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一身高富帅的打扮,实在让人眼前一亮。

    强子忍不住感慨:“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老子以前那身不帅?”徐云不悦道,这身他穿着不舒服啊:“从小到大我就没穿过这种衣服,都要别扭死了。”

    果果无奈的摇摇头,但是今天她绝对不会纵容徐云再穿拖鞋和骷髅背心了,那实在太给自己以及妈妈和仇妍姐姐丢人了。

    最终徐云和果果达成协议,徐云可以穿这身,但是领结绝对不能带,果果也同意了,但要求徐云领口要解开颗纽扣,这样才显得更拽一点。

    徐云最后被果果打扮成了看上去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纨绔大少,显然,这样放在阮清霜和仇妍身边的确更搭配一些。

    若不是为了这那酒店,徐云打死也不会穿这么拘束出来。擦,就这裤子,打起架来一抬腿都能撕叉裤裆。

    下午点,四人准时被强子开车送到了现场。

    拍卖现场便是这河东大酒店内的大会议厅。里面密密麻麻十排桌椅,总共可以容纳五、六百人,这阵势还真不小。

    四人刚下车就看到了秦婉儿,秦婉儿早就给他们预留好了位置和号码,待遇自然非比寻常。

    徐云带领的美女人组一进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帅哥美女再搭配上小公主一般的果果,绝对刺激众人眼球。阮清霜和仇妍一个高贵无双,一个冷艳绝群,自然成了所有人眼球的焦点。

    毕竟拍卖现场的女人并不多,所以徐云的关注度并不高。这样倒好,咱徐云怎么说也是个低调的青年。

    仇妍当年跟冯千岁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而阮清霜还真没接受过多少这种惊心动魄的场面,那么多双眼睛下,她多少都有些不自在。

    果果被抢了风头到也不在意,她有自信自己在十年之后会更加绝代无双。

    “好多人哦。”阮清霜不自在的靠近了徐云,只有在徐云身边她才更有安全感。

    徐云点点头:“看样子今天这场面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原本徐云以为南城虎已经放出去消息,应该会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放弃来现场。但他没想到的是,柳生的那处别墅也是非常热手的地方,以及东郊那地方的风水,绝对是河东上上之地,自古以来华夏便是东为上。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虽然所有看好这家酒店的人几乎全部放弃,但有很多没有见过阮清霜和徐云的人都想一睹尊颜,这也是拍卖会如此火爆的一个原因。

    有些在河东有些地位的地头蛇已经开始私语这俩妞真经典,至于对徐云当然是没好感,甭管嘴巴上说的和没说的,都一个意思,真是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

    徐云也不是看不出来这群孙子的心思,只是他懒得跟他们理论,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终于,在会场一角的南城虎看到了徐云和阮清霜,急忙迎上前来:“霜姐,云哥,你们来了。”

    虽然这声音并不高,但是足以让人听到,而且这传话的速度绝对不亚于微博的转发速度,一瞬间,全场哗然。

    这就让阮清霜更不自在了,她刚还没习惯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现在又瞬间成为了众人谈论的焦点,完全无法适应哟。

    “妈妈,你的知名度好高哦。”果果偷笑着说,又叹口气:“唉,看来果果姐的名声还没打出去呢。”

    现在以阮清霜在河东市的威望已经无人不晓,南城虎收复势力全部都是挂着霜姐的名头。

    在南城虎的带领下,惊动全场的四人来到了秦婉儿早就给他们占下的位置,四人落座,全场的声音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阮清霜周围一些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毕竟眼前这个就是现如今河东市地下一号人物呀!

    但是这安静仅仅持续了不到半分钟,紧跟着就是众人的议论声,全部都是窃窃私语,阮清霜根本听不清楚他们再说什么,这些人也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阮清霜。

    “阿嚏——!阿嚏——!”徐云鼻子一痒,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这一下全场再次安静了下来,安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得到,可见徐云在众人眼是何等的威武霸气。

    “擦!”徐云揉了揉鼻子:“一想二骂牵挂,我打了两个喷嚏,是谁骂我呢吧?”

    虽然徐云是自言自语随口一说,还是紧张的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南城虎的目光纷纷看向四周,这下那些刚才嘴上或者心里嫉妒过徐云的人脸都绿了,生怕被看穿了心思似的,连和南城虎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云哥,这里可没人敢骂你。”单洪宁苦笑一声。

    “那可说不定。”徐云的第六感告诉他,有一个并不友善的目光在盯着他,但是碍于身份,他并未去查询什么人会偷偷瞪他。

    说话间,拍卖的官方人员出现在场了,是正府国有资产部门的一个层领导。

    他也不用多说什么大家安静一下的客套话,因为现场原本就已经非常安静了:“各位下午好,今天各位来这里都是同一个目的,我也就废话不多说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给拍卖师了。诸位只需要准备好举牌就可以了。”

    拍卖官在领导讲话之后走上了前台,礼貌的笑了笑:“今天是一场很特殊的拍卖,大家都很清楚了,我也不需要再介绍了,现在就说第一件拍卖品吧,这是一栋上下两层六百多平米的别墅,位于我们河东市东郊的别墅区,那个地方想必大家都知道,或许还有在里面住的业主。”

    下面非常安静,徐云四下看了看,现场几乎都是社会人,绝不可能有正府工作部门的贪官敢来,这也更确定他八百零一万拿下酒店的信心。

    “话不多说,这栋别墅的价值大家很清楚,现在起拍价是一百万,加价一万元起!”拍卖官微微一笑,“现在竞拍正式开始!”

    话音落下,全场先是一阵冷寂,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阮清霜的身上,要等待她的出价。

    若不是因为手头紧,徐云早就喊了,算了,为了酒店忍了,反正买了酒店大家就可以住在最上层的包房里,根本不需要买别墅了。

    终于有人确定了阮清霜没有要买的意思,喊出了第一口价:“一百二十万!”

    拍卖官伸手一指:“十号出价一百二十万!还有没有朋友要的!”

    有了第一个人的带动,瞬间引爆全场:“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两百一十万!”

    “两百六十万……”

    虽然说加价一万起,但是这别墅价格原本就要的很低,所以大部分都是十万二十万甚至五十万的加。起价一百万的别墅很快上涨到了五百万。

    这时候重头戏才开始,后面喊价的才是势在必得买主。

    “六百万!”这一下提了一百万,还真是够狠。

    “八百万!”河东市有钱人还真的是多如牛毛。

    “一千万!”哇塞,这是何等气魄!直接上升到八位数了!

    一千万的价格的确让所有人愣了一下。

    拍卖官淡淡笑了笑:“一千万!五十六号的朋友出到了一千万!还有没有人要!”

    出价一千万的人还真不是外人,正是南城虎的吕峰,他是人手里最有钱的一个,而且做了多年建筑行业,他也清楚那个位置的别墅,现在最少也值一千五百万,就算倒手也能赚五百万。

    反正吕峰确定了霜姐和云哥没兴趣,也就大胆喊价了。

    众人看到是坐在阮清霜和徐云隔壁的吕峰开口,也都纷纷掂量了一下,不知道还该不该开口。

    “一千万一次!”拍卖官尽力的调动着全场的气氛:“这可是位置绝佳,风水极好的别墅区啊!这个价格你买的是实惠,买的是放心,买了就等于赚了!”

    果果白眼一翻:“我去!这家伙是做电视直销转行的吧?”

    吕峰胸有十足,不会有人花一千多万还要得罪他这种霜姐身边的红人的。

    就在所有人偃旗息鼓,准备看吕峰赚便宜的时候,一个女生清脆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响起:“两千万。”

    惊!

    就连徐云和仇妍这两尊定力极高的人都忍不住心惊了一下。

    吕峰差点没背过气儿去,直接往出声的地方看过去,因为人多,他看不清楚,只能断定是那个位置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全场的目光都看过去,并且纷纷议论这女孩是什么人,好像都没有见过她似的。

    “一百六十五号买家,两千万一次!”拍卖官心欢喜,这种人他们才喜欢。

    这个价格当然不会有人再开口,再加价根本就赚不到任何便宜。

    “两千万,两次!”拍卖官已经起锤:“次!成交!恭喜一百六十五号买家喜得东郊别墅!”

    真是豪气万千的女子,直接震撼全场,风头比起阮清霜和徐云等人,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徐云笑看着吕峰:“那女孩什么来头?连你看上的房子也敢抢?呵呵,不简单啊。看来河东市厉害的人物大有人在。”

    吕峰摇摇头:“云哥,这女孩肯定不是我们河东市本地人,本地人不会出这个价格的。那个别墅区虽然已经没有房源了,但是最多也就值个一千八、九百万,两千万可不值。”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