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一脸茫然看着徐云,徐云上前扶过她,把她送到车旁低声道:“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最好早点离开河东,我可不希望你在我的地盘出事儿。”

    “他们是什么人……”唐九并非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受惊过后冷静的非常迅速:“为什么要对你出手?”

    徐云微微一笑,对于唐九的冷静,他能得出一个答案,她见识过高手,所以才会淡定,看了看跟自己相隔十米开外的豹女,徐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唐九:“过了今夜,他们就都是死人……”

    不等唐九再次开口,徐云人影一闪直接跃向豹女所在处,豹女也没含糊,马上转身就跑,两人一前一后迅速消逝在夜色,只留下唐九一个人傻傻的站在汽车旁。

    偶尔几辆路过的汽车都纷纷怒按着喇叭,甚至放下车窗想要怒骂这个马路央横停车的家伙,但各个都被唐九的美貌给惊艳住了。

    唐九坐进车,心一阵澎湃,若是她能有徐云相助,那还有什么好惧怕叔伯们的威胁?既然父亲的病情已经无法好转,那不如直接让他彻底退出唐家内部的争夺,剩下的就交给自己好了。

    不管怎么样,唐九已经做出决定,她必须要得到徐云的帮助,既然如此,那今天她就绝不能对此事坐视不理。想到这里,唐九调转车头,迅速返回药膳馆,虽然那个小鬼很可恶,但她依然决定要帮徐云保护药膳馆里的人。

    ……

    药膳馆方圆一公里内的环境实在是太安静了,所以仇妍心越是不安,就在她想要回去把这种不安告诉徐云的时候,一个身影拦在了她的身后。

    “暴力狐尊,真没想到你居然能在老大手死里逃生,嘿嘿嘿,绝掌的滋味不好受吧?”那声音尖细而调高,犹如女子一般。

    而此人的身形却和女子没有半分关系,寸毛不生的光头,异于常人的两米多身高,外加一身看似坚石的肌肉,脖颈挂着一串纯钢打造拳头大小的钢佛珠,根本就是个怪物!

    仇妍心一惊,迅速回身后跃出去,寒光一闪,龙渊软剑已经持在手,惊呼一声:“花和尚!”

    青鬼没有出现,而青鬼手下一流高手又一次出现,仇妍心惊的同时却多了几分庆幸,幸好不是青鬼,若是青鬼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战。

    花和尚,青鬼门仅次于赤蝎的男人,但他自己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一直都不觉得赤蝎有多厉害,只不过是一个会装几下深沉和使暗器的小人罢了。

    “嘿嘿嘿,狐尊,贫僧对你一直爱慕,你若从了贫僧,贫僧到也可以在老大面前帮你求情。”花和尚的光头在夜光下尤为耀眼,一双眯起的色眼毫不避讳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仇妍可谓满分的身材。

    仇妍当然知道花和尚的恶名,此人奸*淫之心很重,对金钱权利地位和女色都充满了贪婪之心,他光头并非因为是僧人,而是天生秃头,初出地下世界他便得到了和尚的称号,但后来因为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才被更多的人称做花和尚。

    因为他所做之事令人发指,所以很快便被通缉盯上,花和尚为保性命进入青鬼麾下隐姓埋名,一隐匿就是年多的时间,甚至让很多人都忘记了这个曾经的恶人。

    而这次苏杭地下世界的纷争,花和尚再次出现在地下世界,一出现便做出几件丧心病狂的事情,其便有将苏杭一小股地下势力领头者的妻女**,以及猥亵一未满十岁少女的事情。

    总之,此人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

    仇妍突然目露寒光,手龙渊软剑一抖,发出一阵嘶鸣,直接迎面刺向花和尚面门!

    花和尚脸色大惊,没想到仇妍毫无征兆便对其出手,但他虽然吃惊却并不慌乱,一边迅速后撤躲避正面一击,一边迅速拿下脖颈纯钢佛珠。

    说他这武器是佛珠的确有些牵强,毕竟谁也没见过钢铁铸造的佛珠,但花和尚却在每一刻拳头大小的钢珠上刻下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的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咒,还给自己的武器起了个名字叫达摩珠。

    “狐尊,贫僧可是给你机会了,你若是不抓住,可别怪贫僧对你不客气。”花和尚脸上一阵青红皂白,随后又扬起冷笑:“嘿嘿,贫僧就喜欢反抗的……不反抗反而还没意思了。”

    “闭上你的狗嘴!”仇妍一记穿云脚直接勾向花和尚下巴,花和尚再次被仇妍迅猛的攻击逼得连连后退,紧跟着,仇妍又一招风残草尽直接将寒刃抹向对手颈部!

    啪——!

    花和尚手纯钢达摩珠突然挥起,直接将仇妍手龙渊软剑弹开!

    若是普通刀剑,这一下震过来恐怕早已断裂,幸亏龙渊乃百年名刃,在加上仇妍内力护体,到也没受到太多损伤。

    “狐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那个孩子交出来,再好好陪我玩儿一夜,我就给你一条生路。”花和尚冷笑的舔了舔嘴唇:“你应该知道,若是我把你带回去交给老大,你肯定会生不如死……”

    “有本事你就试试。”仇妍身上杀气越来越浓郁,对方彻底激发了她的杀虐之心。

    花和尚目光阴冷下来,他是真不舍得对这样的美人儿出手,可既然对方誓死不从,那他也就没办法了:“狐尊,我知道你再想什么,别以为你身边有了帮手就能逃避这一劫,虽然老大离开了,但是留在河东的可不是只有我一人。”

    什么?!仇妍脸色一变,心一惊,青鬼到底想要如何出牌,她有些摸不清楚了。

    “原来堂堂暴力狐尊也有害怕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在仇妍身后响起。

    仇妍大惊失色,迅速回过身来。

    身后的男子眼窝深邃,头发蓬乱如柴,红艳的嘴唇比女人还要鲜艳,硕大的酒糟鼻使得整个人五官完全不平衡,左脸颊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一看就是透骨的伤没能及时处理而留下来的。

    好丑的男人,真的是要多丑有多丑。

    “刀疤小丑!”仇妍心忍不住惊呼一声!

    长相丑陋的男人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令人发毛的恐怖微笑:“没想到这个世上还能有这么多人认的出我。”

    仇妍脑海一阵嗡鸣,刀疤小丑什么时候居然成了青鬼门的人!这种震撼让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毕竟刀疤小丑也是五年前的传奇,要知道,五年前他可就是一流九阶登峰造极的高手了。

    可是此人不是已经被关入马蒂弗兰斯岛的国际重犯监狱了吗?他是如何逃出来的!又为何会成了青鬼手下?

    “嘿嘿,狐尊,我记得你好像是在跟我战斗,可没时间分心吧?”就在仇妍还没在惊讶走出来的时候,花和尚的声音就在她身后响了起来:“虽然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却从不怜惜不从我的女人呀……”

    拳头大的纯钢达摩珠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击仇妍后心,仇妍完全来不及防御,直接硬接下一击!噗的一口鲜血吐出,仇妍向前踉跄栽了两步。

    仇妍来到河东市好不容易才调理好的身体再次受伤,并非因为她太弱,而是因为对手实在太强!

    “你不应该进入我的攻击范围。”刀疤小丑冷笑着对仇妍道,那张丑陋不堪的容颜在夜色显得格外恐怖,他手突然扬起两把匕首,阴冷道:“我最讨厌比我漂亮的人了……”

    数道寒光突然划向仇妍冷艳的脸蛋,仇妍心一惊,迅速提起龙渊格挡!铛铛两声之后,仇妍终于还是无法尽数抵挡这个比自己高出几个阶级的猛人攻势。

    眼见一刀就要划破仇妍面容,花和尚却突然抡起纯钢达摩珠将刀疤小丑手的两把匕首震开,并且厉声骂道:“你疯了吗!这么漂亮的脸蛋也要毁掉!老子可还想多看几眼!”

    刀疤小丑冷笑一声,碍于自己才到青鬼门没多久,他并没对花和尚发作:“那就等你玩腻了再说。”

    花和尚脸上浮现出变态的笑容,对仇妍淫笑道:“嘿嘿嘿,这么漂亮的美人我怎么可能玩儿腻呢?在你沦为老大奴隶之前,我可不会放过机会……你若成了老大的奴隶,我可就没机会碰了……”

    “你就不怕老大知道你碰了她?”刀疤小丑冷冷道。

    花和尚两眼闪过凶残之光:“我可以割了她的舌头,到时候,她不说,你不说,我也不说,老大又怎么可能知道?”

    刀疤小丑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这个色胆比天都大的家伙。

    仇妍强忍着后心重伤,趁着花和尚走神的瞬间,起身便逃!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两人对手,若是不能及早通知徐云,事情就麻烦了!

    见仇妍逃走,花和尚心大惊,他没想到她了他那一击之后还能有如此灵敏的速度。

    就在仇妍以为自己可以逃脱的时候,却被刀疤小丑挡住了去路:“你还是放弃吧,我是不会让手上的猎物逃走的,你若逃了,我可就没办法跟青鬼老大交差了。”

    【ps:求各种支持,谢谢兄弟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