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激动万分的单佳豪见到唐九之后也忍不住怔了一下,这女人果真是魅力非凡。

    只不过,现在女人对单佳豪的诱惑力远远不及云哥一身绝世武学,回过神之后,单佳豪急忙上前道:“云哥,怎么样,酒店拿下来了?”

    徐云摇摇头。

    “操!谁敢给云哥搅局?老子弄死他!”单佳豪拳头一攥,愤愤道。

    “我。”唐九理直气壮道:“你想怎么样?”

    单佳豪刚才的豪气万千瞬间泄了个干干净净,这么一大美女,他当然下不去手。可云哥为啥把这个搅了局的女人给带回药膳馆?难道要家法伺候?

    “哼。”果果冷哼一声,这巫婆还真够讨厌的,居然还理直气壮似的,害的自己八百零一万买酒店的计划全部打乱,果果岂有不恨之入骨的道理。

    “强子,你回吧,顺路把单佳豪送回去。”徐云淡淡道:“省的他哥说我虐待未成年。”

    “嗯。”强子点点头,看了一眼单佳豪:“小子,走吧。”

    单佳豪心有不甘,但却也没敢逆了徐云的意思,他生怕徐云心一个不开心就不收他这个徒弟了:“云哥,那我先回了……”

    徐云点点头没再说话,等到强子和单佳豪离开之后,他才把自己和唐九的渊源跟阮清霜她们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茬。

    阮清霜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人会平白无故跟别人过不去,原来她和徐云之间还有这么个误会。

    “上次的事情我确实是不好意思,可我记得跟你说过,可以来找我。”徐云对这件事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毕竟毁了人家的自行车:“但是你并没有来找我。”

    “我哪知道你在哪?!”唐九一脸无语:“河东市虽然不大,那也好几百万人吧?我宁愿去大海里捞海参也没功夫找你吧?”

    阮清霜微笑着拉起唐九的手:“九小姐,真的是不好意思,徐云绝对不是恶意的,既然今天碰到你,那就证明我们之间有缘分,你的车子多少钱,我们赔你。”

    唐九看阮清霜这么温尔雅的,也不好意思再发作:“看你们也不是赔不起的人,我也不计较了,车子万一,你给我万。”

    说完,唐九对徐云一伸手道。

    万?

    药膳馆里的气纷明显僵了一下。

    阮清霜一脸尴尬的看着唐九,表情显然有些不自然:“啊……万,那么多呀?这个车子也太贵了吧……”

    唐九一怂肩膀:“这个还算可以吧。”

    徐云连哭的心都有了,万,我勒个去,要知道这车子那么贵,他打死也不会抢来去追金彪啊,那一下就万块?现在金彪已经进去了,他去跟谁要这钱啊,该死的金胖子,一下碾碎了万大洋。

    果果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呀,抢银行百万都给你!想钱想疯了吧?”

    徐云心里却清楚,敢掏出两千万买别墅的唐九不可能在乎两万万的数字,那车子肯定真的值那么多钱。

    “要**吗?我买东西的**一般都在车里放着,我可以随时取出来给你们看。万一千百五十块,我若多说一分,我就把你们店的盘子吃掉。”看起来唐九是动真格的了:“我已经给你们折了一千多块了,你们若还不知足,那就全价赔偿吧。”

    阮清霜咽下口唾沫,她看的出来人家并没有说假话。

    “要是我们不给呢?”果果威胁道:“你能怎么样?恐怕你也没办法吧?哼哼,有本事你咬我呀。”

    唐九眉头一皱:“小屁孩,你以为本小姐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这天底下就没有本小姐做不到的事情,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果果掐腰轻哼道:“老巫婆,你吹那么大的牛皮,怎么也不脸红呢?天底下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我倒是觉得,本公主能做到的事情,你就根本做不到。”

    “哼,小屁孩,不然的话你可以试试啊。”唐九完全不把果果放在眼里。

    “那咱们就打个赌。”果果眉毛扬起:“怎么样,老巫婆,敢不敢和本公主赌一把?我做的事情你若是做到了,那我甘拜下风,万一千百五十块,一分不少还给你。但,我做的事情你若是做不到,那这个钱就不好意思了,我们就当是两清,怎么样?”

    唐九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小娃娃,当机立断答应下来:“好!一言为定,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小屁孩做到的事情,本小姐如何做不到。哼,谁也别耍赖,输了可不能哭鼻子。”

    果果眼闪过狡黠的光芒:“你可要记清楚你的这句话哦。”

    徐云顿时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他是为唐九而感到不祥,凭借敏锐的第六感,徐云已经基本断定果果肯定会赢,唐九绝对不可能是这个鬼主意超多小妖孽的对手。

    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要闹哪样哦。

    仇妍不想参合这种无聊的赌约,直接转身出去排查周围现状,她今天晚上肯定睡不着,青鬼的威胁对她来说太大了。

    果果牛气的对唐九宣战:“你等着!”然后便蹬蹬蹬的跑上楼去。

    唐九信心十足的看着跑上楼的果果,心道,就算这小鬼玩出的花样,也肯定是自己玩儿剩下的。

    徐云最终选择好心的提醒了唐九一句:“唐九,你最好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不是我对我女儿自信,而是你真的不是她对手。”

    “你们家的人还真是有自信呀。”唐九不屑道:“只是你们选错对手了。话说回来,你们要孩子是不是太早了点?”

    “我是她干爹。”徐云苦笑道,他二十多年连女人什么滋味都不知道,那可能搞出来什么孩子……

    唐九惊呼一声:“那么小年纪就知道认干爹?太不像话了吧。喂,你口味也太重了吧?那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去手?”

    “想什么呢你!”徐云真想一头撞死:“我真是干爹,不是挂爹头吃嫩草的糟老头。”

    一分钟之后,果果突然在楼上出现,她居然脱掉了自己的蓬蓬公主裙,浑身上下就穿一件小内裤走了下来,柔嫩的皮肤略带婴儿肥,看上去要多萌有多萌,她脸上无不显示着自己得意的神情。

    徐云一下就懵了,他虽然猜到这小妖孽想出来的招儿肯定是鬼点子,但是没猜到这点子有这么鬼这么损!徐云心呵呵两声,真不愧是干爹的闺女,脑子就是好使,今天这万块算是省了。

    阮清霜脸上一红:“果果,你这是做什么呢,怎么没穿衣服,丢不丢人!快点回去把衣服穿上。”

    果果却一脸得意笑容走下来,哼,她才不怕吃亏,药膳馆里只有妈妈和老爸两人了,反正妈妈帮她洗澡的时候又不是没看过,最多让老爸占点眼睛上的便宜呗。反正自己还没发育,也不怕。

    唐九脸都绿了,打死她也想不到这小屁孩会跟自己玩儿这么一手厉害的。

    “怎么样,老巫婆,你不是说天底下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吗?”果果是越得意就越发不可收拾:“我做到的事情你能做到吗?我能穿这么少在这大厅里溜达一圈,你能吗?嘿嘿,罢了罢了,不用你走那么多,你只要穿成这样在这里站秒钟,那就算你赢!”

    唐九粉拳紧攥,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栽在了一个小屁孩的手里,这可让他情何以堪。早知道这家伙那么多鬼主意,她就不要打这个赌了。

    徐云忍不住看了眼唐九,脑子里不禁幻想出唐九穿成这个样子站在果果现在这个位置的样子。我擦,鼻血有点忍不住了,这也太崩溃了,徐云现在宁愿掏出万块,也希望唐九能做到果果所做的事情……

    “果果,快别胡闹了,唐九姐姐只是跟你开玩笑的。”阮清霜打圆场道,原本就是徐云理亏,现在果果还难为唐九,她实在是有些心过意不去。

    果果不买账:“人家哪里胡闹了,这又不是我说的。是她说的,天底下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算你狠!本小姐愿赌服输。”唐九哼了一声,既然赌了,那就要输得起,输不起的人才最丢人:“自行车的事情咱们两清了。”

    果果一听省钱了,脸上马上就笑了:“老巫婆,看着你也是讲究人的份儿上,本公主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小屁孩,那咱们就走着瞧。既然我今天到河东市了,那就说明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唐九道:“下一次谁输谁赢就不一定了。”

    徐云微微一笑:“河东欢迎你。”

    “哼,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唐九是“不”爱屋及乌,连徐云都一起鄙视上了。

    阮清霜皱眉道:“唐九小姐,那怎么可以,那车子我必须要赔你。”

    “你看不起本小姐吗?我都说了,愿赌服输,说不要就不要了!”唐九倔强道。

    徐云也没说什么客气话:“成,那你以后来河东,吃饭的话就到店里来,无限免单,就当是我谢谢你那天‘借’给我车子。”

    唐九一瞪眼:“好,那就等我吃穷你们!”

    徐云一听急忙补充一句:“呃……只管你一个人,大姑八大姨的可是要掏钱的。”

    【ps:本来这一章应该是昨天更新的,但昨天有突发事情,姥姥脑血管梗塞,把我妈和我都吓坏了,看着我姥爷一说话就要哭的样子,我真挺感慨的,老夫老妻几十年风雨走来,这才是真爱。幸好舅舅们及时送姥姥到了医院,一切平安……真的。真心希望天下所有老人都身体健康,这应该是所有儿子孙们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