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横眉怒道:“别伤了贫僧的美人!”

    但刀疤小丑懒得理会花和尚,双手匕首如双龙探珠直接击向仇妍面门,在他的眼里暴力狐尊可不是什么弱女子,毕竟也是名声响彻地下世界的大人物。

    仇妍迅速挥剑格挡,兵刃相撞,在暗夜里激出火花,仇妍本身后心已了花和尚一招,怕伤势加重所以未敢全力迎击,一招对决只能连连败退后撤。

    “美人,你没事儿吧?”花和尚此时此刻已经站在仇妍身后,一脸笑容显得他愈发卑鄙。

    仇妍二话不说,脸色阴沉而暴虐,她迅猛回身一招燕归巢,剑如闪电,直刺花和尚咽喉!花和尚脸色一惊,迅速舞起纯钢佛珠格挡开来。

    他不敢相信刚才受他重击的仇妍还能有如此迅敏的反应速度,也不敢再掉以轻心,手钢珠飞舞,一招连击撞金钟直接砸向仇妍。

    仇妍若是后撤完全可以躲开花和尚这一击,但她身后的杀气让她不敢大意,她很清楚,自己若是后退会很轻易进入刀疤小丑的攻击范围内,到时候腹背受敌就毫无招架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仇妍脚下回转,硬生生用手龙渊软剑接下花和尚的双连击,硬扛下第一击之后仇妍已经到了极限,第二次冲击便将她再次击伤,毕竟近战硬战不是仇妍的长项,擅使软剑的她需要战斗空间。

    而对方两人都是一流高手,显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完全没有给出仇妍攻击空间,在二者的前后夹击,仇妍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

    仇妍双目如电,她心一凌,若是被生擒会尽受羞辱,倒不如现在以死相搏,至少她也能拼的同归于尽的机会。既然她无法继续保护果果,那她能帮到徐云的办法恐怕也只有这样了。

    现在仇妍面对的两人实力都在她之上,而刀疤小丑更是高出她数个阶级,既然要选择同归于尽,当然要找一个更危险的对手!

    决定就在一个瞬间,仇妍手龙渊飞舞,数道剑芒犹如乱草横飞,硬是将花和尚逼得连连后退。

    “血祭!”仇妍突然怒斥一声,迅猛回身,犹如魅影直接迎向刀疤小丑,人剑合一,龙渊犹如鹰击长空直刺对手胸膛,这是仇妍赌上一切的全力一击,毫无防御可言!

    刀疤小丑背后瞬间冒出一抹冷汗,这种不要命的招式只有看破生死的人才会使出来,虽然以他的实力应该可以在仇妍刺他之前先给予她致命重击,但是若躲避不得当,恐怕自己也会被这锋利的龙渊软剑直接撕破胸膛!

    显然仇妍已经被逼到绝路,做着困兽之斗,刀疤小丑可没有傻到去跟逼急了的狐尊硬拼,面对仇妍致命一击,他毫不顾忌自己的高手身份,极为狼狈的后撤翻滚躲避开,完全没有应战的意思。

    仇妍一袭击空,心震惊,她真的没有想到刀疤小丑心思如此缜密,竟然看出了自己的意图。

    “小美人,你这是要自寻短见呀。”花和尚对仇妍这一击也是心彼为震撼,这时候若还看不明白仇妍的想法,那他这十多年就算白混了:“不过贫僧可舍不得让你死。”

    说话间,刀疤小丑突然在口吐出一道银光直接刺仇妍左肩,仇妍因刚才一击耗尽体力,根本无力躲闪,左肩针之后,她瞬间感到头顶一阵昏眩,心暗道不好,这绝对不是毒针,却涂抹了**散魄的药物。

    虽然一切都想明白了,但仇妍却无法再继续控制自己的身体,脑一片空白之后,她便一头栽倒在地。

    “嘿嘿,贫僧谢过。”花和尚对刀疤小丑作了一下揖,然后毫不客气上前把仇妍抗在肩膀上:“好一个小美人,但是贫僧还是喜欢她烈一点,哈哈哈,烈一点吃起来才有味道,这样吃起来的滋味会大打折扣。”

    “和尚,你的嘴巴也太挑剔了。”刀疤小丑冷冷道:“若不是我出手,恐怕她现在早已自刎了。到时候别说没滋味,你总不会把尸体也带回床上去吧

    花和尚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刀疤,你别把我想的那么龌龊,我口味可没那么重!你快别说了,说的贫僧都有些反胃了。”

    刀疤小丑依然冷笑着:“走吧,我想过不多久豹女也会把那个女人带回来。”

    花和尚邪恶一笑点点头:“嘿嘿嘿,看样子贫僧今晚有艳福了,好久都没有尝尝双飞燕的滋味了。”

    “和尚,若是那个叫徐云的家伙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你就别想碰这两个女人了。”刀疤小丑冷笑一声:“你最好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对方可是能击败赤蝎的人。”

    花和尚哼了一声,有些不爽道:“刀疤,你最好不要命令我,在青鬼门里你只不过是个新人罢了。”

    青鬼门恐怕只有青鬼本人才知道刀疤小丑的实力早已在赤蝎之上,花和尚一向自负,甚至不觉得自己实力在赤蝎之下,所以根本没把从未立下战功的刀疤小丑看在眼里。

    刀疤小丑没有和他争辩的意图,他很清楚青鬼这次让他留下的意图,就是要他镇山的,若是花和尚和豹女搞不定,他必须以一己之力力揽狂澜。

    现在赤蝎已经彻底被青鬼抛弃,即便他敢回来也只有一死。所以这次任务是他刀疤小丑上任青鬼麾下第一高手位置的凭证,他不准许有任何闪失。

    当然,想要坐稳第一高手的位置,还必须要彻底用武力征服他们这次任务要对付的人。

    两人非常迅速来到他们在南郊的临时窝点,这地方除了荒草什么都没有,他们完成任务之后只需要点一把火,就什么证据都留不下。

    花和尚把仇妍放在地上就迫不及待了,一把脱掉自己上身衣服,双手就直接抓向仇妍领口。

    嗖——!

    一道寒光闪现,刀疤小丑的匕首利刃整根没入花和尚面前的土地。

    “刀疤,你什么意思?”花和尚冷道一声:“贫僧和你可没什么过节,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刀疤小丑完全没有理会花和尚的意思,看都没看他一眼。

    “你!”花和尚两眼一瞪,若非现在有任务,他早就翻脸了。

    低头看看那即便昏迷也是一脸冷若冰霜的仇妍,花和尚那股色心再次爆发,他才不管什么二十一,先自己爽了再说。

    “和尚,你最好不要乱来。”刀疤小丑淡淡道:“我们现在谁也摸不透对手到底是一流几阶的高手,万一你的行为惹毛了他,我们这次任务就没办法顺利进行了。”

    花和尚一咬牙:“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惹毛他又怎么样?贫僧就不相信他能比我厉害多少,只不过是赤蝎那个废物没搞定,就惹得老大如此紧张,哼。贫僧今天就是要惹毛他!”

    说完,花和尚不顾刀疤小丑的劝阻,再次一把就要抓向仇妍衣领。

    “住手!”远处豹女的喝斥如同惊雷砸入花和尚的双耳。

    花和尚一脸怒色已经无法掩饰,他狂怒嘶吼道:“贫僧想做点事情难道就那么难?!”

    刀疤小丑的注意力可完全没有在豹女身上,他看着紧跟在豹女身后的那人,脸上发生微弱的变化。

    豹女一脸冷静,迅速加入到自己人一方的队伍,既然两人都在,那她没什么好怕的了。

    花和尚怒意散尽之后才意识到豹女身后的不速之客,脸色阴沉下来:“豹女,不是说好了你去抓那个女人,怎么今天就把正主儿给引来了?正好,贫僧一肚子的邪火,正要找人发泄一下。”

    刀疤小丑也起身了:“豹女,你怎么没按照计划进行。”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途被他撞到,没办法只能将他带来。”豹女冷冷道:“你们两个最好小心一点,赤蝎没有跟老大说谎话,对方的确不是简单人。”

    刀疤小丑和花和尚脸色巨变,什么叫赤蝎没跟老大说谎话?赤蝎说对手是个超级高手,是跟老大青鬼一个级别存在的恐怖高手。

    这种话让谁也不会相信啊,若是暴力狐尊认识这种高手,恐怕她在冯家遭受灭门之前就把人请来了吧?怎么会这时候才来投靠!

    所有人都认为赤蝎再说谎,连青鬼也是如此认为。所以,当豹女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刀疤小丑和花和尚的脸色都变了。应该说,他们完全没有做好面对超级高手的准备。

    刀疤小丑想过对手有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一流顶阶的高手,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居然是突破一流顶阶心境的人。

    哼,这件事情看起来可比他们想象要棘手的多。

    当然,刀疤小丑估计了胜算之后,又多了几分信心,毕竟自己的实力放着呢,花和尚和豹女也是一个一流五阶,一个一流四阶的高手,人合力,再加上他们还有阴阳丸,最起码也有六、成的胜算。

    六、成的胜算足以……刀疤小丑心暗道。

    “是谁伤的她?”

    徐云阴森的声音犹如是地狱传来一般,他一路跟随豹女来到这里,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仇妍,知道她定然遭受两大高手围击,心戾气突然爆发,气势逼人。

    【ps:今晚九点加更一章 虽然已经累的要死≈ap;ap;】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