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来者是客,你就没打算送送我?”唐九都走到门口了,却发现徐云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心一阵不爽,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她完全没办法接受。

    阮清霜推了徐云一把:“快去送送人家。”

    徐云都快被身上的衣服束缚崩溃了,只能在忍一会儿,送就送送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看着两人走出去,果果掐腰道:“妈妈,都这个点儿了,你还让爸爸跟一个陌生女子出去,难道不吃醋?”

    “……”阮清霜一头黑线看着果果:“快上楼穿衣服……”

    果果一吐舌头,赶紧跑回楼上。

    ……

    两人走出药膳馆,来到汽车旁,徐云也就任务完成了:“路上开车小心,有机会一定来吃药膳。”

    因为唐九身上的那股魅劲儿实在太大,徐云只能进来避免和她单独相处,他可不是不吃腥的猫儿,若想不犯错误,就必须在根儿上处理。

    “当然,虽然你店里的人都不太欢迎我。”唐九哼了一声:“我可不会错过免费品尝美食的机会,河东市药膳热风早有耳闻,我很期待。”

    “要不现在就点两道药膳打包带走?”徐云苦笑一声,哥就是说说客气话,至于答应那么痛快吗,以唐九这性格,肯定和果果一掐到底,到时候若在跟仇妍掐上……唉,后果不堪设想。

    唐九白了徐云一眼:“这个时间还会吃东西的只有胖子。”

    徐云轻叹,不愧是名门小姐的风范,连吃饭都控制,对自己的要求也太高了,他就不行,他现在很饿,很想大吃一顿。

    唐九上车之后并没有着急走,而是把那自行车的**在车窗里递给了徐云:“你放心,我吃的肯定不值这个钱。”

    徐云拿着**苦笑一声,真的是万多的自行车呀,该死的金彪,若是还有机会,一定要找他算账。现在金彪进了监狱已经很惨了,若知道徐云还惦记着他,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目送唐九开车远去,徐云觉得药膳馆附近的气氛有些安静的不对劲儿,按理说仇妍应该不会离开太远,但现在她似乎并没有在药膳馆周围。

    徐云皱起了眉头,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既然青鬼已经来了,的确是没有理由不出手……难道说青鬼这等实力还要跟他们玩儿阴的?不至于吧。

    这种不祥预感让徐云的眉心越锁越紧,就在唐九的汽车即将消逝在徐云眼的瞬间,刹车灯突然亮起,徐云若隐若现的看到那车尾猛甩一下。

    玩儿漂移?

    不至于吧,毕竟唐九不是那种看上去不靠谱的人,她也没必要一个人大半夜的玩儿漂移吧?

    徐云顾不得多想,直接拔腿就追击上前,敏锐的嗅觉让徐云察觉到了远在的威胁,他很清楚的意识到青鬼已经开始出击,他可不希望让唐九无缘无故卷入这场风波。

    ……

    唐九早就吓傻了,开车离开药膳馆还不到两百米,道路央就突然冒出一个穿着豹纹紧身衣的女人,吓得唐九猛踩一脚刹车,但是毕竟事发太突然,即便是及时刹车,这女人也站在了突然刹车距离之内。

    眼见就要将眼前女人撞飞,唐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可不希望在这种节骨眼上再给唐家惹出什么乱子,那样叔伯们就更有理由架空她在唐家的地位了。

    唐家能有今天的繁荣腾达,几乎都是凭借唐正天一己之力,而现在唐正天身体出了问题,唐家其他人就想要直接架空唐正天在唐家的地位。

    如今能帮到唐正天的人只有唐九这个女儿,唐九碍于父亲的面子所以一直不好对叔伯辈的人怎样,如今他们实在咄咄逼人,唐九只能想到先给父亲唐正天找个休养身体的地方,自己再想办法好好整治唐家的不正之风。

    若是今天唐九碰死了人,那就是全盘皆输。

    然而,就在车头撞向那女人的瞬间,那女人突然单手拍唐九汽车车头,指印瞬间印在车盖上,汽车戛然而止,车身一侧,硬生生停在了道路央。

    原本惊起一身冷汗的唐九更是惊呆了,面前的女人绝非凡人,单凭这一手,她就足以断定对方是个高手。这样以来唐九便更心惊了,到底是什么人会安插高手对她下手?

    唐九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开门下车便逃。

    然而那女人并不给唐九逃走的机会,直接腾空跃起,犹如迅猛豹扑腾跃,直接袭向唐九后背!

    就在唐九心道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道银影闪过,轰的一拳结结实实击在那女人抓向唐九后心的掌爪。

    浑身豹纹装扮的女子迅速后撤腾跃,右脚向正前方落下,成右弓步,上盘姿势不变做防御状,死死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

    “你们的对手应该是我吧?跟她没关系。”徐云看着豹纹装扮的女子,看着那女子炼如钢铁的十指,微微一笑:“豹女,若是连对手都搞不清楚是谁,恐怕就离死不远了。”

    豹之威不及虎,而力则较虎为巨,豹喜跳跃练时必须短马起落,全身鼓力,两拳紧握,五指如钩铜屈铁。徐云一眼便认出了对方,能将豹拳使用的如此娴熟,除了豹女还能有谁?

    唐九惊呆了,看着出手如电的徐云,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连自行车协会队长都追不上徐云的原因了,原来徐云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是异于凡人的高手!

    对方豹女被徐云认出,也不否认,冷笑一声:“不愧是我们老大看上的人,果然不简单。”

    豹女,一流境界五阶高手,在地下世界跟黑寡妇等毒女子一样,出名虽晚,却下手毒辣,恶名都远远高于暴力狐尊仇妍,仇妍自从入了冯千岁一派之后,地下世界里兴风作浪的女子里,就多了豹女这个名字。

    “她和我没什么关系,所以你别弄错了对手。”徐云说话间,真气已经逼出体外,一股强大的压力袭向豹女。

    豹女微微一怔,她和青鬼的想法一样,当赤蝎跟他们说碰到了跨越超级高手境界的对手,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只是认为对方充其量是一流九阶高手,而赤蝎怕被老大责怪才夸大其词。

    青鬼看来,一流九阶的高手虽然可怕,但若是他留下的人若是避其锋芒到也不至于会死,联手对抗也是有绝对的胜算。所以他才会选择离开不战。

    况且,这种高手如同珍宝,青鬼也舍不得杀,所以他才定下一计,让留下的人分别控制他周边的人,再利用威逼,迫使徐云加入自己麾下,这样青鬼门就会变得更加可怕。

    豹女盯上的目标原本是秦婉儿,但没想到途升了变故,秦婉儿身边警察实在太多,她下手的话太容易暴露自己。而这时候唐九却主动跟徐云接触,还送徐云回了药膳馆,这才让她萌生了对唐九下手的想法。

    唐九现在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甚至还以为原本这女人的目标就是自己。

    “看来老大离开可真是小看你了……哼,我们的目标只是狐尊和那个孩子,跟你毫无瓜葛,你为何要帮她们?”豹女迅速紧张了起来,超级高手,那可是能和老大青鬼一个境界的高手,她绝对不会贸然跟超级高手出手,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虽然她的身上也带了阴阳丸,但她很清楚,自己即便是依靠药物,也只能对抗一流境界九阶高手,对真正的超级高手是绝对无用的,毕竟超级高手的内力已经转化成一股真气,不是她能伤到的。

    “青鬼走了?”徐云一怔,他完全没有想到青鬼居然如此托大,但徐云还是谨慎的考虑了一下豹女这话的可信度:“我凭什么相信你?”

    豹女轻哼一声:“你以为若是我们老大在,还需要这样跟你浪费时间吗?”

    这话到也的确不假,徐云突然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抹邪气凛然的冷笑,既然青鬼小看他,那他也没必要手下留情,对他们有威胁的人,一概诛之!

    感受到对方强大杀气之后,豹女终于不再淡定:“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现在暴力狐尊恐怕已经被花和尚控制了,只有我才知道他们在哪,你若是杀了我,就别想找到她。”

    “你说什么?!”徐云拳头握的发出咔嚓巨响,怪不得仇妍离开之后便没再回来,原来是碰到了对手。

    花和尚可是有着跟赤蝎旗鼓相当实力的一流高手,若不是因为赤蝎的暗器更胜花和尚的达摩珠一筹,说不定青鬼麾下第一高手的称号便是花和尚的了。

    仇妍碰上花和尚恐怕比碰上赤蝎还要威胁,赤蝎毕竟只是单纯的阴狠毒辣,而花和尚却好女色如毒瘾,徐云不敢想象若是仇妍败在花和尚的手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下场。

    “我们做个交易。”豹女看得出徐云心的愤怒,若想保住自己性命,就必须让他有留下她这条命的理由:“你现在放过我,我带你去找暴力狐尊和花和尚。”

    徐云又怎么能看不出来豹女的这点小心思,只要他跟去,那到时候她便可以跟花和尚联手,两大一流高手若同时服用阴阳丸这种禁药,还是有跟他一搏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那徐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超级高手,他也想领教一下豹女的豹拳和花和尚的达摩珠,所以便一口答应下来:“好!”

    豹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只有她和花和尚联手,或许胜算只有四层,但若是在加上刀疤小丑,那胜算恐怕就要高过成了吧?

    【ps:明天开始,我争取每天都做到万字更新,这段时间的确有点忙,各种事情的影响下,使脑子也有点乱。希望所有读者理解和原谅我一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