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单佳豪把所有新鲜蔬菜都搬运完,徐云也在楼上下来了。

    徐云看了眼单佳豪买来的枸杞子,直接扔给梁山:“山子,拿这个给他做个排骨汤。”

    “嗯。”梁山咧嘴一笑接令,他现在并不讨厌单佳豪这个有些倔强任性的小子。

    阮清霜还真吃惊,她还以为徐云会继续打击这家伙呢,其实单佳豪的表现的确值得表扬,只是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因此而骄傲。

    单佳豪愣了一下,随即瞬间兴奋开怀:“云哥,你这意思是……愿意教我了?”

    徐云还真是够头疼的,这小子真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我是怕你死在我这里,到时候你哥来给我要人怎么办?”

    单佳豪刚澎湃的小心肝又蔫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走向卫生间,两分钟之后拿着洗好的拖把出来拖地,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就是任劳任怨,就不信徐云不心软。

    “小豪,你休息下吧。”阮清霜是真怕累坏了他,心善,没办法。

    “这说明他还有的是劲儿,让他干吧。”徐云丝毫没有心软:“能干活的人我见的多了,能坚持下来的才算本事。”

    单佳豪二话不说,奋起拖地,在他耳朵里,徐云的话是一种鼓励。

    当梁山端着枸杞子排骨汤在后厨走出来的时候,突然一辆奔驰S50直接横插在药膳馆门口。

    徐云只瞥了一眼,心有些纳闷,金彪这孙子怎么来这里了?当那车走下来柳天翼的时候,徐云就明白了,看样子金彪这混蛋又想整什么幺蛾子,既然他不老实,徐云也就不打算再让他回去。

    金彪和柳生父子下车之后,脸上尽是必胜的姿态。

    柳生皱了皱眉头,这地方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因为救下赤蝎的那天晚上他太激动,再加上远远的看到了一幕惊心动魄的高手对决,所以完全不记得他就是在这个地方把赤蝎救走的。

    他若是知道,那就算儿子死了,也不可能来这里报什么该死的仇。

    柳天翼哪顾得上他老子脸上的诧异,虽然周身剧痛,但还是大步上前迎来。

    “有来惹麻烦的。”徐云微微一笑。

    梁山连手里的排骨汤都没来得及放下,就直接走向门口,浑身散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谁想动徐云,那就在他的身体上踩过去!

    单佳豪更是直接把拖把一扔,跑得比梁山更快,一股子拼命的劲儿。

    柳天翼再不济也是被赤蝎打通基本脉络的流高手,见到单佳豪迎上,二话不说直接一个鞭腿就将人整个掀翻踢飞出去!

    因为昨天被徐云刺伤了腿,所以柳天翼这一脚到不至于把单佳豪踢成重伤。

    梁山见对方动手,那管他是谁,手滚热的排骨汤直接就扣在了柳天翼的脑袋上!就在柳天翼因巨烫而嘶吼的时候,梁山一个重脚如同火炮出膛,硬是将柳天翼给踹飞出门!

    徐云两眼一亮,山子的确是个猛人,虽然没有窥入门径,却能将柳天翼踹飞。以他的身体素质和根骨悟性,若是从小有人指导,现在怎么也有二流高手的水准,真是可惜了。

    柳生下车才一眨眼的功夫,儿子居然被烫惨成这般给人打出来,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刚才的顾虑也没有了,直接认定这个将儿子踹飞出来的人便是那个徐云,一股杀气腾起。

    “徐云!今天柳某就要了你的命!”柳生怒喝一声,提掌拍向梁山面门。

    虽然柳生已经是年过半百之人,但是这速度和气势都是梁山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徐云心一惊,这人掌风居然蕴涵强势暗劲!

    只有二流境界高手才能修炼出叠劲,这一点徐云非常清楚。即便是梁山身体素质出奇的好,也绝不可能撑得住二流高手的全力一击。

    这一掌若是真拍在梁山面门,重则当场毙命,轻则脑震荡直接变成植物人!

    千钧一发之际,徐云欺身向前,左手抓住梁山肩膀往后一带,右掌直接迎着柳生的掌风接了上去!

    轰一声,两掌相击!

    金彪心惊讶很快转变成窃喜,在他看来,那个当日害的他如此狼狈的徐云,终于在此命丧黄泉了!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柳生一拳打穿承重墙面的!不管怎么说,他当日韩信之辱算是没白白忍耐。

    然而金彪的窃喜仅仅存在了一秒钟,柳生区区二流高手在已经成为超级高手的徐云眼里算的上什么?

    只是一掌,柳生就觉得自己尽数叠劲全部被那无形真气化解,随后,一道一百个他也抵挡不住的劲道硬生生冲入他的心肺!

    噗!

    一口脓血喷出,柳生刚才还意气蓬发的气势荡然无存,整个像是被抽掉了心魂一般,重重摔在药膳馆外。

    金彪两眼睁大,瞳孔缩成一点,心的恐惧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梁山身后冒出一丝冷汗,刚才柳生气势直接压倒了自己,若不是徐云出手相救,恐怕他真的难逃一劫,后怕使他身后冷汗不止,只是感激的看了眼徐云。

    被柳天翼一脚踢到的单佳豪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痛苦让他呲牙咧嘴。

    徐云苦笑一声,这家伙的抗击打能力还真不错,被刚才那脚踹翻还能站起来,也算他有毅力。幸亏柳天翼受伤无力,若不然单佳豪起码也要断几根肋骨。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阮清霜根本没反应过来,傻愣愣的看着几人,吕怡虽然见过流氓打架,但还真没见过这种电影级的对抗,所以只能跟着阮清霜一起愣神。

    “金彪,什么情况?你不准备跟我解释解释?”徐云双手一握,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金彪彻底颓了,他使劲儿晃晃脑袋,眼前一幕却已经是事实而无法改变。

    单佳豪小学就励志当混混,当然听说过金彪那些猛人猛事,但现在金彪在徐云面前却如同一只丧家犬似的,一点大佬的气势都没有。这就更坚定了单佳豪要拜徐云为师的信念。

    金彪神色慌张,口支支吾吾,已经不知如何说起:“云……云老大,我是被逼无奈,是他们逼我来的!”

    徐云没工夫听他瞎扯淡,昨天他才把柳天翼带去陀山区派出所,还专门嘱咐金彪让他外甥看紧一点,今天这孙子就能来药膳馆门口找他麻烦,若不是他金彪动了手脚,那就是昨天徐云做梦了。

    “他们是什么人,那么大能耐?连你东大佬都逼的动?”徐云眉心一皱:“说清楚,我或许还给一条活路。”

    金彪为保小命,哪还管那么多:“云哥,昨天你打的这小子便是这柳生的儿子,他是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老板,在河东市没人敢动他……”

    哟,河东国际大饭店的老板啊。

    徐云心冷笑,老子还没因为药膳的事情去找你麻烦,你倒是找老子头上来了。不过也好,这倒是省的老子麻烦。今天就老账新帐一起给你好好算算。

    “所以你就把昨天我让你好好看紧的人带走,交给他老子了?”徐云轻声笑道:“金彪,你还真是墙头草,是不是觉得这老鬼实力不凡,便借机让他来对付我,你好坐收渔翁之利?”

    “不敢不敢!”被揭穿了心思的金彪吓得慌忙摆手:“云哥,我原本就想做个顺水人情……我哪知道,我……”金彪突然急生智:“我哪知道我去了之后,这家伙居然窝藏那个通缉犯!他们逼我带他们来的!”

    通缉犯?徐云盯着金彪:“那个S级通缉犯?”

    金彪见徐云目标转移,迅速使劲儿的点着头:“是是是!就是那个人!那可是个魔鬼,我不敢不听他们的,我若不听话,他会杀了我啊。”

    “那个通缉犯呢?”徐云现在已经懒得在管他们这些屁事儿了,找到赤蝎才是最重要的:“金彪,我警告你,你若敢说半句假话,我就有让你生不如死的手段。”

    金彪闻言,浑身一个冷颤,他算是真知道什么是猛人了,当然不敢乱说话:“那人……跑,跑了!”

    “跑了?”徐云眉心拧成一股:“金彪,你敢耍我?”

    金彪差点就跪下了:“云哥,就算你借给我一百个胆量,我也不敢对你说半句假话,我是真的真的没骗您!那人昨天晚上还答应今天一起来收拾你……呃不,来找你呢,但今天一早他就没影了!”

    徐云上前一把拎起柳生的衣领,完全没把他当上年纪的人对待:“告诉我,赤蝎呢?”

    柳生干咳两声,他知道自己这次回天乏术了,也意识到那晚上他就是在这里救走的赤蝎,而把赤蝎打成那样的人便是眼前这个年轻人。

    “柳某真没想到河东市居然藏龙卧虎……咳咳!”柳生一边咳嗽,一边缓慢开口:“看来赤蝎早就知道要来这里,竟然吓跑了……咳……看来我还真是就看错了人……”

    徐云闻言一愣:“那晚上救走他的人原来是你。”

    “没错,只是我老眼昏花,刚才居然没辨别出这就是那天晚上发生大战之地……咳咳咳!”柳生已经呼吸困难:“我这半辈子算是值了,今天栽在超级高手手里,也算是光宗耀祖……咳咳咳……念在我这个岁数,你就给个痛快的吧!”

    徐云得知赤蝎已经离开,把人往地上一扔:“杀你?你想的倒不错,等警察吧。”

    阮清霜听到徐云这么说,赶紧给秦婉儿打去了电话。

    【ps:求花,求花,求鲜花,收藏,收藏,猛收藏……今儿晚上又要熬夜,明天又是一整天没时间码字……唉……不过请放心,今天还是有一万字左右的更新量,明天也会有正常的更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