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个美女有些面熟,他上次在陀山区飞车追金彪的时候,就是抢的这个女孩的自行车!这茬儿徐云早就忘记了,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有缘再次碰到。

    “哼,看样子你是想起来了。”对方淡淡道:“我本以为你就只是个抢自行车小贼,看样子我想错了,你没我想的那么简单,一亿都出得起,真不简单。”

    徐云苦笑,他总不能说是果果跟你斗气玩儿呢吧?这时候谁也说不清,反正现在事情也过去了,谁也没能拿到大酒店这块地,没必要再解释什么,而且他也真没时间去跟她解释了。

    “我还真不是贼,请你相信我,你的车子我一定会赔你,我就在汇区的药膳馆,你随时可以去找我,但我现在回去有急事儿,希望你理解。”徐云皱眉道。

    拦在徐云面前的美女哪肯让步:“急事儿?去汇区?你不会是要跑回去吧?”

    “我打车。”徐云一怔,他总不能说老子真跑起来比打车更快?

    那美女居然一摆手:“走,我送你,正好顺道你把车子钱还我,不然我就直接把你带到派出所。”

    徐云也没客气:“好,回去我马上还你钱,到时候咱们两清,希望你抓紧时间离开。”徐云不希望把平白无故的人牵扯进去,若是青鬼并没有去药膳馆,他马上把人家自行车钱还上,若是青鬼已经去了,那他恐怕也就顾不得管她了。

    “哼。”

    极品美女轻声一哼,蹙起眉头,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一个急于跟自己划清界限的男人。她可是堂堂唐家九小姐,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冷漠的待遇,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一向高傲自信的唐九如同被徐云打了脸,她当然不会咽下这口气!

    现在还真是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了。

    唐九看过一次自行车环法赛之后就对骑行有了浓厚的兴趣,通过朋友她加入了省城济北最大的骑行协会,骑行协会每个月都会有一次远行,上次便选了化古城河东市。

    原本唐九是没打算骑长途,但还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决定来一趟。

    谁曾想唐九居然如此倒霉,第一次骑长途游玩一天,晚上正准备和团队一起去定好的宾馆休息,就在路边碰上一个男人,神经病一般抢过自己的车子扬长而去。

    更夸张的是,协会的会长兼自行车队队长带领一群骑行高手去追,硬是被甩出了不知道多少条街。

    唐九当时自然勃然大怒,省城济北市堂堂唐家九小姐居然在小小河东被人抢了自行车,这还得了!可这次唐九还真没功夫因为这点事情就发飙,丢车子之后十分钟,她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唐家出事了。

    唐家不同于一般家族,唐家之大也绝非正常人可想象的出,虽然唐九在唐家第四代排行老九,是唐家第四代人最小的一个,但是她父亲却是唐家第代的掌门人唐正天。

    唐九是独女,所以给唐家这代掌门人留下了很大的不安定因素,其一因为她是女孩,其二因为她又最小。但无论怎么说,她毕竟是唐正天的女儿。

    说起唐正天,整个山河省听过的人肯定都会为之虎躯微震。

    所以唐九从小自然也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小祖宗,上次在河东丢车子的事情她可不是想认栽,而是当日实在没有功夫理会这件事情。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再来河东市给父亲寻求适合养老的地方,居然又一次碰上了这个抢了她自行车的人。

    唐九根据拍卖会上那些人对此人态度的判断,很快便断定此人在河东绝对不简单,而且身边还跟着两个绝色美女,若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艳福。

    所以唐九当时并未出声,只是一直观察着,刚才处理了那别墅的事情,没想到出门还能看到这家伙。

    虽说唐九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但是她懂得什么叫低调,即便她可以一投千金购置豪车,甚至准备花费上亿圆买下固定资产,但却并没有开那种特别夸张的豪车,不到四十万的顶配灰色尚酷,简直低调到让人注意不到。

    看得出来,唐九深的独自出门低调为宝真理。

    “徐云。”车上,唐九声音有些挑衅道:“对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急事儿。”

    徐云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刚才会场内的人可都在谈论你。”唐九继续道:“看上去,河东都是你的天下吧?你那个小妹妹出价的东西,都没人敢举牌。”

    小妹妹?不知道果果知道这称呼是不是会不太喜欢。应该肯定不喜欢,毕竟果果肯定连这个人都不喜欢。

    “那你叫什么?”徐云转移了话题。

    “唐九。”

    徐云微微一笑:“这名字有意思……你不会是排行老九吧?”

    唐九一边开车一边点点头道了一声:“你管得着吗?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排行第九。”

    “想不到你爸妈还挺能生呢。”徐云感慨一声,国家计划生育都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拖后腿了。

    “你理解错了,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其他的哥哥姐姐全部都是堂亲关系。”唐九解释道。

    徐云点点头,她们家的家族观念好强,这绝对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会有的意识,再加上唐九出手如此阔绰,更能充分证明唐家绝非是什么小家族。

    虽然唐九一直在说话,但是开车的速度可不慢,虽然算不上风驰电掣,那也绝对是不输路上任何车辆。

    也不知道强子半路是不是绕道了,徐云都来到药膳馆了,他那奥迪A6才不急不慢的停在门口。

    徐云刚下车,唐九便跟着开门走了下来,这家伙口口声声说有急事儿,她到要看看有什么急事儿。

    但不管他有多急,今天那自行车钱她是要定了。

    强子停车就发懵了,我勒个去,云哥还真是个闷骚啊,不见声响就拐回来这么一个极品美妞儿,这桃花运也实在太了不得啦。

    唐九站在车旁边,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果果一下车,当场都要蹦起来了:“爸爸!你怎么把这个巫婆给带回来了?!”

    唐九一听瞬间就皱起了眉头,爸爸?!我去!

    因为徐云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个孩子?未婚先育?呸呸呸,口误口误,是未婚先下崽儿?这也太时尚了吧?

    “老巫婆,你来做什么?”果果咄咄逼人,不管阮清霜再怎么拉她也拉不住,只能求助仇妍,仇妍在唐九的身上探不出半分杀气,所以也没在意,很快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了四周,生怕青鬼会突然在什么地方杀出来。

    “小屁孩,你叫我什么?”唐九哪是吃素的,眉头一皱:“姐姐我美若天仙,你居然敢叫我巫婆?是不是想让本小姐把你的嘴巴封起来?”

    果果闻言哪肯愿意:“老巫婆,你居然敢叫我小屁孩?你当本公主是什么人了!哼,告诉你,本公主长大了,美貌要爆掉你好几条街!身材也是!不对不对,我怎么能和你这种丑八怪巫婆比呢,唉……”

    唐九嘴角抽搐几下,她活了二十一年还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居然说她是丑八怪?哼,在济北多少人都将她奉若女神,多少人在背后都暗称她是山河省的省花,今天一个小屁孩居然这么大言不惭说以后要比她还漂亮。

    “哼,小屁孩,你以为长漂亮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本小姐还告诉你,你最好先过了女大十八变那一关,就算现在长得挺可爱的小孩,以后搞不好就成丑小鸭了。”唐九冷笑着道:“更别说你长得又不算可爱。”

    啊啊啊!果果崩溃了,居然敢有人说她不可爱,她从小就是苏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超级宇宙无敌可爱美少女,竟然被人说不算可爱?

    两人目光瞬间对射出火花。

    徐云一头黑线,我勒个去,这唐九也真是无敌了,居然跟一个岁小孩过不去……果果也一样,干嘛非要跟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人去争容貌和身材,擦,你这还没发育呢,发育了还了得?

    阮清霜哭笑不得的看着果果,唉,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毕竟他们谁也没能拿下酒店,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拼个你死我活的吧?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进去说。”阮清霜开口道。

    果果没占到便宜,心里不爽,发现强子居然看的痴迷,生气给了他一脚:“还看呢,小心巫婆把你的眼珠子扣掉!”

    强子被说的脸上一阵青红皂白的,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虽然说霜姐和仇妍都算得上是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美女,但她们身上都没有这个女孩身上的那种魅劲儿,那是一种男人无法抗拒的感觉。

    唐九很是得意,故意在果果面前扭动起发育完全的婀娜身姿走进药膳馆,害的徐云差点就喷鼻血了,这简直就是个妖精。

    果果真后悔自己没早出生十年,哼,那就没她这么嚣张的份儿了。

    这个时间店里已经没有了客人,单佳豪让梁山和吕怡都先回了,他一个人看店,终于等到了徐云他们的回归,他也期待云哥能拿下国际大酒店,那样他起码也当当国际大酒店的杂工头目呀,起码大小是个经理了。

    【ps:吐槽一下小区内骂街的老娘们,擦,真TM膈应人,强烈建议以后装修的童鞋一定在家自己在做一层隔音,要不然恶心死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