上虽然没睡好,但是今天所里开一周例会,她也不能迟到,匆匆忙忙的也走了。

    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家伙真的是越来越忙了,连徐云都忙的夜不归宿了。

    不知道是不是果果的话起了作用,阮清霜居然莫名其妙好奇起来,徐云昨天到底见了什么样子的朋友呢?是女生吗?看来是很亲密的朋友,不然的话,怎么会连头发都……

    算了算了,阮清霜使劲儿摇摇头,她真搞不明白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

    还好梁山和吕怡两人今天来的很早,很快转移了阮清霜的注意力。

    不过,让她更吃惊的是,单佳豪居然不到九点就来到了药膳馆,正好赶上市场来送菜的人。

    单佳豪满头大汗,把手里的二两枸杞子往前台一放,还拿出那家药膳开的**,喊了声霜姐早,直接就去跟梁山一起搬菜了。

    阮清霜无奈的苦笑一声,这臭小子也实在太认真了吧?难道真的是要将徐云说的话实行下去。

    梁山都忍不住开口了:“小子,跑那么远刚回来,去喝口水歇歇吧。这点东西我自己就搞定了。”

    “不用。”单佳豪一摆手:“老子不用你可怜,这是云哥历练我呢,你别想给我使绊子,我是绝对会坚持下去的。”

    梁山真是哭笑不得,这小王八犊子还挺嘴硬:“行行,历练你好,那你就使劲儿干,本来这些活儿就都是你的。”

    单佳豪哼了一声:“那你就都放下,不用你碰。”

    阮清霜看这斗嘴的两人,只能无奈摇摇头,这几个家伙,哎。

    “你以为我愿意干啊?”梁山把从车上拿下的两袋菜直接塞回去:“切,老子乐得清闲呢。”

    来送菜的小哥都无语了,这两人平白无故的斗什么斗:“大哥,我看你们还是抓紧时间把菜卸了吧,我急着回去呢。”

    阮清霜被人说的都不好意思了,刚要开口让梁山去卸车,梁山却一口回绝:“急什么急?老子还没着急呢,你倒是挺慌的,顾客是上帝不懂啊?我们是上帝!”

    送菜的小哥被梁山这黑汉子一唬,也不敢乱说话,虽然他人不吭声,但是直接下车准备帮着一起卸货。

    单佳豪一看不乐意了:“听不懂人话是吧?我说我自己干!去去去,别跟我面前捣乱,一边玩儿去。”

    “我去!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啊?”送菜的小哥真是无语不耐烦了,要不是对方是客户,他早就骂娘了。

    阮清霜叹息一声,转身回屋帮吕怡擦桌子,她管不了,也懒得管,反正单佳豪他哥都说了,就是来锻炼他,既然他愿意这么做,那就这么做吧。

    徐云在二楼窗台看的好笑,鬼知道这小子能坚持几天,不过他身上那股子劲儿还是挺不错的,孺子可教,非朽木。

    ……

    柳生一早起来就让人准备了早点,然后把一瘸一拐的儿子喊起来,两人亲自去请赤蝎。

    然而他们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就连隔壁房间的金彪都被吵醒了,跑出来问:“怎么回事儿?”

    “爸,我师父是不是还没醒呢?要不然一会儿再来喊他?”柳天翼浑身说不出来的沉重,那叫一个痛苦。

    柳生皱了皱眉头,身为一流高手,赤蝎不可能听不到敲门声,莫非他不在?

    可是这么早他能去哪?

    金彪善于察言观色,见到柳生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忍不住道:“老哥,要不要进去看看?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打扰我师父,你找死啊?”柳天翼瞪了金彪一眼,他可没他老爸这么懂得隐藏,直接就骂,以他柳家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对金彪称兄道弟。

    金彪被骂的脸上一红,心里暗道,这混蛋怎么没被徐云给打死!

    柳生深呼一口气,哐一脚就踹在了房门上,房门哐当打开,室内空荡,丝毫没有人气。

    “混蛋……”柳生低声骂到:“他居然不辞而别,昨天还一板一眼的说要如何如何,现如今却莫名其妙的消逝……哼,我还以为什么一流高手呢,说白了就是个孬种,只不过是个受点伤就不敢出手的废物。”

    金彪根本听不懂柳生说什么,他心里也算是放松了一点,至少那个人离开并没有带走自己的命。

    柳天翼急了:“爸!我师父呢!?他这是不准备帮我报仇了吗?”

    柳生哼了一声:“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觉得我待他不错,没想到他说走就走,你也别指望他了。好在他帮你打通了基本经脉,也不枉我白白救他。”

    “那我的仇怎么办?”柳天翼当然不愿意。

    “老子我亲自给你解决。”柳生心怒火烧,实在无处发泄,愤怒下硬是一拳砸在墙上!墙面居然轰的凹进去一个坑,露出了里面的钢筋混凝土。

    金彪两眼瞪得跟牛蛋一样,他打死也没想到年纪比自己还大的柳生居然如此生猛!拳头连前面水泥都掏透了!这他妈比电钻都厉害,刚才那地方可是承重墙面……

    “金彪,你知道那个人在哪吧?”柳生眉心一挑:“带我去。”

    金彪心里激起无尽澎湃,他突然意识到,这世界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之前他以为徐云就无敌了,没想到这个柳生才是真正的高手,一拳连承重墙都打的穿,怪不得敢和S级的通缉犯称兄道弟,看来他才是河东市最深藏不露的人啊!

    的确,柳生爆发出二流高手的实力确实骇人。

    毕竟那天徐云和仇妍在金彪面前根本就没真的动用实力,当时他们出力最多也不过流高手的力度。

    所以金彪心直接就认定了柳生的实力绝对高于那两者!在金彪看来,彻底掀翻河东市南区那股子新兴势力的机会到了,只要搬到他们,剩下南城虎就是狗屁!

    金彪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现在北区马平海已经死了,河东市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只有武磊一个人。但是武磊和柳生并无交情。若是自己好好利用好柳生的交情,直接拿下河东市南北两处势力,那武磊就只能低自己一头。

    到时候整个河东市还是他金彪的!

    若是柳生不肯和自己合作,金彪就决定去警方那边告他窝藏罪犯的罪名!哼,反正自己表外甥就是警界的人,而且等换届调动工作,应该就能进市警局了,到时候他就真是要黑有黑,要白有白了!

    “我知道他在哪,我带你们去!”金彪盘算好之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老哥,还用不用带什么人?”

    柳生哼了一声:“不用了,我父子二人就行。”

    金彪心窃喜,他知道带人也没用,只有有实力的人才敢说这话,看来他赌对了,柳生的确有实力:“好!咱们现在就去!”

    【ps:晚上冲榜,凌晨12点就有更心,想知道接下来精彩的兄弟们千万不要错过,记得凌晨一过就投花,哗哗的砸来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