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杭洗牌太突然的,冯千岁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钱的问题,他当时只有保住果果性命一个念头,所以根本没有想到钱的事情。

    所以仇妍身上这四百五十万也根本不是冯千岁留给果果,而是她自己的,是她怕某一天她撑不住了,要留给果果以后生活的。

    现在仇妍把这个钱拿出来,显然是已经非常信任徐云和阮清霜等人。

    仇妍的四百五十万,加上徐云和阮清霜凑的一百二十万,还有秦婉儿十万的购车款,总共六百零万。距离八百万的目标只差两百万。

    两百万徐云还是很有信心一个月内还清,所以毫不犹豫拿卡去透支。

    “老爸你放心,一个月内我保证还你钱。”果果这一点并不开玩笑,她看得出来徐云并不希望用到那张卡:“现在果果集团正式成立,这八百万是大家凑的,所以每个人都有股份。”

    秦婉儿一愣:“股份?呃,果果,我就出了十万也有?”

    “如果公司分成一百股,八万一股,婉儿姐姐,你的投资也占了将近百分之四的股份哦。”果果掰了掰指头:“但是今天不一样,我可是个大方的人,我批准你持有果果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这投资还真是够本,秦婉儿没想到自己居然碰上小财神了,幸亏当时老爸给的买车钱她没动。

    “妈妈,果果最疼你了,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果果豪情万丈,一点都不小气。

    阮清霜被她搞的哭笑不得,不过果果和仇妍出钱最多,她的确是有资格来做主。

    大酒店还没买下来,果果就已经分出去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她掰了下指头一算,自言自语道:“我出钱最多,我是老大,我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样才有话语权。”

    “咳……”徐云使劲的咳嗽一声,“果果,你是不是忘了点啥?”

    他可是透支贷款解决问题的关键先生,刚才缺钱的时候果果想着他,现在钱够了,难道就要卸磨杀驴?谈股份的时候肿么就忘了他?

    “爸爸,果果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忘了你,这不是还给你留了百分之四嘛。”果果粉嫩的小肥手一拍:“就这么定了!虽然我们没上市也没有真正的股份,但我们以后就按照这个百分比来分红利润,都没有意见吧?”

    阮清霜拍拍果果的小脑袋,柔声怜爱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谁让果果是大老板呢。”

    秦婉儿也马上表态了:“我当然没意见,说好了,我百分之十五?那么大的便宜我当然要占啦。”

    “我就百分之四?!”徐云真想找两根面条上吊,他出钱出力都比秦婉儿高啊,秦婉儿都百分之十五呢:“我的宝贝女儿,就算我这爹不是亲生的,也不能这么坑吧?我可是透支了两百万帮你呢。”

    果果一耸肩膀:“那两百万,下个月利润全部给你还上透支,就等于大家出的,所以你不能有意见。”

    “那警局给我的五十万举报奖金呢?”徐云可怜巴巴道:“这起码也值百分之六的股啊。”

    “呃,这个问题嘛。”果果双手掐腰道:“你,我,妈妈,仇妍姐姐,婉儿姐姐,我们五个人都有功劳,所以应该每人十万。爸爸,你就等于出了十万块,给你百分之四的股份已经很高了好不好。”

    我擦!

    吐血!

    徐云除了吐血还能做什么?那天你个丫头明明在学校上学呢,这事儿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唉……

    “爸爸,你是要钱还是要妈妈?”果果突然附耳过来低声道:“你是要钱,还是想生活在美女如云的圈子里?”

    呃……好难选择。徐云沉默。

    果果得意的挑了挑眉头:“男人有钱就变坏,所以,老爸,给你百分之四就不少了。若是按照每年两千万的盈利来计算,你每年也有八十万的赚头,一个月也平均六万多块呢。”

    一听果果这话,秦婉儿有点吓到了,徐云百分之四都一年八十万?她百分之十五岂不是有百万可赚?好恐怖的数字……

    “没意见就这么定了!”果果一锤定音。

    这下钱和股份的问题都解决了,剩下的便是声势的问题,这一点果果只需要给徐云一个眼神儿就够了:“老爸,剩下的就交给你咯。”

    徐云不得不佩服果果缜密的心思,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思维,长大之后肯定了不得,这种经济头脑可比多数学了四年经济贸易的大学生牛多了。

    拍卖会定于明天下午点,徐云马上拨通了强子和南城虎的电话,让他们在这二十个小时之内让全市有点实力有点钱的人都知道,汇区药膳馆的阮清霜,也就是现在河东市地下龙头霜姐,是抱着必须拿下河东市国际大酒店的心态去的,若有人想争,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南城虎原本还打算凑凑钱,试试能不能抢下这块肥肉,现在一听云哥说霜姐看上了,那肯定马上松口,跟谁争夺也不能跟他们争啊。

    这消息一旦传开,那就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原本明天就是拍卖日,看上这家大酒店的人都是虎视眈眈,也在相互打听都有什么人有想法,好估算一下自己的实力。

    所以强子和南城虎这个任务很容易完成,这消息让小弟们放出去,那绝对是实打实的震惊了河东圈子,所有对河东市最大的酒店有想法的人全部都蔫了,就算有钱的也不敢跟霜姐抢啊。

    毕竟这酒店原主人柳生的下台就和他们有关,而且原本河东市最蛮横的金彪一家也是被他们给灭的。

    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更没有人敢在虎口里夺肉。

    现在河东市国际大酒店基本上就已经是果果的囊之物了,她都做好了决定,拿下酒店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名字。

    这名字太恶心太土鳖了,跟她学校一个样子,非要加个国际……明明就是个五百万人口的小市,还不如干脆一点就叫河东市大酒店,听起来也顺耳。

    霜姐看上这块肥肉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河东市各个角落。

    今儿晚上饭桌上吃饭的人,谈论的都是这个消息。强子和南城虎圆满完成任务,他们既然知道霜姐和云哥势在必行,也马上开始为他们铺路,这么大的酒店怎么也要上百员工,他们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合适的管理者了。

    这一夜果果睡的那叫一个香喷喷,连做梦都喊着八百万,大酒店之类的关键词,可见她对这次拍卖有事在必得的气势。

    阮清霜看着熟睡的果果,心里如同五味瓶被打翻了,今日仇妍一下拿出那么多钱,真的把她吓到了,她从未想过果果居然是富家公主。

    想到这里阮清霜鼻子就酸,那些日子里果果居然能跟着她忍受那么多委屈。

    曾经几度,孤身独影的阮清霜都几乎坚持不下去了,甚至觉得生活远不如死亡更让人轻松。她几乎每次都是凭借惊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因为每次她即将被生活击垮的时候,她都会坚信的告诉自己,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阮清霜一直都觉得幸运女神是非常眷顾她的,因为就在她捡到果果的前一天,她还被无赖吕宝赖走了所剩无几的全部存款,若不是因为果果,或许那一次阮清霜就彻底放弃药膳馆了。

    虽然果果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但紧跟着四狼帮的骚扰又让她几乎想到放弃,而这一次,她和果果碰到的是徐云。

    人生总是起起伏伏跌跌荡荡,就像是四季总有花开花落的四季变化,就像天气的风和日丽以及雷电交加,世间万物几乎没有什么是可以一成不变的。

    ……

    次日,果果起了个大早就把众人吵醒去买衣服,一个电话把强子喊来做他们的司机,起码强子现在也开着辆奥迪A6,虽然不是什么有面子的车,但起码不至于丢人掉价。

    今天这个场儿,必须要撑起面子来,果果当然要好好打扮打扮,当然不只是打扮她自己,还要把阮妈妈和仇妍姐好好打扮打扮。秦婉儿嘛就算了,她作为警察是负责现场治安的工作人员,当然要穿制服。

    仇妍被果果打扮的一如既往,紧身霸气着装,一曲线玲珑能把人惊艳到死,冷艳如霜的气质,那必须能沉鱼落雁。

    对于阮清霜,果果选了一件特优雅的套裙,那上身效果绝对不是盖得,简直就把阮清霜衬托的如同倾国倾城的女神。

    她自己当然也不含糊,从头到脚都整的跟小公主似的。

    果果对徐云的要求当然也很严格,就算徐云以死相逼的拒绝,她依然让他穿的一板一眼,白色灰格的衬衫扎着牛仔蓝色领结,笔挺的黑色休闲裤显得双腿挺拔,最后她还把徐云那双挚爱的夹脚拖鞋给换了,虽然这皮鞋不是意大利纯手工的,但也一千多块呢。

    两个小时下来,果果就把众人全部搞定,花了八千多块钱,全部都是强子买单,果果的理由很简单,她的钱是要拿去买酒店,不能乱花。

    强子心里委屈呀,谁家司机会负责这各种买单呀。

    【ps:谢谢所有支持的兄弟们,继续跪求各种支持各种顶!想知道果果拿下大酒店了么?嘿,且听下一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