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清醒之后瞬间睁大了眼睛,她惊诧的看着眼前将她救醒之人。

    “什么事情等一切结束了再谈。”银龙梵双儿的脸上可没半分轻松,以及她和青龙钱风两人的实力可绝对不是对方大一流高手的对手。

    仇妍恍然大悟,迅速起身看向对方,她的心一阵猛烈震撼,原本两个敌手居然又多了豹女。更让她惊讶的是不远处的地上,徐云躺在地上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徐云怎么了!?”仇妍心大惊,自然最关心的便是徐云的事情。

    钱风冷笑一声:“放心,老大不会那么容易就死,肯定是了他们什么诡计,我青龙真没想到居然能在小小河东市会碰到老熟人。”

    花和尚见到钱风之后便更加确定了:“真没想到暴力狐尊居然能找到这种靠山,刀疤,我们怕是真要小心了,他们全都是华夏某个部队组织里的人,没那么容易对付。”

    “先下手为强!”刀疤小丑双刃直接袭向仇妍。

    钱风双目闪过寒光,转瞬之间匕首秋水已然在手,没有半分犹豫,一招揽鹊尾直接挥刀迎向刀疤小丑,短刃相接,电光火石之间两者已经互攻十几招!

    “既然要玩儿匕首,那不如我陪你玩玩?”钱风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刀疤小丑的实力,但是以目前的状况看来,其他二女的实力还不如他,他是唯一能跟刀疤小丑抵抗的人。

    “那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刀疤小丑也冷笑一声,突然腾空而起,一招海底捞月直接刺向钱风百汇穴!

    钱风也不含糊,后撤一步,回身一招神龙摆尾硬是将刀疤小丑的攻击化解,手秋水跟着便是突刺直接击向对手咽喉。对于这种对手,钱风一开始便丝毫没有留半分余力。

    刀疤小丑也没有分毫怠慢,毕竟刚才了徐云一掌,让他心有力而气不足,几次绝佳一击必杀的机会都因刚才的那伤而错过。

    两大使用匕首的高手之间是电光火石,根本容不下任何人插手。钱风几次攻击便看出了对手的身体状态,得知自己的优势之后,钱风更是攻的顺风顺水。

    “嘿嘿,咱们也别闲着了,又出来个小妹妹,贫僧今天可真是有艳福啊。”花和尚眼角闪过恶毒神色:“既然狐尊碰不得,贫僧要睡这个小妞的话,你们就管不着了吧?”

    梵双儿闻言直接怒发冲冠,怒斥一声:“大胆淫贼,今天我绝不饶你!”

    “这个人我来对付。”仇妍目光隐约闪着杀虐寒芒,她绝对不会让这个人活着离开,手龙渊犹如知道主人的愤怒,发出清亮剑鸣!

    花和尚将手纯钢达摩珠舞动起来:“嘿嘿嘿,不管是谁,贫僧都一定会怜香惜玉!”

    仇妍暴怒,手龙渊犹如电光横飞,潮鸣电掣的一击凤凰啄直击对手面门角处!花和尚哪料到仇妍居然有如此迅猛的速度,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招架手佛珠格挡。

    但龙渊穿过佛珠缝隙依然击向花和尚面门,花和尚心大惊,迅速翻转手佛珠,由于龙渊乃软剑,自然被绞尽翻转的佛珠内,仇妍只能收势。

    豹女话语不多,突然一跃而起来到梵双儿身前,同时双拳变爪,左爪从腰间向梵双儿左侧小腹处推出,右爪由腰间向梵双儿胸前横击,形成八卦攻击之势!

    梵双儿所练乃是游龙八卦掌,自然是扣摆转换步法清,眼观六路手足先,毫不逊色击挡开豹女的一招金豹手。随即沉肩坠肘气归丹田,削砸劈挎,缠挑刁钻的一掌直接叩向豹女胸前要害!

    若非豹女身法敏捷,形如狂风,恐怕是难以躲避。闪躲之余,豹女全身聚力,怒目圆睁,回身一招金豹举天再次向梵双儿袭来。好在梵双儿身形似游龙,腰如轴立,身法讲究拧裹钻翻,虽然危险却也躲开了豹女全力一击。

    ……

    六大一流高手,对分庭对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性,而且相互之间的内力也不分上下,一时之间竟然谁也不输他人!

    或许是由于气势上的缘故,仇妍虽然受伤却将龙渊软剑使的风生水起,一招风残草尽硬是将花和尚逼迫的无处藏身,只能狼狈躲闪。

    而豹女体力消减之后也开始对圆活不滞身随步动,掌随身变步随掌转的梵双儿弄的眼花撩乱。几次更是险些被击要害。

    最惨烈的要属刀疤小丑了,他没想到徐云那一拳对他的影响居然如此大,几次提气都因胸口的剧痛而无法顺利完成。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面前这小子使匕首居然如此游刃有余,而且对人体要穴也是庖丁解牛,了解的非常清楚。

    所以他分毫不敢怠慢,他很清楚任何一个失误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两人百招对抗之后各有损伤,但钱风随后一记自创招数荆轲刺秦,却险求胜,一击刺对手。若不是刀疤小丑急生智用左臂格挡,恐怕现在早已见阎王去了。

    他堂堂一流九阶高手居然被逼到这一步,当然心不爽。

    终于,他没有抵挡住阴阳丸的诱惑,就在青龙背刺袭来的瞬间,刀疤小丑毫不犹豫服下了手心早已拿出来的禁药!

    轰——!钱风一击未能刺对手,却被对手当胸轰一拳!那种力度绝对远超于一流高手的力度,钱风心大惊,他知道对方一定是服用了那种东西。

    豹女和花和尚两人纷纷侧目,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服用禁药的居然是刀疤小丑。

    “不想惹麻烦就速战速决!”刀疤小丑突然怒斥两人:“若是我们人都完不成这次任务,你们以为以后青鬼门还有我们立足之地吗!”

    花和尚脸上横肉颤抖,他已经几次险些被仇妍刺要害,现在想来早就应该速战速决!他还考虑的时候,豹女已经迅速服下手阴阳丸。

    梵双儿心一惊,心道不好。

    花和尚哪还顾得上考虑,他们两个都服用了,他再耗下去也没有意思,然而就在他掏出药丸的刹那,仇妍一记轻燕奔云直接刺穿了他的手腕!

    “啊——!”

    剧痛之下,他手的药丸应声而落,仇妍当然不会给这淫贼机会,翻身一剑,一招破产天生生刺穿了对手眉心!

    年前狼狈逃离龙怒追击的淫贼今日终于被就地惩罚,钱风心一阵爽快,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禁药催化下的刀疤小丑完全跟开始判若两人,人影一闪便消失在钱风后面,不等钱风回身,他已经后背掌!

    排山倒海的内力冲出钱风内力保护下的心魄,他整个人犹如风筝一般直接栽飞出去,重重衰落在地。他终于明白,就算阴阳丸服用之后会折寿,也依然会屡禁不止了,它给人带来瞬间的提升简直到了夸张的地步。

    “青龙!”梵双儿心大惊,自己一方才刚刚斩落对方一人,却紧跟着就折了一员大将。

    “你现在恐怕没有功夫去关心别人吧?”豹女阴冷的笑声在梵双儿耳边响起。

    梵双儿大惊失色,但是一切都晚了,豹女手步一齐全身聚力,连续拳击向梵双儿,梵双儿急忙双臂格挡!但豹女双拳虎虎有生的轰出金豹通炮,硬生生将其打出数米开外,直接栽倒在昏迷的徐云身旁,梵双儿双臂因格挡被内力伤的严重,就像断掉了一般。

    禁药下的两者更是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仇妍眼见两人受伤却根本没有能力帮忙阻拦。

    刀疤小丑冷冷的看了一眼花和尚的尸体,心道这种自大之人死了也罢。只要把这几人全部拿下,回去在青鬼面前绝对是奇功一件,死一个花和尚根本算不上什么。

    豹女紧盯着仇妍,只要她敢有半分其他想法,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钱风想要站起身,却一股煞气喷涌上来,口直接噗的吐出脓血,他们根本不是禁药催化下超级高手的对手,现在云哥若是再不醒来,那他们恐怕真的就全军覆没了。

    梵双儿倒地的地方距离徐云只有一步之遥,她用尽全力伸手去掐住徐云人,但是因为刚才双臂受伤,却根本使不出半分力道。

    “哼,还想唤醒他?”豹女冷笑一声,“我数到,你若还不能唤醒他,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梵双儿都快将自己牙龈咬出血来了,但手臂依然无法发力,这根本不可能把徐云弄醒!就算她明明知道只需要很掐一下就好,却无论如何也用不上力来。这种无助的感觉让她近乎陷入疯狂。

    “一。”豹女脸上已经浮现了笑容,她知道这场比拼他们胜利了,虽然吃了禁药,还死了花和尚,但他们依然能回去交差了。

    梵双儿多么希望现在能有人帮她一下!

    仇妍心一凌,只要唤醒徐云,大不了自己一死!说时迟那时快,仇妍突然起身向徐云奔去,然而就在她动身的同一时刻,刀疤小丑瞬间拦在了她的面前,手一双匕首指在仇妍面前。

    “我不会给你机会的,狐尊,你本就是地下世界的人,跟我们一起可比跟他们混在一起要搭配的多。”刀疤小丑冷笑道。

    豹女已经再次开口:“二。”

    梵双儿脑海里嗡的一声,她突然想到了唯一的办法!不等豹女喊出“”字,梵双儿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一扑,张嘴就咬向徐云上唇的人穴处……

    梵双儿一嘴咬下去,心升起无尽的委屈,她的初吻也实在是太不浪漫了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